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88 来而不往非礼也

187来而不往非礼也

“参见母后皇太后娘娘,娘娘金安万福。”

“免了吧。”

对景娴而言,再度登上后位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即便有感于前世今生的种种却到底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但对于那拉太后来说,虽然一切也尽在掌握之中对于这些个心中很是有数,但眼见着如此却总归少不了落了颗心中大石,而正当她满心欢喜之时横生出这么档子事,不光是让景娴落了个没脸,亦是让她心里头膈应,她的脸‘色’自然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这么一大帮子人在殿里头吵吵嚷嚷的,崇庆如何能静心休养?”

“都是奴才等人不是,心里头着急一时之间便没能顾全到其他,望娘娘息怒恕罪。”

钮祜禄氏虽然是太后,可是比起那拉太后显然在宫中的地位矮了好大一等,即便众人两头都不敢得罪,却到底分得轻孰重孰轻,如此,眼见着上头没得好脸,众人自是连忙低着头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儿,众妃之首的金氏更是直接跪下来请罪,而那拉太后意不在此,扫了各人一眼也不搭话便直接转身进了内殿,徒留下一干人等在殿外面面相觑——

“崇庆你这是怎么了?哀家方才听御医说竟是积劳成疾,你一不管宫务二没得什么其他,什么事居然能让你把自己闹成这样?还是说你有什么烦心事?”

“这也没什么大事怎么劳动姐姐走上一遭了,给姐姐请安,恕我无状不能给您行礼……”

那拉太后这话说得很是不客气,说得好听点是指着钮祜禄氏没事给自己找事做自作自受,说得难听点是内里藏‘奸’居心不良,恨不得皇家颜面全被人踩在脚底下才安心,而钮祜禄氏也不蠢,一听到那拉太后驾到的传禀声就知道今个儿怕是要为难,眼见着好不容易压了景娴一头还没将事儿坐实就来了个扭转乾坤的主儿,心里头不由得很是憋气,面上虽强笑着一脸恭敬,话却说得满是机锋——

“我能有什么烦心事,后宫有您和皇后把握全局,我不过是个坐享儿孙福的闲人,左右不过是‘操’些空心,却不料事儿没办好却是身子骨不争气的闹腾了起来,扰‘乱’了皇后的立后大典,我这心里头真是,真是……”

“这话是怎么说的?自打先帝去了之后,咱们本就合该享福的命,不指着儿孙福难不成还要自己动手谋什么?”

弘历向来吃软不吃硬,这一点钮祜禄氏知道,景娴知道,那拉太后自然也知道,看着对方这幅打着感情牌想要以退为进的模样儿,面上不由得笑得别有深意,直接出言便打断了对方的话头——

“再者,这人事强不过天意,若是你身子骨真有个什么那也是老天爷不开眼,难道哀家还能因着天意怪你什么?都是有‘春’秋的人了,谁还没得个三病两痛,你自安心休养,太医院和底下的奴才还敢怠慢你?”

“您说得自是有理,只是……”

钮祜禄氏虽然脑子不好使,为着落对方的颜面全然顾不上大局次次都将事儿闹得很不好看很不好听,可是却没蠢到头,在后宫‘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该听出来的弦外之音自然听得明白,只是眼见着对方不管不顾便给自己扣上了一顶病了是天意不然便是人为的居心不良的帽子,心里头却是忍不住越发怒气高涨,情感胜过理智之下,竟是一把消了先前顺着梯子往下爬的心思,干脆破罐子破摔了起来——

“只是这外人到底比不得自家人亲,皇帝每天忙于朝政我也不好多做叨唠,便想着让皇后挪到慈宁宫来‘侍’一‘侍’疾全了她的孝心,可是想来也是我这老婆子没得这个福分……罢了罢了,还是听着您的吩咐在慈宁宫里头当闲人算了。”

“让皇后‘侍’疾?”

刚一进寝殿那拉太后便看到了坐在榻子上神‘色’有些尴尬的弘历,和跪在‘床’边的景娴,弘历她管不着毕竟他们亲生母子俩的事儿她没必要多去干预,可对于自家侄‘女’儿她却是心疼得紧,想着今个儿明明是景娴的好日子被落了面子不算还被提溜到寝殿里好一番折腾,这心里头的火气便也没比钮祜禄氏小到哪里去。

“呵,崇庆,你莫不是病糊涂了吧?”

“我……”

钮祜禄氏打的什么主意,那拉太后根本不用多猜便心中有数,无非是想借着这‘侍’疾的名头好好折腾折腾景娴,她一个病人,伺候好了是应分的没伺候得好却是会落下说不尽的话头,可谓是想要将面子里子都占个尽,如此,那拉太后自然不会让她如意,轻笑一声便直接回击道——

“你今个儿事出突然那是没得办法,最多让人叹一句天意如此,可接下来几天却是内外命‘妇’及前朝大臣入宫朝见请安的日子,小辈孝敬那是礼数,可祖宗规矩就不是礼数了?若是接二连三的闹得不平不顺,你让天下人怎么看皇家?刚刚祭完天地告了奉先殿,这又将祖宗颜面至于何地?”

“我……”

那拉太后一向碍着弘历没太过扫过钮祜禄氏的面子,即便心里头窝火即便话说得不好听却横竖会留上几分余地,如此,眼见着对方竟然陡然将话挑得这样明,还将列祖列宗给搬了出来,钮祜禄氏不由得有些始料未及,好半天才满脸尴尬的接过话头——

“这,这也是我想得不周到,只想着皇后一向得您的心,必然是个聪慧乖巧的孩子,可碍着先前诸多事儿又一直没得什么多做亲近的机会,便存了点‘私’心想要借此好好处上一处,却不料……”

“这人都在宫里头,又不是过了今个儿就没明个儿了,你还怕没得相处的机会?这搭上这皇家颜面扰得祖宗不宁的是要做什么?你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事儿想得不周到便算了,可你好歹是皇帝的亲生额娘,就不能多为皇帝多考虑一二?好不容易来了点喜事掩过先前的烂摊子,硬要‘弄’得里里外外都不好看才甘心?”

钮祜禄氏自觉自己个儿是弘历的亲生额娘,仗着血浓于水母子连心便许多事都有些任意妄为,可是那拉太后却不然,其一她是经过了先帝和孝恭仁皇后那茬儿,知道就是再亲生的母子没得平日里的维系都会因为彼此的利益闹出大不痛快,甚至撕破脸皮,其二是弘历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她一早就明白自己的定位,甭管给不给对方做主的机会,面上都会顾忌上一二说上个一二,两两相加之下自是将话说得又占理又含情,直让弘历又恭敬又感慨——

“儿子多谢母后皇额娘体恤。”

“什么体恤不体恤,都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

那拉太后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看着钮祜禄氏憋得一脸扭曲又不敢说话的样子,便也没咄咄‘逼’人,见好就收的转了话头——

“不过你说得也不算全错,身为皇太后正在病中想要几个得意人‘侍’奉在身边也不算什么出格的事儿,眼下里皇后不妥旁人却多得是,晴儿一直养在你膝下,可谓是这宫里头除了皇帝以外与你最亲近的人,这般如何?”

“这……”

自打硕王府的事儿之后,裕王福晋便算是彻底进了乌拉那拉家的阵营,眼见着和敬嫁过去没多久没传来了喜讯,再加上自家闺‘女’儿年纪也不算小了,便明里暗里的提过好多次,这事儿那拉太后心中有数,景娴心中有数,弘历心里头也有数,而钮祜禄氏虽不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心中却还是想着要拉拢上裕王府,这般之下,若是让晴儿‘侍’疾,按着她眼下的情形,好快了等于打了自己人程御医的脸,好慢了等于给裕王府没脸,如此,便只见她脸‘露’尴尬的推脱道——

“先前程御医说我这身子骨要慢慢调养,就是快的话怕是也要好几个月,晴儿已经是大姑娘了,选婿的事儿迫在眉睫,我怎么好在这个时候拖累她?万一过了病气耽误了大事岂不是不美?”

合着你觉得让景娴‘侍’疾过了病气就满意了?

看着弘历和景娴顿时变得讳莫如深的脸‘色’,那拉太后在心中嗤笑一声,面上却是半点不显,反倒是笑意更浓——

“说你是个不周全的倒是错怪你了。”

“我……”

“既然你为晴丫头想得这样仔细,哀家也不好拂了你的一片慈意,只是却总归不能没得个人在‘床’前‘侍’奉,不然为了祖宗规矩为了大局独独差了你这头岂不也是不美?”

跟那拉太后相处了这么多年,虽然‘摸’不清对方的深浅心思,脾气上头却总归有点了解,眼见着对方目光清冷‘唇’边带着别有深意的笑意,钮祜禄氏心中不由得猛的突了一突,然而还没等她满是忐忑的接过话头,却是只听到那拉太后自顾自的抛下一句,直惊得她浑身大震。

“我见着嘉妃和令嫔近日往你这儿走动得‘挺’多,想来也是合你心意的人,便由她们来‘侍’疾吧?当然,虽然这小辈‘侍’疾本是孝道,可哀家却也不会让她们白白劳累一场,若是谁伺候得谁更尽心,哀家便做主升了谁的位分以作褒奖如何?”

无视钮祜禄氏陡然大变的神‘色’,那拉太后眼底里飞快的闪过一抹‘精’光,用仅有自己和对方听得到的音量淡淡扔下一句——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便好好受着这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己人折腾自己人的‘精’彩戏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