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8章 出府(三)

第二十八章 出府(三)

距离冬至采办还有一天,苏槿望着手上之桃写给自己的购买清单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锦绣坊的布料、珍珑阁的首饰,还有醉香楼的烤鸭。

之桃是把多年来的积蓄都准备用了么。苏槿抚了抚额,自己有那么多时间去逛街么。

“这是苏妹妹想买的么。”这几日红杏一得空就往苏槿这边跑。

苏槿摇摇头“不是,是之桃的呢。”

红杏了然的点点头,因为名额早已经满了,很多出不去的丫鬟都会让平日‘交’好的姐妹帮着带点自己想要的东西。

“你对京城的街道不熟吧,没关系的,明日出府后我和李嬷嬷说我们一起就是了。”红杏以为苏槿在烦恼不认路的问题。

苏槿也不好解释什么,只能点点头。

像苏槿红杏这种小丫鬟跟着去采办的,通常都是分配点简单的任务让她们去完成,到了下午在回夏王府的,所以每次出去采办都有很多小丫鬟都想去。

“她明日要出府?出府做什么。”听着青影的汇报,欧阳洵有些疑‘惑’。

青影微微犹豫了一下,“好像是跟着去采办冬至的货物。”

“采办冬至的货物?”欧阳洵微微一怔“都快冬至了啊。”

欧阳洵来到窗前,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自己有多少日没有回丞相府了。

大哥的刺杀虽然失败了,可是他了解欧阳旭,大哥不会就此放弃的,丞相府等待自己的不知道是何种“惊喜”。

只是冬至将至,自己若继续住在翠仙楼,家里那个老头子可能真的会把自己从族谱上除名的。

欧阳洵苦笑两下,收回目光,看着还立在一旁的青影“明日你要看护好她。”他担心苏槿一旦出府,她背后的势力也许就会蠢蠢‘欲’动了。

青影有些‘欲’言又止,主子对那丫头如此在意,自己却隐瞒了她要去晋王府的事……

欧阳洵似是没发现青影的纠结,他挥挥手,青影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离开了。

“主子……”橙影刚想开口就被欧阳洵打断了。

“你想说青影有事情隐瞒么。”欧阳洵有些疲惫的‘揉’‘揉’太阳‘穴’“你们五个一直跟着我,青影不会生出背叛之心的。”

橙影沉默了。他也相信青影不会做出对不起主子的事情,只是青影刚才明显有隐瞒什么,青影本就不擅撒谎,所有的心事都写在脸上的。

“必定是那小丫头的恳求。”欧阳洵微微一笑,脸上有种他自己都不曾觉察的宠溺“真不可小看那丫头,能让青影都帮着她。”

一直在犹豫挣扎的青影回到夏王府就看到那个让他陷入纠结的人正在院子里认真的练习自己教给她的一些基本的防身武功,心间不由一暖。

看到青影现身,苏槿有些意外,这个“师傅”从来都是晚上才出现的,怎么今天白天也出现了,就不怕被夏王府的人发现么。

“你刚才的招式不对,是左手用力的同时,右臂也要向前伸直。”青影上前抬了抬苏槿的手臂。一股淡淡的香味萦绕在鼻尖,青影微微有些不自然。

感觉到青影忽然有些僵直的身体,苏槿纳闷,明明是他自己过来指导自己,怎么又不自在起来。

“明天你要出府,今晚就不必练习了,好好休息吧。”青影撤回手“我明天不方便保护你。”

苏槿点点头。

“你不问为什么不方便么。”青影没来由的觉得有点失落。

苏槿诧异的看了一眼青影,接着摇摇头“你有自己的事情,你又不是我的专职保镖。”

“保镖是什么?”从来没听过这个词。

觉察到自己说漏了嘴的苏槿稍稍有些尴尬,只好胡‘乱’解释“我从别人那听到的词,就是专‘门’保护人的。”

青影恍然的点点头,并未怀疑。其实自己真的就是主子派给她的保镖。

“不过你这么一说,那我就问问你为什么不方便。”苏槿生怕青影会详细询问“保镖”的事情,赶紧岔开了话题。

“嗯——因为隐卫不适合在街上现身。”说出这个理由以后青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是什么烂理由。总不能说自己因为怕暴‘露’身份被欧阳旭发现从而发现苏槿找她麻烦吧。

苏槿眨眨眼,反正街上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出现吧,这好歹是京城。

看苏槿似乎也没有发现什么,青影暗中松了口气,只是耳根有一抹可疑的红‘色’。

次日。

砰砰砰——

苏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叫醒。

“苏妹妹,你怎么还没起来,不快点的话就出不了府了。”‘门’外是红杏焦急的声音,自己应该早点过来喊她的。

苏槿望了眼还没亮的天,心里腓腹了一下,这些古代大户人家就是麻烦,过个冬至而已,不知道需要采办多少东西,那么早就得起来。

她将夏启正的信偷偷藏在棉袄的夹层里,收拾妥帖,确定别人看不出来才打开房‘门’。

“快快快,一会李嬷嬷等久了会生气的。”红杏一把拉起苏槿就朝夏王府后‘门’跑“我们得快些了,太迟可能他们就不等我们了。”

苏槿被红杏拖着,幸好自己一直在和青影习武,否则自己这小身板这样跑恐怕要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李嬷嬷看到两个小身影赶到,她没有错过红杏已经累的气喘吁吁,而苏槿却呼吸平稳,看不出丝毫疲态。李嬷嬷的眼底多了一份沉思。

这次出府采办除了四个壮年的男子还有三个婆子,只有她和红杏两个小丫鬟。

红杏朝苏槿递了一个得意的眼神,苏槿会意的悄悄给红杏竖了个大拇指。

李嬷嬷威严的说了一些采办事项,主要就是注意自己的言行,外出不要丢了夏王府的脸面之类的云云,然后就开始分配采办任务。

轮到苏槿和红杏的时候,李嬷嬷思索了一下“红杏和苏槿就负责采买些红纸吧。”

红纸是逢年过节最常用的物品,在采买里也是最轻松的。

李嬷嬷看着面‘露’喜‘色’的两人,严肃的说“红纸要用江南那边产的最好的双红纸,不可以有掉‘色’之类的现象,那是极不吉利的。原来我们一直是如轩坊送货,但是如轩坊上次给宫里的货品有些残次被查封了,你们这次去城西看看,听说那边新开了一家不错的卖纸的店。”

两人点头称是,李嬷嬷看了一眼苏槿,加了一句“不要到处‘乱’跑,好好办事。”

红杏拉着苏槿连连点头,却轻轻捏了捏苏槿的手。

终于可以出夏王府了,苏槿有些兴奋。

这是苏槿第一次站在古代的街道上。

红墙绿瓦,各式各样的招牌,只是清晨,就有小贩络绎不绝的吆喝声。古‘色’古香的石板路,只是因为时间尚早,很多店面还未开张。

“苏妹妹,我们要买的是饭菜上要贴的红纸,所以很有讲究呢。”红杏拉着苏槿朝城西方向走“不知道选好双红纸要多久,城西那边的店有很多呢。”

饭菜上要贴纸……苏槿嘴角不自然的‘抽’了下。

城西……晋王府离夏王府不是很远,可是都属于城南的位置,不知道去买那个双红纸需要多少时间,苏槿有些担忧。

看到苏槿‘露’出担心的表情,红杏知道她肯定有别的事,便开口“你找得到要去的地方么,如果找得到,我一个人去买红纸也可以的。”

苏槿正想说好,但是又想起自己答应李嬷嬷要和红杏一路的。而且在这个人生地不熟,连民风都不够熟悉的地方,自己离开红杏未必就是好事。

她摇摇头,自己还是暂时先和红杏一路比较好。

红杏也没多想“你别着急,我们走小路去买红纸就好了,抄小路很快的。大厨房虽然对红纸要求高,但是要不了多少的。”

两人刚走进一个小巷,就听到一个猥琐的声音响起。

“这不是木丫头么。当真入了贵人的眼,就忘记我们这些患难兄弟了么。”

两人回头一看,一个衣衫褴褛,头发脏兮兮‘乱’蓬蓬的乞丐手里拿个破碗,靠在墙上,不怀好意的盯着她们。

见苏槿一副不认识自己的神情,乞丐撇撇嘴“当真是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么。”

苏槿想起自己是被夏启晨带回王府的,可是进王府之前的事情她是一点不知,不过看这情况貌似是个乞丐?

红杏皱着眉拉着苏槿,她是在二少爷院子做事的,是知道苏槿是被二少爷带回府的。但是不管苏槿进府之前怎样,现在她是夏王府的人了,这乞丐分明是想从她这那写好处。

乞丐走上前拦在两人面前,伸出一只满是污浊的手“木丫头,当年若不是我,你哪里会遇到贵人,遇到恩人你是不是该感谢一下。”

苏槿不想和这个人纠缠,正‘欲’从怀里掏出一些平日积攒的碎银给他,却被红杏拦住了。

“你这人好没道理,苏妹妹已经是夏王府的人了,还不让开。”红杏挡在苏槿面前,她怕这个乞丐对苏槿不利。

“好标致漂亮的xiao/妞。”乞丐tiao/戏的把手往红杏脸上凑“王府的丫鬟就是水灵。”

红杏一脸惊恐的往旁边闪,奈何小巷狭窄,她根本躲不过乞丐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