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51 小白花也并不白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吟霜,爹,爹怕是不行了……”

“爹,不会的,你不会死的,我这就给你去找大夫!”

“别,自家人知自家事,别浪费银子在我这个将死之人身上,与其,与其这般你倒不如留下这点子钱防身,以便将来生活。”

“爹!”

“吟霜,你,你听爹说,有些话爹埋在心里,憋了一辈子,忍了一辈子,原本以为再也没机会说出口了,却不料世事会这样无常,你不要说话,且,且听爹慢慢告诉你知。”

“爹?”

“你娘身子骨一向不好,干点重活儿就喘得不行,找了大夫来看只说这是身就带来的体弱,好好将养着或许还能熬上些年头可是旁的却是再做不得,于子嗣上头估计也是无望,当时,当时我心里头虽然遗憾,可与你娘这么多年夫妻下来,却终究是情大于理,想着就这么一辈子下去也罢了,只是,或许,或许是老天爷怜惜我们,竟是让你出现了……当年,就在那杏花溪旁,我和你娘看到了一个竹篮子顺流而下,而你就躺在那竹篮子里头,原本,原本以咱们家的家境,在负担你娘医药之余还要再养个孩子本是勉强,可你长得粉雕玉琢好不可爱,就一眼,一眼就让你娘喜欢上了,非要将你带回家养起来。”

白胜龄本就年纪大了,苦了这么多年下来身子骨也没好到哪里去,被多隆和皓祯皆是年富力强的二人一推一撞自是伤了根本,如此之下,感觉到自己时日无多自是只想将未说完的话赶紧说完,竟是全然没有顾忌到面前的白吟霜一副如遭雷击的模样儿——

“那会儿天多冻啊,你发着烧,肩头过着脓,咱们花了多少心血多少时间才堪堪将你救回来,而你也仿佛是有灵性一般,刚醒过来就会冲着我们笑,我和你娘看着喜欢,也看着安慰,咬着牙也就养下了你,直至今日……原本,原本我是和你娘说好了不再提起此事,只当你是我们的亲生女儿,虽给不得你荣华富贵,却总归能给你个家,可是眼下里,你娘去得早,我,我也快不行了,我不得不将这些说予你听,茫茫人海之中或许就有你的亲人有你的家,若以后在某种因缘际会之下有人指认些什么,你也不,不至于全然不知,错失,错失机缘啊!”

“不,不,我不信,我一个字都不信,你是在骗我,在编故事骗我对不对?”

“我,我多想再告诉你点什么,可是你的身世当真是个谜,只留下了你右肩上的那个烙印,和,和当时包裹着你的那副襁褓……若,若有一天你能凭着这些个东西找到你的亲人,有个依靠,我,我和你死去的娘也算是能够安心能够瞑目了。”

白吟霜愣愣接过那一看便是上等料子的襁褓,愣愣的看着白胜龄说完这些之后满带解脱闭上的双眼,养父死去,身世生疑,这一桩桩一件件不停的在她脑中交织、缠绕、成团,竟是让她不知道是该悲还是该喜——

或许是因着真有富贵人家的因子作祟,亦或许是因着白胜龄夫妇真心的疼宠,即便从小被养于清贫之家,从没过过什么锦衣玉食的好日子,可家中最好的却都是先紧着她来,粗重的活计更是从未让她插过手,让她生就一副好皮囊的同时,气质也出落得很是清丽,与其苦够了累够了父母颇有些格格不入,而树大招风,红颜惹祸,能在这般种种前提之下,一路从偏远小村至京师重地不单是站稳了脚跟且还从未受过人轻薄,白吟霜又怎么可能如同她的外貌那般没得一点半点的心计,没得一招半式的手段?

白吟霜不是个蠢人,在某种程度上甚至称得上是聪明,从小她便知道自己与周邻那些个每日只知耕种亦或是以女红添补家用的女子不同,从小她便懂得用柔弱的外表去博取他人的可怜换来实际的利益,而长大后听闻着哪家哪户的女子被县老爷看上从而一朝由麻雀变凤凰,或是红楼里的哪个唱曲姑娘被达官贵人瞧中跟着去了江浙富庶之地,再看着女人们看向自己面容之时不经意所闪现过的妒意,和男人们看向她时所一闪而过的欲望,白吟霜就更是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这辈子绝不会被困在这么个贫困落后的小村庄里直至终老,如此,在娘亲逝世之后,她便下了个决定要上京,要去那满是富贵满是繁华的地方,好好为自己谋一谋将来,即便依着自己的家世最多只能成为个姨太太,可也总归能谋到个衣食无忧,富贵满目。

而到了京城之后白吟霜也确实是得了计,她身无长物,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便是一副惹人怜惜的外貌和一把撩人心弦的嗓子,她看准了这点亦看准了京中名流最为汇集的龙源楼,装尽了柔弱耍尽了无赖之后使出了浑身解数终于挤了进来,开始一边唱曲儿讨赏钱度日一边留心观察合意之人,事情到此看起来似乎是一切顺利,可偏偏京城之人哪怕是个普通老百姓也比那偏远之地的一般官吏有见识得多,想着皇上所颁布的明令谁敢肆无忌惮的上前去招惹?来来去去竟是只有多隆和皓祯对她多投注了点目光……白吟霜来京城这么多日也不是白来的,看到多隆腰间系的红带子就知道少不了是个宗室,定了心思想要示意一二,却不料多隆此人虽然看起来好引诱好相与然而实际上心中却是有着他自己的原则,压根就不是个愿意为了女色而去徒惹是非的人,到头来不单是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差点丢了饭碗,好在关键之时皓祯出手相助,化解了她的危机的同时,也让她从而转移了目标。

虽然那多隆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爱新觉罗家的宗室,是个贝子,可是贝子怎么着不都比不上亲王?亲王世子再不济也能是个郡王不是?

白吟霜将每一步算得仔细,欲擒故纵欲拒还迎的把戏更是一招一式都没少用,眼见着那皓祯终于要上钩了,眼见着自己再努力上些许便能摆脱着卑微的身份一朝翻身,连带着自己的老爹也不用再一把年纪出来卖唱卖笑了,白吟霜得意极了,可她却一千个一万个没料到临到了了会事走偏锋的来了这么一出!

手中用料上等的襁褓,白胜龄临终之前的声声托付,以及富察皓祯的面容不停在白吟霜脑中百转千回,可这份迷惘却没有持续多久,便只见她恍若下定了决心一般的收起了襁褓,溢出了哀色,将白胜龄的尸体用草席一裹,费尽全力的拖着往外而去——

“哟,你听说没有,前面有个小娘子在卖身葬父呢,那皮白肉滑的还不去瞧瞧?”

白吟霜知道自己这会儿算是走投无路了,招惹了那身为贝子的多隆,龙源楼是决计回不去了,因着这一茬儿保不齐别的酒楼也不肯收她了,满心寻思之下想要活下去想要活着查明自己的身世就只能依靠那对自己尚且有着不小好感,且背景不小有那个能耐方便行事的皓祯,就是退一万步来说,即便查不清身世拿捏住此人也算是在京中有了个依仗,只是虽然对方身为硕王世子,若在京中一打听硕王府所在并不算难,可深明人心之道之下,她却怕就此让对方觉得她别无选择主动送上门而自降了身价,从而影响到将来的盘算,如此,便只见她将主意打到了尸骨未寒的白胜龄身上,来了一招引人注意的卖身葬父——

家迢迢天一方

悲沦落伤中肠

流浪天涯涉风霜

哀亲人不久长

树欲静风不止

子欲养亲不待

举目无亲四顾茫茫

欲诉无言我心仓皇

白吟霜的招数并不高明,可胜就胜在了还算特别,她不似一般女子洋洋洒洒泣泣诉诉一大段只为换取银两或是找到个遮风挡雨的地儿为奴为俾,身着雪白的孝服,抱着一把月琴,面上柔弱无助的唱着哀着,如此,再加上这京中之地虽说也不是不曾见过这卖身葬父的把戏,可到底算不上多,几分心思加上几分新鲜,竟是直惹过路之人多是忍不住驻脚而顿——

“哟,这小娘子长得挺俊呀,姑娘这番卖身葬父还真是孝心可鉴天地,看得爷都忍不住动容,你倒是说说葬是怎么个葬法?卖又是怎么个卖法啊?”

“是啊是啊,甭唱了甭唱了,这话儿不抖落清楚,你叫爷们儿怎么帮你呀?”

“我,我……”

大清向来讲究的便是分旗而治,只是入关以来随着这人口迅速增长,八旗子弟又一不许做工二不许经商,文武官职空缺统共只有那么多个,僧多粥少之下自然有的是游手好闲的八旗纨绔,看着哪儿新鲜就爱往哪儿插一脚——

“别我我我了,五十两够不够?若是你应了爷这就叫人把你爹抬去葬了,你以后跟着爷什么吃香的喝辣的没有?”

“能得公子抬爱实在是吟霜三生有幸,只是吟霜并不是那贪图富贵之人,一心所求只希望爹爹能够去得安心,身后有所依归,而吟霜身为独女,受爹爹养育多年,岂能不遵三年孝道反而与公子贪于享乐呢?”

“哟,说你一句孝心可鉴天地你就还真蹬鼻子上脸了?难不成爷花五十两银子买了你就是让你回去守孝的?”

“公子请您自重,吟霜虽为一介平民身无长物后无所依却也知道何为道义何为孝义,您这般岂不是想要陷吟霜为不孝不义之地?若是如此,吟霜还不如随着爹爹一起去了,省得爹爹在地上都不安……”

“你别这么不识好歹!”

白吟霜虽说想要依上个权贵保住下半生的安枕无忧,可显然她也是看人来的,再加上心中一早就认定了皓祯为可靠人选,便更是对着送上门来的甜头视若无睹,全然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儿,而不知道是老天爷嫌这场戏还不够精彩还是白吟霜一番‘苦心’当真是感天动地,只见正当她百般推脱,八旗纨绔开始变脸的时候,人群的那头突然传出一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惊天怒吼——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了?啊,吟霜!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