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尼的银魂生活

女主角太猥琐当心换人

女主角太猥琐当心换人

猪头倒下的一刻,我看见的不是别人,正是高杉晋助。

身穿暗红浴衣的紫发男人静静地站在樱花树下,手上的太刀没有出鞘,刚才对猪头天人的一击完全是靠力度。

我泪眼汪汪梨花带雨地看着他。

“高杉……”

“果然不到最后还是想不起我吗?”高杉不紧不慢地说,仿佛自己当真是在赏花而不是面对别人的群殴。

不过是喊话的顺序而已,你这也要计较吗?要不要我下次喊救命的时候加一句‘排名不分先后’?

话说猪头的其他伙伴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激怒了。

“可恶的猴子,居然玩偷袭?!”又一猪头指着高杉的鼻子骂。

“当街调戏小女孩的变态没资格说这种话吧。”语毕,以掩耳不及雷鸣的速度快速突击,等我反应过来时,那三个猪头天人无一例外地倒下了。

高杉站在我面前,朝我伸出手:“能起来吗?”

那一刻,心头有个东西在狠狠跳了一下。

心,在萌动。

我下意识地伸出了手,“嗯。”

“喂,怎么办?那个武士把天人打倒了!怎么办?”

“天人追究起来怎么办?会把我们全部当成他们的同伙捉起来吗?”

我刚刚站起来,就听见围观人们的窃窃私语。

面对同样来自人类的猜忌和恶意目光,我不由自主地握紧了高杉的手,往他身边靠了靠。

他用冷漠的眼神扫视了在场围观的人一圈,没有说话,只是蹲下身来帮我拍了拍浴衣上的尘土。

“没事,走吧,回去上药。”高杉抬起我受伤的手掌,放在嘴边吹了吹,柔声说。

这男人用温柔的动作轻而易举地化解了我心头的恐惧。我被煞到了。

我任由他背着我离开了人群,那些人的目光虽然如芒刺背,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当真敢上前来阻止我们离开。

大家应该感觉到了吧,我和高杉的关系跟两年前比起来似乎有点不一样了。其实……我们在拍拖……是不可能的……

好吧,自从两年后坂本离开以后,我就陷入了失恋的痛苦当中……就两天而已。不过坂本那时跟我说的话我倒是放进心里去了。“虽然我们家不像高杉的家那么有身份,可是怎么说也是衣食无忧啊……”

没错,坂本当时就是这么说的。高杉家很有身份!于是我仔细打听,才了解到,原来高杉家是地地道道的武士家族!我一直以来对高杉的认知只是“他家境比较好能交上学费而已”!可是原来竟然是武士家的少爷!先不说他为什么放着高枕无忧的生活不过跑来跟我们这些人熬穷,总之如果我能够勾搭上他我下辈子就不用愁了!!!(你该拖出去打靶了……)

所以……哼哼……我的态度想必大家都心照不宣了,可惜的是……娼妇的态度我就不知道了……

时好时坏,若即若离,有时甚至会对我发大男人脾气……

反正我不管,要是到时干出什么事来敢对我不负责任,当心我……当心松阳跟你断绝师徒关系……最起码给我点赡养费啊……

“尤尼怎么了?”桂看见高杉背着我回来,疑惑地问。

“这笨蛋摔跤了。”高杉的回答很简短,仿佛在陈述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实。

“原来是这样。”桂点点头,一点疑惑也没有。

我的头顶顿时冒出一个十字。

一个两个当妹妹我是白痴吗?走个路也能摔成这样吗?!!!

算了,懒得辩驳了,我闭上眼睛,把头埋在高杉的颈窝里假寐,淡淡的熏香进入我的鼻息,让我昏昏欲睡。别问我为什么高杉身上会有熏香的味道,我跟他同一屋檐下两年多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难得有机会和美男亲密接触,肯定要好好享受一下。模糊中,我又想起了我刚来到村塾不久不小心走丢了的那次,也是高杉把我背回村塾的呵……

回到村塾里,是假发给我上的药。而且是躲在一边喊都不敢喊出声来,就怕被松阳发现。

“尤尼啊,你怎么走个路都要摔倒,这样走出去怎么好意思说是松下村塾出来的人啊。”

我说你就真的认定我是摔的吗?!!!我看你才是走出去别说是松下村塾出来的,像你这种极品脑残放哪里都是丢人!!!

“啊!好痛啊!轻点轻点!”

“行了,还有哪里痛,一起弄了。”

“我脖子很痛。”我用没受伤的手轻轻按了按颈窝,已经痛得龇牙咧嘴了。“有没有跌打酒给我按摩一下啊?”

“哪里?我看看。”

“这里。”我把头歪到一边,让桂能看清楚,“是不是红了?有没有淤血,真的好痛。”

“…………”

我维持这姿势好一会儿,后面的人却什么反应也没有。

“怎么了,假发?”我回过头去,意外地发现这家伙脸红了。

“…………”我面无表情了。不就是脖子而已吗?你到底保守到什么程度啊喂。

“咳咳,尤尼,女孩子的身体不可以随便给别的男人看的,你自己来吧。”假发把脸撇到一边,非礼勿视的样子。

给人看什么?你看见了什么?你这么说叫我情何以堪啊喂?!!!

“啧,我自己来,总行了吧。”我睥睨地看了这封建男一眼,提好领子往屋里走。

啧,真的好痛。

我倒了点铁打酒在脖子上,轻轻碰了碰,还是照样的痛得龇牙咧嘴。真是的,真是流年不利啊,出去赏个樱都会落到这般田地。

我叹了口气,干脆拿出床铺出来睡午觉,反正我这两年里除了做做饭洗洗衣服就是当米虫。

话说这四月份睡午觉真是太舒服了,我这一躺基本上什么知觉都没有了。

“喂,汝给吾起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被人用脚踢了踢,力气不大却很烦人。

“嘈死了。”我嚷了一声,翻过身去继续睡,谁知一转身就触到肩膀的筋骨,痛得我睡意全无。“啧啧啧……好痛。”

我龇牙咧嘴地睁开眼睛,小心翼翼地把身体调整到比较舒适的姿势。

“不要再让吾重复了,给吾起来!”声音从头顶传来,而且是尖细的女声。

什么?女声?松下村塾除了我哪来的女人?

想到这里,我连忙睁开眼睛一看……你谁啊?!!!

没错,我看见的当真是一个女孩子,而且是一个穿着华丽的十二单衣的妙龄美少女……当然,没我漂亮就对了……

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一下子从床铺上腾了起来,放眼四周,除了这个女人以外,一个人也没有。

高杉呢?银时呢?假发呢?

“你是……谁呢请问……”虽然对这个女人的无礼很不爽,不过说不定是客人也说不定是来求学的人更说不定是其他人的亲属,小偷的话不至于入室行窃时还嚣张得把主人拽醒吧,更何妨会有穿十二单衣的小偷吗?会来偷我们一穷二白的村塾吗?

最重要是这个女人穿得那么华丽,一定非富则贵,欺负了她我肯定没有好果子吃……畏惧权贵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不能再要松阳给我收拾烂摊子了。

“汝这个村妇凭什么问吾的名字,快回答吾的问题!”女孩尖细的声音此刻显得分外的刺耳。“还有汝臭死了,别靠近吾。”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心想:你以为跌打酒是香水吗?想挨揍吗?

我直接越过她走出屋子,大声喊道:“爸爸!银时!假发!娼妇!”

没有人回答,我又四处张望一下。其实他们全体外出也不出奇,但是无端端村塾里多了个陌生女人却让我格外的不舒服。

然而我一回头,却撞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里,一抬头……

“啊啊啊啊——————”

我的身后,居然站着个提着剑的陌生男人!不只是一个,还有很多武士从屋子四处向这里聚集!!!

“喊什么,汝给吾闭嘴!闭嘴!”还是刚才的女声。

只见男人恭敬地退后一步,给那个女人让出了一条道,后者则用扇子捂着嘴巴藐视地看着我。

“……你们,到底是谁。”我用自以为霸气堪比春哥的眼神看着她,所谓输人不输阵嘛……

我可以肯定的有一下几条:一、他们不是幕府派来捉松阳的人。我不认为这女人是条子的头。二、他们没有杀我的意思。否则不会喊醒我,而且也没有杀我的理由。三、这个女人有来头,不能开罪。四、在其他人回来以前,我只能选择和她合作。

“…………”女孩沉吟了一会儿,意外地神情居然稍微收敛了一点。“好吧,怎么说吾也是客人,要告诉汝吾的身份也是可以的。吾乃山口町奉行井上平右卫门的次女雅子。请称呼吾为雅子大人。”

鸭子啊……好长的身份……

“那个……鸭子大人,请问您来这里有何贵干。”她是谁我不清楚,反正是达官贵人差不多就对了吧。还是有礼貌点打发给松阳好了,这种人我可应付不过来。

谁知女孩一合扇子,武士们似乎接受到主人的怒意,居然立马抽出刀来对着我!!!

玛丽隔壁的!我说错什么了我!!!欺压良民很好玩吗?!!!

“我知错了!别杀我啊!!!”我内心爆粗,可是行为上却很没骨气地跪在地上,捂着脑袋求饶……

“谁!”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一把淡然而沉稳的声音。于此同时,一个身影已经以难以扑捉的速度窜进屋内,从后面用刀抵住了拔刀武士的后背。

“虽然是个疯丫头,可是怎么说也是位女性不是么,刀剑相向可是很失礼的啊。”

这两个家伙的声音此时此刻对我来说堪比神之音。我捂着脑袋眼泪汪汪地看着他们,心想:混蛋,终于死回来了吗!!!妹妹我差点被人砍了啊!!!

站在门外用刀指着女孩的人是高杉,闪进来用刀抵着武士的人是银时。

“不用指望援兵了,外面的人都被假发和老头子搞定了哦。”银时继续懒洋洋地说。

对啊,快搞定他们!把那个女的揍一顿!哼哼……敢欺负尤尼我?找抽!!!

“……是你?!”就在我思考自己作为英雄救美中的女主角,要不要扑到男主角怀里寻求安慰顺便把邪恶女配气得翘辫子的时候,高杉看着鸭子的表情却少有地充满了震惊。

“雅子?!”

“夫……夫君!”

我所看见的情况是:鸭子大人宛如惊弓之鸟般转身看向说话的高杉,而高杉的表情,竟在和她双目对视的一刻,由戒备变成惊艳,而且,喊出了鸭子的名字。而鸭子,更是一鸣惊人地喊了一句“夫君”……

两人默默无语的深情对视,仿佛下一步就会冲开重重障碍,来个琼瑶式拥抱和一个法式长吻……长吻你妹啊?!那个重重障碍就是我吗?!我才是女主角啊!难道女主角换人了吗?换人了吗?!!!就因为我思想太猥琐了吗?!!娼妇到底是什么时候结的婚啊喂!!!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晚上去大会堂去看风雪夜归人的芭蕾舞剧,旁边那个男人在不停跟他女朋友解释剧情,都没见过这么多话的男人,于是我跟他说:“同学,请你安静一点可以吗?”然后他终于肯闭嘴了……

这章继续甜蜜~~~~

话说雅子大人真的是高杉晋作的老婆,不过貌似没什么感情,否则高杉也不会流连花街……29岁死掉的时候身边没有家人只有相好。政治婚姻就是悲剧。

娼 妇的眼神太霸气了~~~~~邪魅~~~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