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62 自作聪明自作死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62自作聪明自作死

那拉太后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

回宫的第二天,宁寿宫里便闹腾开了,不光是惊动了整个儿太医院上下,弘历和景娴也一直守在寝室之中,稀罕的药材膳食如流水一般的往里头送,可是几日下来那拉太后的病情非但是没有减轻反而越发的重了起来,前朝后宫都被这一消息搅乱了春水,可心底却也明白这位主儿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在外清苦了一年又在路上折腾了一个多月,寒冬腊月的抵不住也在常理之中,前朝官员便只能献药的献药祈福的祈福,后宫嫔妃则是纷纷前来侍疾,只有慈宁宫中的钮祜禄氏冷冷看着这一切,眉眼中既是满意又隐隐透着兴奋——

“天下人都说她是个有福的,圣祖时就得看重,先帝爷也一直敬重,没得儿子又年老色衰还死死的占着后位,到了现在,就是哀家这个皇帝的生母也不得不避其锋芒,可是现在看来,她的福祉也差不多用尽了。”

活了几十年便在其下屈居了几十年,饶是钮祜禄氏起先再好的心态也不由得逐渐扭曲了起来,她一心只觉得除了出身,无论是相貌还是福气自己半点都不输于人,可是这么多年下来她也清楚的认识到了,只要对方活着一天自己便不可能越得过去,如此,见着老天爷上赶着来助自己一臂之力,她如何不喜,如何不激动——

“哀家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了,恐怕先帝爷也因此怜惜我而迫不及待的想要她下去陪伴了,好,真真是好极了!”

“主子说得是,这若是论福气天下又哪里有人能敌得过您呢?说起来那位也不过是占了个名正言顺而已,主子爷向来是个要脸面的,自然不能明晃晃的不将规矩放在眼里徒惹人诟病,只是,上苍怜惜,您的好日子总算是要来了呢!”

钮祜禄氏这话说得实在大胆,几乎就等于是在咒那拉太后去死,直听得桂嬷嬷心里砰砰乱跳,可是还是勉强附和了起来——

“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办呢?”

“嗯?”

“虽说那位现在病重理不得事,可是在明面上也很少对后宫之事指手画脚,一切都是随着坤宁宫那位来决断,如此,即便眼下里的情形对咱们有利,也总是不能直接去夺权,不然,第一个不乐意的怕就是主子爷了。”

“哼,说起来还不是怪金氏和魏氏那两个废物无用,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竟然死的死贬的贬,能够拿出来当个依仗的老五也被扣上了个谋反的罪名,有着哀家的帮衬居然还落得这样的局面,简直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那您是打算不管他们了?”

“那岂不是中了别人的计?”钮祜禄氏在后宫里头当了这么多年的万年老二,一心就想要干一大票来挽挽威势,也让那些个只知道去宁寿宫奉茶奉药的女人们看看现在哪个才是最有分量的,便只见她眼珠子一转,“皇后那个人一向是个心思诡诈的,却又跟皇帝一样是个重颜面爱惜羽毛的,这才没有对魏氏和老五痛下杀手,而眼下里的情形虽是不利,可是哀家心里可是有数的,外头的那些个压根就不知道老五犯下了这样事儿,甚至一直以为他离宫在外,这样一来,只要运作的好,还怕废子变不了王牌?”

“可是,可是主子爷不是已经厌弃五阿哥了么?饶是将五阿哥再扯出来也已经失了圣心,那又还能起什么大作用?”

“呵,你懂什么?”钮祜禄氏轻蔑一笑,“知子莫若母,哀家是他额娘,他是个性子我还能拿捏不准?他本就一直对那个魏碧涵有些另眼相看,连带着对老五也很是青眼有加,之前那是在怒头上被人戳中了软肋才乱了阵脚,宁可错杀一个不能放过一个,可是他也不是个傻子,一个皇家阿哥就是再要逼宫也总是不至于去勾结乱党,这话甭说是哀家不信,就是放到前朝去也不可能有人相信,说不定他这会儿便已经生出了悔意,若不然依照他那恨毒了就半分情面都不留的性子,怎么可能还留着他们二人的性命?”

“呃?恕奴才愚钝,主子您的意思是?”

“哀家虽然比不得宁寿宫那个老妇,可手底下到底也有些人可以用,而且钮祜禄家也不是吃干饭的,就让他们把风声放出去,说是五阿哥因为心系祖母身体已经连夜回宫,再将宫门口的侍卫打点好给坐实了这一点,面子里子都给他顾全了,即便皇帝心里头再有着怒火未消尽,也不可能全然不顾忌大局不是?”

“可是这样不是太过于冒险了吗?”

“冒险?”钮祜禄氏轻哼一声,“不入虎穴不得虎子,哀家这么多年便是太过于循规蹈矩才一直落人其下,若不然又怎会等到今时今日才得了一丝反击的机会?如今后宫皇后一人独大,有他膝下那两个嫡子位子也坐得稳当得很,哀家自是容不得她们那拉家刚倒下去一个再站起来一个,毕竟先帝爷身子骨那样康健的人也不过活了五十几岁,弘历现下也已经四十好几,谁知道明天的太阳升起来会照着那边,若不早做打算,难道还由得皇后变成太后,哀家则只能是个被架空的太皇太后么?”

“这……”桂嬷嬷在钮祜禄氏身边这么多年,她也知道自家主子是被压了太久,好不容易得了一丝机会就想彻底翻盘以扫多年来的憋屈,听着这话心中虽有忐忑,可看着对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疯狂之色,却又懂眼色的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吞了下去,“主子英明,只是奴才想着不管怎么着这只将筹码压在五阿哥一人之上也太过于不留后路了,毕竟她们一家在后宫钻营了这么多年势力不能小觑,咱们是不是干脆多拉点人下水搅乱了这池水?也好给坤宁宫那位来点障眼法?”

“嗯?”钮祜禄氏虽然因为多年来的种种陷入了某种魔障,可是她脑子倒也没有昏到头,知道光是一个永琪确实不足以太有分量,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话倒是不错。”

钮祜禄氏自以为窥见了良机掌握了全局,却不知道这一切在她回宫之前景娴母子早就有了部署,她这一头刚有了一点动作,坤宁宫中转头便得到了消息——

“你说慈宁宫那位找上了纯妃?”

“正是,方才用过午膳之后便特特着人去咸福宫宣了人,不光是纯妃娘娘,三阿哥和六阿哥也被一并宣了过去,还有……”容嬷嬷皱了皱眉,“还有金贵人和十四阿哥也被叫了过去,据说留着说了好一会儿话。”

“哦?竟是连金锁和永璐都叫过去了?”

说起来金锁也算是个幸运的,原本着以她和夏紫薇那扯不干净的牵绊就是不至于丢掉性命也决计不可能不受半点牵连而安然无恙,可是偏偏她就在这个时候怀孕了,还生下了那原本应该由魏碧涵生下来的第一个阿哥,永璐……弘历年纪一年比一年大,纵然还是重女色也有很长时间没得子嗣了,再加上这些日子一来噩耗连连他自是得了点安慰多给了点宠爱,如此,金锁的境地非但没有太过为难,还母凭子贵的彻底的在后宫站稳了脚跟。

“原本还以为以她的脑子不会这么快找上金锁,却没料到这回儿竟是开了窍了。”

为女则弱为母则强,以前的金锁确实是只想好好伺候紫薇以报夏雨荷的恩德,后来承了宠翻身当了主子也多是想要安身立命得个衣食无忧的生活,可是有了儿子又站稳了脚跟,再加上还正是年轻,就是再没有野心的人也会生出点不一样的想头,亲王和龙椅,到底是有着云泥之别……景娴心中通透,面上却仍是一片淡定之色,可一旁的容嬷嬷显然有些着急上火。

“主子,不是奴才说,这金贵人就是再有什么心思再心里有计较,她出身摆在那儿总归掀不起什么风浪,可是纯妃娘娘就不一定了,毕竟再是汉军旗比不上满军旗,那也是正儿八经的八旗出身,祖上也一直是官家,而且她膝下的两个儿子都还成了年,如此一来,若是真被慈宁宫那位勾动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那可还真是咱们的威胁!”

“这你就说错了,纯妃是在皇上登基前就伺候在身边的人,她若是真有争斗之心必然不会等到今时今日,她一向稳重,也算是个难得的明白人,知道那把龙椅看起来风光,可是坐上去的滋味儿并不一定好到哪里去,加上这几年她的身子越来越不好,一心便是只想着儿子能有个稳妥的安置。”景娴拍了拍容嬷嬷的手背,“你怕是还不知道吧?慈宁宫那位刚回宫的时候她就已经叫人给我递了信儿,说是有意想将永瑢过继出去。”

“啊?”

“所以说起来还是金锁的不安定因素更大,说句不敬的,孝恭仁皇后的出身不说去跟当年的惠妃宜妃相提并论,就是比起良妃也是高不了多少的,先帝爷都可以坐稳皇位金锁又为什么不可以?况且,她们若是不瞎折腾,咱们又怎么继续将这出戏继续唱下去呢?”

景娴的手几不经意的拂过太医院呈上来的那拉太后的脉案,脑中却是想起了前世自己被当猴耍着去当出头鸟,最后落得不得善终还牵连了最为珍重的人的场景,唇边淡淡一笑——

“这人活一世讲究个因果报应,眼下不报不过是时候未到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