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37 乱斗开始第二波

137乱斗开始第二波

“哦?你的意思是魏贵人想要对贤嫔不轨?”

冬雪深知此事事关重大,一不小心就会闹得个一宫遭殃全家填命,心里头发着慌,这脚下动作自然是只快不慢,以至于这脑子里还没将这惊世骇俗的所见所闻给全然消化,口里便已经将全部来龙去脉给捅到了景娴这儿——

“娘娘容禀,魏贵人与贤嫔娘娘向来是面和心不合,私底下的龃龉只多不少,只是因着尚未捅破那层窗户纸,才一副和和气气姐妹好的模样儿,这些个皇上未必知道,可您决计是心里有数的,而同时您也知道,魏贵人虽然是由低位爬上来,表面上瞧着谦逊卑恭,可实际上却最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儿,最容不得旁人拿她的出身说事,亦或是拿着这一点来做文章,如此之下,眼见着今个儿高大学士在前朝闹出那样一通,她心里头又怎么可能会畅快到哪里去?奴才瞧得真真的,那神情真是恨不得是亲手手刃了贤嫔娘娘方才算痛快,而腊梅那丫头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是非但不帮着劝慰几句反而是跟着煽风点火……”

回想起方才在延禧宫中的所见所闻,回想起方才魏碧涵那前所未有的狰狞表情,回想起方才那二人一拍即合的毒辣计谋,冬雪只觉得慎得慌,而在此基础之上,想到自己也是延禧宫的一员,甚至是魏碧涵最为贴身的侍婢之一,将来东窗事发之时怕是少不了要跟着倒霉,这点子慎意上头便更是添上了好几分恐慌,说起话来也变得不利索了起来——

“按腊梅所想,贤嫔娘娘怕是彻底的起了反心,不再想受魏贵人辖制,现下里不知道正在筹备什么阴谋,御药房里头也跟着怪异得很,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下一剂猛药,反正,反正贤嫔娘娘身子骨不好宫内上上下下众所周知,即便出了什么大茬子也不算什么说不过去的事儿,而就是万一真的惹了上头的眼下令彻查,那首当其冲的也是御药房那杆子鬼鬼祟祟的奴才,丝毫都沾不上延禧宫的边,魏贵人听得很是合意,可奴才却是越听越觉得心慌,奴才,奴才虽然进宫年月不久,对于各宫主子也不甚了解,可是说句不敬的,这能成为皇上的女人在后宫站稳脚跟,其中固然有出身家世的因素,可哪位心里头会没得半点主意?如此,魏贵人凭什么觉得自己一个小小的贵人能在各宫各院那么多双眼睛之下瞒天过海?而就是退一万步来说,即便,即便没人料得到她有这般大逆不道的心思,可世上哪里有不透风的墙?她又凭什么觉得自己能比后宫所有主子都要来得高明?”

越说冬雪便越觉得慌乱,可越是慌乱冬雪便越是止不住声。

“奴才,奴才知道娘娘手眼遮天,即便没有奴才前来通禀也总是能知道其中内情,可,可奴才除了娘娘之外却再无任何依仗……奴才对天起誓,方才所言所述没有半分虚假,若不然愿遭天打雷劈之罪,求,求娘娘看在奴才一片忠心的份上救奴才一次,奴才愿做牛做马来偿还娘娘的恩典,求娘娘开恩!”

“你先起来。”

听完冬雪这般连消带打的老大一通,景娴算是彻底明白了魏碧涵的心思,说白了也就是被逼得没了法子,在前朝没得半点办法去跟以荣升为大学士的高斌亦或是在包衣旗中虽不算拔尖权势却也不弱的整个儿高家抗衡,便只能将眼珠子盯在了后宫上头,打算来一招破釜沉舟,不成功便成仁……不得不说此计确实毒辣,也确实是有几分想头,看起来像是一时冲动而为,实则却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心思都计算了个仔细,至少,在听闻此言之前,景娴就从未想过魏碧涵竟有这般大的野心以及狠心,然而不知便罢,知道了则自然不可能不做一点想头。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本宫既然会坐在这儿听你说话便自然是信得过你,不过正如你所言,你入宫时日尚浅,于许多事上头还难以窥探到关键,看人也很是有些不准,魏氏可不像你所想的那般简单,所举所行看起来轻率冲动,可实际上,却必有后招……”

俗话说得好,最了解一个人的不是他的父母,不是他的至亲,不是他的好友,而是他的敌人,前世作为魏碧涵眼中钉肉中刺的景娴便是如此——

“你安心回去呆着吧,这场大戏可还刚刚开始,凭着魏氏的思量,后头少不了有峰回路转,置诸死地而后生的戏码。”

“那……”

“你什么都不必做,只需跟你们延禧宫的刘公公打好关系便成,若真是有什么拿不准的也不用来找本宫,只需全盘捅到他那儿去便是,无论之后事成或是事败,总归是不会让你倒了霉去的。”

“主子……”

眼见着冬雪得了主意一副放下心中大石的模样儿退了出去,在一旁当了好半天布景板的容嬷嬷可谓是再也忍不住了,张口便急吼吼道——

“主子,奴才虽然一直觉得那魏碧涵是个面忠心奸的角儿,却没料到她竟有这般狼子野心,身为一个贵人居然想以下谋上,简直,简直是大逆不道!奴才寻思着,此人留不得,不过区区一个贵人便有这样狠辣的心思,若是等到将来她爬上了高位,岂不是连您都不放在眼里了?”

“不将我放在眼里?”景娴轻笑一声,“她又何曾将旁人放在眼里过?甭说本宫,就是皇上,就是姑爸爸她也从来没放在眼里过,不然她怎么会还是个宫女的时候就敢下手去谋害中宫嫡子,去设计陷害中宫皇后?”

“那咱们就更不应该坐视不理了不是?且不说眼下宫中大小事务皆由您所掌管,万一真像冬雪丫头所说的那般惹出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到头来怕是咱们也难以独善其身,就凭着那魏氏敢使出这样的狠招,就决计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若是放任下去,岂不是白白留了个后患?”

“后患?”

作为一个宫女,敢反咬一步步扶持自己而上的主子一口,谋害中宫嫡子,设计中宫皇后;作为一个贵人,敢借机把持外有权势内有根基的高位嫔妃,以此争宠,以此牟利,甚至于趁她病要她命;作为一个所拥所得皆由君上而来的后宫女子,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大胆而为,披着良善的外表,尽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魏碧涵确实是如容嬷嬷所言那般,是个姑息不得的后患,可是在景娴眼中,在见惯了魏碧涵如斯种种的眼中,却是一切皆在预料之中,毕竟此番种种又哪里比得过她一个包衣奴才最终成为后宫掌权人的事实来得震撼呢?

要她死不难,作为现如今仅次于皇后之下,却又手握中宫大权的真正掌权人,作为里有母后皇太后庇佑,外有乌拉那拉家族做靠山的贵妃娘娘,甭说是要弄死个贵人,就是个嫔,就是个妃,只要没将一切弄到明面上,她便有的是法子,有的是退路,但一想到自己前世所经历的种种,永璂所遭受的种种,整个儿乌拉那拉家族所遭受的种种,她就压抑下了这股深入骨髓的恨意,毕竟,有的时候死了反而是一种解脱,活着,才是一种折磨,眼见着自己想要想求的东西求而不得,眼见着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一点点失去,眼见着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在一夜之间全盘皆失,才是一种不如死去的折磨,作为过来人的景娴对此深有体会,也因此,想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那曾经高高在上赢得风风光光的令贵妃好好尝一尝个中滋味。

“如今高氏瞧起来是风光大不比从前,可她与魏氏一般都是个眼不熟的白眼狼,她未惹到我,我不至于主动出击去做什么,却也不必要为了她去暴露自己的势力,说到头,这后宫本就是个见不着硝烟的战局,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我又何必为了做这个好人去凭添上头的忌讳?说白了,她是死还是活又与我何干?至于这连累不连累的,她们即便想,怕是也没这个胆,不然岂不是将自己个儿给尽数搭进去了?”

阖了阖眼,压抑住对魏碧涵的恨意,对弘历的恨意,对钮祜禄氏的恨意,回复理智之后,只见景娴抽出一张密密麻麻写满了小楷的信笺递给容嬷嬷,同时转头将目光移到一旁眼观鼻,鼻观心的李嬷嬷身上——

“你给容嬷嬷说说你这两日打探的到的事儿,尽详尽细。”

“是,主子。”

李嬷嬷飞快的瞄了一眼景娴,见其稳坐泰山一副不动如风的模样儿,又转头瞧了瞧因着手中信笺而不可置信瞪大了双目的容嬷嬷,才压低了声音慢慢说道——

“嘉嫔金氏,隶属于内务府汉军包衣,乃上驷院卿三保之女,其兄为内务府笔贴式,一门乃内务府世家,金氏于雍正七年小选由当时的熹妃娘娘,今圣母皇太后指入乾西二所侍奉,同年得上宠幸,次年升为格格,为人低调谨慎,却事事精细,风头不敌贤嫔娘娘却胜在持稳,一路平稳向上,由使女晋格格,由格格无子晋嫔位,如今诞下皇四子,离妃位亦是不远。”

“嗯,继续。”

“是,因三年一次的大选又快来临,依母后皇太后的意思宫中老人,特别是孕有子嗣的位分都是该提一提,主子便吩咐奴才好好查一查纯嫔以及嘉嫔的背景,而这不查不知道,这一查却还真是查出了点惊人的玩意儿……按理来说,这后宫众人的所举所动皆在咱们的眼皮子底下,内务府御药房太医院造办处等地方也皆是有着咱们的人,若是真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亦或是不寻常的事儿,理应是一早就报到咱们这儿来了,可直至此番认真查探方才得知嘉嫔自魏氏刚入宫之时便已经盯上了眼,延禧宫中的扫撒太监端嫔处甚至五阿哥身边都有着她的眼线,可谓是将魏氏所举所动尽收眼底,只是即便如此,却不见其对魏氏有半分动作,奴才拿不定主意,只能求主子下决断。”

“主子,您的意思是……”

听了这么老大一通,话头又句句不离金氏,容嬷嬷就是再傻也察觉出了其中意思,慢几拍的终于回过了神——

“就是这个意思。”

前一世被囚禁在翊坤宫的时候,景娴也没少思量过后宫个人之间的种种,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魏碧涵也是个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只是这个容不下非彼容不下,作为一个从低位爬上来的妃嫔,魏碧涵将手中的每一份权力都握得死死的,容不得别人生出半分心思,做出半分动作,一旦有半点风吹草动,即便一时不动将来也少不得要十倍偿还,纯妃舒妃庆妃忻妃等皆是没少遭殃,而唯一独善其身的却是只有嘉妃金氏,只有这个被追封为淑嘉皇贵妃,且诞下了四个儿子,无论是从位分还是子嗣上头都对魏碧涵威胁最大的金氏,如此之下,若说这二人之间没得什么羁绊,又有谁会信?再联想到魏碧涵从乾隆六年得封贵人,却直至金氏死的乾隆二十年才孕有子嗣,其中十四年居然是一片空白,若说这其中没得半分蹊跷,又有谁信?

“自古恶人便有恶人磨,魏氏眼瞧着是个了不得的角色,留下来少不得后患无穷,可在咱们这后宫里头却也不是没有手段更高,心思更沉之人来压制,等着瞧吧,这有意思的还在后头呢!”

景娴说得云淡风轻,修得尖利的指甲却在信笺上头的金氏二字之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同时眼波也微微一闪——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咱们呐,要做那黄雀,而不是那被有心人惦记着的螳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