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64 战火蔓延进宫中

164战火蔓延进宫中

公主的排场本就不小,新婚头一天回宫谢恩的排场就越发壮观,浩浩荡荡的一路下来,竟是一眼看不到头,只是前头的大气映衬着后头紧随而上的硕王府一干人行色匆匆的模样儿,却是怎么瞧怎么让人觉得违和,而这一切落在在临街茶馆里喝着茶的弘昼眼里就更是微妙——

“你挑的那个丫头倒是个手脚麻利的,本王原想着那姓白的丫头也不是个蠢到头的,要劝服她公然跟和敬翻脸说不定还要上些功夫,却不料竟是快得这样惊人,回头可得好好赏赏。”

“这还用您说?要不是个有能耐的儿子会巴巴的将她塞进硕王府?”

俗话说得好,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儿子,虽说弘昼不是多隆的亲爹,可那份小心眼却是如出一辙,看着硕王府倒霉,多隆不由得笑得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不过您到底是高估了那白吟霜,什么聪明什么够心眼子,说起来还都是屁话,她要是真的聪明会上赶着去跟皇家作对?真当自己还是个东西了,以为光凭着那耗子的感情就能混得风生水起,要不是那和敬公主也是个遇事不多的主儿,现下里可不就直接按着打死了事了?”

“嘿,给你小子点颜色倒还跟老子开起染坊,埋汰起爷来了?”

弘昼抬手就给了多隆脑袋瓜子一个脆响,但嘴里这么说着却并不生气,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

“爷跟你说,这就是她厉害的地方,她知道有耗子在场有那两个拎不清脑子的硕王夫妇在场,打一顿或许有却总是不会要了她的性命,即便真是和敬开了口,你信不信那话音未落她就能转身跑到大街上叫嚷着公主要杀人?”

弘昼老神在在。

“和敬那丫头也是本王从小看着长大的,甭管爷多不待见富察家多不待见中宫那位,但总归不得不承认这丫头确实是被教养得好,又端庄又大气又有修养,能几句话便将这么个人激成这样,还不要脸面的巴巴进宫去告状,这可是种能耐,你小子啊,学着点吧。”

“是是是,干爹教训得是,只是儿子不明白,按照咱们原先的计划是打算要循序渐进,慢慢让和敬公主知晓此事,怎么的临时变了计划让那丫头今个儿就闹起来?”

多隆摸着脑袋瓜子笑得很是狗腿,可是话音未落却又被弘昼敲了个脆响,直疼得他龇牙咧嘴——

“说你小子蠢你还不认,万事都讲究个时机,你可听到今个儿宫里头的动静了?”

“宫里头的动静?”

“今个儿一早你干娘进宫请安,在宁寿宫的时候刚巧听到长春宫的人过来回话,说中宫那位不知怎么的竟是动了胎气,闹得太医院众人忙活了好半晌才安生下来,你说,若是在这个时候知道自家女儿受了这等欺负,欺负的还是自家的奴才,你说中宫那位还能稳得住么?”

“您的意思是……”

“既然是他们富察家自己做下的捏自然就得他们富察家的人去还,拉着别人垫背的事儿做多了也该尝尝这因果报应了。”

话说到这份上,大家心里头都有个分数,弘昼便不再多说,反而冲着门外吆喝了一嗓子——

“李顺儿,给爷盯着宫里头的动静,让底下人得了点消息赶紧报上来,无所事事的倒让爷有些等不及好戏开场了!”——

弘昼多隆那头一肚子坏水的就盼着好戏开场,而和敬这头也一点都没辜负他们所想的,揉着快成了桃子的眼睛一路奔进了长春宫——

“皇额娘,呜呜,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和敬从小也是被娇养着长大的,即便在富察明玉心里头比不上永琏比不上那未出世的孩子,却也从未多苛责过半句,如此,想着放在在公主府中的种种,和敬自是觉得备受侮辱,越想越委屈之下,脚才刚踏进长春宫的门便不顾平日里的端庄形象直接哭了出来,闹得正满脸欣喜等着女儿回宫的富察明玉和秦嬷嬷顿时大惊——

“这是怎么了?怎么新婚头一天就说出了这样不吉利的话?”

对于富察明玉来说,和敬刚出生的时候时候她确实是心有不喜,后来永琏夭折独留这么个女儿在跟前的时候确实也曾在心里埋怨过为什么死的不是这丫头而是儿子,看着皇上下了那般旨意更是觉得这个女儿白养了没得半分用处,可是随着眼下里一切都好起来了,肚子里的孩子也平安得快要临世了,一切亦是已然成了定局,富察明玉却也懒得再多做计较,盼着自家女儿能够过得好,毕竟不说旁的,只要她立在那儿就总归是富察家的一个依仗,如此,看着和敬这与自己印象中截然不同的委屈样子,富察明玉不由得收了脸上原本的笑意,猛地变了颜色——

“可是受了什么委屈?过来,跟额娘好好说说,这到发生什么事了?”

“皇额娘,我,我……”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不然你让额娘怎么帮你做主?”

看着自家女儿支支吾吾了半天都吐不出一句实话的样子,富察明玉忍不住有些着急上火,但想着这丫头一向都是这副模样儿,便干脆将目光转到了一旁同样怒不可遏的齐嬷嬷身上——

“你说,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怎的公主这样委屈,可是硕王府那一家混账东西做出什么不上台面的事儿了?”

“回娘娘的话,不是奴才说,那硕王府还真是不像个样子,特别是额驸,真真是让奴才大开眼界!”

主辱奴死,齐嬷嬷本就是和敬的奶嬷嬷,随着一同去了公主府自然是跟和敬荣辱一体,眼见着硕王府那帮子奴才竟然胆大包天的将威风撒到了自家主子跟前,心里头自然也没比和敬少窝火到哪里去,一听富察明玉这话,不由得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在公主府中硕王一家的所行所举事无巨细的给说了出来——

“……事情,事情就是这样,公主当时就气得连话儿都说不出来了,娘娘,您可一定得为公主做主啊!”

“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他们是想翻了天去么!”

富察明玉自问也算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她再怎么准备却也是从来没有想过硕王府那些个人能胆大至此,想着自家女儿出门不管怎么说代表的都是自己的脸面,硕王府如此行举不光是折损了和敬还等同于折损了她,便是只见她脸色一沉之余不由得猛的一拍桌子——

“那硕王福晋呢?”

“回娘娘的话,现下里正在殿外头候着呢。”

“让她给本宫滚进来,本宫倒要问问这混账东西是怎么教儿子的,眼里头到底还有没有本宫!”

雪如是个脑子拎不清的,想要富贵想要权柄却也怜惜自家的女儿,直到进了宫再度看见了这红墙绿瓦威严的宫殿才后知后觉的后怕了起来,如此,听着秦嬷嬷全然不似从前热情而一片冷漠的声音,抖抖索索的走入殿中,感觉到上头那渗人的威严之后,腿肚子不由得一软的便只见她‘噗通’一声的直接跪了下来——

“奴才,奴才参见皇后娘娘,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金安万福。”

“安?有你们这帮子目无君上的混账东西,本宫还有什么可安的?”

若是以前,看在硕王府的作用和皓祯这颗棋子的面子之上,富察明玉就是再气再恼也少不了会不看僧面看佛面的隐忍一二,可是随着和敬下嫁,这硕王府一门不单没能帮上自己半分还白得了这样大的一个便宜,仗着她娘俩儿的身份而在京中站稳了脚跟,富察明玉的态度就不由得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再加上自家女儿受到了这样的羞辱,连带着她面上跟着没光,她就更是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全然不顾对方半点颜面的直接怒吼出了声——

“好样的,你们一个个还真是好样的!原本看着你尚算识大体知本份,本宫就是起先有些不乐意这门亲事却也想着你们不管怎么着总归是不敢生出反上之心的半推半就的许了,可你们倒是好,不敬主上不守臣道还在新婚头一天拿着个卖唱的贱人来恶心人,你们这是觉着人已经进了你们的门本宫便再奈你们不得,还是从来就没将本宫放在眼里过?!”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奴才一门一直铭感娘娘的恩典,怎么会生出这样的不臣之心,一切都是误会,是误会啊,求娘娘明鉴哪!”

“误会?哈,好,你别说本宫只听信和敬一面之词不给你半分辩解的机会,现在就让你说,本宫倒要听听是什么误会竟是能惹得本宫的女儿巴巴的进宫来哭诉!”

“奴才犬子您是知道的,向来是个乖巧听话的孩子,于人于事都从来不错半分,这回儿也是高兴得过了头,加上酒意尚未全消才一时冲动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而奴才和王爷虽然有心解释,可是想着这毕竟是公主和额驸两夫妻之间的事儿,旁人也不好多做口舌,省得公主以为奴才们尽是在护短,越说越乱,却是没想到事儿会闹成这样,想来也都是二人都年轻气盛,又相互不甚了解的缘故,等到坐下来好好说上一说就必是能明白了。”

“这般说来难不成还是本宫的错?”

和敬一直在旁边呜咽着没出声,可是听着雪如这含糊不清且还颇有些反咬她一口意思的话,却是再也忍不住的发起了飙——

“你们摸着良心说,本宫虽然贵为公主但何曾对你们摆过一点公主的架子?本宫拿你们当自家人看,可是到头来你们是怎么对本宫的?当着本宫的面振振有词的护着短,怎么到了皇额娘这里就每句准话儿了?真当本宫好糊弄皇额娘也好糊弄不成?就是退一万步来说,就当你这些都勉强说得过去,那那个姓白的贱婢又是怎么回事?旁人我管不着,额驸我也不敢管,可你身为额驸的额娘,硕王府的当家主母难道心里头还能没点分数?这话你是在哄鬼呢!?”

“公主息怒公主息怒,是奴才嘴笨,是奴才没将话说明白惹怒了公主,只是这一码归一码,皓祯也不是三岁大的孩子了,这身边有一两个人侍奉着往哪儿说也不算是太出格的事儿不是?况且……”

雪如虽然知道这是自己理亏,心里头也很是有点子发虚,可是听着和敬口口声声的说自己女儿是贱婢,却仍是很不舒坦,话锋一转的便不由得将矛头指向了富察明玉——

“况且这事儿皇后娘娘先前也是知道的啊,奴才最多也就是管教不善由着吟霜冲撞了公主,可是这归根究底说起来,却并不是奴才刻意隐瞒啊……”

“什么?皇额娘一早就知道?”

“和敬,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那是什么样子?总归您先前就知道此事并不作假吧?”

和敬本就被硕王府这一门上下恬不知耻的模样儿给气了个吐血,不然也不至于颜面都不顾的跑进宫诉苦,而好不容易寻到了这唯一的避风所,寻到了唯一的依仗,却不料原来对方一早就知了情,和敬不可置信的看着满脸想要解释的富察明玉,想着下旨那日对方跟秦嬷嬷所说的那些无情的话,一切种种加在一起,和敬不由得对富察明玉失望之极,张口就抛出一句——

“天哪,这就是我的额娘,您心里只有二哥我明白,心里头看重肚子里这个孩子多过于我我也明白,只是您毕竟是我的额娘啊,您怎么能明明心里有了数还眼睁睁的随着我步入火坑?难道我就不是您亲生的,而是捡来的么?”

“和敬……”

“宫里头那些个碎嘴的奴才我可以不在乎,硕王府的人欺压到了我的头上我也可以不太往心里去,毕竟这些都是外人,可您呢?您是我的生身额娘啊,您怎么能这样对我?难道就因为我没有了利用价值,不能帮着您稳固富察家的权势,所以我在您心中就没有了一点位置,只是一个纯粹的拖油瓶了么?”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和敬你听我说……”

“即便从小就知道您疼二哥多过于疼我,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怪过您,还想着长大了一定要比二哥对您来得更加孝顺,让您知道儿子和女儿一样的有用,可是到头来您是怎么对我的呢?您嫌我没用就罢了,可您居然联合着外人这样对待您唯一的女儿,午夜梦回的时候您就不会良心不安么?”

“和敬……”

“我就说怎么平日里瞧着尚算知礼的硕王府竟有这样大的胆子敢与我作对,敢口口声声顶撞我,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当着众人的折辱我,原来您不是我最大的依仗,而是他们最大的依仗,皇额娘,我对您失望透了!”

“你!”

“主子,您怎么了?”

和敬一向是顺从乖巧的,不说拿这样的态度跟她说话,就是小别扭也从未有过,如此之下,听着对方越说越尖锐的言辞,且还当着雪如这么个外人的面,一时之间,富察明玉不由得急怒攻心,可还没等她来得及说上什么,却是感觉到腹中一阵剧烈的抽痛,惹得一旁的秦嬷嬷顿时变了脸色——

“天哪,见红了,快传御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