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01 慈宁宫再出昏招

201慈宁宫再出昏招

中宫有喜是宫中大事也是国之大事,有了前例可循亦不像怀永璂那般手忙脚乱,一切皆有定数,上上下下的安排得妥当,再加上永璂的来到彻底去了她一个心结,景娴自然也就没了什么旁的心绪,专心养起了胎,十个月后瓜熟蒂落的生下了个粉雕玉琢的小格格,而这还不算完,先前不怀孕那是没一点风,这一开始生便像是生活溜了一样,还没等五儿说话说得顺畅,便又再度传出了喜讯,生下了个阿哥,也就是十三阿哥永璟,折腾了几年到了乾隆二十一年,总算是将前一世最大的缺憾,这二子一女给补足了——

“主子,十三阿哥赖在母后皇太后主子那儿不肯走了,说是今个儿就歇在宁寿宫,让您别担心。”

“这小子,肯定又是吃饽饽吃多了怕回来我念叨他吧?越大竟越皮实了。”

“这也是十三阿哥和母后皇太后主子投缘不是?您看这满宫里头除了咱们坤宁宫这几个,十三阿哥还粘过谁?”

看着自家主子嘴上虽说得无奈,可眉眼之间却尽是满足的笑意,容嬷嬷也不由得打心眼的觉得欢喜,话儿自然也是怎么好听怎么舒心便怎么说——

“说起来这可是您的福气,若是没有母后皇太后主子帮持的,不说前头,就是您这生孩子的几年都怕是难得熬过来,然而眼下里好了,小主子一个比一个争气,您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可不是?姑爸爸帮持了我这么多年,眼下里岁数也一年比一年大了,我这儿乱摊子一堆的还没头也不能日日侍奉在她老人家身前,小十三能够哄着姑爸爸高兴,那也算是替我敬孝了。”

“是是是,正是这么个理儿!”

“就是就是,十三弟虽然去陪母后皇玛嬷了,可还有十二哥和女儿陪您不是?”

五儿出生于乾隆十七年,这会儿也是半大的小人儿了,甩着头上刚开始留发的小辫子,小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窝在景娴怀里尽是一副喜人模样儿——

“您说过的,女儿可是您的贴心小棉袄,那是比十二哥和十三弟都要惹您疼的。”

“哟,小丫头还吃起味儿了?还惦念着上回你皇阿玛赏了你十三弟玩意儿没赏给你呢?小小的人儿脾气性儿竟是这样折腾,长大了可怎么嫁的出去哟?”

“女儿才不嫁,女儿要陪着皇额娘一辈子,侍奉皇额娘孝顺您一辈子,再者,女儿也没有那么小气,十二哥说了,十三弟是小弟弟,我们都得让着他,以后他才能对咱们好,才能加倍的孝顺皇额娘,只是……”

五儿撅着小嘴,眉眼之间却尽是精光。

“只是女儿前个儿去宁寿宫给母后皇玛嬷请安的时候瞧见了,皇阿玛赏给十三弟的那玉佩不知怎么的竟到了十一哥手里头,说起来他是身为兄长,怎么能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夺弟弟的物件儿,也不知道是真的抠门见不得好东西,还是心里头有什么旁的主意。”

“哦?”

大儿子稳重,小儿子憨厚,唯一的女儿却是古灵精怪的,看着这小模样儿,联系着听到的风声,景娴心中不由得立马有了分数——

“所以你便去你皇阿玛那儿上眼药了?怪不得昨个儿你皇阿玛收了你十一哥的小匣子,原来是你这个鬼丫头在使坏?”

“哼,皇阿玛说了,这皇家兄弟之间最是讲究兄友弟恭,十二哥和十三弟还有我可从没亏过他半点礼儿,但他却是几次三番的跟着五哥明里暗里的挤兑咱们,如此之下,难不成就只容得他做初一,我做不得十五了?”

五儿是唯一的中宫嫡女,生出来便是板上钉钉的固伦公主,位比铁帽子亲王,再加上弘历宠那拉太后爱的,宫里自然不管是谁都得给她几分颜面,然而也不知道是被惯坏了,还是生来就如此,不主动来招惹她那便是井水不犯河水大家一番和气,可谁若是招惹到了她或是染指上了坤宁宫,就是面上再是一副温润无害的乖巧模样儿,私下里却是有着使不完的黑招等着来找回场子——

“而且女儿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只是说十一哥那腰间的玉佩看着眼熟得很,想要借来把玩把玩,皇阿玛原本还没上心,可他自己心里头心虚闹腾了起来,这又能怪谁?仗着慈宁宫的势欺负旁人就算了,居然还敢惦记上十三弟,只能说自作孽不可活不是?”

“可我听说你皇阿玛可不单单是罚了你十一哥,还赏了你们好些个玩意儿,其中就有你眼馋了许久的那套白玉棋子?”

“嘿嘿,这不是顺便么?皇阿玛硬要赏,女儿若是不受着岂不是不给皇阿玛面子,等会儿皇阿玛生气了不又得忙前忙后的哄上好些时候,与其那样折腾,倒还不如一开始就领情不是?”

“你这鬼丫头,旁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也就是你皇阿玛吃你这一套。”

“嘿嘿,额娘放心,您说的话女儿都一个字不差的急着呢,绝对不会主动去招惹什么事儿的,可是母后皇玛嬷说的女儿也不敢忘记,哪有任着那一帮子人目中无人欺到您头上的理儿?之前她们拿着都是小辈之间的一些小事给您扣大帽子让您不好发作,眼下里咱们一报还一报她们还能怎么着?总不能自己拿着手抽自己个儿的脸吧?嘶,那该多疼呀?”

“扑哧!”

看着五儿装模作样的摸着腮帮子,圆鼓鼓的脸上笑得满是讨好,景娴不由得直接笑出了声,然而还没等五儿顺着绳子往上爬的再撒上一会儿娇,却是只见永璂一脸铁青的走了进来——

“儿子给皇额娘请安。”

“嗯?这是怎么了?脸色怎的这样难看?”

“这……”

“十二哥,你说啊,这坤宁宫的都是自己人,在外面为了大局不能多说不能多做便罢了,在这儿还有什么要藏着掩着的,横竖你不好出马还有我不是?”

“你啊,你这丫头可知道她们这回儿可是将矛头对准你了?”

“哈?”

永璂虽然早慧也自有一套对付弘历的方法将其哄得团团转,可是宫里头这么多人这么多眼睛却总是有许许多多要忌讳的地方,如此,自打进了学之后他便多是揣着一张从容淡定的小脸,显然一副风雨不惊的模样儿,然而事有手尾人有软肋,有人将手伸到了坤宁宫戳到了他最大的软肋,却是由不得他不着急不上火,这般之下,再想到前脚刚得到的信儿,便只见永璂一扫往日的镇定抛下了一句——

“慈宁宫,圣母皇玛嬷说是要将五儿接到慈宁宫去养……”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