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31 永琪出世惹风波

131永琪出世惹风波

时光荏苒,光阴飞逝,在景娴的不动如山,富察明玉的精心谋划,魏碧涵的汲汲钻营,高子吟的一心复宠,其余女人各自暗中争斗之下,转眼便是乾隆六年,而在这三年之中,虽然后宫局势从明面上来看并未发生什么变化,当权的继续当权,受宠的继续受宠,落败的继续落败,可一子动子子动,在各方或是无意或是有意的动作之下,内里的情形却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比如首当其冲,身为中宫之主的富察明玉。

不得不说富察明玉是个聪明人,亦或是说整个儿富察家都不是什么酒囊饭袋的庸才,在彻底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和境况之后,便里外包抄的默契配合了起来,一方在后宫中温柔小意,将姿态放得一低再低,一步步的软化了弘历原本尚算坚硬的态度,勾起了对方的怜惜,而另一方则在前朝循序渐进,全然一副忠君忠心,安分守己的模样儿,直让深觉无人可用又自觉将帝王心术耍得炉火纯青的弘历找到了一丝退路,再度启用起了富察家的人,前一世早已有一番作为的傅恒也终于借着这个机会,后脚赶着前脚的入了弘历的眼,取代傅清傅宁成为了富察家的当家人,两两相加之下,富察家可谓是情势一片大好。

而其次,心比天高,一心想要成为后宫第一人的魏碧涵同样的也没逊色到哪里去。

后宫是个局势瞬息万变地儿不错,进了这道宫门的女人就没哪一个是绝对省心的也不错,甚至一夜之间就有新人脱颖而出取代旧人,争斗激烈更是不错,只是这话又说回来,相貌品性姿态等一切一切皆是像按照弘历的理想所刻画出来,经过了富察家层层挑选最终独摘桂冠的魏碧涵却显然是个例外……西林觉罗氏是依旧得宠,新一批入宫的秀女也不甘落后,刚生下儿子没几年的嘉嫔亦是正值得宠,可在这般情形之下,出了长春宫又受了各宫压制,明明应该境况不算太好的魏碧涵,却是借着收买吴书来身边得眼的小太监,收买太医院中不算太过出挑的胡太医,以及永琏的死人风还有一次次的御花园偶遇,一次次弱不禁风的半夜抱病,将弘历的心思勾得稳稳的,同时也终于在三年之后被册封为贵人,入住那风头正甚的延禧宫,名正言顺的踏上了后宫的战局,开始了下一步的谋划。

而相比之下,被魏碧涵捏住了七寸,闹得进也不得退也不得的高子吟看起来似乎是受制于人,慢慢的退出了风起云涌的战局之中,可是这俗话说得好,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随着魏碧涵越发的盛气凌人,越发的不将自己放在眼里,颇有些贻气扬指的模样儿,高子吟那原本就不怎么宽大的心性也算是被彻底的激出了左性儿,仗着自己跟弘历的时间最长,又独占鳌头了那么多年,就算现下里不算后宫第一人,也总是在对方心中有着不轻的分量,而一边在弘历面前几不经意的上魏碧涵的眼药,一边暗中为筹谋起了自己的将来。

三人各怀鬼胎,各怀算计,同时又各自握有把柄,各自牵制,如此种种之下,若是没有陡然间生出什么大事,亦或是直接牵扯上各方的利益,或许这种不动不破的僵局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后宫之中再度迎来一场风波,可也许是这种各方拉锯的情形僵持得太久,久得连老天爷都嫌无聊有些看不过眼了,全然没等这三人再谋划出个什么究竟,便当头抛下了一道炸雷——

“你说什么?愉嫔难产了?”

无论在什么时候,从明面上来说,这后宫女子怀有龙裔都算是件不小的喜事,而能熬过十月怀胎瓜熟蒂落便更是值得让人松一口气儿,特别在现如今弘历年岁已逾三十,可膝下却仅有永璋和嘉妃所生的永珹两个儿子的情形之下,便越发是显得这孩子的珍贵,如此之下,一直掌管后宫大权的景娴自然是少不了得着急上心——

“太医院那帮子人都是干什么吃的?前个儿不是还说胎位极正,生产绝无大碍么?怎么这才发作起来没多久便闹出难产的信儿了?”

“这……这奴才也说不上到底是个什么内道,只是这女人生产总是如同往鬼门关里走了一趟,这愉嫔又是头一回生产,中间困难点也不算什么太过意外的事儿,保不齐就是那太医院不想担了罪责,只想一切由您来定断,您也别太着急了。”

“理是这么个理儿不错,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到时候真出了什么事儿可怎么了得?不行,还是去瞧瞧,我倒是真想不明白了,怎么这昨个儿还好好的人不过一会功夫就闹成这样了。”

掌管六宫不是个轻松的活计,既要防着底下人藏奸耍滑,又得平衡各宫各院的势力,还得紧盯着前朝的风向,稍微得了点闲又要教习年岁渐大的兰馨,可谓是压根没什么喘气的功夫,如此,先前听着太医院那头的拍胸口的保证,以及想到前一世这愉嫔那一生顺畅得几乎就没什么存在感的光景,便也就没太过紧张,只好生提点了内务府和太医院便撩开了手不欲多加干预,却不料居然横出这般波折,直让她一甩手中的册子急吼吼起身便往景阳宫方向而去,而一路乘辇飞奔而去,到了宫门前还没来得及喘上片刻,却只见这平日里向来冷清的景阳宫门前竟是已然停放了不少步辇——

呵,这三人倒是凑上了!

满带狐疑的走入前殿,赫然入眼的便是端坐在首位,颇有些心不在焉的富察明玉,以及分坐在左右下手的高子吟和魏碧涵,直看得景娴心中大感意外,而受了高子吟和魏碧涵二人的礼,又熟练的朝富察明玉福身请安,起身落座之后,瞧着这满殿微妙的气氛,景娴也算是后知后觉的回过了味儿,唇边含笑的先一步打破了僵局——

“愉嫔倒是好福气,一人生产竟是惹来了这么多人,就连皇后娘娘都惊动了,想来这有娘娘坐镇,必然是会转危为安的。”

“……嗯?”富察明玉正是仔细留神着屋内的动静,一时之间听着景娴的话儿竟是有些没回过神来,好半天才勉强扯了扯嘴角,“这是自然,能够转危为安自是最好不过,只是听方才太医的话儿,情形却像是有些不好,也不知道这胎儿能不能安然生下来,可千万别大人倒了霉,孩子也跟着遭了殃才好……”

富察明玉向来是个圆滑的人,可是这再圆滑也总归是有事急则乱的时候,再加上那屋内一声大过一声的哀嚎,直搅得她心乱如麻,说起话来便透出了几分端倪——

“愉嫔向来是个有福的,想来也不过是好事多磨罢了……”

听着富察明玉这番话头儿,以及一旁二人陡然间紧张起来的面色,景娴算是彻底明白了这三人打的小算盘,而旁人不知道,她却是知道,上一世富察明玉接连丧子,身子骨也跟着每况日下,为了减轻其的丧子之痛,这永琪也是被弘历效仿先帝爷的例子,给抱到长春宫养过好一阵子的,也正是因此,当富察明玉崩逝之后,永琪才被爱屋及乌的入了弘历的眼,成为了当时皇子之中的第一得意人……想到这里,景娴的眼神暗了一暗,可嘴上却仍是半分不显,反而直接顺着对方的心思一说到底。

“娘娘且放宽了心,与其担心这些个有的没的,倒不如想想要赏下些什么东西,也好让咱们跟跟风,甭管怎么着,您可是正儿八经的皇额娘不是?”

“嗯?”

富察明玉被景娴的话说得眼前陡然一亮,顾不得以前彼此之前的龃龉,只觉得合心意极了,顺着景娴的话儿便直接接过话头——

“这话说得不错,不管怎么着本宫都是皇额娘,这礼儿自然是不会轻的,什么多福多寿如意的玩意儿一早便备下了,你们可不许与本宫重样儿!”

“您这话儿说得,这后宫里头哪儿有人敢越过了您去呀?”

看着富察明玉一副笑眯了眼的模样儿,高子吟只觉得刺眼极了,心里头更是堵得厉害,一句话直接将二人都挤兑上了,同时还不忘显摆自己的心意——

“只是这论名贵论贵重子吟虽不敢与您二人想比,却也特特让我额娘去求了几道平安符,只愿这孩子一生平安顺遂。”

“哦?高姐姐倒是不声不响的一副好心思。”

被晾了这么久,魏碧涵早就觉得不痛快了,眼见着这几人一来二去的几乎将话说到了头,便越发的不舒坦,不敢在明面上拿景娴和富察明玉怎么样,可对于高子吟,她却是丝毫不客气,说着说着更是直接甩了个眼刀,气得高子吟满脸通红的同时又不得不闭上了嘴——

“臣妾原想着也算是对这孩子有心了,特特的做了好些个小孩子的衣裳,只等着愉姐姐这儿传了好消息便拖人送过来,可比起您几位竟是有些不够看了,倒是让您几位见笑了……”

魏碧涵说得得意,可老天爷却是显然不买她的帐,还没等她将话说完,屋内便突然动静了起来——

“生了生了,是个阿哥!”

怀孕生子靠命,生男生女靠天,富察明玉等几人虽然一早就生出了别样的心思,可心里头却到底没个谱儿,直到这传出来了确切的信儿才算是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可还没等这几人连带着景娴接过话头说上一两句话,却又只听到屋内传来了一阵更大的闹腾声——

“娘娘,娘娘你怎么了,天哪,快传太医,娘娘血崩了!”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暴雨加打雷,母上不给开电脑,会补上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