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30 唱完一出又一出

230唱完一出又一出

弘历虽然被小燕子这帮子人耍得团团转,变得再度拎不清了起来,可是作为一个皇帝,该有的政治嗅觉却到底不可能丢,一见金氏陡然大变的反应,他心里便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接过蓝皮小册一看,脸色就更是如同调色盘一般精彩非常,压根不等对方辩解一二,也不容其他人做出什么反应就直接拂袖而去,转头就直接下了旨让金氏在永寿宫好好静心悔过,变相的将人禁足了——

“主子,底下人刚传来消息,说是福家那两个又被罚了,这会儿正在上书房抄宫规呢!”

“哦?又是永瑆的手笔?”

“可不是,粗略算起来已经是这个月第五回了,前几次还好,说是责罚到底还不看僧面看佛面的是些小打小闹,可今个儿十一阿哥却似乎是动了真章了,不光是五阿哥和还珠格格的面子一点都不给,就是令妃娘娘亲自赶过去也没让十一阿哥松口,坚持着不抄完不准离宫,奴才估摸着,眼下里怕是已经捅到乾清宫主子爷跟前去了。”

“呵,总归是他们自己个儿做下的孽,捅到皇上那儿又如何?”

金氏作为仅此于皇后之尊的贵妃,突如其然的被禁了足,宫里宫外自然都少不了上心上眼的人,再加上淑芳斋那帮子人做事向来不懂得遮掩半分,且那日还出动了整个紫禁城的侍卫,即便碍于天威没人敢将话说得太过明白,可稍微有点子脑子的人都能探出个三五七分,这般之下,对于弘历这般面子大过天的人,当然是觉得面子里子都丢了个精光,不光是彻底的冷落了金氏,连带着对淑芳斋那一竿子人的印象也大打折扣了起来——

“先是撺掇着阿哥格格弄出一场夜探后宫的闹剧,再是不守本分不论尊卑上下,最后更是当着那么多下人的面将事儿给捅了出来,这在宫里头伺候的一个个都是人精,防人之口甚于防川,之所以将前朝后宫闹到今时今日这般尴尬的局面,他们可不就是首要罪人?就是退上一万步来说,皇上确实是护短,可要护那也顶多是护五阿哥和小燕子,对于他们能有什么好脸色?”

“可是永寿宫不是也……”

“皇上毕竟是皇上,有些事儿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些事儿却是容不下半粒沙子,这理儿不错,眼下里金氏确实算是彻底败落了,想来以后难以复宠也不错,可是你甭忘了她膝下到底还有着三个阿哥,自成一门势力,虎毒不食子,皇上就是再忌讳也不可能在他们三人未作出什么举动之前就将他们一竿子打死,再加上前朝那为数不少人的支持,多多少少总是要留几分颜面,这般之下,对于永瑆这般不痛不痒的报复之举,皇上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反应?”

“这样说起来,在这一局里头还是永寿宫占了上风?”

听着景娴和碧蓉说了这么老半天,容嬷嬷也算是看清了眼下里宫中的局面,眼珠子一转,便只听她压低着声音抛下一句——

“不,说起来还是咱们占了上风,说起来,还是您说得对,这些个根本不用咱们多出手就能自己把自己往死路逼,眼下里离这个还珠格格进宫才多长的时间,就去了一个永寿宫,连带着他们自己也少了宠爱,真真是应了那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哦?”

“您是个心中有大丘壑的,按理来说这些您应该也想得到,用不着奴才来说,可是瞧着眼下里这般局势,奴才还是忍不住想要说上一句,淑芳斋那帮子人虽然碍眼,可是有皇上护着有延禧宫那头没完没了帮衬着,一时半会儿也动不了根基,反倒是永寿宫那边……”

容嬷嬷用只有彼此二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得不急不慢。

“经此一事,永寿宫算是彻底的失了势,套用您的话来说,想来以后是难以复宠了,连带着那三位阿哥怕是也遭了皇上的忌讳,即便现在没得什么动静,可光瞧皇上之前对长春宫那位的态度,就瞧得出这三位十有八/九是去了继承大统的资格了,如此之下,咱们何不顺势而为的拉拢一二呢?”

“你是说让他们帮持小十二?”

听闻此言,景娴本能的皱了皱眉,从理性上来说,按照眼下的局面这般行事倒也不是说不可以,毕竟先帝爷兄弟不合难以掌事的例子还不远,能够在夺嫡之争浮出水面之前控制局势当然很理想,可是从感情上来说,只要一想到上一世自己母子二人境况凄凉无一人援手,且养在自己膝下十余年大富大贵的永瑆也恍若未闻,她就始终觉得心里头有根刺,正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此,便只见景娴思忖半晌之后淡淡抛下一句——

“不妥。”

“可是……”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一方面眼下里确实是个好时机,一方面宫里头向来没笨人,咱们看得清局势自然也有旁人看得清局势,我们不拉拢说不定一转头那哥三个就投入了别人的阵营,可是且不论永寿宫和延禧宫的交恶,这个好处绝对落不到她们头上,也不论有一拼之地的纯妃向来是个关起门过自己日子的低调之辈,就光是咱们坤宁宫的大好局面就容不得再锦上添花,不然,下一个被皇上惦记上的怕就是咱们了。”

景娴摆了摆手止住又欲开口的容嬷嬷。

“况且,你换个立场想一想,不久前你还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前途大好的贵妃之子,眼下里却成了不尴不尬,进一步会招忌讳等于送死退一步又更不被人放在眼里,换成谁怕是都有些无所适从,而这个时候贸贸然的去拉拢,做得好或许是能有所助力,可人的劣根性之下,更多的怕是会让他们觉得咱们这非但不是雪中送炭,反而是趁火打劫,要知道这根刺一旦种上,那可就拔不了了,如此之下,一动不如一静,咱们又何必去画蛇添足?”

“主子您说得是,是奴才想得太浅了。”

“嬷嬷不用这么说,我也知道你是一心为着我为了小十二,而虽然眼下里这个敏感关头不好多做什么举动,但作为嫡母有些事却也是我的本分,你待会去给阿哥所的人提个醒,别一个个跟红顶白的慢怠了他们几个,一方面算是在不招忌讳的前提下施了恩,一方面也省得有心人以此做话柄,甭忘了五台山上那位跟永寿宫可走得近呢,知道这码子事还不上蹿下跳的闹。”

“是,奴才知道了,对了,说起五台山,没几个月便是年节了,母后皇太后主子是回宫还是?”

“说是等到过了明年先帝爷的生忌才回,这样也好,一方面是省得在这个节骨眼上慈宁宫那位回来生事,一方面也好再让淑芳斋那头的局势明朗些,省得这样不上不下的让人不好动作,白白的让她老人家看着受气,你叮嘱底下人选些好的药材物件送过去,千万不能有点不妥当的地方。”

“是,奴才记下了。”

“还有,正如你说的眼下里离年节也没多少时候了,给延禧宫去个信儿让她盯紧点淑芳斋那位的规矩,不然到时候在年宴上头出了什么洋相,那就谁也别想讨到半分好了。”

“是……”

“额娘!”

宫务繁琐,宫里要顾宫外要顾,大的要顾小的也得顾,正这么说着,还没等容嬷嬷来得及连口应下,便只见一团粉红直接从门口冲了进来,直接爬到了景娴的膝上——

“都说多少次了,姑娘家就要有姑娘家的样子,跑跑闹闹的让底下人看了像什么话,额娘不指望你像你哥哥那般规规矩矩,可你瞧小十三都要比你懂进退,亏得你还是当姐姐的,真是羞羞!”

“额娘,女儿这是太高兴了嘛!”

听着自家额娘的调侃,五儿娇嗔一声,随即又扭糖一般的缠上了景娴,红扑扑的小脸蛋上满是兴奋——

“您不知道,方才女儿带着十三弟去上书房找十二哥,碰巧皇阿玛也在那儿,听着和纪先生的口风,说是过几日要微服出巡呢!”

“什么?微服出巡?”

“是啊,皇阿玛说好久没出宫了,趁着眼下里还不算太冷想去走一走,顺道巡视巡视民情,不光是十二哥可以去,我和小十三也可以一起去!”

“哦?你和小十三?”

景娴面上的笑意不减,可目光却在粉团子和肉团子身上来来回回扫了一圈,看着小十三趴在奶嬷嬷怀里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景娴抿了抿嘴:“撒娇也不行,你不许去,你还太小了,在宫里头我都操心得不行了,出了门岂不是更让额娘操心,横竖你是个阿哥,将来少不了出宫的机会,眼下里就乖乖在宫里陪陪额娘好不好?”

永璟向来听话,加上年纪小一直没离开过自家额娘,听着景娴的温声软语自然是连连点头,看得景娴一脸满足,转而又只见她把目光转到五儿身上——

“至于你……”

“额娘,女儿保证会听话的,绝对不会像在宫里这样没规矩,出门在外一定听皇阿玛的话,一定听十二哥的话,绝对不惹祸绝对不捣乱绝对乖乖的,我保证!”

“哦?这么说来你就只在额娘跟前没规矩不听话咯?”

“额娘……”

五儿知道自己记录一向不好,听了这话不由得略带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可是从没有出过宫宫外的诱惑实在太大,便又拖长了音撒起了娇——

“嘿嘿,女儿虽然是只小皮猴,可是再怎么样也逃不过您这位如来佛祖的手掌心不是?额娘,您就让女儿去吧,女儿真的很想去,女儿保证一定会乖乖的嘛,如果,如果您实在不放心,就让容嬷嬷和李嬷嬷也跟着去好不好,额娘……”

“好了好了,再摇额娘就要散架了,要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必须要答应额娘一定要听你十二哥的话,不许淘气不许看见新鲜的就闹公主脾气,宫外不像宫内,再加上你们是微服出巡,想来你皇阿玛和十二哥都有正事要办,不许闹幺蛾子,知不知道?”

“是,女儿遵命!”

“十二,你一定要……”

人有软肋,景娴的软肋就是父母兄长和眼前这几个小包子,被五儿缠了这么一会自然是败下了阵,只是该叮嘱的却是半分都不少,转头又看向了永璂,可话还没说完却是被自家儿子那紧皱的眉头给弄得一愣——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样不好?”

“儿子没事,不过这趟微服出巡怕是难以像咱们想象中那么顺利……”

“这话怎么讲?如果你怕制不住五儿额娘不让她去就是了,横竖你们有正事,总不能因小失大。”

“不不不,这跟妹妹无关,妹妹虽然平日里有些淘气,可是大事上头却从未掉过链子,儿子担心的另有其人。”

永璂皱着眉头,包子脸上既无奈又抗拒。

“这趟微服出巡可不单单是咱们几个去,听皇阿玛的意思,不光是三哥四个五哥,还有淑芳斋那位,也会跟着一起去……”

“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换了新工作,各种不适应,身体各种闹革命,好凄惨求抚慰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