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81 大牢中一家团聚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181大牢中一家团聚

“干爹,我听说邓时敏他们把事儿报上去之后主子爷震怒,差点将乾清宫都砸了,直闹得这两天宫里头人人自危,您就没听到点风声,说到底要怎么判?”

“嘿,你小子倒套起爷的话来了?”

“哪能啊,儿子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您跟前玩心眼呐,左右不过是看着您受了主子爷的器重,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知道个大概,心里头也好有个谱儿不是?”

弘历本就是个最好面子的,眼见着自己眼皮子底下闹出这等大事,且弄得满城风雨无人不在嚼舌根,自然是气得不轻,只是他虽然想将这满门一刀切了可万事却总得有律可循因法来判,再加上自家女儿是其中最大的受害人还有一堆的烂摊子要收拾,两两相加之下,便干脆一边勒令大理寺、刑部和都察院商议下审,一边让辅政大臣从旁协办,而事情闹到这份上,富察家自然甭想独善其身,允裪占着半个外婿的名头不愿多插手,允禄又兼管着户、工两部□乏术,鄂尔泰和张廷玉虽挑得动大梁毕竟不是爱新觉罗家的爷们儿,对于这王府之事少不了有些说不上话,一来二去之下,这协办之事便主要落在了弘昼头上——

“你有什么好没谱儿的?这事儿是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牵扯不少人,可跟你小子有什么关系?还是说你以为事情闹到这份上他们一门还有活路?”

“我倒是知道他们一门必然是得兜着走,只是那硕王福晋倒罢了,横竖跑不屌,可岳礼和那耗子不是不知内由么?上头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你小子脑子被浆糊给糊了?你还当真以为不知者便无罪?若是这事儿没闹成这幅收不了场的模样儿,皇上可能还会给他们一门留一点颜面,或是说如果皇上对富察家还有点情分的话,也会多多少少不看僧面看佛面,可是眼下里什么情形你看不出来?全北京城都知道了不说,皇上也对富察家除了厌恶和忌惮毫无一丝旁的情分,你说这凭哪一点网开一面?就是他肯,他肯拼着父女翻脸百姓说舌的留情,宁寿宫能同意?宗室王亲文武百官能同意?”

弘昼走在前边儿,头都懒得回的说得很是轻描淡写。

“爷跟你说这硕王府一门是死定了的,雪如和雪晴两个主谋定然是少不了绞刑,白吟霜虽事出有因,岳礼也不知内情,可毕竟败坏了皇家颜面,且二人之间又有那样的苟且之事,顶了天便是留个全尸,那还得是三部那帮子人没使坏,而富察皓祯……呵,他再无辜再是被人利用,光是凭着他对和敬那副态度,他就不可能落得了半点好,再加上白吟霜那个丫头,你说他能活着走出刑部大牢?”

“难不成已经……”

“要不是有乐子瞧,爷会巴巴的往刑部来走上一趟?你以为这大牢跟自家后花园一般想溜达就溜达呢?”

弘昼笑得无赖,多隆回过神来自然也是一脸幸灾乐祸,随着毕恭毕敬的狱卒头头的指引刚一踏进刑部大牢,还没来得及多问上几句,便只听到里头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又刺耳的咆哮声——

“白吟霜,你这个恶魔,都是你,你毁了我的一切,什么偷龙转凤鸟占鹊巢的鬼话,我一个字都不信,是你,是你存心不良污蔑我们,想害死我们的对不对?”

“你说话啊,之前在公堂之上振振有词生怕少说了一句,怎么眼下里就跟哑巴了一样?你不要得意得太早,皇上是那么的英明神武,他不会相信的,公主也不会对我坐视不理的,用不了多久,对,用不了多久我便会出去了,没有了硕王府大少爷的名分又怎么样,我还是额驸,我还是名正言顺的额驸爷,谁也别想将我拉下来!”

“皓祯……”

“阿玛,你放心,我已经不气你不怨你了,我知道你当初也是跟我一般被这个妖女给迷惑了,等到我出去了,只要我跟公主求上几句情,你一定也会没事的,到时候还怕扭转不了乾坤,重振硕王府的家业么?”

“我……”

岳礼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被关进这暗无天日的刑部大牢,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心疼肉疼了十几年的儿子原来压根不是自己的骨肉,看着面前一脸疯魔的皓祯,他心里有安慰,安慰这些年来到底是没白疼这小子,可另一方面,看着一脸嘲讽的白吟霜,他又觉得满心纠结无处可诉,只能沉默沉默再沉默,然而他没说话白吟霜却放佛是有所觉一般,终于抬起了头——

“怎么到眼下这个地步了,你还不肯接受现实么?”

白吟霜目光清冷的看着这个占据了她身份十几年的人,这个她原以为带给她新生却实际上是将她推入地狱的人,面上唇间只有着说不尽的嘲讽——

“你以为公主是傻子么?你以为她还对你留有情分么?别天真了,她一早就知道那晚闯入公主府的人是你,你会被毒打至那般模样儿也都是她授意,你那样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她颜面罔顾她的尊严,她早就恨毒了你,恨不得你赶紧去死,救你?凭什么?”

“你,不会的,公主是那样的善良聪慧,她一定知道我是被你迷惑了,她先前也说一定不会对我坐视不理,你少在这里信口开河,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话么?”

“真是个可怜人,死到临头居然还以为事有转机,你以为她为什么要到公堂上来走一遭?那是因为她名分上是你的妻子,你出了事她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都躲不过,她不愿被旁人说她冷血无情翻脸不认人,不然若是她真有心搭救你,公主府和硕王府不过是一墙之隔,她为何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一切都差不多尘埃落定的时候才来?现在戏都做完了,该搏的名声也搏到手了,她怎么可能还不新帐旧账跟你一笔算个仔细?”

“不,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公主不会不管我的……”

“认命吧,你夺走了我十多年安逸的生活尊贵的身份,最终你折在我手里,也只能说是天理昭昭,轮回报应,这,是你该得的。”

“不,不!为什么要报应在我身上?我明明是无辜的,我从没有想要占据谁的身份,是她……”

皓祯被白吟霜几句连消带打的话彻底泯灭了最后的一丝希望,说起话来不由得越发疯魔,抬手一指便直接指向一旁的雪如——

“事是她做下的,孽也是她做下的,你恨她便罢,报应她便罢,为什么要拖上我?为什么?!”

“啧啧啧,不愧是被她养了这么多年,翻起脸来狠起心来的模样儿还真是如出一辙……”

看到皓祯调转枪头将一切都推在雪如身上,白吟霜不但没有半分词穷,反而唇边的笑意更深,顺着对方的手指看去——

“瞧见了没有,这就是你不惜一切代价养了十几年的好儿子,看着可有安慰?”

“你……”

“享受了十几年富贵一朝烟消云散落为阶下囚这是他的报应,而你为了富贵权势狠心抛弃我眼下里一切成空这也是你的报应,好好的亲王福晋不做,好好的当家主母不当,非要闹成这番模样儿,你又怨得了谁呢?”

“不,我是逼不得已的,我也不想的……”

刑部大牢不是人待的地方,虽然审判未下暂时没有人对她们动刑,可每日的所见所闻却也足够让她吓破了胆,听着白吟霜挑到明的话,想到自己居然竹篮打水一场空不但没谋到权势连命都保不住,心性不由得也扭曲了起来,直接将脏水泼到了岳礼身上——

“是你,若不是你当年那般疼宠翩翩那个贱人,当着我的面说谁先生下儿子便立谁为世子,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

“你有没有想过,我堂堂一个亲王福晋,堂堂一个当家主母每日竟要受一个舞女的气,成夜成夜的睡不好是个什么滋味?你心里只有她,眼里只有她,若不是老天爷有眼让我也后脚赶着前脚的有了身孕,你可还记得你的正室嫡妻是谁么?我为你尽心尽力操持家业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甘心看着那贱人水涨船高半路上杀出来夺走我这么多年来的一切?她的儿子要叫我为额娘又怎么样?贱人生贱种,他跟他那个娘一条心,等有朝一日你死了,我的下半辈子去依仗谁?是你,都是你逼的!”

岳礼本已是心如死灰,嫡妻恶毒,儿非亲生,女又乱/伦,即便上头网开一面放了他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人,只是他没有料到临到了了竟是会这样倒打一耙,听着雪如这牵强至极的话不由得怒极反笑,然而还没等他气得反驳出声,却又只见对方突然又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雪晴——

“还有你,当年我本不同意用这样的法子,是你,是你说得言之凿凿,是你说得头头是道,若不然我怎么会这么做,怎么会闹到如此地步?”

“放屁,自己没有那份果断,成天见的犹犹豫豫,若不是我念及着姐妹之间的情分不忍你怀有身孕还日渐消瘦,怎么可能会出手帮你,眼下里你倒是瞥得干净,当初怎么又不见你说得这般义正言辞?”

雪晴可不比岳礼,一切没了希望觉得再吵再闹也没有半分用处便干脆懒得出声,想着自己本为都统夫人,丈夫是手握实权的都统,原本还有大把的富贵可享,有大把的权势可以挥霍,却因着一时‘好心’落得这般下场,且又是被对方出卖,心里头自然是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瞪圆了双目便直接反唇相讥了起来——

“自己心眼比针小,当初我就说了你直接下药弄死那个劳什子侧福晋,你还跟我说怕岳礼怪责,有什么好怪责的?这天底下弄死妾室的正房多了去了,你又有身孕,他难不成还能休了你废了你?实在不行,去母留子也行,你又说看那贱人就如同眼中钉肉中刺,不愿意帮他人养孩子省得养出个白眼狼,怪我给你出了馊主意?你怎么不说你本来就打的是这个主意,只是想让人附和你一句?当了婊/子就算了,现在还想立牌坊?”

“你……”

“当初我就跟你说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要想位子稳必得狠得下心,可你呢前脚应得好好的,后脚居然还留下这么个后患,如果你那会儿就将这丫头直接摁死在襁褓之中,怎么可能会有今日之祸?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你,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那,那是我的女儿啊,我十月怀胎的亲生女儿,我怎么做得到亲手杀了她?你若是当初想到了这一茬,你怎么不下手?”

“我呸,你要是真的心疼她会把她给扔出去?天寒地冻的又加上个劳什子烙印,你敢说你原本打的不是让她去死的主意?只是这丫头命硬没死成才有了你这么伪善的一番说辞,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

“不,不,根本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这样想过……”

“我管你有没有这样想过,你自己作孽把自己搭进去就算了,居然到头还要将我拉下来垫背,你说你存的到底是什么心?说话啊贱人!”

雪晴越说越气,口中也越发的没遮没拦,句句都往雪如的心坎上扎,雪如虽然语不敌人,心中却也窝着火,你怨我我恨你之下,二人竟是直接打了起来,一扫之前贵妇的模样儿,你扯头发我动嘴咬,直将这本就不大的牢房折腾得热闹极了,而看着眼前这一幕幕画面,看着一旁差不多已经被逼疯了不停撞着墙的皓祯,看着一脸失神满眼死灰的岳礼,白吟霜却是只觉得心满意足,喃喃抛下一句——

“善恶到头终有报,报应,这都是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