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第268章 推波助澜为东风

[综琼瑶]重生继皇后 268推波助澜为东风

;

“邓御医,皇帝怎么样了?皇帝伤得重不重?人醒了没有?”

吴书来一句话可谓是等于在整个儿花厅里投入一颗巨大的石子,众命妇齐齐变色跪下请罪,阿里衮夫人暗道一声糟差点没急得晕过去,而钮祜禄氏一个踉跄面上血色尽失,胸口起伏的说不出一个字,那拉太后和景娴虽然心中有数,面上却也是一派焦急,听闻人被抬了回来,连忙起身直奔弘历寝宫,而直到人已经到了寝殿之中,看到了躺在**不知是昏迷还是睡了过去的弘历,钮祜禄氏方才后知后觉的回过了神,竟是顾不得男女之防和太后之尊,抓着邓御医便连声问了起来——

“崇庆,哀家知道你心急皇帝,可你着急哀家就不着急了?这样没规没矩的御医该要如何回话?还不快快松手?”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记挂着这些规矩不规矩的?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看到皇帝变成这个样子你就满意了是不是?果然不是亲生的就始终隔了一层,你……啊!你,你居然敢打我?!”

“哀家是圣祖爷亲封的先帝嫡妻,先帝爷的正统皇后,是这大清的母后皇太后,哀家跟前岂容你一而再再而三无状放肆?你若是要听便安安静静的杵在这儿听,若是再口不择言乱上添乱就别怪哀家不给你留情面直接禁了你的足!”

这出闹剧虽然有那拉太后的推波助澜,可是现在时机尚未成熟她也并不想弘历就此崩逝,心中自然也是着急上火,对待钮祜禄氏哪里还有以往的好性儿,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通,又见景娴给自己打了个‘放心’的眼色,方才压了压心头火,将目光转向一旁恨不得将头垂到地里头的邓御医身上——

“说吧,皇上的情形究竟如何?”

“回,回母后皇太后的话,皇上的身子并无大碍,虽说被刺中了龙体,可是伤得并不算重,只是触动了旧患看起来有些可怖罢了,而……”

“你胡说,若是皇帝无碍怎会到现在还昏迷不……”

钮祜禄氏被指着鼻子骂了一通,心火旺盛得几乎能把自己烧死,听着邓御医这不紧不慢的话越发的来火,张口就想指着对方被收买了故意隐瞒不报,然而话没说话却只见那拉太后猛地转过了头,眼中警告之色让她顿时打了个寒颤,再不敢多言,只能听着邓御医继续往下说——

“回圣母皇太后的话,微臣在宫中侍奉两朝从来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皇上之所以现在还不醒,多是因为近日里吃食太过于油腻上火,虚火已存再加上急怒攻心所致,微臣已经开了方子,皇上喝了药用不了多久便会醒。”

“这样便好,你好好侍奉切不可出什么纰漏。”那拉太后看都懒得看钮祜禄氏一眼,嘱咐了邓御医一声便将目光投向了一旁擦着冷汗的吴书来,“说,究竟怎么回事?什么叫做最近吃食太过油腻?你这总管太监到底还要不要当了?”

“奴才侍奉不周本事罪无可恕,可是自从到了德州府之后主子爷多是带着大人们在外用膳,奴才被留在行宫之中并未随侍实在不知内情,望娘娘明鉴!”

“嗯?”

弘历疑心病越来越重,除了母族和这几年亲自提拔起来的人可谓是旁的一个都不信任,这其中便是包括了跟在其身侧的吴书来,为自己效力了这么多年那拉太后心中自然有所分数,此般问责自然也不是针对对方而来,如此,便只见她脸色更为讳莫如深——

“那这几日是谁侍奉在皇帝左右?又是谁安排的膳食?”

“这……”

吴书来早在投入那拉家阵营的时候就清楚知道了自己的位置,也知道既然有所效忠就不可能将所有人都讨好个全儿,听闻此言不由得机不经意的瞟了一旁的钮祜禄氏一眼,一副豁出去的样子憋出来一句——

“是,是钮祜禄大人!”

“钮祜禄大人?”

膳食导致皇上内存虚火,这事儿可小也可大,往小了说是不懂劝诫只会奉承,往大了说则是示龙体如无物心怀不轨,而在这龙体本就受创的当口儿上,显然是不可能大而化小小儿化了,那拉太后转头看向一旁顿时如同身遭雷击的钮祜禄氏,用锐利的目光制止了对方到了嘴边的话头,淡淡的抛下一句——

“阿里衮,好,真是个好的。”

“说吧,眼下里没有外人在了,总可以告诉我你这心里头的盘算了?”

安顿好了弘历寝宫上上下下的事儿,又直言不讳的警醒了钮祜禄氏,再让人去打听外头的动静,一切忙活得差不多之后,回到自己寝宫的那拉太后总算缓过了神与景娴好好说上一会儿话……她一向知道自家这个侄女儿是个心有大丘壑的,在出宫之前也知道这趟南巡注定了不会太平到哪里去,可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缘由景娴却并未将话说得太过清楚,是以,她也不知道这一路上对方究竟做了哪些安排,有着怎样具体的打算,如此便才有了这么一问。

“今日让姑爸爸惊心了,这实在是娴儿的错,不过您总是知道,娴儿决计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不是?”

她之所以没有之前就将自己的安排全盘托出,这并不代表她不相信那拉太后,不看重那拉太后,反而就是因为太在乎才不想将自己最阴暗的那一面展露出来,更何况,南巡的路线本就是机密,直到了临出行之前随驾的众人才多多少少收到一点风,就是耳目众多的那拉太后也不过是提早一月得知,然而景娴却是不同,她有先知有上一世的记忆在心,可谓是刚扫除了魏碧涵等人就已经在为南巡做准备,或者更早,在她刚进入乾西二所之时就已经在为今日步步为营,这些她心中有数却难以宣之于口,毕竟重生而来这种话谁能够相信?就算能够相信会不会因此产生什么隔阂?

她不想去赌这个万一,也不想将局面弄得太过于复杂,更不想让亲近的人觉得自己太过于可怕,如此,与其将自己所想尽数说出来加重对方的思想包袱,倒不如自己尽可能的揽下担子,筹谋千日只为一时或许就是这么个理儿……而说到这第一步的计划其实也并不怎么很高明,山东饥荒这本是在上一世就实打实发生过的事儿,只是当时山东官员从上至下皆是隐瞒不报直到了后来他们圣驾离境到了江浙等地才避重就轻的上了折子,弘历本就是个喜欢奉承的主儿,见着那些个人侍奉得好也接驾得好便也没有太过于苛责,用江浙的富庶填了这个窟窿眼,如此,全程负责南巡的阿里衮自然也不是什么无辜之辈,他打的也是这么个算盘,甚至或者是有别的心思想要最后将这个屎盆子扣到他们那拉家头上,毕竟那拉家族人众多下放到山东之地的也不是没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之下总是能找到点问罪的由头,这般之下,景娴当然不会让钮祜禄一族称心如意,干脆以此之道还彼之身。

你不是想拿着山东饥荒做由头吗?好,让你做,不光让你做个全还让你顶罪顶个全儿!你不是奉承弘历一把好手吗?好,那便让你奉承,不光让你奉承还让你奉承到顶儿想跑都跑不了!你不是不拿灾民当人看吗?好,那就让你看看兔子被逼急了是什么模样儿,一个灾民你能压下来,两个灾民你也能不当回事,那一千个两千个三千个呢?没饭吃饿到只能吃树皮吃泥土,你们大摇大摆的吃着肉喝着酒享受着那些民脂民膏,众怒之下,谁理你是不是一等公?谁理你是不是天下之尊?

“说起来,还要谢谢阿里衮的奉承,若不是他太过于心心念念的想要讨好皇上怎会给了我可乘之机?而这些灾民本就可怜,饿得食不果腹便罢了,还因着他一心讨好献媚而勒令底下官员将所有灾民赶到城外去,闹得个居无所居,寒冬腊月的天儿几乎每天都有人冻死,怨气自然是达到了顶峰,这个时候,只要有一个人带头,您说,他们可会放过罪魁祸首?”

景娴递了盏茶过去,面上神色说不出是喜还是悲。

“取之于民本就应当还之于民,可在京里头享受惯了他们哪里会顾忌到这些人的死活?在他们眼里或许只觉得连蝼蚁都不如,却独独忘了千里之提溃于蚁穴的道理,他们身边就是有再多护卫,有再多精兵,怕也抵挡不了这数千人的民愤,只能说是天之道必有报了。”

“倒是这么个理儿。”先帝爷是个重民生的,那拉太后自然也很是看重这些,听闻此言自是颇以为然,只是眉间忧色却仍是不减,“无论怎么说这样还是太过大胆了些,或许是我年纪大了吧,做事总比不得你们这些年轻人,开始爱瞻前顾后了,你就不怕动静闹得太大让皇帝白白送了命?”

那拉太后这话倒不是因为体恤弘历,这些年她也算是看明白了,她想着退一步海阔天空可对方却是非但不感念还步步紧逼,再这么下去只怕是那拉家一门都得折在这上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争斗中过活了这么些年她自是不会有什么慈悲的菩萨心肠,不过是觉得眼下里时机尚未成熟,若是闹得太过反而不美——

“我既然敢这么做必然是有所依仗的,虽说这灾民人数众多,可是吃不饱穿不暖的也决计不会有什么大力气,能够将他们伤成这样都已经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二来,阿里衮他们还得仰仗着皇上必是会拼尽全力护着他,就是豁出自己的命也决计不可能让皇上丢了命,三来,以防万一我也留了后手,早早就让雁姬通知了其父兄,若是闹得太过必是会有后援,几几相加之下,不过让灾民们出出气罢了,毕竟皇上是个以仁治天下的,心中就是再有气还能发到这些本就受尽了磨难的灾民身上?到头来,怕也只能憋屈着发作点官员,再好好安抚灾民省得污了名声。”

“哦?”

听到景娴计划得周全,那拉太后心中的大石倒是放了下来,她虽是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能够这样果断的舍弃多年来的夫妻情分,可是为女则弱为母则强却也说得通,只要对方没有因为心中急切而乱了阵脚她自是也没有什么可计较的,如此,便只见她唇边也带上了点笑意——

“我可不认为你大张旗鼓的推波助澜上一场只为了让皇帝吃点苦憋点气。”

“还是姑爸爸懂我。”景娴捧着茶盏,袅袅上升的热气让她精致的容颜颇显朦胧,“您便等着瞧吧,接下来的戏可是一出要比一出精彩,等到这戏落幕了,咱们的东风便也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