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79 顺天府三堂会审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179顺天府三堂会审

白吟霜心中发狠揣着证据一路走得飞快,而硕王府位于内城之中,与辖管京城治安诉讼的顺天府衙门不过就隔着两条街,如此,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只见白吟霜已经来到了衙门跟前,在衙役面面相觑之下直接抽出了鼓棒击起了登堂鼓——

“堂下何人,为何击鼓鸣冤?若你所呈无特大冤屈,可知得受二十杖杀威棒?”

清初的许多礼法规制多是由大明例演变而来,再由议政处及六部衙门商议之后略做增减,便成了如今的大清律,而律法之中对于诉讼流程也有明确规定,按照常理来说,应是先由诉讼人呈上诉状经衙门长官过目,确定有冤可诉有例可判才再开堂审理,然而千百年来官场黑暗,官官相护之事屡出不穷,此外便又有了个例外,即击鼓鸣冤,登堂鼓置立于衙门大堂之前,示意公平公正公开,凡有击鼓者,无论所告何事无论所告何人,衙门都得必开官亦必审,但为防有刻意滋扰生事者,却也立下了以杀威棒以儆效尤的规定。

“是,民女知道,可是民女确实有天大的冤屈要诉,望大人开恩……”

“哦?”

白吟霜不是不怕,从小地方来到大京城,一路上她也不是没见过有人击鼓之后冤屈半字未诉便被杀威棒活活打死的例子,可是想到自己怀中铁证如山的证物,还有对事情来龙去脉的知根知底,极强的恨意驱使之下却是让她不但没有退缩,反而向前膝行了两步——

“民女白吟霜,原是龙源楼卖唱歌女,后因家父逝去而沦落得卖身葬父,从而入了硕王府,却不料意外得知了惊天的秘密!”

“白吟霜?龙源楼?”

当初皓祯跟多隆的事情闹得不小,九门提督衙门和顺天府都没少因着弘历的震怒而受排头,是以一听这名字便不由得回过了味——

“惊天秘密?难不成你要告的是硕王府?”

“大人明鉴,正是!”

白吟霜显然是有备而来,她知道她和硕王府一门的身份有着天壤之别,自己不过是一个卑贱的歌女,对方却是位高权重的王府,若是衙门有意弹压她不光是没法将那一门拉下门反而会白白丢掉一条命,是以,她便特特选了一日之中人最多的时候来击鼓,而再加上击鼓之后为保公正衙役不能驱赶百姓的规定,只要将事儿给捅了出来,到时候人言可畏,难不成上头还会为了保住一个硕王府而闹得民心大乱么?

如此,虽然因着府丞满是诧异不敢置信的口吻而心中突了一突,可听到背后百姓们顿时生出的哗然,白吟霜心中不由得又稳了下来,直接抛下一句——

“民女要状告硕王府十余年前偷龙转凤,以郊外王姓农户所生的婴孩替代王府血脉,欺君罔上混淆血脉的大罪!”

“什么,你说什么?”

天子脚下京城重地,其中最不缺的便是宗室王亲达官显贵,有廉洁自身满门规矩的,自然也有仗势欺人幺蛾子不断的,而百姓之中有见怪不怪嘀咕两句便揭过不提的,自然亦有满腔不忿拼得满头包也要让对方不好过的,如此,作为顺天府衙门的府丞,显然不可能是没见过世面的,只是他想过千万种可能,却惟独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大事……眼见着堂外百姓瞬间振奋起来,想到这事儿一旦闹大再往小了说也有碍皇家颜面,府丞不由得暗叫一声糟,额上也泌出了层层细汗。

“你不过是一个卖身葬父入府为奴为婢的侍女,你怎么会知道这样的秘密?你可有真凭实据?你可知道若是所告不实便是诬告朝廷命高,是死罪?”

“民女知道,民女既然敢来击鼓鸣冤,自然是有着真凭实据,她们当年通过何种方法偷龙转凤,为何偷龙转凤这些民女都是清清楚楚,而您问民女为何知道得这样详尽,那是我,我便是当年被硕王福晋为了一己私利而抛弃的女婴!”

“……什么?!”

白吟霜说得振振有词,难得可以看皇家笑话的百姓们也沸腾了,然而心中惊诧的府丞却是脸色顿时一白,他是平日里主管顺天府的大小事宜,可是他却并不是顺天府的最高长官,顺天府设立于京师重地,是全国大小衙门之首,府尹也是正三品大官全由刑部尚书兼任,眼见着事情闹到这份上,他也心知兜不住了,只能赶忙给一旁的通判使眼色,示意其去刑部衙门找大老爷……然而无独有偶,刑部主事那拉盛安虽是那拉家的人,一直就对富察家的人没什么好感,得了机会少不得想下死手的治理一番,可是这不是一般的民事纠纷更不是一般的刑事官司,事及王府血脉却因着硕王府乃异姓王不由宗人府管辖,只能直接上报到了主裁官员的大理寺衙门,而大理寺卿也不是傻的,知道此事牵连众多,必得与刑部都察院三堂会审,便再度上报,顺便将蒙在鼓里尚不知事的硕王府一家全部提溜了过来。

“吟霜,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雪如虽说身为郡王福晋,可是这般阵仗却是从没见过,眼见着上头三位主审一个脸色比一个难看,不远处的白吟霜也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本就心虚此时不由得更为慌张,张口竟是连话都说不顺溜——

“你不好好在府里头待着跑到这儿来做什么?心里头若是有委屈额娘难道还不能帮你做主么?”

“你做主?你能做什么主?”

事情闹到这个份上,白吟霜原意是不欲再搭理硕王府中的任何人,然而听着雪如这话却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除了叫我忍,除了让我看富察皓祯鸟占鹊巢过得风风光光,你还能做什么主?你能做主杀了他么?你能做主还给我格格的身份么?给两口饭给几根簪子便以为对我好,你莫不是被这几十年无忧无虑的日子过傻了罢?”

“你……”

“白吟霜你怎么这么恶毒,你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趁我不备爬上别人的床就算了,我没发作你竟是想杀了我?什么格格?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呵,那你又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农户的贱种罢了,若不是我有个狠心的额娘,你以为你凭什么站在这里对我大小声?”

“你,额娘,她这是什么意思?”

“我……”

“雪如,你是不是瞒了本王什么?吟霜这话怎么听起来这般古怪?”

“行了,你们叙旧叙完了没有?真当这是你们家硕王府呢?”

大理寺卿邓时敏属汉军旗,百姓之间八旗蛮横,官场之中汉人也比满人要低了一头,如此,眼见着这富察家的人跌在自己手里自然是没得半分情面可讲,一拍惊堂木的同时便直接吼出了声——

“硕郡王,硕王福晋,大额驸,你们如今都是被告之身,还这般端着王府的架子,是不将本官及两位大人放在眼里,还是不将大清律例放在眼里,不将皇上放在眼里?还不速速跪下?”

“你……”

“本官不与你们废话,也知道你们最是喜欢胡搅蛮缠,白吟霜,你将所诉之事句句属实告来,若真有冤屈本官及两位大人自会为你做主,但若是所告无状却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是,民女知道,谢大人容禀。”

如若说白吟霜先前还有一些畏惧,一些小民对权势本能的畏惧,那么在听完富察皓祯那狂妄至极的言辞,和事到临头雪如还想兜着掩着的模样儿之后,那便只剩下满心的恨意了——

“民女本是随着爹爹从小镇来京城唱曲谋生,过得虽然清贫却也算得上和乐,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爹爹在龙源楼出遭了意外受了重伤,而在临终之前竟是与我说,原来我并不是他们的亲生骨肉,而是当年在杏花溪边捡来的弃婴,只是看着我可怜才将我当亲生孩子一般的养大,留下了个襁褓和指明了我肩头的梅花烙印是生就带来便撒手人寰了,民女孤苦无依生无长计只得卖身葬父,后头阴错阳差的进了这硕王府……”

雪如脸色苍白,皓祯满眼不解,岳礼神色诡异,白吟霜却是越说越顺溜。

“原本以我一介歌女之身能入侍硕王府,能得硕王府大少爷的青眼实属是三生有幸,毕竟能得一处避风遮雨,又得福晋贴心爱护,这些都是我从来盼都不敢盼望的事,只是到后来我才知道这爱护也不是没有原因,能进硕王府也是天理昭昭,老天爷有眼……”

“吟霜,你说什么呢?你……”

“放肆,公堂之上本官未问哪有你随便插嘴之理?!”

“我……”

雪如虽然蠢却到底不是没脑子,一看白吟霜这幅模样儿哪里还能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不由得被邓时敏吼得顿时身形一软,然而眼见着对方如此,白吟霜唇角却是闪过一丝快意的笑意,目光一转的直愣愣的看着对方,张口便抛出一句——

“怎么,你怕了?你还知道怕?你当年偷龙转凤为了一己私利抛弃亲生女儿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怕?为了那什么劳什子将来方便相认的借口往我肩头烙下梅花印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怕?明明看到自己的亲生女儿近在眼前却眼睁睁看着她在个假货跟前委曲求全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怕?由着我一步步走入地狱闹出父女乱/伦这等天理不容之事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怕?”

白吟霜豁出去了,压根看不见雪如顿时紧缩的瞳孔,看不见皓祯不可置信的神情,看不见岳礼如遭雷击的震惊,满心满眼之间只有嘲讽只有痛苦只有愤恨——

“你将我害得这样惨,不曾享受过一日本该拥有的格格的尊荣,看尽了人间冷暖,受尽了旁人的白眼,为了生计为了生存我卖曲卖笑卖自尊,我是贫贱人间的女儿,我忍了我受了我认了,为了能过安生的日子为了不再随意被旁人欺辱,我想方设法的讨好你们,逆来顺受的伺候你们,甚至不要脸面不要自我的出卖肉体来奉承你们,我是贱我是不要脸,可我这样是为了活下去,你这样眼睁睁看着是为了什么?你以为这所有所有的痛苦仅仅是你一句逼不得已就能够一笔勾销的?有什么逼不得已硬要你拼得自己亲身的骨肉都不要?难道我是女儿,你前面生的三个就不是女儿么?为什么你独独将我送出去而不将她们丢弃?”

“我……”

“我所承受了你们想都不敢想,想也想不到的痛苦,而他!”

白吟霜手一抬,直接指着同样满脸苍白的富察皓祯——

“而他这个出身农户本该承受我这一切的人却在王府之中享受着锦衣玉食,过得无忧无虑,那样的高高在上那样的不可一世,你就没有心么?你就不怕报应么?!”

“吟霜,我……”

“额娘,你告诉我她说的不是真的对不对,我明明是你的亲生儿子,怎么会是什么农户的孩子呢?你告诉我是她疯了对不对?”

“雪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她,怎么她竟成了我们的女儿?不,这不可能,我与她,如果我跟她是亲生父女,你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还无动于衷,都是她内里藏奸想要陷害我们对不对?你,你说话啊!”

“呵,你们问她有什么用?她若还有一丝人性就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不过她不说没关系,你们不相信也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相信,让你们接受现实!”

看着这以往对着自己呼来喝去的硕王府一门此刻惊慌失措至此,白吟霜忍不住笑出了声,不顾雪如绝望哀求的神色,直接从怀中掏出了梅花簪子和白父临终前交予她的襁褓,将目光转向了堂上的邓时敏——

“大人,这梅花簪子是当年硕王爷送给福晋的定情之物,据说是特特画了图样找人来定制的,想来有不少人见过天底下也决计找不出第二只一模一样的,而我肩头这朵梅花烙印与这簪子完全吻合,您完全可以找人来验证,还有这襁褓,是当年她遗弃我之时留下来的物件儿,我爹爹看着精贵不像凡物便也好好的收着了,在硕王府这么久的日子,我也有听说这王府之中的东西都是有档案可查有例可循的,想来您也一定能顺藤摸瓜的查得出来,而这富察皓祯……”

白吟霜轻笑一声。

“便是郊外一户姓王的农户的小儿子,甭说十多年前就是现在,一百两银子也不算是笔小数目,更别说是对一家普通农户来说,想来查起来也不会费力到哪里去……”

“不,这不可能,白吟霜你好狠的心,你一早就谋划起来了对不对,就想置我于死地对不对?他们不会听你乱说,不会的!”

“你若是真的不相信,又何须惊慌至此呢?富察皓祯,你便认命吧,你夺走了我十余年的富贵,鸟占鹊巢的过了这么多年安生日子,你也该醒醒了!”

“你,不,我不信,你这个毒妇,我跟你拼了!”

“放肆,这是要反了天么?来人,还不快将他拉下去!”

“大人,你不要信她胡说,我是硕王府的大少爷,我是阿玛和额娘的嫡子,怎么可能突然变成什么农户的儿子呢?你不要听信一面之词啊!”

“混账,是非黑白本官自有决断,哪里轮得到你来多嘴?”

白吟霜看着一向风光的皓祯被衙役们一哄而上的按在堂下,神色之间满是疯狂和绝望,唇角的笑意不由得越深,张口便抛下了最让雪如崩溃的一句——

“大人,当年之事可非民女一口胡诌,硕王府的秦嬷嬷还有都统夫人都是亲自参与了的,您若是不信大可以让人传来当面对质,人证物俱在,望大人明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