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40 储秀宫中领便当三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140储秀宫中领便当(三)

人到了弥留之际,总是会忍不住回顾自己的一生,高子吟也不例外,躺在华丽精致的大床之上,任着宫女们忙前忙后的侍奉,伴着太医们七嘴八舌的商议,高子吟只觉得眼前闪过了一幕幕画面,恍如昨日重现——

那一年,她年方十三,正是女子一生之中最为青涩最为稚嫩最为豆蔻的年华,她虽出身于包衣旗,比不得正儿八经的满族姑奶奶,家世却到底不弱,只是父命不可违,圣令不可违,一朝小选,一纸明黄,她怀揣着家族的使命,私有的野心终是踏入了紫禁城,步入了这场历经十数年的战局。

深宫内苑,乾西二所,自小便经过刻意□的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一生早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然被定下,不可能十里红妆只为君,亦不可能你耕种来我织布,更不可能一生一世一双人,可彼时正当弘历年少,她亦心中有意,竟也成了个郎有情来妾有意,犹记得被宠幸那夜,映衬着屋内摇曳不定的昏暗烛光,以及深入脑内的那张俊秀容颜,有那么一瞬,她居然以为这便是属于她的世界,却不知这是她万般罪恶的开端。

荣宠三载,经久不变,就是原本再单纯再天真的女子也被宫内这一砖一瓦一人一物一景一言给染上了万分色彩,更不用说本就性子多变的她,她恃宠而骄,心比天高,却终究敌不过现实逼人,眼看着一个接着一个女子走入彼此二人的世界,眼看着那正坐上位陪伴在他身边的人换成了别人,她痛彻了心逼红了眼,只能用越发跋扈嚣张的姿态来捍卫那已然不多的自尊,只能用越发卑微下作的手段来争夺那被无数人紧盯着的宠爱,一夜复一夜,一日又一日,人还是那人,心却早已不是那心。

千般心思,万般算计,她冷眼瞧着富察明玉为打压自己一边收紧手中权力,一边拉拢富察格格,冷眼瞧着后院众人隔岸观火,恨不得她们几人两败俱伤,冷眼瞧着下头伺候的人犹如墙边杂草,风吹两边倒,她终是掀开了那层用爱当幌子的外壳开始反击,为已然享受到的尊荣而反击,为已然争夺到的宠爱而反击,为已然握在手中的一切而反击,她彻底的乱了心智,迷了眼眸,随着那双无形的大手一步步将自己逼入了死胡同。

设计谋害永琏,顺水推舟嫁祸景娴,擅以禁药用于夺宠,为报私仇不惜舍弃亲子。

此般桩桩历历在目,高子吟苍白着一张脸,映衬着嘴边还残留着的丝丝鲜红,只显得颓唐极了残酷极了,而随着眼前画面一幕幕的交织混乱,她的耳边却是也不由得开始出现了种种幻音,直将她折腾得更为难受——

“儿啊,不是为父逼你,也不是为父不体谅你,只是咱们高家能够有如今的家业那可是经历了几代人的打拼才得来的,伴君如伴虎,谁也料不到将来的事,你身为高家人怎么着也得出一两分力不是?毕竟这不说旁的,也不说为了你自个儿,你总是得为着你额娘想不是?”

“子吟,你真是我的解语花,善解人意得让我疼惜至极,珍惜至极,虽然你现在还为使女之身,可在我的心里,你却是胜过了所有人,你放心,只要一寻到机会我便会向皇阿玛奏请将你超拔为侧福晋,你可不许再像今个儿一样有什么委屈都往自个儿肚里吞!”

“高妹妹,我在进宫之前便听闻你最是个知分寸守本分的,极得爷的心意,不管是按资历还是年纪,我理应都是称你一声姐姐才对,只是这宫里不比旁的地儿,上下尊卑乱不得,如今这乾西二所由我当家做主,便就委屈你了,你可不要在心里头怨了姐姐,闹到爷那儿弄得大家都不痛快才好,你那么聪慧,可明白我的意思?”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高姐姐呀,看这脸色差得,莫不是昨晚儿熬了一宿吧?若真是如此,妹妹那可就真是过意不去了,只是话又说回来,这旁日日姐姐也没少截妹妹的胡,今个儿也算是礼尚往来了不是?”

“你个傻小子,刚调进乾西二所就敢挑人站队,也不怕被你那浅眼皮子给折了福气,我说,你以为自作聪明的奉承着高主子便有出路了?她得宠是不错,可身份上哪里能跟福晋比肩?福晋让着她随着她去那是福晋大度,可不算是她的本事,而就是退一万步来说,即便她真是有那个本事跟福晋一争高下,凭着她那个好几年都传不出半点声的肚子也要坏事,听我一句,别凡事跟着傻毛尖儿,眼睛珠子放仔细点,可别弄乱了上下尊卑,弄乱了出身家世,弄乱了这乾西二所到底是由谁当家做主!”

“娘娘,在这宫里头生存有些话能说,且还得使劲的说,可有的话却理应是半个字都不要吐,最好死了也一起给咽下去,可既然微臣受过高家的情儿,这番话便也就权当是报恩了……依您的脉相,应该是服用了好些年的避孕药,体弱宫寒,此生怕是难以有孕了。”

“主子,主子爷又,又去长春宫了,听底下人说是今个儿在上书房二阿哥表现出众,得了师傅的好一顿夸赞,传到了乾清宫那儿直让主子爷喜坏了,一边赐下了赏,一边让吴公公传话说今晚不过来了,让您,让您早点歇息。”

“娘娘,您身子本就孱弱,之前又遭了避孕药的毒害,调养了这么些年能够再怀上身孕本就是老天爷开恩,可今个儿受这外力一撞却是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了,微臣无能,望娘娘节哀!”

“高姐姐,碧涵还没进宫之前就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不然也不会在后宫中独占鳌头这么些年,您温柔,您小意,您样样合皇上的心意,这些个我都知道,只是我万没有料到您还有着一颗果断无比的心,竟是……竟是舍得下亲子也要拉上皇后娘娘一把,实在是让碧涵敬佩极了,只是不知道此事若是被皇上知道将会如何呢?”

为什么?为什么人人都要利用她,都要骗她,都要逼她,都要害她?

俗话说得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论起高子吟的经历也不是没有一丝半点值得人同情的地方,可是且不说这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家谁人都少不了有苦衷有难言之隐,亦不说这后宫女子本就不独她一人可怜不独她一人可悲,就光是瞧着她亲手所做下的那些污糟之事,就足够抹杀掉了她一切无奈,只是高子吟显然不这么想,感受到四肢的无力,和体内越来越少的气力,她只觉得怨愤极了,不甘极了——

“子吟!”

高子吟全身上下原本已是再提不起半分力气,可不知道是回光返照,还是被那份怨愤和不甘激发起了最后的斗志,在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以及看到那抹明黄色的身影之时,竟是只见她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猛地睁开了已然半闭上的眼睛,眸内闪过了一丝惊人的光彩——

“皇,皇上!”

“子吟,是朕,是朕来了……你,你可感觉好些了?”

“皇,皇上,您终于来了……”

高子吟不蠢,即便冲动即便所行所事常有不周,可能在后宫站稳脚跟独占鳌头十余载她却怎么都不蠢,知道事情到了这份上,自己闹成了这幅模样儿,已算是乏天无术,生无妨,死也无妨,只是生不能得尽荣宠,爬上后宫最尊荣的位置,死她却要享尽一切体面,顺便将那些曾针对过她陷害过她逼迫过她的人一起陪葬……为争宠爱,为夺怜惜,过往的十数年之中高子吟没少装病装头晕,怎么在病中惹尽弘历的心疼她可谓是驾轻就熟,张口就来。

“子,子吟还以为,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不许胡说,朕刚刚问过太医了,说你不过是因为酷暑而体力不支,又滋补太过才会闹成这样,只要好好调理一定会……”

“您,您很不必这样,自家人知自家事,子吟知道,知道怕是熬不了多久了……”

高子吟这话说得真心,可随着这份真心那份不甘却是越来越甚,使得她来不及等弘历将话说完便一把抢过了话头——

“子吟这一生能够得到您的青眼,得到您的爱重,原本应该是很满足了,可是子吟,子吟却还是有遗憾,遗憾没能亲眼看着您开疆扩土,创下盖世基业,遗憾没能为您诞下一儿半女,让他代我陪伴着您,遗憾死后,死后连个守孝敬孝的人都没有,遗憾,遗憾……真真是遗憾。”

“你放心,朕绝不会让您生前孤苦死后无依,永珹和永琪还太小,让永璜和永璋为你守孝敬孝可好?毕竟你怎么也是他们的妃母,他们理应如此不是?”

“妃,妃母?”

听闻此言,高子吟哪里不知道弘历是在告诉自己至少会将她追封为妃位,而此外,这虽然身为妃位亦同皇子庶母,所有皇子皇女都理应守孝,可此守孝却与皇上特特指出来的守孝不同,前者只需一年也就是九个月以表孝敬,后者却是得整整十八个月[注1]。想到富察明玉张罗着永璜的婚事,想彻底将永璜绑上富察家的战船,高子吟便不由得在心底里冷哼一声,面上却是一副受宠若惊——

“永璋倒也就罢了,毕竟,毕竟是纯妹妹所生,与子吟平级倒也勉强受得过去,可永璜,且不说哲妃姐姐位至妃位,也不说大皇子身为长子身份精贵,就凭着他眼下里正在议亲的当口儿就不合适,还是让永璋一人就罢了。”

“再精贵那也得守孝,更何况大选又不是眼下这一回了,需得这么着急么?”看着高子吟这幅模样儿,弘历很是没有防备,再加上被长子等字眼刺到了心窝子,话便更是脱口而出,“朕说什么就是什么,就这么说定了!”

“那……”

高子吟心中得计,可面上却是半分不显,过了好半晌才一副勉为其难的模样儿点了点头,转开了话头——

“除此之外,我还很是有些放心不下魏妹妹,听着底下人的舌头根子,说是今个儿阿玛在前朝很是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原本作为后妃我不该提及这些,可是到了眼下这会儿却也只能求您容让一回了,不要从心底怨怪上魏妹妹,毕竟,毕竟魏妹妹年纪尚小,于许多事上有些处理不周也是理所应当,您,您可不要往心底里去才好,以后,我还盼着等我不在的时候让魏妹妹代我侍奉您呢……”

“哦?”

高子吟这番话说得很是漂亮,不光是明里暗里的挤兑了魏碧涵一番,还将她以后侍奉的功劳全书揽上了自个儿身上,只是这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人算总归是比不上天算,高子吟千算万算没有料到弘历早就对后宫留了心眼,也知道因着永琪抚养权的事儿闹得很是有些龃龉,而魏碧涵亦一早就在弘历那儿备过底了,如此之下,尚且还没蠢到头的弘历一听这话不由得从伤感中恢复了几分清明,眼珠子一转竟是抽冷子的抛出一句——

“既然你们姐妹情深,闹得你竟是托孤于朕,朕自然是不会不放在心里,在这轮大选之前便晋了她的位,让她养永琪也养得顺理成章,这样你可算是安心了?”

“您……”

高子吟上眼药的功力不可谓不高,虽然也有失手的时候,却到底是有用多过无用,是以她便怎么都没有料到自己一番明明白白上眼药的话听到弘历耳里竟是成了这幅模样儿,高子吟被弘历这番话弄了个始料未及,而刚想勉强压下心中的恨再出声说上些什么,却是力不从心的只觉得气血猛地一涌,张口便吐出了最后一口精血——

“子吟!”

“主子!”

“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