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50章 刺探

第一百五十章 刺探

h2>

苏槿背过身,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这个男人,他对她的好,历历在目,可是一开始就抱有目的的接近,她要怎么去释怀。

“小槿。”欧阳洵挣扎着从‘床’上下来,却不小心跌倒了,苏槿回头,欧阳洵‘腿’部那个中了飞镖的地方还有鲜血渗出。

“怎么回事。”苏槿变了脸‘色’,那个毒不是已经解了么,晋慕染都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

欧阳洵靠着苏槿的帮助坐回了‘床’上,他看着自己的‘腿’“也许……我从此就是个废人了。”

什么。如五雷轰顶般苏槿不可置信的看着欧阳洵,她刚才听到了什么,一定是他骗她的对不对。

“那日在宫中那个黎青及时帮我刮骨去毒,奈何毒素已经扩散了。”欧阳洵不在意的说着,好像是说着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回来以后苍先生帮我把毒素‘逼’出,只是这里……”

苏槿皱眉“你可有请过黎青过来帮你看。”按理说欧阳洵抱病在‘床’多日,皇上或者晋慕染也会使人帮他诊治,晋慕染更是知道应该派黎青前来。

“黎青他不愿意。”欧阳洵耸耸肩“皇上也奈他没有办法。”听说晋慕染现在还成天泡在太医院里,威‘逼’利‘诱’都用过了,黎青还是没有松口。

“不愿意?”这黎青到底是何许人也,居然敢公然违抗皇命,奇怪的是皇上对他的容忍也是让人诧异。

欧阳洵也有些不理解“他说,我本来就只是实验品,实验失败了自然没有必要赶过来。”

苏槿感觉自己嘴角‘抽’了‘抽’,实验品?难道欧阳洵是黎青第一个刮骨疗伤的病人么。

“这样的我,又如何能够许诺你什么……”欧阳洵的眼睛停留在苏槿脸上“小槿,我本无意骗你。”

苏槿没有说话“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欧阳洵想了想“确认你的身份也没有很早,之前只是有猜想。至于为什么那么确认,”他思索了下“因为打听到了你生母白‘玉’的消息。”

白‘玉’,原来她的生母叫白‘玉’么。

欧阳洵接着道“你母亲本是当地大户人家的姑娘,‘阴’差阳错救了当时的太子,两人互生情愫。她失踪了一段时间,等再次出现的时候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你,按照时间去推断,你就是当今圣上的‘女’儿。”

“奈何没有更多的证据,当年有关你和你母亲的消息都是很难才打听到的,因为有人做了灭口……”

“她……”苏槿的声音有点颤“她……”

欧阳洵伸手盖住了苏槿的眼睛“是的。”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手下那双眼睛在发烫,自己的手很快就感受到了泪水的温度。

那种巨大的悲哀快要把她淹没了,虽然她早就知道她肯定不在这个世上了,但是记忆中却始终没有她的讯息,她一直在逃避,她以为可以躲过去。

“欧阳洵……”苏槿终于忍不住,哭着扑在了欧阳洵的怀里。来这里那么久,她承担了多少已经记不清了,陌生的人陌生的事,陌生的环境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

欧阳洵疼惜的‘摸’着苏槿的头,他知道她心里的苦。

好不容易克制了情绪的苏槿擦干眼泪,她看着欧阳洵盖着被子的‘腿’“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么。”

欧阳洵眼神暗了暗“至少现在都没有办法。”苍先生一直在寻找治愈的法子,他也不会放弃的。

“其实,我有点事情想让你帮忙。”苏槿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先和欧阳洵闹别扭,最后还是有求于他。

欧阳洵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冲外面喊道“白影,橙影。”

不一会就有两个人走了进来“主子。”

“从今天开始,听候苏槿的调遣。”欧阳洵淡淡的开口。

两人齐齐一怔,橙影最先反应过来“主子,你要和苏姑娘成婚了么。”

苏槿和欧阳洵听到这种话都有些不敢去看对方的感觉,欧阳洵板起脸“主子的事情也是你可以妄加议论的么。”

橙影很是委屈,他明明没有议论什么啊,不过是问了一句而已,主子怎么能这么说呢。比起不靠谱的橙影,白影明显就镇定许多了“主子,是所有事情都是姑娘接手么。”

不等欧阳洵说话,苏槿摇头“不是,我只是有一些事情想调查。”

如果仅仅是打探消息对于听风阁倒不是什么难事,白影松了一口气“不知道姑娘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德王府周七郎的事情,还有杨pi/子的下落。”周七郎的模样像是会因为赌钱和杨pi/子走近的人么。

欧阳洵皱眉“德王府的周七郎?”那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人,极其善于伪装自己,周七郎在京城的名声可不亚于自己,不过自己是feng/流,而周七郎则是嗜赌如命。

他和周七郎虽不相熟却也见过,那周七郎怎么可能是外界传闻的那样一个人。听风阁也曾试探的去调查,只是一无所获,好像他就是那样一个人。

“属下一定照办。”白影朝苏槿鞠了一躬便转身离开了,既然主子说了听苏姑娘的话,他是不会有任何异议的。

“哎?你就走啦?”看到白影离开橙影连忙跟着出去了。

“小槿,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理会两个隐卫的去留,欧阳洵有些担忧,那个周七郎不是个简单的角‘色’,苏槿怎么会想着要调查他。

想起卧病再‘床’的大娘和香桃那僵直的身子,苏槿的身子颤了颤,她捏紧拳头拼命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把来龙去脉和欧阳洵说了一遍。

“杨pi/子想要娶香桃又怎么会随便害她‘性’命。”欧阳洵疑‘惑’的问道。

“也许是,香桃不从他就恼羞成怒……”苏槿忽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可是我看香桃的手脚有被绳子捆绑的痕迹……”

如果是死后,那自然不必捆绑起来,如果是在死前,既然她被绑住也没什么办法反抗……若说她羞辱杨pi/子,且不说香桃并非那种牙尖嘴利之人,杨pi/子那种人早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什么难听的话没听过,又岂会在乎这些。

那,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

“她可能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欧阳洵忽然抬头,一下撞在了苏槿的下巴上。

苏槿吃痛“哎呦”一声,欧阳洵有些紧张的问道“小槿,你怎么样了。”

那一下撞的苏槿眼泪都快出来了,剧情不应该怎么发展吧,不是应该不小心的‘吻’上么,怎么到这里剧情就变成这种造型了。

她偷眼看了一眼欧阳洵那红润的嘴‘唇’,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脸一红,忙摆摆手“没什么。”

心中的烦恼感觉解开了不少的苏槿和欧阳洵调笑道“你可是要被召为驸马的人,怎么能如此‘毛’手‘毛’脚呢。”

欧阳洵好笑的说道“明明是你自己撞上来的。而且八公主还那么小,我怎么可能是她的驸马。”

“怎么不可能……”苏槿刚要说下去,马上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吃醋么。

欧阳洵看了一眼苏槿,佯装不知“晋慕染也不会同意的,他对自己这个妹妹宝贝的紧,怎么会让她和我这个feng/流成‘性’的人过一生呢。”

晋慕染么,苏槿叹了口气,其实她能隐约感觉到晋慕染对自己的不同,只是,如果她真的是皇帝的‘女’儿,那他们可是同父异母的亲生兄妹。

……

杨pi/子哆哆嗦嗦的看着周七郎,浑身颤抖“少爷,我真的不知道那‘女’人是什么‘女’官。”

周七郎满脸厌恶“我看你似乎有点用,把那‘女’人送给你做奖赏,你倒好,直接给‘弄’死了。”如果不是那个叫香桃的死了,那个苏良人也不会到处找杨pi/子。

杨pi/子这种贪生怕死之徒,只怕没两下就会说出实话,那到时候……

周七郎眼神闪过狠厉,他示意下旁边的手下便转身离开了。

“少爷……少爷……”杨pi/子见周七郎转身,立刻哀嚎着“求求……”话还没说完,他已经看到一柄长剑贯穿了自己。

杨pi/子死了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苏槿的耳朵里,不过不是白影告诉她的,而是杨pi/子的尸体被直接扔在了大街上,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

“怎么会……”苏槿想起在赌场见过的周七郎“一定是他……”

“良人,你怎么了。”雪芽看到苏槿面无血‘色’的站在那里,“宫里来人了。”

皇后娘娘再一次招苏槿进宫,不过,这次不是泡茶,而是赏‘花’。

“这人年纪大了,就觉得孤单。”被苏槿搀扶着的皇后笑眯眯的逛着御‘花’园“那些个公主又是静不下心的,都是活泼好动,不愿陪我。”

“娘娘说哪里话,公主们想必是极羡慕苏槿可以陪您赏‘花’的呢。”苏槿面上笑着说道。

“你可不要宽慰我了。”皇后走了几步,看着远处的亭子“我有些乏了,上去坐坐吧。”那个亭子建在一处小山丘上,别有一番风景。

“你们在此候着吧。”皇后让宫‘女’们都停留在了原地“苏良人扶我上去便好。”

苏槿看了看那层层的阶梯,心中一紧。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