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47章 误会(一)

第一百四十七章 误会(一)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周七郎邪魅的一笑“姑娘?”因为自己的相貌看呆了的她可不是头一个,只是这女子那双眼睛实在是明亮的紧,不知道如果把她带回去的话,对那件事会不会有更大的好处。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苏槿再一次明白了这个道理,她本以为这德王府的公子是个面貌可憎之人,却不想这般容貌。

“阁下是周少爷吧。”苏槿福了福。

看着苏槿标准的礼节,周七郎一怔,接着道“不知道姑娘是哪个府上的,怎么会来此地呢。”

哪个府上,皇宫算什么府呢。苏槿只是低头一笑“我找杨pi/子有些事。”

周七郎心中一紧“他可是欠了姑娘的钱,我使人还给姑娘便是了。”说着便示意小厮拿钱,大有一副苏槿说多少就给多少的架势。

“不是钱的问题,”苏槿笑的有些冷“是人。”

“哦?”周七郎顿了顿,眼神变得犀利起来“不知道是什么人的问题。”

想到现在生死未卜的香桃,苏槿也不与周七郎在这纠缠“既然周少爷不愿说的话,我再去问问别人便是。”

“姑娘。”周七郎哪里肯放她走,朝小厮使了个眼神,几个小厮便上前把苏槿困住。苏槿眼睛虚了下“不知道周少爷这是何意。”

“在下只是好意,想帮姑娘解决问题而已。”周七郎给赌场的老板使眼色,这个丫头他今天要想办法带走,且不说她的模样,就她有可能知道他的秘密这件事也不能留下她。

望着近的几人,苏槿捏紧了手中的拳头。她的功夫并不高,对付这几个人没有绝对的把握。

“住手。”赵静馨带着一队侍卫很快赶到了。

“赵小姐?”周七郎看到赵静馨的出现很是诧异,目光在赵静馨和苏槿之间徘徊,难道这个丫头是赵将军府上的人?那样的话,这事就有点棘手了。

“周公子。”赵静馨随意的拱了下手算是行礼“这是宫中的苏良人。”

宫里的?周七郎眼睛眯了起来,想起来最近京城传的那个沸沸扬扬的女子“原来是苏良人,久仰久仰。”

“不敢当。”这个男子刚才眼底那丝狠厉她没有错过。这个周七郎绝对是心狠手辣之辈。不知道香桃……

在赵静馨的帮助下,苏槿终于赶到了杨pi/子的屋子,只是已经人去楼空。

“没有?”搜寻了一圈杨pi/子的房间并没有发现香桃。苏槿有些失落,怎么会没有,她会去哪里呢。

“苏良人真是有趣,找人找到杨pi/子这里。”一定要跟过来的周七郎哈哈大笑“我只是听闻这杨pi/子洗好赌博。却从不知道他还是个人牙子么。”

赵静馨显然也没料到会如此,她上前拉了拉苏槿“苏槿。走吧。”

苏槿只是呆呆的站着,忽然桌角的一个物件吸引了她的注意,那是一支木簪,是她送给香桃的那支。

她将木簪握在手里。这个当不得什么物证她是知道的。

香桃失踪了。

“苏良人,我知道老王妃把这采办的事交给你了,可是你也不能仗着自己是宫里的人就这样糊弄啊。毕竟是大少爷的婚事。”林嬷嬷看着在明显在走神的苏槿讽刺道“好歹你也是跟过大少爷的人。”

苏槿抬眼看着林嬷嬷“嬷嬷慎言,我如何糊弄了?”她扫了一眼厨房里琳琅满目的东西“不知道大厨房还缺什么。”

尽管心里担忧香桃。但是苏槿采办的事并没有松懈。她安排下人分成几组,分别去调查各家商铺的价格和品质进行挑选,最后从中选择一家价比最高的商铺进行采购,而提供这家商铺信息的小厮也会得到相应的打赏。

东西抬入夏王府的时候也专门安排了小厮作为“质检员”,如果东西的质量不合格小厮却让东西进来了,一旦出现问题就是小厮的责任。

这种分责任到个人的办法替苏槿省了不少心,只是偏偏有人看不惯她这样清闲。

“良人,这有些事交给下人去做总归是不安全的。”林嬷嬷“苦口婆心”的劝导着“如果良人不懂我这把老骨头可以帮着良人。”

采办这种油水的活交给苏槿她本就一肚子怨气,有机会的话自然得想办法拿到自己手上。

苏槿了然的点头“原来林嬷嬷什么事都喜欢亲力亲为,苏槿受教了。”林嬷嬷正一脸喜色,还来不及纳闷苏槿这次为什么那么好说话,就被苏槿接下来的话打蒙了“既然如此,夏王府门口还有一些东西,还是劳烦林嬷嬷去抬一起吧。”

“不……”林嬷嬷要拒绝,她要的是掌管的权利,不是做苦力啊,可是来不及说完苏槿已经离开了。

等林嬷嬷站在夏王府后门的时候,脸色已经气得铁青了,几个小厮坐在那里聊天,旁边堆放了不少货物。

“偷耍滑的几个小崽子,等我告诉王妃看不剥了你们的皮。”林嬷嬷怒气冲冲的嚷嚷,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小厮打断“嬷嬷可千万不要冤枉我们,是苏良人交代,林嬷嬷不放心我们,要亲自搬运这些东西。”

“什么。”林嬷嬷恨得牙痒痒,这个苏槿怎么能够这样歪曲自己的意思。

没有理会王府里的小插曲,苏槿来到了香桃家里,香桃的娘这些子成以泪洗面,香莲也没有在外出卖绢花了。

只是,今的气氛好像有些不同,屋中已经挂起了白花。

“大娘……”苏槿有些惊讶的进屋,香桃的娘已经穿好了孝服,小小的香莲也穿着孝服跪坐在边。

香桃两眼紧闭,脸色乌青的躺在那里,子是僵直的,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了。

“怎么会……”苏槿子晃了晃,前段子还能笑着喊自己苏苏的人怎么会……

“苏良人。”旁边有人唤道,苏槿勉强控制了绪转向那人,是赵将军府上的下人“良人,香桃姑娘是在……”他顿了一下“是在乱葬岗被发现的。”

香桃的娘哭的声音不由更大了,哭着哭着便开始剧烈咳嗽起来,香莲连忙帮她倒水,哭着喊“娘,娘……”

赵将军府上的下人还来不及说更多的况,苏槿就发现了香桃的娘况有些不对,大喊“快去请郎中。”

香桃的娘咳嗽越来越厉害,脸已经开始发紫,不消片刻就晕了过去。

“娘,娘。”香莲吓坏了,不停摇晃着母亲,奈何娘没有听到她的呼唤,眼睛紧闭着。

“让开。”苏槿跪坐在地上,拼命回忆自己在现代知道的急救知识,一手放在香桃的娘的额头向下按,另一只手托起她的下巴,迫使香桃的娘张口,苏槿,深深大吸一口气,一手捏紧香桃的娘的鼻子,尽可能用嘴完全抱住香桃的娘的嘴巴,做起了人工呼吸。

香莲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她不能理解苏槿在做什么。

赵将军府的下人带着郎中赶来的时候,两人也吓了一跳,苏槿倒是没什么感觉,见郎中来了立刻让开“快,帮她看看。”

郎中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苏槿,才将手搭在了香桃的娘的脉搏上,脸色显出了些许惊疑“怪事。”

“郎中,我娘怎么样了。”香莲有些着急。

郎中抚了抚胡须“本来依着她的病,这一口气没上来可能就去了……只是……”他看了眼苏槿“这位姑娘刚才不知道做了什么,似乎是帮她续了命的。”

原来,原来姐姐刚才是在给娘续命么,香莲瞪大了眼睛“姐姐,你是仙人么。”只有仙人才能度仙气给娘续命的吧。

经香莲这么一说,就连郎中看苏槿的目光都带了几分难掩的激动,活在世上,居然能看到仙人。

“不不不。”苏槿摆了摆手“我只是在给她做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几人都不明白。苏槿只好简单讲了下人工呼吸的作用,奈何……

郎中摇摇头“姑娘不要欺骗老夫了,老夫行医二十余年,从未听说过此等方法。”他看了眼苏槿“姑娘若不愿意说,老夫也不会勉强的。”毕竟仙人大约是不能暴露的吧。

苏槿叹了口气,她毕竟不是学医的,这其中的道理她也不甚明白,别到时说不通这个郎中却把自己绕进去了。

“香桃一直躺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望了眼躺在上的香桃,香桃的娘趟在了里屋,只剩下一个年龄尚幼的香莲。

“良人放心,小姐交代过了,香桃姑娘的棺材已经在打造中了。”下人叹了口气“已经请仵作看过了,说是勒死的。”

苏槿点点头,双拳不由自主握紧,她不会放过害死香桃的人的。

“小哥,香桃一家可否麻烦你帮着照看几呢。”苏槿正准备从上拿些银钱,赵将军府上的下人却拒绝了“我不能收良人的银钱,小姐已经吩咐过了,让小的最近多多照看香桃一家。”

苏槿收回银钱,叹了一口气,赵静馨年龄虽不大,思虑问题却是周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