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74 众人齐心来算计

174众人齐心来算计

白吟霜前进无门后退又不甘,得了香绮指点的‘明路’,不由得打定了主意说做就做了起来——

身为一个卖唱女子,这迎合奉承讨人喜欢都是最最基本的功夫,在这一行混得风生水起借着最大酒楼当跳板一跳跳进亲王府的白吟霜无疑称得上是众歌女眼中的楷模,小产不能落地便窝在**绣花逢香囊,下了地便打着回报的名头到了雪如身边伺候,一边借着雪如的势在王府中扎稳脚跟一边暗中打听着岳礼的喜好和习惯,而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雪如身为岳礼的嫡妻,岳礼每日少说都得往这边来上一趟,见得多了,又将白吟霜的各种刻意为之的行举看在了眼里,不由得去了点先前的成见,多了几分亲近。

“今个儿的茶不错,又是吟霜泡的?”

“可不是?我一早就说这丫头贴心你还不相信,知道你平日里都是这个时辰过来便早早的将茶备下了,说是怕你喝着烫嘴。”

白吟霜虽然所行所举皆带着些颇为讨好甚至刻意的模样儿,但是这其一是打着回报他们二人隆恩的名头,其二雪如又有着先入为主的惯性,想着自家亲生女儿在有生之年无法与他亲生阿玛相认,但能多亲近些,不是父女却实则父女也算是种宽慰,便非但没生出什么别样的心思,还乐见其成的逮着机会就献宝——

“这下你可得认了我这话儿了吧?”

“是是是,倒确实是个好丫头,不过贴心归贴心,到底不是一般的下人,你也别使唤得太过了,省得皓祯那小子看着心疼又来吵吵嚷嚷得没个完。”

“你以为就你知道心疼人呀?”

看着近日而来,自家王爷对吟霜的态度越来越温和,越来越亲近,瞧着如今他们三人相处的画面,雪如恍惚之间只觉得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也不过如此,心里头不由得像喝了蜜一样的甜——

“我可是当吟霜像是亲生闺女一般的疼,委屈了谁也不会委屈了她的,吟霜,你说额娘说得对不对?”

“福晋……”

“大少爷,您这是?”

屋里头的人各怀心思,明面上却到底是一室温馨,然而这温馨的时光却没能持续多久,就被突然从门外冲进来的皓祯给打破了,雪如心里头遗憾,可看着对方那副气鼓鼓的模样儿却还是忍不住有些着急上火——

“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受了什么气,怎的脸色这般不好?”

“哼,别提了,吏部那帮子老家伙就像是一天不找我麻烦就浑身不痛快似的,左右一点文书旧例反反复复弄了大半天,这也不对那也不对,问到底哪里不对也不说句准话儿,竟知道打官腔,真真是没一个好东西!”

“住口,怎么说话的!”

皓祯自打去了吏部任职之后,这张口抱怨闭口委屈的模样儿便可谓是每日都要来上一轮,头几回岳礼还耐着性子抽丝剥茧的与他好好分析,可时间长了却也被弄烦了——

“你以为六部是那么容易进的?那个在里头混出个一官半职的心里头没点子算计?以前皇后娘娘得势的时候兴许还会给咱们一点面子,可是自从中宫倒了,连带着富察家也去了大半力之后,谁还会巴巴去顺着你来?本王在公主跟前卑躬屈膝的做小伏低,又上上下下打点了那么久,你就不能给争点气?”

“王爷,皓祯毕竟还小……”

“小什么小,都成家立业的人了,想当年本王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全然不是这幅德行,除了回家哭诉还有什么别的本事?”

“阿玛,您,您怎么能这么说我?您不知道吏部那些人有多可恶,他们摆明了就是在针对我,想方设法的折磨我,我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

“那你想怎么样?这吏部身为六部之首,多少人想尽了办法想往里头挤都挤不进去,你倒好,身在福中不知福,本王的面子都给你丢尽了!”

“面子面子,您就知道面子,除了面子之外你还知道什么别的?我是你儿子,亲生儿子,又不是你捡来的,为什么你一定要为了那些虚的东西来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

“孽子,你反了不成?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咱们家的境况,虽然没有富察家本家那么尴尬,却到底是姓富察的,皇上心里头少不得有些不舒坦,你现下弃了这等差事,你以为还能换来什么更好的?!”

“皇上那么英明绝对不可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再者我又不是没有能力,只是被那帮子老家伙有心欺压才没能翻身,哼,说到底都是公主不对,心心念念的想把我塞到吏部去,也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说不定她就是想要借此来报复我呢!”

“够了!我告诉你你别给本王再生事端,中宫虽然倒了富察家也没有以前风光了,可公主毕竟是公主,是皇上嫡嫡亲的女儿,你以后要成大事可还少不了要她帮衬,你可不要一时冲动干出什么糊涂事因小误大!”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吏部待稳了,好不容易给你谋了个有点实权的差事还挑三拣四的,不为别的,就说你那世子的头衔还想要不想要了?”

“我……我知道了。”

蛇有七寸,人有软肋,自打去了世子头衔之后,皓祯便没少被多隆为首的人当面指着脊梁骨戳,口口声声说他尽是个吃软饭的,没得公主便什么都不是,如此,他比谁都渴望权力,比谁都渴望那个能名正言顺抬起头的世子头衔,听闻此言,即便心里头再压着火却也只能咬着牙吞了,但到底是憋了起,应了一句连告退的话都没有说便直接拂手而去,看得岳礼皱了皱眉,雪如叹了口气,而得了后者示意的白吟霜虽然心下不屑,却也只有尾随上去的份。

“皓祯……”

“你不好好侍奉额娘跟着我做什么?”

皓祯心里头窝着火,说起话来也没得好气,直听得原本就有所计较的白吟霜越发不满,只是面上却是半分不显——

“我,我担心你啊,你这样生气若是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办?”

“哼,气坏了气死了最好,这样也如了那些人的愿,也省得我成天见的受他们的脸色受他们的气!”

“皓祯,你,你怎么这样说呢?你一直都是那样的自信,那样的厉害,在我眼里你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怎么会,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什么自信,什么厉害,再自信再厉害有什么用?那帮子老家伙心有偏偏,事事与我为难,阿玛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样的日子都快把我给逼疯了!”

“我,我不懂这些,可是却觉得王爷说得没错,你就算是不为了别的,也要为了自己的将来着想不是?况且,况且还有公主帮你上下……”

“行了,原来你也这么想,算了算了,话不投机半句多!”

皓祯原本也不是刻意对白吟霜这样冷淡,只是一直养在温室之中陡然见到官场的黑暗有些无所适从,打击到了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自信,他在外不能发泄,对岳礼雪如也不能发泄,便只能逮着白吟霜来泄火了,然而他却不知道在他转身的瞬间,对方眼中原有的最后一丝温情也跟着彻底的灰飞烟灭了。

白吟霜虽然已经自发自觉的讨好起了岳礼,可是想着自己毕竟已经是皓祯的人了,便也没往深处想,只打算如同香绮字面上的意思一般让对方对自己满意,从而让自己得到多方庇护的在硕王府站稳脚跟,只是这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随着跟岳礼的接触多了起来,随着对皓祯的不满越发重了起来,竟是只让她觉得前者比后者优秀且靠谱了不知道多少倍……岳礼虽说长了一辈,却也不过是四十出头的年纪,多年锦衣玉食的生活让他看不出一点老态反而只有成熟稳重,再加上与皓祯那形成鲜明对比的处事的大气之风,以及性子上的温厚体贴,白吟霜心中的天秤在不知不觉之间便已然有所倾斜。

她这一辈子所见过最有权势的女人是和敬,其次是雪如,而见过最有权势的男人则是岳礼,其次是皓祯,而皓祯无疑是这其中最弱的,不光受公主的辖制还受后两者的管制,但岳礼就不同了,皓祯怕着他,雪如敬着他,就是公主也要让上他几分,这般之下,如果,如果她的依仗不是皓祯而是岳礼,那么岂不是在硕王府之中的地位更为稳固,未来的日子更为无忧?

白吟霜被自己突然冒上心头呼之欲出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但是不得不说身为歌女多年以来讨生活的日子让她磨练出了‘坚强’的心智,深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道理,想到自己的将来,想到未来的种种,权衡利弊之下,白吟霜不由得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坚定,朝与皓祯离去相反的方向而去——

“干爹,您高,实在是高,这才几天的功夫,那丫头果不其然就上钩了!”

硕王府里因为白吟霜下定的决心即将拉开大戏的序幕,而身为幕后推手的弘昼和多隆自然也没闲着,还是同一家茶馆同一个位子,正百无聊赖扫视着楼下街道想找点乐子的弘昼,因着刚跑上来落座的多隆迫不及待所抛下来的话终于来了点神——

“哦?”

“那丫头到底是个卖唱出身的,心里头算计多揣摩人也是把好手,前脚刚得了香绮的话,后脚便忙活了起来,直接去了那硕王福晋身边侍奉,入了硕王的眼,这会儿怕是已经开始算计要怎么将那岳礼勾到手了。”

“哦?这么快?”

弘昼虽然一步步的将算盘珠子拨得哗哗响,可到底是人算敢不上天算,刚挑拨了和敬和硕王府的关系,让后者在宫中留下了个极为不好的印象,还没来得及再往上头添把柴加把火的让矛盾升级,彻底勾动硕王府和富察家一门的对立,宫中便出了大乱子,身为富察家最大依仗,正位中宫了十年的富察明玉居然倒台了,弘昼喜见乐闻,但因着那拉太后的警告,却也不欲再多对富察家本家下手,省得把人逼得没有一点退路而反咬上了他把自己给搭了进去,如此,便不由得生生的改变了策略,专注起了硕王府之中的内斗,抱着看别人的乐子不如看富察家乐子的心思,想要坐山观虎斗的看一场精彩大戏——

“本王记得那富察皓祯可不是个大方的性子,难道就能由着那丫头在他眼皮子底下打起这样的主意,还是说他蠢得连这样明摆着的事儿都看不出来?”

“嗤,他现在在吏部天天被整得满头是包,哪还有功夫时时刻刻盯在女人身上?说起来还多亏了他被磨得没了脾气天天在硕王府里头闹腾,若不是他,那丫头怎么能这么快发现岳礼的好,从而下定决心呢?”

“说重点。”

“是是是,按香绮说的,那硕王福晋也不知道是真蠢还假蠢,看着那丫头天天在眼皮子底下献殷勤居然非但没得半分不悦,还一副欣慰有加的模样儿,说真的,要不是香绮说得一板一眼的,其他安插在硕王府里头的人也这般说得似模似样,我还以为香绮那丫头被拉拢过去了呢,您说,这硕王福晋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嗤,爷管得着她是什么意思?”

弘昼闻言白了多隆一眼,手中的折扇也习惯性使然的直接往对方脑袋瓜子上一敲——

“爷只关心那岳礼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蠢归蠢,拎不清归拎不清,却总归是个王爷,该见的女人理应是不少见的,那丫头若是道行不够事儿没成不算还被轰了出去那可就白瞎了。”

“您这就高估了他不是?他要是有这般眼力见儿怎么可能时至今日手里头还握不住半点实权,反而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那个耗子身上?而您也别太低估了那姓白的丫头,甭管怎么说也是卖唱出身的,别的指不上,这拿捏男人的谋生本事还能差?”

多隆笑得幸灾乐祸,同时却也不忘压低了点声音。

“而就是退一万步来说,就是他们俩再不济,那也有儿子在后面推波助澜不是?先头跟香绮接头的时候我就给了她点好东西,让她见机行事,这丫头是个机灵的,怕是用不上几日硕王府就要闹出大乐子了!”

“哦?你小子倒是终于聪明一回了?”

两个大老爷们儿,又同时是一肚子的坏水,这话不用点名便已足够明白意思,弘昼拿折扇轻敲着掌心,眼里飞快的划过一丝精光——

“我听说和敬这些日子在忙着查那姓白的丫头的家底,也不知道查出多少了,这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让底下人也给她的人通个气漏点风。”

“干爹,您这是?”

“且不说这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就单说爷即便再不待见富察家,那和敬也是爷正儿八经的亲生侄女儿,战线不统一利益不一致的时候那是没办法,可眼下里能关照当然要关照点不是?”

弘昼笑得一脸无赖,话却说得一针见血。

“和敬可不是个软性子,单看她一步步将那硕王府的人算计得仔细就知道她是下了狠心,合着咱们也不能出面,倒不如把机会给用得着的人,到时候往好的说,那硕王府少不了得一门倒大霉,其次了说,那不死也得脱层皮,必要的时候,让你家那个香绮丫头帮帮手,然后等着瞧大戏,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