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52 自相残杀的恶果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52自相残杀的恶果

;

正如同永琪所担忧的那般,小燕子并不好,或者应该说是整个淑芳斋都非常不好。

“夏紫薇,姑奶奶我也算看透你了,什么温柔善良什么善解人意,不过是你伪装出来的一张皮罢了,真相没被捅出来之前就一派伏小作低对我说得比唱的还好听,现在自觉正了名就翻脸比翻书还要来得快,你就不怕天打雷劈?!”

“会被天打雷劈的究竟是谁?口口声声说着是为了我才以身犯险,可事实上谁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我当真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信了你鬼话,以为你是一心向着我,还为了你训了金锁一番,没想到你这个白眼狼,得了便宜还卖乖,你怎么不想想若不是因为我的缘故你一个市井百姓怎能进到这繁华深宫,你还要脸不要脸?”

“我不要脸?我有你不要脸?”

为了一线生机,原本小燕子对紫薇还算是好声好气几尽讨好之能,可是看着自己强压了火气对方还一副冷嘲热讽压根就没有半点帮衬之心的模样儿,被弘历所惯坏的脾气却也是直接冲了上来,二人之间干脆撕破了脸皮,而比起夏紫薇这个从小养在闺阁之中的娇小姐,她所骂出来的话显然更加的刺耳——

“热孝之中就穿红戴绿涂脂抹粉的,还跟那个福尔康勾勾搭搭,说是说格格,可是比起寻常良家之女都不如,知道的是你被爱情冲昏了头情不自禁,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多么想男人看见一个就想要上去献身呢!这样也就算了,可到头来居然连自家兄长都不放过,闹得四阿哥去跟皇阿玛请旨将事情闹成这样,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老的不要脸未婚先孕,小的也放浪形骸跟那窑子里的姐儿有得一拼,呵,还好意思张口闭口的把你那个娘挂在嘴边,我要是夏雨荷绝对恨不得从地下爬上来掐死你!”

“你说什么?!”

小燕子原本也没有这些热孝不热孝的概念,也很是不将这些个规矩礼制当一回事,只觉得是景娴她们看自己不顺眼没事找事,可是不得不说她脑子转得确实是快,有模有样的就将这些话搬了过来,而且比起到底还顾忌着脸面没有将话说得太过难听的宫妃,一句比一句说得露骨,一句比一句说得诛心,直听得夏紫薇脸色瞬间一白——

“你说我便算了,竟然还敢将脏水泼到我娘头上?你真当我是傻子,我早就听底下人说过了,你被皇上责罚的时候口口声声便扯着我娘当挡箭牌,我娘跟皇上是情投意合这才有了我,若不是你的缘故,皇上怎么会被生生抹杀了对我娘的情分,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居然还敢倒打一耙,真当我是个软柿子么?信不信我转头就告诉皇上摘了你的脑袋?!”

“哟,好大的威风呀,格格还没当上架子倒是摆得足,哼,你就不怕被风闪了舌头?”

她没读过什么书,说起来话来也不像夏紫薇那般一套接着一套,看着对方因着自己的话气得满脸通红,恼羞成怒却又说不出更为有力的反击之言,不由得颇有些泻火,如此之下,非但没因着对方虚张声势的话软下阵势,反倒是越发来劲了起来——

“情投意合?对你娘的情分?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也不怕传出去笑掉人大牙,且不说宫里头那一个个千娇百媚的嫔妃皇阿玛都有点顾忌不来,估计当年不过是一场露水情缘,就说皇阿玛若是真的对夏雨荷上心,就万没有回了宫不去接人,生生将你们母女丢在济南自生自灭十几年的道理,说起来,要不是你进了京又好命的找上了我递上了信物,你觉得皇阿玛会记得你,会记起夏雨荷?更别说皇阿玛若是真的爱重你,压根就不会把你跟我关在一处,可见在皇阿玛心中你跟我的分量是差不多的,会不会封你为格格这还说不定呢?”

“你!”

“怎么?没话说啦?”

看着对方气得浑身发抖,可除了抬起手指着自己竟是一个屁都放不出来,小燕子只觉得快意极了,不退反进的直接逼身上前——

“其实,即便是你被封了格格那又怎么样?就像你说的,皇阿玛对夏雨荷已经没了什么情分,你这个女儿除了给他丢脸之外也再没做出什么旁的事,你觉得到时候皇阿玛能对你有几分疼爱,估计是拍马都赶不上我的荣光吧?更何况,还有永琪保着我,你一个女儿怎么能跟皇子阿哥比,说不定他就是要继承大统当皇帝的,永琪对我一心一意到时候我就是皇后,你就是格格又怎么样?还不是只能跟着福尔康那么个低贱的奴才,到时候对着我磕头作揖?”

“你,你居然……”

“怎么?还想对姑奶奶我摆格格的架子?我劝你省省吧,也看在好歹结拜一场的份上劝你学聪明点,不然到时候我让你连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你……啊!”

“死?你让我死?”

小燕子不是见好就收的主儿,看到自己占了上风就步步紧逼直说得紫薇理智全失,再加上对方为了刺激她离她站得很是近,脑子一热之下,竟是只见她抬手就扯下发间的金簪,狠狠的朝对方的颈脖之间刺去——

“我现在就送你上黄泉路!”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阿哥所位于前朝,离与神武门最近的淑芳斋着实相隔不近,可是永琪使着轻功而来倒也没花多少时间,可好不容易避开侍卫的耳目溜进淑芳斋,推开门却是只见到这样一副场景,直将他原本的踌躇满志惊得抛掷天外,三步并作俩的便奔了过来——

“天哪,小燕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看着小燕子颈脖之间的金簪,和瞬间浸透了她半边身子的鲜血,永琪哪里还有理智可言,急得通红的双眼死死瞪着始作俑者的紫薇,“夏紫薇,你怎么能下这样的狠手,她可是你的结拜姐妹,没有她你怎么会有今天?你怎么能做出这样见利忘义之事?!”

“我见利忘义?”

从来没有沾染过鲜血的紫薇看着眼前这般模样儿,原本尚有着一瞬的惊慌和后怕,可是被永琪这样不分由头的一刺激,却又瞬间冷了眼眸——

“你不要忘了,我才是夏雨荷的女儿,我才是皇上的沧海遗珠,什么叫做没有她我不会有今天,应该说是没有我的缘故她根本就进不了宫吧?五阿哥,你莫不是忘了,我才是你嫡嫡亲的妹妹吧?”

“妹妹?我可没有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妹妹!”

看着平日里活泼动人的小燕子一脸寡白,捂着颈脖想要说话却张着口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永琪不由得肝胆欲裂——

“夏紫薇,我告诉你,如果小燕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亲手活剐了你!”

“你,你……”

紫薇虽然将话说得狠绝,可到底是有些心虚,看着对方一步步逼近瞪着她真是一幅恨不得掐死自己的模样儿,也终于后怕了起来,猛地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对方还不肯作罢,只能扯着嗓子嚷嚷了起来——

“救命啊,杀人了!”

听闻对方的叫喊声,永琪的脚步不由得顿时一滞,他虽然怒虽然恨虽然恨不得直接一掌送夏紫薇上西天,却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不然被逮到了非但救不了小燕子还会惹得自家皇阿玛震怒,心思念转之间只能暂时压下这一口气,一把推开夏紫薇抱着小燕子便往窗外蹿去,只是在他没有主意的时候,以及夏紫薇被猛地一推撞到桌角半天站不起来的当口儿,趴在永琪怀中的小燕子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打翻了桌上的烛台,然后才安心的随着永琪的起落而去——

“咦?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儿?”

“什么味儿?你别是肚子饿了又想……等等,不好,走水了!”

魏碧涵确实是了解弘历,知道对方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而她想得到其中关键想要见招拆招,跟后者做了两辈子夫妻的景娴自然也想得到,一个是宠妃一个是儿子一个是女儿还有一个是开心果,在有了金氏当炮灰顶了大半怒火的情况下,若是被这帮子人一个比一个低姿态的求饶一番,说不定弘历这厮还真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将这一茬儿揭过去了,是以,她才会示意金锁挑起小燕子和夏紫薇之间的矛盾让二人再无化干戈为玉帛,然后又瞅准了弘历上朝的当口儿对永琪的行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为了顺水推舟的将这些人逼入万劫不复之地……如此之下,等刚刚缓过神的弘历才一下朝,便迎来了满脸病容和怒色的侍卫头头,以及一个让他勃然大怒的消息。

“什么?淑芳斋走水了?”

“是,五阿哥将还珠格格救走了,临去之前似乎是打翻了烛台使得整个儿淑芳斋都烧了起来,连带着还波及到了您的潜邸,奴才等人好不容易将火扑灭将紫薇姑娘救出来的时候,人已经昏迷过去了,而且脸上……现在正抬到一旁的北五所在救治。”

“什么?怎么会这样?那个孽子不是应该在阿哥所禁足么,怎么会跑到淑芳斋去?真真是反了天了,那两个孽障现在在哪?!”

“这……五阿哥和还珠格格趁乱打伤了神武门的侍卫逃出了宫,奴才谨记主子爷的吩咐知道不能大张旗鼓的搜查,只能请主子爷示下!”

“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正如同景娴等人预料,发作了金氏之后弘历未免将事情闹得太大只打算小惩大诫一番便算了,可是听闻此言还没完全降下去的火气却是越发高涨了起来,哪里还记得先前的想头,狠狠摔了茶盏,阴测测的从牙缝里憋出一句——

“好,他们一个两个都是好样的,查,给朕查为什么那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