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24 景娴的祸水东引

224景娴的祸水东引

弘历在淑芳斋待了整整一夜。

俗话说得好,无规矩不成方圆,处处都有着处处的规矩,而宫中就是这其中规矩最大最繁杂的地儿,无论是底下伺候着的宫女的太监,还是出生就含着金汤匙身为金饽饽的皇子皇女,亦或是高位分的得宠嫔妃,甚至是皇帝是太后,都不得多越雷池一步……如同小燕子那句话所说的那般,吃饭就吃饭的规矩走路有走路的规矩睡觉有睡觉的规矩,对于皇帝而言,他可以单独宿在自己的寝宫,也可以心血**不将嫔妃招来反倒自己主动送上门,但万没有大半夜巴巴跑到已经成了年的闺女寝宫的理儿,如此,再加上后宫里的哪个嫔妃都不是傻子,亦或是说就没一个不上心上眼的关心着皇帝究竟歇在哪儿,这般之下,弘历前脚才从淑芳斋出来去上朝,后宫后脚便跟着闹腾了起来。

“令妃姐姐,您果然是咱们这些个姐妹里头的第一得意人,不光是自己个儿得宠讨万岁爷喜欢,就是这半路上养下的女儿也一点都不逊色,这位还珠格格,平日里宠爱泼天,这也特例那也特例的也就罢了,这会儿竟是连晚上的时间也不落下,哎哟,您别急着变脸呀,我这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这父女情深想着六格格有些眼热的紧,想要跟姐姐您讨教讨教到底怎么才能让万岁爷这样青眼相加,大家姐妹一场,您可别有什么新鲜的藏着捂着不肯说吧?”

“妹妹说的这是什么话,不过是皇上觉着这么多年来亏欠格格所以在尽力补偿罢了,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不成?”

“哦?姐姐这话别是在敷衍咱们吧?”

忻嫔戴佳氏出身于满军旗,作为正儿八经的满洲姑奶奶,她自然不像汉家女子那般柔柔弱弱成天见的一副委屈模样儿,即便因着景娴的提点和弘历的喜好有所收敛,可该有的脾气和气性却总是不可能改变,之前小燕子惊吓到六格格的事本就在她心上扎了一根刺,虽然碍着这样那样的原因当时不敢一而再再而三胡搅蛮缠,可是这并不妨碍她就此当延禧宫连同淑芳斋为最大的死敌,如此,眼见着这会儿机会白白的送上了门,她自是有些死咬着不放——

“格格受宠咱们一向得知,只是这话又说回来,当时格格身受重伤从围场回来的时候,皇上再心急也不见什么直接守上整整一晚,眼下里一切都好了格格也适应了宫中的生活,怎么倒是突然闹出这么一出了?”

“这……”

“再有,我听说昨个儿内务府往淑芳斋拨了两个宫女过去,据说是姐姐娘家的亲戚?听底下人说那两个丫头可是一个比一个长得水灵,那姿态那气度似是比起宫里头的主子也不差半分,一看就是没少经过调/教的,莫不是因着这两个丫头的缘故吧?”

“嘶,还有这样的事儿?忻嫔姐姐好灵的消息,咱们虽然知道淑芳斋进了两个丫头,可没想到竟有这样的来历,这样说,倒还真是有点意思了?”

“可不是?你们昨夜里难道没听到那琴声?我那承乾宫算是跟淑芳斋隔得最远了,可是关着门窗却仍是依稀听得到一点,什么山啊水啊,梦啊魂儿啊的,配着那歌声倒还真是绝了!”

后宫女人们之所以会这样上心弘历歇在淑芳斋的事儿,一来是本身就不合规矩说出来实在不好听,二来是觉得延禧宫这一支的宠爱实在太过扎眼人都有些不平衡的心理,三来就是怕魏碧涵走当年富察明玉的老路从宫外找了什么腥的臭的来固宠,如此,一听到话都扯到这份上来了,自然少不了有人上赶着跟着附和,而有人帮腔忻嫔不由得越发来劲,朝着魏碧涵挑了挑眉——

“姐姐还真是个善解人意的,知道还珠格格在这上头差着点,就巴巴的从宫外找了两个容艺双绝的,只是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什么旁的心思,毕竟这宫里可不比别的什么地儿,什么鸡毛蒜皮的事儿都有不少的人盯着,再加上闹了昨个儿这一出出来,明个儿初一命妇们进宫请安可算是好看了。”

“我……”

忻嫔这话说得直白且不留余地,饶是魏碧涵这般巧言令色的主儿一时之间也不由得有些被噎住了,再加上忻嫔家里头又不是什么小门小户,且还是满洲镶黄旗,她就是再不怕得罪再上眼药吹枕头风有一手也不敢将脸皮撕得彻底,而正当她在心里埋怨着小燕子不该惹出这么多麻烦,得罪上这么多不好得罪的主儿,想要怎么将话圆过去的时候,忻嫔却是压根就不给她接话的机会,目光一转的就将视线移向了端坐在主位的景娴——

“可惜就是又让您为难了,原本您病了这么个日子就反反复复的没见着好,身子也跟着消瘦了下来,咱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是又帮不上什么,只能夹紧了尾巴做人生怕给您惹出一星半点不痛快的事儿,但偏偏就是有人这样不识趣,不安守本分就罢了又闹出这样的事儿……命妇们是什么阵仗咱们都是见识过的,且说起话来还句句不离规矩,到时候怕是又免不了一番折腾了。”

“忻嫔有心了,在其位谋其政,本宫既然坐上了这个位子就免不了要操这些心,说来说去也不过是本分,只是……”

戴佳氏跟景娴同为满洲镶黄旗,前者刚进宫之时,景娴便考虑着各方面的因素拉拢过一二,戴佳氏虽然有脾气性子,有时候说起话来亦有些不过脑子,或是说有时候也有点自己的私心,可是在大事跟前却还是站稳了阵营,而景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再加上这事儿确实是大大的不合规矩,自己作为皇后于情于理都少不了得问上一问,如此几几相加之下,便只见她沉吟半刻后接过了话头——

“只是这事儿确实是有些难看,甭说是皇上登基以来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儿,就是论本朝以来也是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本宫虽不懂前朝那些个军国大事,但估摸着对于此事那些个文臣怕是少不了要参上几本,闹出点什么幺蛾子,到时候皇上怪罪下来,令妃,你准备如何解释?”

“这,这都是臣妾的不是,臣妾原想着是格格喜欢的人,又过了内务府那一道坎应该怎么着都不会出错,而臣妾也不是为自己开脱,紫薇和金锁二人确实是两个善解人意的丫头,尤其是紫薇,那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正如同方才忻嫔的话所言,臣妾想着放在格格身边耳濡目染的也能让格格文静一点,皇上亦是极为认同这一点,却没料到……望娘娘恕罪。”

“哦?”

面对滴水不漏的景娴,再加上这事确实是自己这头理亏,魏碧涵说起话来自然有些个虚,只能搬出弘历这座山想要混过这一茬儿,以免被扣上什么大帽子,然而早就将魏碧涵看了个透彻的景娴却是显然不吃这一套——

“那你的意思是,这是皇上的错了?”

“我,臣妾不是……”

“你是个温柔小意的,这本宫很是知道,可有的时候你就太小意太奉承上意了,皇上有时候不过是无心那么一句,你倒是忙不迭的上纲上线了,而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可对格格你也是如此,你可有想过你做额娘的责任?这般宠着惯着,在宫里都是自家人没什么,可将来去了婆家岂不是让旁人对咱们皇家有微词?”

“可是……”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想从宫外要是就将人领进宫,这叫无视祖宗规矩,身在热孝想喝酒就喝酒想吃肉就吃肉想玩乐就玩乐,这叫为女不孝,当主子的这样当奴才的也这样,内务府少不了失责,而这两个宫女也是不守本分,闹出了这样一茬儿,为着自己的心愿就为所欲为叫不忠不敬,一桩桩数下来,你可觉得还能听?”

景娴是做惯了皇后的人,要说规矩要说祖制那都是现成一套套的,一番话下来自是直接将魏碧涵堵得一个字都蹦不出来,只能憋了个满脸通红,而景娴之所以会这样行举,一来是为了尽皇后的职责,省得被内外命妇诟病,二来是因为了解弘历,这事儿自己若是太斤斤计较那会惹得那厮不悦,可同样的若是太置之不理也会惹得那厮嘀咕,然而尽了本分也全了情分,景娴自是不打算再掺和上什么,话锋一转的便只见她直接将球给踢了出去——

“按理来说,宫里头出了这样不好看的事儿,本宫作为皇后作为嫡母,都少不了要将小燕子和那两个宫女叫过来好好问上一问,只是这身子骨使不上劲却到底有些有心无力,如此,本宫瞧着嘉贵妃近日里襄理宫务很是得心应手,这事儿便干脆也交由你来处理了。”

“……哈?”

戴佳氏跟魏碧涵闹得针锋相对且还牵扯上了皇后,金氏在一旁看戏看得热闹,一心就盼着能将这事儿越闹越大然后众人皆得不到一点好,可是还没等她将心里头的如意算盘打完,想着到时候是去笼络下小燕子还是落井下石,却是突然得了景娴这般祸水东移的一招,直让她瞬间变了脸色,而景娴也不是傻的,压根没给她半点回绝的机会,就挥了挥手——

“你一向是个好的,做事也很是有分寸,先前闹了点误会让你在皇上跟前得了顿排头,这回儿也算是给你个机会好好正正名儿,你可不要让本宫失望才好。”

作者有话要说:下面是神马剧情,你们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