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37章 陷阱(二)

第一百三十七章 陷阱(二)

“皇上……”丞相低下头,他斟酌着开口“六公主和八公主都是金枝‘玉’叶之躯,臣只怕委屈了两位公主。”

皇上的面‘色’沉了下来,本来热闹的宴会也变得无比安静,丞相这是在拒绝皇上的赐婚么。当着这么多朝臣的面拒绝,可是公然抗旨啊。

“皇上,我看丞相大人是欢喜的不会说话了呢。”皇后微笑的出来打圆场“丞相府没个主事的‘妇’人,这婚礼‘操’持自然怕疏漏,委屈了六公主和八公主。”

丞相只好顺着皇后的话说道“老臣正是此意。”

皇上的面容缓和了些,天家‘女’儿怎容的这些臣子置喙“小六就要及笄了,和欧阳旭先定亲吧,等她及笄便完婚就是。”他沉‘吟’了一下“欧阳洵……”

他是打心眼喜欢欧阳洵那孩子,恰好小八也想招他为驸马,只是小八现在年岁尚小,如果现在给他们定亲,那欧阳洵可是要苦等几年了。

“父皇……”八公主稚嫩的声音响起“欧阳洵现在不在,等他在的时候在宣旨吧。”

“哦?”皇上感兴趣的问道“这是何故呢。”

八公主眨眨眼“他自己接旨以后就不能反悔了呀。”她要欧阳洵心甘情愿娶她,而不是因为父皇的旨意。

皇上哈哈大笑“他不在以后也是不能反悔的,况且朕的八公主如此可爱聪慧,他又怎么会舍得反悔呢。”

八公主嘟嘟嘴,很是俏皮的样子“不嘛,我想看他亲口答应。”

王贵妃紧张的拉了拉八公主,生怕她惹怒了皇上。八公主却看了眼王贵妃,示意没有关系的。父皇不会怪她的。

果然,皇上脸上的笑容更胜了“好,就等他在的时候朕给他下旨就是了,圆了我们家八公主的愿。”

八公主嘻嘻一笑,完全没有一般‘女’子的娇羞,不过在群臣看来,不过是因为八公主年幼根本不懂这其中的意义。

六公主捏紧了手中的杯子。她不是八公主。没有她那么得宠,她不敢反抗,她不想嫁给欧阳旭。

荷妃密切关注着两位公主的反应。‘唇’角勾了勾。

“荷妃,你之前唤苏槿做什么。”宴会再次热闹起来,皇后似是不经意的询问道,她知道皇上肯定听到自己的问话了。

“苏槿?”荷妃睁大眼睛“她也来宫中了么?”装傻充愣谁不会。自己想设计苏槿的事情已经有了些变故,现在三皇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怎么能够承认自己之前让人去找她的事情。

皇后瞟了一眼荷妃“可是之前有人看到荷妃妹妹身边的宫‘女’去了茶室将苏槿带出去了呢。”

荷妃按捺住心中的不安,强自笑道“有这种事?”

“说起来朕一直未曾见识过那‘女’子的茶艺呢。”皇上突然‘插’进来“荷妃,这苏槿可是你夏王府的丫鬟。”

“皇上……”荷妃妩媚的娇嗔“她虽是夏王府的丫鬟,可臣妾在这后宫中哪里能管的了她。”

皇上深深的看了一眼荷妃“最好是如此。”

荷妃心中的不安感更增加了几分。莫不是皇上知道了些什么。

黎青伸了伸手,舒展了一下腰身,发现苏槿还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在看书。他慢慢凑过去“你能看懂?”

合上书,苏槿‘揉’‘揉’有些酸疼的眼睛“不是难懂的晦涩的东西还是能看懂。”她不懂医。但是里面写的文字还是看的懂的。

黎青撇撇嘴,不以为意的道“你又不懂医,看了也白看。”

苏槿耸耸肩,没有和他争辩,自己本来就是无聊才看看这些书,难道还指望看一些医书就会治病么。

“你知道这是什么么。”黎青拿出一小盒东西,在苏槿面前晃。

“qing/人结?”那熟悉的味道苏槿不会闻错“你想要做什么。”这不是皇家秘‘药’么,怎么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拿到。

“你居然知道?”黎青的表情就更纳闷了,怎么一个‘女’官也能知道这种东西,他将小盒子收进衣服里“这个‘药’不是所谓的秘‘药’么?”

苏槿打量着黎青,这是一个正常太医应该说出来的话么。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的黎青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良人,不知你可识得无缘?”

无缘?那个被自己废了一只手的‘色’和尚?苏槿看向黎青“不知道黎太医怎会认识那和尚?”

她并不知道无缘后来的结局,只道是被官府带走了,那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却不知道黎青此时提无缘是为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前几日有贵人请我帮个断了手的人诊治,看看是否还有救。”黎青‘摸’‘摸’下巴,不‘欲’再多说的模样。

可他先提无缘和尚,再说有贵人让他帮忙诊治断手之人,让人难免将二者联想到一起。无缘和尚,曾经似乎大喊过“不会放过你。”也许,他并不是游方僧人那么简单。

普通的游方僧人怎么会无缘无故来招惹夏王府,卢氏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邂逅一个厉害的法师。

这背后,好像有一张无形的网,将她网了进去,或者,不仅仅是她,还有整个夏王府。

夏王府里出了妖孽,她这个“妖孽”自然必死无疑,那为什么妖孽偏偏会在夏王府,她才得了皇上的赏赐不久,夏王府也出尽了风头……

黎青见苏槿陷入沉思,嘴角划出一抹高深的笑容。这个苏良人远比传闻中更加有趣。

“黎太医,”有太监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柔妃娘娘身子有些不适,想请你过去看看。”

“苏良人,你还是不要出去‘乱’走的比较好。”黎青走之前对苏槿叮嘱“这太医院里面也不要随意走动。”

黎青在太医院的地位不低,他有单独的房间,苏槿此刻就待在这里,如果她四处走动难免碰到其他太医,那她的“脚伤不宜动”这种话就不好解释了。

对于这个皇宫,苏槿并不熟悉,如果可以,她也不想来到这里,想起欧阳洵和她说过的话,要想拿到‘玉’佩,一定要恢复了身份才可以。

欧阳洵又是凭借什么确定自己就是公主呢,就因为那相似的面孔和一枚见都没见过的‘玉’佩么。苏槿脑子里闪过一些什么,快的让她抓不住。

“黎太医在么?”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打断了苏槿的思考。黎青这里还真不是一般的热闹,大晚上的又是良人,又是贵妃,现在不知道又有谁要看病。

“黎太医去给柔妃娘娘诊治了。”苏槿扬声回答,这黎青也真是个古怪人,一般太医身边不是应该带着些像学徒之类的人么。

‘门’外的声音踌躇了一下“您是……”

“我只是脚扭伤了,黎太医让我再次休息片刻。”苏槿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有些时候,随便报身份不是一个好习惯。

‘门’外的老者没有立刻离开,反而站在原地一连嘀咕了几句“奇怪。”见里面的苏槿始终不在出声才慢慢走开。

是‘挺’奇怪的。想到黎青之前莫名其妙拿“qing/人结”给自己看,苏槿越想越觉得这个黎青可疑。

她起身再次认真打量这间‘药’房,不大的房间里摆满了草‘药’,看上去就像那种隐居高人潜心钻研草‘药’的样子,可黎青不是什么隐居高人,他是太医院的医生。

苏槿不认识那些草‘药’,也分辨不出这里面有没有什么“违禁品”,只是她心里总是不安的。

“柔妃娘娘……”黎青看着面前的‘女’子,不过碧‘玉’年华的样子却已经成为妃子,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柔妃的嘴‘唇’和苏槿的有那么些许的相像。

“黎青,我不想待在这宫里了,你能帮我出去么。”柔妃向黎青撒娇,全然不见一个身为皇帝妃子该有的端庄。

黎青叹了口气,坐了下来,下人早已被屏退了出去,他温柔的看着柔妃“青宁,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被唤作青宁的‘女’子嘟着嘴“我都来正元几年了,也不见你们有所动作。”

黎青伸手抚了抚‘女’子的头,安慰道“你看我不是来了么。”

“黎青。”青宁拿下黎青的手,将脸贴了上去“我已不纯洁了,你真的不在乎么。”她的脸上有泪珠划过,她不愿来这里,不愿伺候这个已快‘花’甲之年的老皇帝。

黎青的手微微颤了下,他捧起青宁的脸,小心的拭掉她脸上的泪珠“傻丫头,说什么傻话,你为什么在这里难道我还会不清楚么。”

青宁的身子颤了下,黎青当然清楚,如果没有他,她又怎么会被这个老皇帝选中。她伸手抚上自己的‘唇’瓣,那里已经看不出一点痕迹,可是只要一想起那切肤的痛楚,至今她都会发抖。

黎青从衣袖里‘摸’出那盒qing/人结递给青宁,青宁没有伸手接“他的心都在荷妃那里。”

将盒子硬塞到青宁手里,黎青才开口道“不,他喜欢的不是荷妃。”

“不是荷妃?”青宁有些不信“当初我的样貌不是也是照着荷妃的模样……”她低下头,有些说不下去。

黎青再次‘摸’了‘摸’青宁的头“我有些别的猜测。”自从见到苏槿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猜测很可能是正确的。

“黎青。”青宁望着要走的黎青,满眼不舍。

“这宫里要慎行。”黎青冲青宁摇摇头,转身离开,他不用回头也知道青宁一定又落泪了,她来这里已经几年了还是如此任‘性’。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