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49 一个都别想跑掉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49一个都别想跑掉

;

紫禁城的夜不短,而在今天就更是显得格外漫长。

“主子,您今个儿怎的保下了咸福宫那位?要知道甭管怎么说那也是十几年跟着一起长大的情分,加上现在有了身孕正是身心脆弱的时候,若是她一时没转过神跑去跟主子爷求情,而主子爷也真的被她说动了,岂不是毁了咱们的全盘计划?”

“嬷嬷说得并不错,可是因着有了腹中这一胎她才有了去跟皇上的资本,而同样的也正是因此,我笃定她不会这么做。”

回到坤宁宫中,景娴一扫面上的病容,微微上扬的凤眸之中尽显精光——

“她是跟夏紫薇从小一起长大,无论是主仆之情还是姐妹之情多多少少都有些情分在,加上顾忌着夏雨荷的恩情她或许也确实是有着帮衬之心想要完成其的遗愿,只是且不说她们先前的隔阂,就光是为了保下腹中这个孩子,为了不让这把火太过于烧到自己身上,她就绝对不会去以身犯险对着枪口冲,毕竟为女则弱为母则强,一个是早就对自己生出了怨恨之心,即便正了名也不一定会照拂她且保不齐还会针对她的小姐,一个是自己嫡嫡亲的亲生骨肉能够让她母凭子贵免去这场责问之余还有着翻身的可能,她就是再傻,也不会在这个上头去撞南墙。”

“话是这么说不错,可是正是因此您也不得不防,毕竟她现在身处后宫又身怀龙裔,即便您稳坐中宫却也怕这会儿的魏氏金氏刚除又再站起一个宠妃与您分庭抗议,按奴才所想,倒不如趁着眼下这个当口儿将这份潜在的危机扼杀在摇篮之中,以绝后患。”

“你莫要忘了慈宁宫那位就快回来了。”

不得不说,站在后宫这个角度来说,容嬷嬷所说的是最干净利落的法子,可是换个角度来看,即便这件事能够关起门在自己家里头解决,即便到时候还有着那拉太后保驾护航,即便当时她多有劝解按理说她没有半分过错,可是顶着中宫皇后的名头她却总是少不了要担一点责任,如此,就得防着那个唯恐天下不乱,逮着点星星之火就能燎原的钮祜禄氏——

“小燕子和福家好解决,魏氏和金氏也别想跑,就是永琪和夏紫薇亦是落不到半分好,当然,咱们可以有各种说法来掩人耳目,朝上那些人也都是一个比一个精明的主儿,万没有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理儿,但是后宫的平衡就此打破,且这些个人又一向是她用以与我们乌拉那拉家分庭抗议的依仗,到时候她自是难免会紧咬着不放,如此,即便从明面上来说我很是占着理儿也不怕被人挑什么错处,可是若是做得太绝情却难免被她拿着情字去撺掇皇上,让皇上跟我生出一两分嫌隙,毕竟这些人都是皇上宠信了许多年的人,就是再失望再震怒时过境迁之后怕也多多少少会再惦念起她们的好,这般之下,想要绝了这些人的后路又堵了那位的嘴,就必是得推出一个两头都有所牵绊的人,而这个人,除了跟他们私交颇深又深在后宫怀有龙裔的金锁之外,你可还想得到更合适的人?”

“……这倒是不错。”

容嬷嬷好歹也是在宫里头待了这么久的人,虽然心思算计比不得二世为人的景娴,但被这么一点拨却也很快的想通了其中关键,眼眸之中的亮光不减反胜——

“那您打算怎么用金贵人这一颗棋?”

“你说呢?”

景娴轻轻一笑,虽然没有直接回答,目光却是直直看向了咸福宫的方向,再又转到了淑芳斋那边——

“金贵人现在身怀龙裔最是金贵的时候,被白日的事儿一惊一吓怕是也睡不安稳,我特特叫李嬷嬷带着开了光的观音去好好安抚安抚她了,这会儿,她应该也在路上了吧。”

她确实已经在路上了,而这个她指的却不是李嬷嬷,而是乔装成宫女的金锁,这个路上自然也就不是坤宁宫去咸福宫的路上,而是从咸福宫去淑芳斋的路上——

“金锁?!”

小燕子紫薇二人虽然被勒令禁足,但因着事情尚未有着决断,弘历也不想大张旗鼓闹得人尽皆知,一切便做得很是有些悄悄然,安插在宫门口的看守的侍卫也并不多,而能够将人差使过来景娴自然早就打点好了上下,是以,金锁倒也没受什么阻拦,脚步都没停滞一分就直接打开了原本紧闭着的淑芳斋大门,而听着这一声动响,看见门口站着的人,屋中的小燕子和紫薇不由难得有志一同的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你怎么会过来?是不是你已经知道今天乾清宫中发生的事情了?是不是你向皇阿玛求情了?你这会儿过来是不是救我们出去的?”最先跳起来的自然是早就心烦意乱的小燕子,“天哪,我的好金锁,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

“……金,金锁。”比起欣喜若狂的小燕子,紫薇虽然也觉得看见了一丝生机,可是想着之前的隔阂多多少少仍是有些别扭,等到小燕子噼里啪啦说完了一大堆话才堪堪回过神来抢过话头,“我,我知道以前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也不该怀疑你的用心,更不该说出那些伤人的话,可是我当时也是气糊涂了,并不是有心之言,毕竟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你肯定不会怪我的是不是?”

“我没有怪你,毕竟若不是你我也没有后来的机缘能够成为宫妃,坐上现在的位子,当年夫人救了我一命你又给了我这样的机会,我自是不会怪你,也没有资格怪你。”

回宫之后没多少日子金锁便被册立为贵人,君恩圣宠一时风头正劲,自然是有人羡慕也有人嫉妒,若不是纯妃护着她皇后提点她,或许她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所以正如同紫薇不再是当年那个温柔善良的紫薇一般,她也不再是当年那个懵懂天真的金锁了,如此,便只见她轻启朱唇淡淡抛下一句——

“可是同样的我也救不了你,不是不愿意而是无能为力。”

“你……”

“金锁,你这是什么意思?”看着对方自进来就没有正眼看过自己,反而一直只跟紫薇讲话,小燕子心中本就不满,听着这句话哪里还能忍得住,直接就跳了起来跋扈之色尽显,“你不是来救我们的那你来做什么?不会是看着我们落了难就想跟我们划清界限吧?还是说觉得当时受了委屈想要来耀武扬威?”

看着金锁冷冷的看着她,原本以为总算来了根救命稻草的小燕子不由得急了。

“金锁,你可要搞清楚,当时我可是跟你站在一边的,紫薇说那些风凉话伤你的时候我可是一直在帮你说话,你就算是心里再怨再气也不应该发作到我身上吧?而且,虽然永琪现在也受了牵连,可他到底是皇子阿哥是皇阿玛的亲生儿子,只要你现在保住了我等到事情过去了永琪东山再起,我也能成你的助力不是?”

“呵,小燕子,我也算是看清了你,在皇阿玛跟前说的比唱的好听,什么无心之失,什么一心为我,怎么现在又不口口声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真真是下作!”

“我下作?我下作你就高尚了?若不是你跟那个什么四阿哥勾勾搭搭的闹出这样的乌龙,皇阿玛怎么会突然知道真相?如果在我们的筹谋之下慢慢揭开真相,事情哪里至于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

“好了,时到今日你们再这样吵来吵去有什么意思?”

想着自己当初就说过小燕子此人绝非善类,紫薇却非但不肯相信还倒打一耙说她没心没肺的情形,金锁只觉得眼前这一幕幕讽刺至极,连带着也去了几分走上这一趟的不忍心,再摸了摸尚未显怀的小腹,心中更是就此下定了决心——

“想要谋取一丝生机倒也不是没有一点办法。”

“什么办法?”听得金锁此言,小燕子哪里还有心思去跟紫薇逞嘴上的一时之快,连忙将注意力转了回来,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面上尽是一片讨好之色,“我就知道金锁你不会无缘无故前来,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办法,好金锁你便快些说吧,我保证将来一定十倍报答你的恩情!”

“说起来倒也不算难,只要你们能忍下这一时之气别再傻到头去撞这个枪杆。”金锁不动声色的抽出被小燕子紧握着的手臂,神色很是淡漠,“我虽然侍奉皇上的日子不久,却也知道皇上最是个爱面子的人,是以,这样难看的事情必然是不想大张旗鼓闹得前朝后宫人尽皆知来戳他脊梁骨的,而刚好小燕子进宫以来除了后宫嫔妃见过之外,尚未在内外命妇跟前露过面,如此,若是直接让紫薇顶了小燕子的名分,对外宣称是还珠格格那便是再轻松不过的解决办法,而宫里头知情的人荣辱富贵都系在皇上身上自然也不会多嘴,这样一来,也算是周全了皇上最顾忌的颜面去了最让他恼怒的由头。”

“就这样?这样对紫薇倒是周全了,那我呢?”小命比富贵重要,小燕子就是再贪财却也知道总归要有命享的道理,心中即便再是不舍却也没打算死守着这个格格的名分,可是听来听去都没听到周全自己的法子,小燕子却是急了,“你不会巴巴前来就为了一个紫薇吧?好歹当初在京城街头你被人欺辱的时候我也帮过你,你不会对我这样狠心吧?”

“小燕子,我倒是也想救你,可是你想想,你跟皇上非亲非故又犯下了这样的欺君之罪,我又怎么救你?而且你想想,你之前得罪了那么多人,其中就不乏在后宫身坐高位的,这时候拖你下水都来不及了,怎么还会容得下你?”

金锁故意作出一派愁苦的样子,半晌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

“但是紫薇不管怎么样都是皇上的亲生女儿,如果她愿意用当初你说过的结拜姐妹难分离的说头保下你却也不乏是一条生路,毕竟皇上对你的疼宠也不像是假的,若是没有今日之事怕是就这样一直当你是女儿下去了,这样一来,再加上五阿哥的面子,即便再是不像现在这般风光,却也总不至于落得个人头落地的下场。”

“可是……”

“好了,我该说的已经说完了,能够为你们想的办法也帮你们想尽了,我是乔装出宫并不能够多待,你们便自己拿主意吧。”

金锁早就对眼前这二人死了心,说完这话完成了使命自然不愿意再多做逗留,话音刚落人便已经出了门,而隐隐约约还能听到房内传出来的吵闹声——

“紫薇,看在我们之前的情分上要么你就保保我吧?你看到时候你成了格格身边也没什么贴心人,总是要有个人说说话不是?”

“呵,方才撇清关系撇得那么干脆,怎么现在倒是知道要求着我了?小燕子,你不要以为所有人都得围着你转,你们这样对我,我凭什么要保你?保下你让自己不痛快吗?”

“夏紫薇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好声好气跟你说你这样阴阳怪气给谁看,你当我是金锁那个任你揉捏的性子么?我可没承过你什么大恩大德,反倒是你,若是没有当日我豁出去帮你走上这一遭,现在你能够坐在这里说这些不要脸皮的话?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读了那么多书你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你!”

“你什么你!你也看到了平时皇阿玛有多喜欢我,你在他跟前晃悠了这么久也不见他对你另眼相看,即便你是真正的格格那又怎么样?说不定皇阿玛心里根本就舍不得我,比起你这个亲生女儿更加的喜欢我……啊!你居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金锁摇摇头慢慢的走出淑芳斋的院子,彻底隔绝掉那自相残杀起来的二人的声音转头走上了回咸福宫的路,而对于淑芳斋来说今天是个不眠之夜,对于另一处的永寿宫来说也同样是个不眠之夜……此时的金氏根本就不知道一道圣旨和掐准了点回宫的弘昼已经将真相全然捅了出来,这时候心里头还记挂着自己的手段是否得计,按照她所想,要想让这道圣旨作废又不把最大的王牌给捅出去,那就只能揭露出夏紫薇和福尔康的情感,让永珹从主导者变成受害者,而永珹得计而去却迟迟没有传回来一点信却是让她颇有些坐立不安,而就这么一直等一直等等得天都差不多擦亮的时候,永寿宫的大门终于被推开了,只是来的人并不是她盼望已久的永珹,而是满脸寒霜的吴书来。

“嘉贵妃娘娘,皇上宣您去乾清宫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