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22章 暗涌(二)

第一百二十二章 暗涌(二)

荷妃打量着面前的两个人,比起那个东张西望没有一点礼数可言的夏启盈,她真的希望那个规矩的站在那,眼观鼻,鼻观心的才是自己的侄‘女’。

晋颜‘玉’越发觉得事情不简单,不是说给六公主做陪读,怎么会先来见荷妃呢,她既不是六公主的生母也不是掌管六宫的皇后。

“别太拘束,坐吧。”荷妃笑着示意二人,夏启盈倒是大大咧咧一下就坐了下去,晋颜‘玉’则是微微福了福身,才缓缓整理好衣裙坐下。

荷妃的眼睛眯了眯,也不知道自己那个出自贤王府的嫂嫂是怎么在教育夏启盈,这样的‘女’子还想寻个什么人家呢。

“看你们这如‘花’似‘玉’的模样,才真真觉得自己老了呢。”荷妃含笑的看着两人,语气中似乎带了些怀念。

“娘娘哪里话,娘娘‘花’容月貌,又气度非凡,岂是我等小‘女’子可以比拟的。”晋颜‘玉’看了一眼面有得‘色’的夏启盈,不由好笑,真以为荷妃是她姑姑所以就如此放肆么。

果然,荷妃看夏启盈的目光并不好,她看着晋颜‘玉’“早就听说晋王府的小姐有张巧嘴,今天总算感受到了,晋小姐实在太过谦逊,你这等品貌就算嫁给皇子也是绰绰有余的。”

荷妃这话说的着实有些大逆不道了,敢把晋颜‘玉’捧得如此高,甚至隐约有贬低皇子的意思,晋颜‘玉’一脸惶恐的说道“娘娘如此说实在是折煞我了,蒲柳之姿哪里敢有非分之想。”

夏启盈低声冷哼,不敢肖想皇子便想着欧阳哥哥,这‘女’人最是会作假。

夏启盈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传进了荷妃的耳朵里。她不悦的皱了皱眉,看向夏启盈“启盈,你也年岁不小了,可有自己中意的人。”

夏启盈刚想脱口而出,但转念一想母亲对自己的叮嘱,这件事只可告诉姑姑一个人,现在那晋颜‘玉’可在旁边虎视眈眈的。她略带羞涩的摇头“娘娘哪里话。婚姻大事全凭父母做主。”

荷妃总算满意的点头,这孩子总算不是没大脑的直接说出来,她态度也温和了不少“我本是你姑姑。你也不必叫我娘娘,就喊姑姑吧。”

夏启盈高兴的点头“姑姑。”喊完还丢给晋颜‘玉’一个得意的目光。

晋颜‘玉’心中冷笑,荷妃就算是你姑姑又如何,在这皇宫中。你这样不知收敛迟早会有人收拾你。

“六公主和你们年龄相仿,你们以后要经常进宫陪陪她。”荷妃终于提到了六公主。

“是。”两人这次倒也一致。

“娘娘。六公主和八公主来了。”宫‘女’在外禀报。

荷妃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八公主也来了?”她看向两人,笑着解释“颜‘玉’自是早就和六公主相熟,只是启盈不曾认识,我便想着让你们在我这先熟络熟络。大概是觉得有趣,八公主也跟着来了。”

八公主比她们都小上一点,正是贪玩的年龄。

六公主和八公主向荷妃行礼之后转向两人。六公主不冷不热的和晋颜‘玉’打了个招呼,看向夏启盈的目光却多了丝敌意。八公主倒是眨着眼好奇的看着两人。

六公主的目光实在太过明显,纵然迟钝如夏启盈也还是感觉到六公主对她不喜,她有些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惹到过这六公主了?她自然是不知道苏槿上次替夏启正给晋宏送信的时候也碰到了六公主,六公主误以为她想要gou/引她的宏表哥。

“你就是夏启盈?”把夏启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六公主不屑的开口问道,长这样也敢和自己抢宏表哥,真是自不量力,如果是晋颜‘玉’这种品貌倒还值得她当个对手。

夏启盈心中虽有怒气,可对方的身份是公主,不是她能够惹的起的,只好答道“回公主,是的。”

“你没有晋姐姐好看。”八公主清脆的声音响起。

夏启盈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尴尬的笑笑,心里拼命告诫自己,不要和一个小孩子计较。

晋颜‘玉’笑的温柔如水“八公主,启盈妹妹其实长得很是娇俏的。”

八公主撇撇嘴,她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真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这样做了就能改变事实么。

对于八公主直率的‘性’子荷妃是早有体会,她也有些同情自家侄‘女’,笑着出来打圆场“六公主,八公主,她们两是你们父皇给你找来的玩伴呢,以后你们可不要一天纠缠着你们的皇兄了。”

八公主把头摇的像拨‘浪’鼓“她们没意思,没有四哥哥好玩。”

荷妃感觉自己嘴角‘抽’了‘抽’,耐着‘性’子安抚道“你四哥哥是大人了,有事情要做呢。”

八公主低下头,搓了搓自己的手“我明明那天还看到四哥哥和欧阳洵一起在后‘花’园捕鸟来着呢。”说完告状似的强调“还是捕父皇最喜欢的那种尾巴长长的鸟。”

“小八,别胡说,我什么时候捕过鸟。”晋慕染忽然出现在‘门’外,他朝荷妃行了个礼“娘娘。”

荷妃有些呆滞的点点头,今天自己这是怎么了,八公主也就罢了,怎么从来不登‘门’的四皇子也来了,她和皇后一向不对付,这四皇子可是皇后的亲儿子。

“我听闻小六和小八的陪读来了,特意来帮她们把把关。”晋慕染毫不掩饰的打量着两个‘女’子,晋颜‘玉’倒还好,她不是第一次见晋慕染,夏启盈则被看的有些脸红,一个英俊的男子一直盯着她看,这可是从未有过的经历。

“你这孩子,难道还信不过你父皇么。”荷妃娘娘略带责备的说道“人家都是‘女’儿家,你这样做会把她们吓到的。”她不敢说晋慕染不知礼数,因为那样会牵扯到皇后和皇帝的管教问题了,她还没有蠢到那个地步。

晋慕染不以为然的说道“看一眼都能把她们吓到,这样的‘女’子有什么资格做小六小八的伴读。”

这些个大家闺秀真是无趣的很,要么像晋颜‘玉’那样,整个一木头,要不就是像这个夏启盈一样,‘花’痴样子看着都烦。

“四哥哥,你带我捕鸟好不好。”八公主也觉得无聊,干脆扭住了晋慕染不放。

“小八,都说我们没有捕鸟啦。”所有皇子公主里面,晋慕染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妹妹,长得粉粉嫩嫩的,很是可爱,‘性’子也直爽,不像那些个虚伪的人。

八公主嘟嘟嘴,用她自认为很小的声音说道“我不告诉父皇还不行么。”想了想,她看看周围接着道“不告诉任何人。”

晋慕染有种扶额的冲动,上次捕鸟怎么偏偏就被小八看到了呢。

“八公主,要不我们来玩别的吧,不要让四皇子为难呢。”晋颜‘玉’又展现出最温柔的笑容,这招对小孩子可是百试百灵。

奈何这次八公主根本不买账,她就是抱着晋慕染不放,晋慕染哭的心都有了,自己今天干嘛好奇这夏启盈,跑过来想凑个热闹结果被这个小祖宗给缠住了。

殿上所有人都有点无可奈何,这八公主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小公主,谁也不敢对她说重话。

荷妃索‘性’也不管那两人,转向夏启盈“听闻夏王府的那个苏槿昏‘迷’了,最近可醒了?”

苏槿昏‘迷’了?晋颜‘玉’竖起耳朵密切关注着夏启盈那边。

夏启盈不明白为什么姑姑对那个丫鬟那么上心,不过还是点头“嗯,已经好多了。”她心里是有些不屑的,一个丫鬟,现在在夏王府成了一个既不想主子又不像下人的人,也不知道父亲他们是不是老糊涂了。

晋慕染也听说父皇最近居然赏赐了一个未曾谋面的丫鬟,想起自己去找初雪,结果被夏启晨赎走的消息,不由带了几分好奇“你们家那个丫鬟有什么技艺?”

夏启盈想了想“茶艺。”

茶艺?晋慕染想了想,没见过初雪泡茶,也不知道她对茶艺熟不熟,接着他又有些自嘲的笑笑,怎么一个丫鬟也能联想起她。

“什么茶?比秦姑姑‘弄’的还好喝么。”八公主的注意力也转了过来。

虽然不想夸赞苏槿,可是这里都是外人,家中有个得了皇上赏赐的丫鬟怎么说也算荣耀吧。夏启盈带着些不情愿的开口道“我不懂茶道,但是父亲他们都说不错。”

“嗯,确实有些与众不同。”晋颜‘玉’笑着说“听说欧阳洵公子曾经还想要到丞相府去呢。”

“哪个欧阳公子?”晋慕染敏感的问道。

“自然是丞相府的二公子,不过我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晋颜‘玉’似是不经意提到的这个话题。

“你父皇本想召她进宫,奈何她受伤昏‘迷’了,着实有些可惜。”荷妃十分遗憾的模样“说来那丫头和我还有些缘分,他们都说她那眉眼间有几分像我呢。”

“姑姑太抬举那丫鬟了。”夏启盈哼哼两声“她一个下人怎比的娘娘。”

夏王府,丫鬟,欧阳洵,长得神似荷妃,晋慕染感觉自己的脑袋嗡的响了起来。

那夏王府的丫鬟苏槿只怕就是评仙阁的‘花’魁初雪!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