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66 和敬明玉终反面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66和敬明玉终反面

富察明玉经过三个时辰的折腾,终于诞下了一个阿哥,只是不知道是因着本来胎就不稳,还是受到了早产的影响,小阿哥生下来身子骨便有些孱弱,这对于心心念念盼儿子都快盼疯了的富察明玉而言当然是个惊天噩耗,但对于战战兢兢只道这下玩完了的硕王府一干人来说却是个不世良机,几人一边说着恭喜贺喜的话一边明日暗里的指着小阿哥体弱便要积福才能添寿……弘历并不糊涂,知道这几人是在借着这个机会想求着轻罚点,而他虽然开始被气得不轻,也很是想叫人直接把他们拖出去打上个几十大板再说,但稍稍冷静下来一点,又得了那拉太后几句耳语,说是若是新婚第一天就闹得这样大,保不齐外头就会对皇家对和敬有所看法,罚得太重就更是会惹得有心无心的人都想要探知一二,一来二去之下,皇家的脸面到底要还是不要了?倒不如冷眼瞧着,若是就此改过就罢了,若是再惹出什么幺蛾子再两罪并罚也不迟,却又不由得深觉有理。

那拉太后有私心,想要借和敬的手探探那硕王府的虚实,最好能顺便找到点当年偷龙转凤的证据,是以,便嘴上说得虽狠想要给硕王一门点警醒却并不欲就这样一竿子打到死,而天大地大面子最大也本有此意,两两相加之下,便将岳礼的亲王爵位降为郡王,撤了皓祯的世子头衔,又赏了和敬好一堆玩意且几个侍卫就作罢了,只在心里狠狠的记了一笔,嘀咕着这帮子混账东西最好别再栽在他手里。

对于众人而言,事情经过一波三折终于有了决断便算是告一段落了,然而心中有愧,一时之间又不知道怎么面对硕王府中一干人的和敬却是坚持着住在长春宫侍奉富察明玉出月——

“嬷嬷,皇额娘,皇额娘可还好?”

“还算好,您既然惦念着便进去瞧瞧吧,或许与您说上会子话,主子会宽上点心。”

秦嬷嬷作为富察明玉身边的老嬷嬷,奶大了富察明玉,也看着和敬从小长到大,手心手背都是肉之下,自然是不愿意两人心中有什么隔阂,可想着自家主子那副模样儿,却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叹,目送着和敬走入寝殿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担忧——

“儿子,我的好儿子,你皇阿玛已经给你取了名儿了,叫永琮,你可喜欢?若是喜欢便朝额娘笑一笑可好?”

“太医院那帮子太医都是废物,一个比一个没本事,说什么你身来体弱,呵,额娘才不相信呢,你在额娘肚子里那么久,那小拳头挥得那么有力,怎么可能会是个体弱的呢?”

“琮儿你不必担心,额娘疼着你惦着你,你是额娘的好孩子,额娘一定不会让你就这样下去的,过几日额娘就让人去外头找大夫,年前你玛嬷的腿疾就是这么瞧好的,你放心,用不少多少日子,你也必然能够强强壮壮的。”

“琮儿,额娘的好琮儿,你怎么还没学会睁眼呢?”

和敬的脚步放得很慢,生怕惊扰了这殿中的一室安宁再惹来一顿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臭骂,可是看着这自己从未享有过的温情时刻,心中却还是忍不住发酸,站在门口缓了好久,才勉强扬起了点笑意,接过齐嬷嬷手中端着的药汤子朝富察明玉走过去——

“皇额娘……”

“你来做什么?谁是你额娘?”

不同于对永琮的温柔,一看到来人是和敬,富察明玉便顿时冷下了脸,态度竟是比对一般的下人还要冷漠疏远,直听得和敬端着药碗刚伸出的手猛地一僵,眉目之间亦是充满了落寞,然而富察明玉却是并未就此作罢,反而更为不屑的冷哼出声——

“你先前不是口口声声的说没有我这样的额娘,对本宫失望至极么?眼下里这上赶着凑过来又是为了什么?想看本宫被你气死了没有?”

“皇额娘,女儿,女儿错了,女儿知道错了,先前是受了那硕王福晋的挑唆一时冲动才会……”

“一时冲动?”

富察明玉抱着永琮轻柔的拍着,一副再好没有的额娘的模样儿,而看着和敬却是横眉冷对,一副看仇人也不过如此的模样儿——

“本宫瞧着你倒不像是一时冲动,倒像是憋了好久的怨气终于找到了个出口可以发作了,你也是个有本事的,在宫里得不到两宫皇太后的喜欢,在外也得不到婆家的看重,两头落不着好对本宫却是威风的很,活该你一辈子晦气!”

“皇额娘,您……”

“怎么?还不服气?!”

富察明玉是一个额娘,却更是一个皇后,从小的教养便让她懂得没有权势没有家族在哪儿都站不稳脚跟,而她的前半生算是一路顺畅,嫁给了内定的太子弘历为嫡福晋,一步步的扫平了后院势力,生下了嫡子,然而近几年却不知道是老天爷看不过眼她的顺遂还是她命就如此,竟是越来越走下坡路,一次又一次的给了她迎头痛击,后宫大权旁落倒罢了,于子嗣方面居然也是落得个嫡长子夭折,嫡次子被生生克死,好不容易日盼夜盼再有了身孕且还真的生下了个阿哥,竟又是个体弱的等同于一开始便被剥夺了皇位继承的局面,富察明玉不甘心,她怨天怨地怨那拉太后怨钮祜禄氏怨弘历怨景娴,而想到自己眼下里的情形,就更怨导致了这一切悲剧的和敬,说起话自是刻薄至极——

“原本你生下来的时候龙死凤生大凶之兆也就罢了,想着你毕竟是本宫的女儿,是本宫身上掉下来的肉,我也就只能捏着鼻子的认了,可是你克死了一个不够,竟又克上了永琮,连带着克上了本宫,哈,你兄弟体弱只要不是满宫的皇子死光了就轮不到他出头,本宫也身子受了大创再也没有生育的机会,满意了?你可算满意了?本宫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怎么会生下你这么个天生命硬的贱种?!”

“皇额娘!”

“你给我滚,有多远就给本宫滚多远,本宫再也不想见到你,多看你一眼本宫都恨不得能亲手杀了你,你过得好与不好关本宫何事?过得好那算你有本事,过得不好那是你的命,难不成你还想拉着本宫和永琮给你陪葬不成?!”

“……您,您不要我了?”

和敬知道自己理亏,知道自己不该一时冲动将话说得那样决绝,惹得自家额娘急怒攻心从而小产,也知道自己必然会惹来富察明玉的不待见,日后少不了对自己更为冷漠,可是她一千个一万个没有料到对方竟是对自己恨成了这样,丝毫不顾念半分母女之情的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

“要你?呵,本宫哪里要得起?本宫是个福薄命薄的,要了你岂不是生生的折自己的寿?”

“好,女儿自知罪孽深重,不敢求您其他,更不敢求您宽恕,可眼下里却只想问您一句,若是二哥,若当时顶撞您的人是二哥,您会如何呢?”

“永琏?永琏怎么可能像你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一般顶撞本宫?永琏乖巧听话懂事,性子更是早慧,若是他还在,本宫就算是不要肚子里这个孩子又如何?他是真真正正名正言顺的嫡长子,谁能比得过他,谁又能与他相比?”

“女儿是说如果,如果真的如此呢?”

“呵,别说一个孩子,就是拼得本宫这条性命能够换永琏还活着又有何妨?你能够为富察家做什么?原以为好歹是个固伦公主,嫁不了个蒙古亲王也总是个王子,总归能够起点作用,可你呢?嫁在了京城,嫁给了本家人还一点破事都理不好巴巴跑进宫来诉苦,你说你能有什么用处?可永琏就不同了,甭管他娶什么福晋,只要是能跟他配上的,便总归少不了是个重臣之女,能够带来天大的助力,而只要他们立在那儿,再给皇上生下个嫡孙,富察家就立于不败之地了,你想跟永琏比?你拿什么比?”

“……呵,如此说来,若是女儿现下里还未出嫁,若是女儿现在还有点子作用,您便不会对我如此绝情是不是?”

“可是你有么?你凭哪一点让本宫对你不绝情?即便你剩下个儿子,那也是姓富察,富察家何须用得着你去拉拢?你说你于本宫又还能有什么作用?”

“所以,说白了,您之所以对女儿这般绝情,甚至不愿意再认女儿,便是因为女儿再不能为您带来什么是吗?”

人心都是肉长的,对于富察明玉的事儿,和敬愧和敬疚和敬悔,可是这并不代表她内心就再也不会有一点酸楚,听着富察明玉这句句不带一点母女情分,声声只讲权势只讲利用的话,手中的药凉了,她的心也凉了——

“既然如此,您又为何要将富察皓祯给拉出来呢?您难道不知道宁寿宫不喜欢富察家,不知道慈宁宫是个跟着宁寿宫走的,不知道翊坤宫亦是跟长春宫分打着擂台么?您说她们谁会心甘情愿将孩子扔给富察家做人质而腹背受敌呢?您难道就从来没有周详过计划过么?还是说您即便不顾女儿的前程或是利用价值也要去搏那个万分之一的可能呢?”

“孽子,你说什么?”

“您既然有心要让我远抚蒙古,为什么不安顿好我这头之后再去算计富察皓祯呢?这是您觉着女儿嫁进了硕王府也没什么还是您原本就太过自信却反被聪明误了呢?”

“啪!”

和敬心凉得彻底,便干脆将心底藏了许久和近日以来所听到的话给一并说了出来,富察明玉气得发抖,抬手便刮了她一巴掌,直将她脸上刮出五道鲜红的指印,然而,哀莫大于心死的和敬却并未如此住口,反而捂着脸颊轻笑出了声——

“其实您和我一样,都是可怜人,都是这宫中的可怜人,您被皇阿玛被皇玛嬷被妃母们算计来算计去,而我也被自己的亲生额娘当做筹码一般的利用来利用去,只是您比我好的是还有七弟,未来还有一点盼望,而我的人生刚开始却大概能看得到终点了,您不愿意见到我,我也不愿意再在您面前徒增伤心,如此,那您便好好保重吧,女儿告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