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60 倾巢之下无完卵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60倾巢之下无完卵

;

永琪再也没了翻身的余地,可罪名却不足以宣之于口。

弘历此人向来自视甚高,以自己觉得对的为对,自己觉得错的为错,加上他一直以仁孝治天下便很是不愿意将自家儿子勾结乱党图谋不轨的事宣告天下,不然便形同于在他龙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且还给人留下疑窦质疑永琪的动机,毕竟谁都知道这个五阿哥颇为得宠,也在朝中没什么势力,即便抢到大位也不一定坐得稳似乎根本没这个必要,而若是将小燕子之事的来龙去脉说个清楚又着实太伤皇家颜面,更让人无法置信一个皇家阿哥会为了一个市井野丫头昏头到这个份上,如此,再加上之前金氏的倒台一次性削掉了三个阿哥,本就已经让不知内由的朝臣有些不够信服,弘历便干脆压下了永琪回宫之事,只说有乱党冒充五阿哥进宫行刺,以鲜有的雷霆之势处置了此事。

“主子,听吴书来传来的信儿,似乎主子爷下令搜查那个小燕子的下落,说是只要找到了人便格杀勿论呢!”

“哦?”

自从永琪养在了魏碧涵膝下之后,就与他记忆中那个温润恭顺的模样儿越来越远了,只是她知道对方昏头却没有料到会昏头到这种地步,居然勾结了乱党来行刺,想到弘历那厮被刺了一刀之余还气得生生吐了好几口血,这几日只能强撑着身子骨上朝的情形,眼中不由得飞快的闪过了一抹精光——

“这倒是在意料之中,一个在京城里长大的女混混竟然将皇家闹得这样鸡飞狗跳,还因此折掉了四个阿哥,闹到这份田地上,莫说是格杀勿论,便是诛九族那也是当得起的。”

“您说得是,不过那拉大人说那个箫剑也不算什么硬骨头,刑部的刑法还没用上几种就受不住了将种种盘算一五一十的招了出来,是以,那拉大人便是早主子爷的人马先找到了小燕子,据说是当初被夏紫薇那一簪子伤得不清,又不知道怎么的被人下了让身子虚弱的药,现在只能躺在**半死不活的,怕是就算不杀也活不了多久了。”

“是吗?”

景娴本就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主儿,仅仅是因为前世不得善终的下场让她清楚的明白了,自己亲自上阵是下策,顺应局势是中庸之策,借力打力方才上乘之策,听到这话,不由得敲了敲桌案——

“既然如此,就这么死了倒是对不住她那个祸头子的性子,把她的下落和处境透露给永珹和永璇知道,金氏虽然一败涂地,他们也被禁了足,可是他们一门汲汲钻营这么多年我就不信剩不下半个得用的人,对上这么个杀母仇人想必会很情愿下手,到时候再把他们的行举透给老五知道。”

“您这是?”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皇上对他是彻底死了心绝了望不错,可是因着种种缘由却并未将他的错处公告天下,这样一来,便极有可能还会生出变数,毕竟,你不要忘了魏碧涵现在还好好的活着,以及他们身后还有着一张举足轻重的王牌。”

“您的意思是……”

“我想额娘的意思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倒不如趁他病要他命,毕竟这为女色昏头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说句大不敬的皇阿玛当年也没少在这上头栽跟头,而其次这勾结乱党虽然看起来严重也万劫不复,可是其中说不过去的地方太多,能够拿来钻漏洞的地儿也是太多,如此,与其留下这么个未知的后患,倒不如借力打力的给他再坐实一条罪名。”

永璂不急不慢的从门外走进来,年纪虽小可已经有了皇家气势,略带稚气的脸上也划过了一抹与年龄极其不相符合的冷色,看见景娴方才缓下神色——

“儿子给额娘请安。”

“起来吧,你这是打哪儿过来?”

景娴见自家儿子只听了这么零星的几句话便摸清了自己所想,且还句句点到了关键之处,眉眼之间不由得透着满意之色,伸出手便将对方拉了起来,永璂从小丫头手中接过茶盏递了过来——

“儿子刚从阿哥所出来,出来的时候见着十一哥往上驷院那头去了,这会儿怕是正上赶着配合着您呢!”

“哦?”

看着对方眼中与记忆中那满是纯真大相庭径的狡黠之色,景娴有些恍惚也倍感欣慰——

“你这小子,动作倒是越来越快了,以前额娘总是想着你年纪还小还得护着你一二,但眼下里看着你却是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只是你不要嫌额娘啰嗦,这事儿办好了是一箭三雕,办不好却是可能会闹出大麻烦。”

“额娘您放心,儿子早是当初那个涉世未深的性子了,自然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掐断人七寸,而且您为了我们前后操持了这么多年,也该儿子为您分分忧了,万不要将什么都搁在心底将苦水都往自己心里吞才好。”

永璂无论在外头多么的筹谋,在景娴跟前都一直是一番小儿作态,即便是端着兄长的架子并不跟五儿和小十三那般撒娇打滚,却也多是一副恭顺纯善的样子,而或许是因为眼下里该除去的人都除得差不多了,以前立在自己跟前的靶子却去了所剩无几,避无可避之下只能迎头赶上,他便是再不愿意揣着明白当糊涂,省得自家额娘在为要事操心的时候还要惦念儿女,如此,便只见他正了正神色——

“您向来是看得通透的,儿子也不愚钝,十一哥虽然年纪不大可想来是颇有心计之辈,看起来像是风吹墙头草那边得势就往那边倒,可是却从未沾染过半分污糟事,且在金氏失势了以后还敢明目张胆的发作正值风头的福尔康等人,即便其中再有着皇阿玛的权衡之算,可能够全身而退还不遭人半点话柄,便由此可见他是个聪明至极之辈,小小年纪就有此心计决计不是什么池中之物。”

或许是想起了上一世对方作为中宫养子最后还能得以善终且风光至极,或许是想到了对方在自己一脉落难的时候非但不顾念旧情还急不可耐划清界限的无情模样儿,永璂的眼中飞快的划过了一抹厉色。

“只是只要是人便有七情六欲,便有着软肋和七寸,本是个高高在上的贵妃之子,从云端跌落尘埃中不算,还因着小燕子狠狠的摔进了泥沼之中,不光是有着让人难以接受的落差之痛,还有着失母之痛,和兄长被毁去前程之痛,如此之下,就是他再稳得住再精于谋算,也不可能不怨怼小燕子,不可能不嫉恨上从头至尾就深陷其中的五哥不是?”

“这一点你倒是跟我想得一样。”

“不,有一点儿子跟您不同。”永璂话说得慢条斯理,鼻间却是轻笑一声,“说起来儿子也没做什么太多功夫,不过是跟额娘想的一样借力打力,只是横竖他们都失了臂膀失了依仗又何必要等待落实了小燕子的下场再行动,反而失掉先机呢?他们心中本就存了怨,决计不可能好言相对,就是细节再对不上他们也不可能去一一核实,如此,您说一个忍气吞声这么久终于找到机会可以狠踩对方一脚,另一个因为皇阿玛的绝情以及小燕子的下落暴躁不已,这二人对起来会是什么模样儿呢?”

说着也不等景娴接话便又自顾自的抛下一句。

“十一哥向来是个敛财的,虽说势力不在可是手头的宝贝还是有着不少的,上驷院里头的下人干的都是苦差事,难得见到一点油水,您说见到这一辈子都没曾想过的财物他们会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横竖是个被贬入尘埃的阿哥难不成还能翻出天?而五哥是个心高气傲的,武艺虽说不算高明,却也是苦学了许多年的,对付厉害角色不行对付个不过六岁的小子又能有什么为难的?更别说后者还戳中了他最为挂念的小燕子,且还一直是个冲动的性子,想来也会精彩不已。”

“哦?”

上一世的教训太过于刻骨,这一世虽然一直顺风顺水却也怕一个不小心被人揪住了错处,便万事谨慎只讲究一个持稳,看着对方陡然剑走偏锋,眼前虽是一亮,却也难免有所顾忌——

“事情做得可干净?传话的人可妥当?”

“这您便放心吧,您难道忘了延禧宫那位被削了位分禁足之后身边伺候的人便被减了很多,今个儿这传话的正是从前伺候那位贵人娘娘的奴才,中间还隔了几道手,再怎么查也决计不会落到儿子身上。”

“嗯。”

“主子,不说起延禧宫那位奴才倒还不记得了,说起来咱们是不是也趁这个当口儿解决掉她?”

看着面前大小主子几言几语便尘埃落定不再提及此事,被永璂那句‘趁她病要她命’和‘以绝后患’勾起了心思的容嬷嬷不由得出了声,可听闻此言,景娴却是飞快跟自家儿子交换了个眼色,神情似笑非笑——

“她?不,她还有用处。”

“……呃?”

夏紫薇死了,福家因为永琪的连累被诛了满门只剩下一捧黄土,小燕子也离死期不远,而原本仗着皇子阿哥身份最为棘手的永琪亦是上赶着作死把自己弄得再别想重见天日,可是这个魏碧涵,景娴却暂时不想动她,原因无二——

“你别忘了,慈宁宫那位现在可是已经在路上了,总是要给她点希望让她再拎不清下去,不然接下来的戏咱们还怎么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