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65章 争风

第六十五章 争风

紫绡低着头,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大少爷唯一的通房,只是没想到自己还没被收房,王妃就送给了大少爷三个美婢,说是伺候服‘侍’大少爷的,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王妃这是要和老王妃争高下呢。

老王妃才给了大少爷两个丫鬟,王妃也不甘示弱的塞了三个过来。紫绡攥紧手中的锦帕,她毕竟是老王妃给的人,那三个丫鬟不管怎么样也不可能高过自己。

倒是那个苏槿,大少爷竟然主动开口要她,虽然她现在年龄尚小,不过她才是最需要提防的人才是。

“紫绡姐姐,紫绡姐姐。”苏槿唤了几声紫绡,才将紫绡唤回神“什么。”

“大少爷房中的事情现在大多是你在管理,红盈姐姐让我问问,她们姐妹的‘春’装这边有准备么。”

红盈?紫绡认真思索了下,才想起是王妃送来的丫鬟之一,那个眼神妩媚的丫鬟。

紫绡忍不住冷哼一声“她们是大少爷的人自然分例是从大少爷这边出,‘春’装肯定也会帮她们裁剪的,着急什么。”

苏槿点点头“很多事情都要劳烦姐姐了,大少爷的院子的修葺木材已经采购好了,大少爷的事情还要劳烦姐姐多‘操’心了。”

紫绡眼里闪过一些复杂,苏槿现在仍旧要“协助”二少爷修葺大少爷的院子,她这样做不明摆着是放弃接近大少爷的机会么,难道她真的是对二少爷有情么。

不过如果那样也好,省的日后不好相与。紫绡‘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妹妹哪里话,伺候大少爷本就是我分内之事,你要忙便忙去吧。”

苏槿福了福身,递过来一个荷包“妹妹过意不去,姐姐可要多担待些。”

紫绡接过荷包一掂量,便知道里面装了不少的银钱,虽是有些诧异,不过笑的更加温和了“你我姐妹,何必说这些。”

想起今天红盈的挑衅,苏槿款款笑了笑,自己好歹和紫绡达成了暂时的同盟了,由紫绡对付王妃送来的几个婢‘女’再好不过,她才不想因为这几个‘女’人的争风吃醋被拖累。

“争风吃醋?姐姐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难道你们看那苏槿觉得舒服不成。”红盈不屑的瞥了眼秋兰和秋竹,这两个‘女’人真是空有一副好嗓子和好才情,脑子真是蠢笨,也不知道王妃是怎么选她们来的。

秋兰和秋竹对视一眼,她们和五少爷院子里的秋梅、秋菊本是嬷嬷打算让她们一起服‘侍’五少爷的,奈何后来王妃见了不喜她们,最后只留了秋梅秋菊,她们只能在王妃身边做个四等小丫鬟,本以为无出头之日了,结果峰回路转,居然一跃成为服‘侍’大少爷的人了。

现在虽然仍旧只是四等丫鬟,但是服‘侍’大少爷代表什么,大少爷现在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只要能爬上大少爷的‘床’,那可就是姨娘的命了。

不过她们可不像红盈,那么早早的就和苏槿起冲突,苏槿是老王妃身边的人,不是她们可以比拟的。

“红盈,我不管你做什么,别把我们姐妹拖下水就好。”秋竹低头绣着香包,头也不抬。

红盈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真是不中用的,自己怎么会想到拉她们这种软柿子来对抗紫绡和苏槿呢。

“苏槿,你来找我就为了告诉我这个么。”蝶舞伸手捻起一片桃片,夏启晨最近都见不到人,自从那晚大少爷院中走水他来自己这坐了一宿,她便再也没见过他,每日早出晚归不算,还禁了她的足,有什么消息那没用的丫鬟也打听不到。

“蝶舞,你是打算就这样过一辈子么。”苏槿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蝶舞的手顿了一下,放下桃片,嘴角嘲‘弄’的翘了一下,她不想又能如何,她已经是夏启晨的人了,又已经被那个人废弃了,她还能如何。

“夏启正的院子很快就要重新修葺,等院子修葺好了,那四个丫鬟总有人会被开脸抬姨娘的。”

“那又怎样!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就因为我害了那个小丫头,你就故意来刺‘激’我的么!”蝶舞眼里已经有了恨意,她被他当做棋子给了夏启晨,现在那个人又要纳妾了,可是苏槿为什么一定要将这些摆在自己眼前。

苏槿点点头,不过很快又莞尔一笑“不错,我就是故意告诉你的,不过不仅仅是为了刺‘激’你。”

此时的蝶舞已经气的有些微微发抖,‘胸’口起伏剧烈“你还想怎么样。”

“作为一个姨娘,你想要站稳脚跟,首先你要有孩子。”苏槿看了看蝶舞平平的腹部“不管用什么方法。”

蝶舞微微愣了下,她没想到苏槿会说这个,她低头抚了抚自己的肚子,她也知道,孩子是唯一的依靠,可是她并不想有夏启晨的孩子。

“你现在不为自己着想,还在想夏启正么。”苏槿似乎看透了蝶舞的想法“你已经是夏启晨的妾室了。”

蝶舞苦笑了一下,是啊,她不是早就知道了么,可是为什么还是看不开呢。

“夏启晨……他……根本不到我这来。”蝶舞剑拔弩张的气势弱了,她只是一个‘女’子,能奈何。

“你不是心向着夏启正么。”

苏槿的话把蝶舞震的七晕八素,她……她这话什么意思。

仿佛察觉不到蝶舞的震惊,苏槿只是抬手理了理自己并不‘乱’的发髻,不发一言。

是啊,其实都是夏王府的孩子,是谁的有什么要紧。蝶舞捏了捏自己的手心,里面隐隐有汗水渗出,她为自己的大胆想法有些心惊。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说。”蝶舞不相信苏槿是好心。

“因为我啊……”苏槿眨眨眼“很小气的。”

蝶舞不明白苏槿在说什么,不过不管前方是什么,她一定要试一试“你会帮我么。”

苏槿摆摆手,“我只是随意说说。”蝶舞听到这话倒并不觉得意外,要是她脱口要帮忙才显得奇怪。不管苏槿的目的如何,她,只想有他的孩子就好。

苏槿见蝶舞一脸坚定的神‘色’,也不再说话,起身点点头告辞,只是刚出院‘门’,就碰到了夏启晨。

“你来找我的么。”夏启晨见到苏槿,有一种他自己也说不清的欣喜在里面。

“嗯,我想问问大少爷的院子什么时候动工。”苏槿把之前准备的说辞拿了出来。

夏启晨眼神晦暗了一下,不过转瞬即逝“开‘春’吧,天气不冷动工也快些。”他知道苏槿成为了夏启正的丫鬟,而且是祖母同意的,他没有办法去闹,不过,他总会有办法把苏槿要到自己身边的。

苏槿点头,福了福身,正要转身离开,被夏启晨一把拉住“没有别的事情了么。”

对于夏启晨这么不控制自己的做法苏槿有些微怔,她抬眼,对上了夏启晨的眼睛,前世的记忆一下又席卷上来,苏槿有些厌恶的挣开夏启晨的手“没事了,二少爷,我先告退了。”

夏启晨看着自己空空的手心,苏槿,难道真的心向着夏启正了么。

苏槿深吸一口气,夏启晨至今至少没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她不应该因为董瑞迁怒的。但是夏启正么,苏槿眯了眯眼,只是让他住桧木建的院子打脸算什么,她说过,要他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