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82章 相看

第八十二章 相看

“你到底在干什么。”苏槿眼看要走到夏启明所住的院子了,却听到他充满愤怒的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来。

苏槿好奇的慢慢朝声音的方向走过去,借着树木隐藏自己的身形。

“五弟,这件事你听我和你解释,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夏茗楚楚可怜的说道。

“那是怎样?三姐,你从来不是那样一个人。”夏启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望“难道这几年你连‘门’都不出就是在算计这些么。”

夏茗低下头,苏槿看不清她的表情了,那我见犹怜的模样让苏槿忍不住都想冲出去把美人护在怀里,也不知道夏启明到底发现了什么。

“五少爷,五少爷……”林大娘在朝这边走来。

“夏茗,你最好不要做那下作的事情。”夏启明朝远处看了一眼,低声对夏茗说道“否则……”

苏槿没听到否则怎么样,但是看夏茗忽然抬起头,眼神有些不安,应该是些狠话。

夏启明离开后,夏茗也没多做停留,很快就只剩下藏在树后面的苏槿一个人了。

苏槿拼命的回忆古代的记忆,可是自她来到夏王府就没怎么见过夏茗,印象中夏茗一直是个温软如水的‘女’子,比起嚣张跋扈的夏启盈,她才真的像是王府的大家闺秀。

“这大家闺秀的模样看着就招人喜欢。”胡夫人笑眯眯的从手下褪下一个‘玉’镯塞到夏茗手里“你看我这记‘性’,还以为夏家就两个‘女’儿呢,这镯子你拿去带吧,莫嫌弃才是。”

夏茗款款福了福身“谢过夫人厚爱,怎敢嫌弃。”说完便接过‘玉’镯带在了自己手上,胡夫人的笑意更深了。

夏启盈不屑的撇了撇嘴,这个胡夫人还真是直接,对于夏王府其他人她可都是让丫鬟送的礼品,到了夏茗这就忘记准备了。

而此时的夏糯雪却感觉身体更加不适了,总觉得眼前像是有重影一般,隐隐绰绰看不清楚,但她又不敢和卢氏提出先去休息的请求,坐在那里有些不安。

因为是寺庙,胡夫人年岁较大也没带其他‘女’眷,夏王府的男子们并没有刻意回避,夏启明暗暗看了一眼笑颜如‘花’的夏茗,眼神紧了紧。

一个小丫鬟跑到胡夫人身边对她耳语了几句,胡夫人脸上闪过一丝讶异,随即笑着对卢氏开口道“王妃,我那侄子碰巧今日也在‘玉’佛寺。”

卢氏脸上的笑容隐了去,侄子?胡夫人的侄子和他们有什么干系,自己这几个‘女’儿可还都是未嫁的‘女’子,怎么能随随便便见男子呢。

“就是我那弟弟最喜欢的小儿子胡十六。”胡夫人好像没看到卢氏的脸‘色’“他年岁也不大,还没到男‘女’设防的地步呢。”

夏启明听到这差点一口水喷出来,男‘女’七岁不同席,这胡十六都要十六七岁了吧,还不到男‘女’设防?胡夫人这睁眼说瞎话的本领也太强了些。

卢氏却微微怔了怔。继而笑着应道“既然如此,那把贤侄叫过来一同吧。”

夏启明刚要开口向卢氏解释,却被夏启晨悄悄踹了一脚,夏启晨给他使了个眼‘色’,母亲难道会不知道那胡十六的年纪,既然母亲同意你还是不要多嘴的好。

夏启明不知道今日见胡夫人的原因,他却是清楚的。母亲之所以同意这胡十六过来,想必也是因为夏茗就快成为这胡十六的“母亲”了吧。不过,他还是皱了皱眉,母亲也太着急了些,这里毕竟还有糯雪和启盈在场,就算只有夏茗也不合规矩。

“启盈,你去帮我拿些蜜饯来。”卢氏还是支走了夏启盈。至于夏糯雪,庶‘女’,庶‘女’算的了什么。

夏糯雪张了张口,终究还是闭上了。

除了苏槿没有人注意到夏糯雪的异常,夏糯雪现在脸颊有点泛红,眼神也有些不对,有点像喝醉酒的样子,可刚才吃的都是素斋,她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是发烧了么。苏槿观察着夏糯雪,不过她也只能老老实实站在主子后面听从吩咐。

胡十六很快就出现了,苏槿打量了下,油头粉面的,不像欧阳洵那种自然流‘露’出的feng/流,倒像是常‘混’迹于qing/楼,一堆红粉知己中走出来的。

胡十六眼神扫过众人,看到苏槿时眼神‘露’出些许惊‘艳’,他可是风月老手了,有些‘女’人虽然不打扮,可他一眼就能看出那绝对是出尘的美人。

那个站在后面的小丫鬟虽然看似普普通通,不过他一眼就看出,那绝对是刻意装扮的,他不由抿了抿‘唇’,想必这丫鬟如此做是不想被夏王府的主子收房吧,想到美人可能还是个含苞待放的雏,他感觉嗓子干了干。

“十六,还不快见过王妃。”胡夫人见胡十六的眼神有点呆滞,也不知道在看哪里,忍不住开口。

“夏王妃,伯母。”胡十六收回眼神,美人嘛,总有机会的,现在还是先讨好这夏王妃比较好,说不定就是日后的岳母了呢。

想到夏茗,他悄悄抬眼,那清丽的美人正眼观鼻,鼻观心的坐在胡夫人身边呢。

“十六,今日你怎么也到这‘玉’佛寺来了。”胡夫人看着胡十六好像看自己的亲生儿子,要知道,她夫君可是个扶不上墙的,哪里像他弟弟,已经做到三品官了,自己待自己这个侄子自然也要好些才是。

“这‘玉’佛寺有个无梁殿,小侄是来观这奇建筑的。”胡十六把早就想好的措辞拿出来“顺便也想替父亲大人求得平安。”

“难得你还有此等孝心。”卢氏点头,示意下人引胡十六坐下。

夏启明冷哼了一声,母亲这样也太降低身份了,对方不过是个三品官员的儿子,需要这样对待么。

夏启明那声冷哼声音不小,卢氏脸‘色’不善的看过来“启明,你怎么了。”

“嗓子不舒服,清嗓子。”

卢氏对于自己这个小儿子如此不给自己面子的做法感觉有些难堪“不舒服就回去休息去。”

夏启明片刻也不耽搁,立刻起身朝卢氏和胡夫人施了个礼“启明先行告退。”

“你……”卢氏气的话还没说完,夏糯雪也跟着开口“母亲,糯雪身子不舒服,想……”

“想什么想。”卢氏的怒气全都瞄准了这个庶‘女’“怎么,一个二个都身子不适了?”

夏糯雪咬咬‘唇’不敢开口,苏槿心里叹了口气,她从刚才就在观察夏糯雪,知道她是真的不舒服,可是谁让她偏偏这时候开口。

“母亲,我见四妹妹身子好像真的不太好,还是我陪着她先回去吧。”夏茗却突然开口,苏槿微微有些惊讶,不是说夏茗最是会讨卢氏欢心么,怎么此刻也要跟着唱对台戏。

卢氏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形容了,只是胡夫人却比她早一步开口“这些丫头既然不舒服,你也别太勉强她们。”

听到胡夫人都这么说,卢氏按捺下了心中的怒气挥了挥手。

夏茗扶着夏糯雪离开了,留下略有些尴尬的胡十六,因为他还没来得及落座,这些人就接二连三的离开了。

“十六,你不要在意,他们都被我惯坏了,不太习惯这寺里的斋饭才闹些小脾气。”卢氏尴尬的向胡十六解释道。

“王妃无须在意,十六明白的。”胡十六表现的无比理解,只是他的眼睛却时不时的朝苏槿瞟去。

胡十六是用余光偷瞄的苏槿,可是还是有人觉察到了。

夏启晨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个胡十六想打她的主意不成。

——————————————————

最近因为工作原因,昨天的没有来得及更新,还请各位书友谅解下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