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35章 宴会

第一百三十五章 宴会

苏槿刚刚走出荷妃寝宫没多远,一个宫‘女’就走过来“苏良人是么,皇后娘娘有请。--”

她就知道一旦和皇宫沾边,那事情肯定不断,苏槿叹了口气,跟随在宫‘女’身后一言不发的走着。

“这位姐姐,这里好像不是去皇后寝宫的路吧。”苏槿看着周围的环境,她虽然只去过皇后寝宫一次,但是怎么走都不该越走越偏僻。

“良人不要着急,就快到了。”宫‘女’没有回头,急急的在前面走着。

“何人指示你的。”苏槿没有跟过去,而是站在了原地。宫‘女’回头见她没有跟上来,脸‘色’不由沉了“良人这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去皇后寝宫的路。”苏槿皱眉“你要带我去哪。”

“呵呵。”一个男声传来“初雪果然还是那样聪慧呢。”晋慕染慢慢走了出来,脸上挂着浅笑“想要欺骗你可真是不容易。”

“四皇子?”苏槿的防备并没有放下,警惕的看着他“不知道四皇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晋慕染示意宫‘女’退下,他朝苏槿走近两步,没曾想苏槿立刻警觉的后退,他只好停住“初雪,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大的戒心。”

“四皇子,我是苏槿。”苏槿淡淡的纠正道“初雪早就消失了。”

晋慕染脸上闪过一抹受伤“初雪,不,苏槿……”他忽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他只是想单独和她说说话,但现在可以说了,他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你……”晋慕染犹豫的开口“在夏王府还好么……”

苏槿点头“多谢四皇子关心

。”她和晋慕染本身也就不是什么熟人,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关系。那他勉强能算的上是她的“恩客”?

晋慕染叹了口气,看向荷妃寝宫的方向,面‘色’一正“过几日会有群臣大宴,到时候你肯定会出现,要多加小心。”

“我会参加?”苏槿看晋慕染严肃的表情,隐约猜到了“荷妃娘娘会让我来展示茶艺?”

晋慕染点头“现在还不不能够完全肯定,不过*不离十了。”他在宫里的眼线并不少。荷妃想在他眼皮底下玩‘花’样着实有些班‘门’‘弄’斧了。

“谢谢。”虽然晋慕染让宫‘女’把她引过来不是什么好办法。但是他的出发点是好的,苏槿福了福身“如果四皇子没什么事,苏槿就先告退了。”

晋慕染看着苏槿离开的背影。合了合眼,她对他,如此避让不及么。

……

除夕前夜,苏槿果然收到了皇后的旨意。让她入宫。

“苏良人?”引路的太监看了一眼苏槿,“跟咱走吧。”苏槿从身上‘摸’了一袋碎银塞到太监手上“劳烦公公多照应些。”

太监笑眯眯的将袋子收好。点头“良人如此伶俐当是没问题的。”

苏槿被安排和众茶师一起在皇宫专用的茶殿等候。她也是第一次来,不免有些好奇的打量。

没有人理会苏槿,都在忙着准备着自己面前的茶具,和孤身一人的苏槿不同。茶师都带着有自己的学徒。

“你家师傅呢?”有个小学徒路过苏槿不由好奇的问道,他四下张望了下,没有看到她的师傅。而且学徒一般很少会有‘女’子。

苏槿摇摇头“我没有师傅。”

小学徒惊讶的看着她“你是不是走错了。”还不等苏槿回答,小学徒的师傅已经板着张脸训斥道“小鱼。你在那干什么呢。”

小鱼‘摸’‘摸’头,朝苏槿俏皮的吐吐舌头,赶忙跑回了师傅身边。

“良人,娘娘请你泡杯铁观音。”来传话的宫‘女’苏槿见过,是皇后身边的宫‘女’。她依言开始动作,引得旁边的茶师好奇的看过来,一般被贵人指定的茶师都是很有名气的,却不知道这个小‘女’子是谁。

宫‘女’走后,有不少茶师都打量着苏槿,年纪不大的小姑娘行云流水的‘操’作着茶具,难道是新晋的茶师?

“姑娘,你好厉害。”小鱼又跑到苏槿身边,只不过现在他师傅正忙着泡茶,没有留意到他。

对于这个有点自来熟的少年,苏槿温和的笑笑“只要勤加练习,你也可以的。”虽然,她是有点特意功能,天生对茶艺‘精’准的掌控不是每个人都能达到的

小鱼一脸崇拜“如果你能当我师傅就好了。”

苏槿有些失笑,她悄悄的对小鱼说道“你师傅在看这边了呢。”

小鱼一听立刻直起身子,果然看到师傅不满的皱眉,只好蹦蹦跳跳的朝自家师傅那边跑去。

“苏良人,娘娘请你过去一下。”荷妃身边的宫‘女’来到苏槿身边,低声说道。苏槿看了她一眼,心间跳了一下,她点头“好。”

离开前她朝小鱼那边看了一眼,果然看到小鱼正望着自己,她朝小鱼用嘴型说了两个字,小鱼一脸惊讶,然后点点头。

苏槿小心的跟在宫‘女’身后,因为是晚宴,宫中尽管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模样,还是有不少地方是黑暗的。

“苏良人。”宫‘女’停下脚步“娘娘让你在这里等候片刻,她稍后就过来。”

不等苏槿询问,宫‘女’便行了礼匆匆离开了,环视了一下周围,并不是那种偏僻的地方,是一座不认识的殿宇,苏槿心中的不安没有减少。

“苏槿?你怎么在这里!”晋慕染的声音传来。

怎么又是你,这是苏槿的第一反应,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并不是晋慕染邀约她到这里的。

“四皇子?”黑暗中走出来的人影果然是晋慕染,只是他的状态看起来好像不太对,“你受伤了?”

“一点小伤。”晋慕染不在意的看了眼还在渗血的手臂,接着皱眉“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荷妃娘娘……”苏槿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有人在朝这边走过来,不由住了口。晋慕染也发现了,他看了一眼面前的宫殿,叹了一口气,他抱住苏槿,跃过院墙进入了宫殿。

“在哪呢?”一个男子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不是说了在这边么。你们再去那边找找。”

苏槿被护在晋慕染怀中,男子特有的气息萦绕在身边,她微微有些不自在的动了下,却不想碰到了晋慕染的伤口,晋慕染闷哼一声。

等外面的人好像都离开后,晋慕染才放开了苏槿,他看了看自己更加严重的伤口,苦笑“看来这英雄救美果然不好救。”

“你怎么会伤成这样。”尽管看不见晋慕染的伤口,但是听他那有些紊‘乱’的气息也知道那伤口不像他说的那样轻松。

晋慕染索‘性’一下坐在了地上“我和欧阳洵中了欧阳旭的埋伏。”

欧阳洵?苏槿的声音带了几分自己都不曾觉察到的紧张“他在哪里?”

没有忽略掉苏槿声音里的不安,晋慕染的眼睛暗了暗,他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和他分开了。”

今天不是皇上大宴群臣的日子么,为什么晋慕染和欧阳洵会被欧阳旭埋伏,苏槿皱眉,但是现在不是探究这些的时候,因为外面再度响起了人声

“三皇子,你怎么这么早就回了。”是太监特有的声音。

苏槿面‘色’白了白,她看着晋慕染,从他眼里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答案,这个宫殿原来是三皇子的。

以晋慕染目前的状况是不可能带着她悄无声息的离开这里,她对这宫殿更是一点不熟悉,晋慕染现在似乎连走路都成问题了,怎么拖着他藏起来呢。

外面的三皇子可不知道此刻苏槿内心的纠结和紧张,他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上前,挥开前来搀扶的太监“滚开。”

太监被三皇子一巴掌打的趴在了地上,任谁都能看出三皇子现在心情极度不佳。

“苏槿。”晋慕染抓住苏槿的手“你不要怕。”

苏槿看着黑夜中晋慕染的眼睛,她不知道说什么。她和晋慕染可以说是并不相熟,但是他是为了她才跳进这里的吧。

‘门’在眼前一点点的推开了,苏槿有些绝望的合了合眼,要怎么解释她和身负重伤的晋慕染出现在这里。

“你们都滚出去。”三皇子把那些跟在后面的太监宫‘女’都给轰走,自己独自摇摇晃晃的走进来。

“四弟,原来你也在此。”三皇子站在苏槿和晋慕染面前,哪有半分醉酒的模样。

“三哥……”晋慕染想笑,却笑不出来,三皇子和他实在算不上好兄弟,自己这副样子怎么都没法‘交’代,只是不知道他这三哥想做什么。

三皇子冷哼一声,看向旁边的苏槿“你怎么那么蠢,我还当是个伶俐的宫‘女’,居然被荷妃轻而易举的就骗过来了。”

不理会两人惊诧的表情,三皇子拖着‘肥’大的身子一屁股坐在两人身边“父皇真是无趣,好好的大宴什么群臣,那些小人演戏也真是太过卖力了些。”

“三哥……”晋慕染虚弱的呼唤。

“好啦,不用感谢我。”三皇子大力的向晋慕染的肩膀拍过去“谁让小时候就你跟在我后面喊过我三哥呢。”

晋慕染‘唇’角勾了勾,没想到三哥还记得,接着,他就昏了过去。

“小四……”三皇子还待说什么,才发现面前的人似乎已经不省人事了。

“他怎么了?”三皇子‘摸’‘摸’头看向苏槿“我好像没做什么吧。”

苏槿觉得自己嘴角‘抽’了‘抽’,你是没做什么,只是把他拍昏了而已。q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