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199 永璂永琪首交锋

199永璂永琪首交锋

“来小十二,跟着朕念,皇阿玛——”

“王阿阿……”

“不是王阿阿是皇阿玛……”

“皇玛玛……”

“是皇阿玛……”

抓周礼上永璂很是争气,当着中宗室王亲和各宫嫔妃的面让弘历大大的长了脸,直喜得他越发的爱往坤宁宫跑,而知道了自家儿子已经能断断续续的说上几个字,甚至坑坑巴巴的大致能说出额娘两个字之后,便更是猫在坤宁宫不肯走了,一副誓要教儿子会叫皇阿玛方才肯罢休的模样儿,直看得景娴又无语又无奈——

“皇上,孩子还小,您这样着急做什么?”

“朕不着急,只是奇怪这孩子怎么只会叫额娘就不会叫阿玛呢?”

“您这话说得,难道还是我故意教的不成?”

弘历不来,这坤宁宫便是母子二人的天下,要怎么亲昵便怎么亲昵,要怎么温情便怎么温情,可这厮一来却是抢着儿子就不松手了,如此之下,景娴自然是不待见得很,听着这话更是几不可见的直接翻了个白眼——

“我问过御医了,说是孩子还小声带尚未发育好,就是这额娘二字也是含含糊糊的,哪有什么只会叫额娘不会叫阿玛的事儿?”

“小十二这样早慧,怎么可能跟一般的婴孩一样?永璂,跟着阿玛说,皇阿玛……”

“玛玛!”

“皇阿玛!”

“啊啊!”

说起来也怪,只要在场有外人,那永璂对弘历便都是怎么巴着怎么来,一副给面子给个足的机灵模样儿,可一旦没了外人,却就自顾自的耍起了横,虽然面上还是一副乖乖巧巧对方怎么说怎么做的样子,但实际上却是不配合的很,如此,深知自家儿子习性的景娴,看着弘历那一脸的无奈又疼爱,不由得一个没忍住的直接笑出了声,然而还没等她想着怎么将永璂拯救出水火之中说上什么,容嬷嬷却是一脸微妙的走了进来——

“主子爷,主子,五阿哥来了。”

“哦?”

永琪出生于乾隆六年,到眼下里已有十一岁,愉妃长得不算差,弘历亦是看得过眼,孩子自然就不会难看到哪里去,再加上多年锦衣玉食的养着,且向来得弘历宠爱,底下人无不是疼着宠着抬着,举手投足之间便自有一番气质——

“儿子给皇阿玛请安,给皇额娘请安。”

“起来吧,你怎么这会儿过来了?”

“回皇阿玛的话,儿子几日未见皇阿玛心里头挂念得紧,可又怕去乾清宫会叨唠了您与诸位大臣商议国事,便自作主张了来了坤宁宫,一方面是想给您和皇额娘请安,顺道看看十二弟,一方面还有着功课还要请皇阿玛指点,没有阻到您和皇额娘吧?”

“有什么阻不阻的,横竖都是自家人,眼下里日头又还早,有什么便尽管的问就是。”

弘历心里头虽然最喜欢永璂,可对宠了这么多年的永琪也不会冷落到哪里去,再加上景娴想着毕竟有着抱孙不抱子的规矩,关着门倒罢了,落了旁人的眼却总归不算是个什么说起来好听的事儿,便赶在永琪进门之前将永璂接了过去,怀里头空落落的自家小儿子又不买账,心里头正无奈着来了这么个满脸孺慕的大儿子,弘历心里不由得顿时平衡了起来,说起话来也是亲热得很,而眼见着这般情形作为嫡母的景娴自然也不能不出一言,即便被对方那套明是关怀实是指着她独霸弘历的说辞闹得有点膈应,可面上却还是端着一副温和的笑意接过了话头——

“正是这么个理儿,都是自家人说什么两家话,你有这个心皇额娘便很是高兴,怎会有什么旁的妨碍?横竖平日里你功课繁忙也难得过来一趟,等会儿便留下来用膳吧。”

“儿子谢皇额娘厚爱,坤宁宫的一应吃食也一向是精细的,只是过来之前额娘嘱咐了今个儿亲自下厨炖了好汤让儿子一定要多喝一些,儿子一早就已应下便也只能辜负皇额娘的一番盛情了,望皇额娘见谅。”

魏碧涵一向是个嘴上功夫了得的,有其母必有其子之下,永琪的嘴皮子功夫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一番话说得可谓是又得体又大方,可还没等景娴接过话头,却是只见他突然调转了目光直接抛下一句——

“皇阿玛,额娘的手艺一向不错,您也喜欢的紧,可要也去试上一试?”

“罢了,眼下里日头热喝汤发着汗不舒坦,朕便还是在坤宁宫里头用些家常小菜吧,再者永璂刚刚学会吃米糊糊,据说吃饭的时候有些闹腾,朕在他也能用得多些。”

景娴原本也只是上嘴唇碰下嘴唇的随便客套一二,顶天就是多个人添副碗筷的事儿,并未多往心里头去,可是眼见着对方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就翘起了墙角,就是再不待见弘历心里头也总归有些膈应,然而不知道是弘历脑子拎不清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还是魏碧涵这一招使惯了让弘历也习惯了,居然没当回事的随便揭了过去,如此之下,景娴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可是从没被自家皇阿玛回绝过的永琪却是不乐意了起来——

“是吗?这样倒也好,儿子听说十二弟从出生到现在吃东西便有些闹腾,也不知道小孩子都是这样还是被宠出来的毛病,总归有皇阿玛在这儿镇着总归是好一些的。”

“这有什么?小孩子不都是这样?你小的时候比小十二可是闹腾多了,隔三差五的便将整个儿太医院闹得不太平,等大了自然就好了。”

“……皇阿玛说得是,即便十二弟到时候闹腾,儿子作为兄长也会多提点管教的。”

“嗯,你不是有功课要问吗?拿出来朕瞧瞧。”

“是,今个儿纪师傅让咱们作一篇文章,儿子苦思了良久方才下笔,看来看去总是有些不满意,皇阿玛过过眼瞧瞧如何?”

“嗯,朕……哟,永璂也想看呢?”

听着永琪这意有所指的话,当儿子是心尖子肉的景娴自是心里眼里都窝火得很,可是作为长辈又不是亲母她却是没得发作的由头,更是不会中对方的计去发作落下个不慈的名头儿,然而她想要顾全大局的吞下这一口气,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永璂却是不干了,一边啊啊啊的一边朝弘历那儿可劲的扑腾,而难得见到自家小儿子这样主动的亲近自己,弘历自然没有不受用之理,连忙抬手给抱进了怀里,且还顺着对方的视线在永琪的文章上指指点点了开来——

“还没学会说话就想认字了?”

“啊啊!”

“好好好,阿玛读你跟着学?这个字读孟,这个字读子,孟子……”

“萌,子,门几!”

“不是门几是孟子,听着阿玛读,孟子!”

“奥子!”

“皇阿玛,您……”

“皇上您也是,这话还没说溜的孩子哪会认什么字儿?就是眼下里记得了过会儿也扔到脑后去了不是?”

永琪虽说得谦虚,可实际上这却是他最为得意的一篇文章,今个儿便是得了纪师傅的好一顿夸,这才敢拿来弘历跟前显摆,想要听上一通夸赞去一去这永璂近日里的风头,然而他没料到向来在自家皇阿玛跟前无往不利的自己竟是会被一个奶娃娃给压过去,看着对方压根就没将自己的文章放在眼里一个劲的只顾着教说读字,心里头不由得憋火得快要炸毛了,可还没等他开口,却是被深知自家儿子这是在给自己出气的景娴一把抢过了话头——

“再者,这文章是老五的一番心血,您怎么能这样辜负呢?”

“这话怎么说得?他一个当哥哥的难不成还要跟弟弟计较?难得小十二这样好学,便让他拿着认会字儿又有什么妨碍?左右他也觉得这文章写得不甚满意,既然如此,便干脆重新写过就是。”

“啊啊!”

“小十二乖小十二乖,朕不是说你,不着急,皇阿玛有的是时间,慢慢陪着你认……”

“皇上!永璂你不许胡闹,那是你五哥作的文章,可不是什么让你玩的物件儿,皇上您也是,怎么能……”

永琪自打记事起就没在弘历这儿被这样削过脸面,再加上永璂出生之后弘历便像是偏了心眼一般成天见儿的只记得往坤宁宫跑,再不像以前那般有事没事就去上书房检查他的功课又是夸奖又是赏赐,几几相加之下,永琪自然是心里头不平衡得要命,气得脸憋得通红,而景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也觉得万事不宜过火,点到即止让其得点教训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什么场合能放肆什么场合不能放肆便好,可是还没等她将话儿说全,小腹却是突然抽了一抽,让她眼前顿时一黑的直接栽了过去——

“主子!”

“额让!”

作者有话要说:腹黑包子的首度出击,小五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