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13 高氏的一盘大棋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13高氏的一盘大棋

“子吟,你感觉怎么样?可还觉得哪儿不舒服?”

高子吟德蒙圣宠十数年风头不减,在弘历心中自然有着一定的地位,眼见着对方一副楚楚可怜的柔弱模样儿,便更是惹得弘历怜意大甚,握着对方的柔嫩的小手一连问出了声——

“子吟很好,有了您的垂青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不好?只是这孩子却是来得不合时宜,惹得皇上听闲话了……”高子吟眼角挂着泪,“一想到皇上为了咱们母子俩被人诟病,子吟的心里便难受极了。”

“这是说得什么话?”

虽然弘历也知道后宫此时有孕有碍自己的名声,在前朝亦是没少被拐着弯骂到头,可是弘历此人就是旁人越与他对着干他便觉得自己做得没错,再加上高子吟深谙此道,没等对方说上什么便抢先一步的示了弱,便更是让弘历觉得前朝那些个老家伙未免管得太宽——

“虽说如今尚在皇考孝期,处处少不了被辖制了些,可是皇家最重要的不本就是延绵子嗣,怎会真要事事较真儿,何况圣祖爷不也是在孝庄文皇后孝期未过的时候生下了十四叔?”弘历非但不觉得自己所言有多么不敬,反而觉得自己在效仿圣祖爷的日子,深以为然,“你有了身孕这是件大喜事,朕心甚喜,你可不要因此就心思太重,万一伤了身子,伤了朕的儿子可怎么办?”

“皇上……”

听着弘历的温言劝慰,高子吟心中很是得意,可面上却是一片温柔小意,半带娇嗔半带撒娇的飞快瞥了弘历一眼——

“您这是在心疼子吟腹中的孩儿,还是在心疼子吟呢?若这孩子还没出世便占了您所有的心思,子吟可是不依的……”

“你啊,都是快做额娘的人了,怎么还跟自己儿子吃醋?”

不得不说高子吟拿捏弘历的心思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弘历不是头一回当爹,可是在这个母凭子贵,儿女皆是女人们最大依仗的年代,无论是最先有身孕的富察明玉亦或是生下了三阿哥永璋的纯嫔苏氏,自是少不了拿腹中骨肉当成天当成眼珠子,孕期之中便免不了有些忽略了弘历,如此,看到同样有了身孕却还是心里眼里最重视自己的高子吟,弘历不由得觉得万分贴心——

“你放心,无论你生了一个阿哥,还是十个阿哥,朕心里最看重的永远都是你。”

“皇上……”

“主子……”

高子吟一脸娇羞,正准备顺势投入弘历的怀中好好温情一番的时候,却是只听到门外突然传来了丽珠的声音——

“各宫主子的贺礼到了,皆说恭喜主子大喜。”

“知道了。”

关键时候被打断,高子吟自是少不了有些恼怒,可是听到这话头又不由得眼中划过一道精光,笑吟吟的看着弘历——

“皇上,陪子吟去看一看可好,子吟也好奇着各位姐姐的心思呢?”

爱妃有所求,正处于飘飘然的弘历自是不置可否,顺着对方便从后殿转到了前厅,而粗略一眼看去,却是让他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无论听到高氏有孕的消息,各宫各院里头打的是个什么心思,于明面上却都是做得很周全,那拉太后虽因着先帝孝期未过便弄出喜事有些个膈应,可礼却是好礼,金镶玉的红珊瑚如意,雕成葡萄模样儿的碧玉盆景,钮祜禄氏虽也不怎么喜欢高氏,却到底不愿落了下乘去,金丝穿线的百子图插屏,福字翡翠玉净瓶,而其他妃嫔并景娴虽少不了其中打着自个儿的小九九,却亦是按着例子送了些好兆头的稀罕玩意儿,不过这其中最打眼的却当属贴着长春宫字样的一尊半人高送子观音,和只有皇后得以享用的百子千孙帐。

“皇后娘娘真是费心思了,竟是折腾出了这么些个让子吟大开眼界的物件儿……”见着这般阵仗,高子吟心中不是不得意,可看着弘历那一闪而过的微妙神色,却上赶着摆出了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儿,“只是这么贵重的东西,子吟又哪里消受得起呢?”

“既然这是皇后的心意,你收下便是,你是朕的爱妃,有朕庇佑,又何来消受不起这一说?”

“您说得是,倒是子吟少见多怪了……”

前朝后宫本为一体,即便得信儿不必宁寿宫和翊坤宫快,却也不代表高子吟就一点都不知道前朝里头的那些个动静,对富察家连日来一而再再而三触了弘历霉头的事儿自是心知肚明,如此,听到对方口中不称明玉而称皇后,心中不由得越发有了数,眼珠子一转便将话锋一转——

“说起来,皇后娘娘也真是慈善人儿,往日在乾西二所的时候,就事必躬亲的对咱们这些个人的吃食用物等分例上心得很,药材也都是挑顶好的,只怕哪儿不合了咱们的意,一连的跟嘱咐咱们有什么不足的便与她说,这会儿更是这样大的手笔,想起那会儿年轻气盛还与娘娘闹过不少不愉快,子吟这心里便是不安极了,只想着从哪回报娘娘一番才好。”

“哦?”

自小便在女人扎堆的地儿长大,先是鲜少消停过的雍亲王后院,再是战火更为升级的康熙后宫,弘历自问也不是不懂女人们间的那些个小心思,只是往日里觉得不过是点争风吃醋无伤大雅的小事儿并不足以让他放在心里,而在眼下里这疑心上了富察明玉的当口儿之上,再听到高氏这般话里有话的言辞,却是让他不由得眼睛一眯,更别说想到坤宁宫被一场大火烧了干净,皇后的一应陪嫁家底也就此打了水漂,如今却突然折腾出这样的大手笔,本就让他心里头有些微妙——

“你也说那会儿是年轻气盛,有些小性儿在所难免,皇后作为一国之母想必是不会与你计较的,否则也不会给你下这般重的赏赐了不是?”

“您啊,就知道哄子吟……”

见到对方对自己仍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眼神却变了一变的模样儿,高子吟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然达到,便也不多做纠缠——

“不过再怎么被您哄得摸不着边,子吟却还是个知晓礼数的,看着诸位娘娘这般抬举,总是少不了得前去谢恩,全了情面,您……”

“怎么着,竟是打算赶朕走了?”

弘历本就是个爱欲捧上天,恨欲踩入地的性子,虽然心里头生出了点子微妙的感觉,对待高子吟却还是体贴得很——

“罢了,还是朕替你走上这一遭吧,方才太医也说你有孕时日尚且,理应好好在宫中安胎,可别往外折腾得累着了自己。”

“那子吟可就承了您这番恩典,躲回懒了?”

“快回屋去歇着吧,朕晚上再来瞧你。”

高子吟笑眯眯的福了福身,恭送着弘历出门,可当弘历摆驾走远之后,脸上的笑意却是顿时化作了刻骨的严寒——

“交给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上上下下的人打点好了没有?”

“主子的吩咐,奴才怎敢不尽心?”

在高氏身边伺候了这么些年,丽珠自然知道自家主子是个面慈心狠的,一听这一改之前温柔陡然变得低沉的声音,不由得下意识打了个激灵——

“赵太医的家人已经被接到了您名下的庄子里,自是对咱们储秀宫唯命是从,不敢有半点异心,而余下几个知道点内情的宫女也被封了口,不足为惧,就是帮大爷送东西进来的那个太监也已经打点好了,只是……”

“嗯?”

丽珠能一步步成为高氏的心腹,在储秀宫站稳脚跟,自然不可能是个蠢到头的,想到自家主子那一环扣着一环的算计免不了会觉得心里头慌得厉害,瞧着现下里对方脸色还算好看,便试探着的问出了声,想要试图让对方歇了那大不违的心思——

“奴才自知比不上主子深谋远虑,只是,只是赵太医虽然说您伤了根基,此胎怕是会……但不是也说了如果勉力为之,或许还是能生下来么?主子您为何不赌上一把,说不定就成了呢?您又何必……”

“自作聪明的蠢货!你以为你想得到的本宫想不到?”

高子吟身处后宫多年,哪能不知道儿女便是最大的依仗,只是摸着那仍是一片平坦的小腹,眼中却是没有半点温情,只有滔天的恨意和算计——

“你难道没将那老家伙的话听全?那富察贱人好毒的心思,刚进乾西二所的时候便朝本宫下了手,这么多年的日积月累本宫的身子早就已经垮了,这回儿得了哥哥的秘药好不容易有了身孕也是逆天之举,即便是勉力保下了胎,怕是也难以安然生下来,即便安然生下来了也难以断定这孩子会不会先天便带有残疾……”

高子吟的脸上说不出是喜还是悲,语气却一声冷过一声。

“与其让本宫去赌上一把胜算本就不多的死局,生生把自己也连累得搭了进去,倒不如借着这么个机会好好折腾折腾那富察贱人,既得了皇上的怜惜又出了本宫心头的一口恶气,倒也不枉这孩子白来一回!”

“可是……”

“可是什么?那贱人将本宫害得这样惨,即便碍于富察家杵在那儿,一时半会儿之间本宫没办法将她从凤座上拉下来,可是,本宫难道还不能将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老天爷都上赶着来成全我,不就是让本宫替天行道,好好收拾收拾那个贱人?”

高子吟已被心中滔天的恨意给彻底的迷了眼,压根听不进半句劝解,看着眼前不远处的那尊半人高佛像,只觉得越发是在嘲笑自己,完全不等丽珠再说上半句,便只听她咬牙切齿的抛出一句——

“哼,她不是心心念念的想让本宫身无依仗,落得个无子送终么?此番滋味,本宫必要十倍偿还,等着吧,这还不过是个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以后尽量平时日更,周五周六两天双更,如果有什么事会提前告知,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窝会更加努力,更加勤奋更新,一有时间会不定时加更的说=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