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68章 棒打

第一百六十八章 棒打

立四皇子为太子的消息在朝野中很快掀起一阵议论。尽管皇上一直很喜欢四皇子,但是之前也没有任何要立太子的征兆。除了四皇子,从年龄上看适宜立太子的还有大皇子,五皇子和七皇子。

“看来皇后娘娘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四皇子呢。”夏启盈脸上闪过红霞“母亲,真的让荷妃姑姑说对了,四皇子以后真的会继承皇位呢。”

卢氏点点头,也是一脸喜‘色’,之前听闻皇后足不出‘门’的在寝宫休息,加上德王府公子的事情,她还以为四皇子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会有所下降的,现在看来,皇上依然是那么宠爱四皇子,还是得赶紧把启盈的婚事落下来要紧。

“王妃,大少爷和大少‘奶’‘奶’来了。”丫鬟轻声在卢氏耳边说道,卢氏脸上的喜‘色’不见了“让他们进来吧。”

这个周‘玉’蝉成了自己的儿媳‘妇’以后,凡事都做得十分得体,也不见有任何想掌家的意思,对自己礼数上也是恭敬有加,看在她是德王府的‘女’儿的面上,她也不想太过难为周‘玉’蝉。

等等,卢氏忽然想到,这周‘玉’蝉是皇后的妹妹,那不就是四皇子的小姨么。

现在皇后在自己的寝宫不能处理事情,那作为四皇子的小姨,虽然不能做主婚事,但是总能探探四皇子的口风吧。

周‘玉’蝉之前不是还提过让启盈嫁给四皇子的事情么。待夏启正携着周‘玉’蝉进屋的时候。卢氏已经是满脸笑容了。

“启正,‘玉’蝉,我早都说过了。你们小两口不用到我这里来晨昏定省,你们的心意我知道就是了。”卢氏笑眯眯的示意他们坐。

夏启正眼里闪过一抹诧异,他看向周‘玉’蝉,自己这个妻子似乎没什么太多的反应,只是款款一笑“母亲说哪里话,这规矩自然是不能坏的,我知道母亲是心疼我们。只是我们做晚辈的怎能不孝呢。”

卢氏脸上的笑意更‘弄’了,只要这周‘玉’蝉对自己还算尊敬就好。

对于自己这个妻子。夏启正是没有什么反应的,他和周‘玉’蝉至今都没有圆房,但周‘玉’蝉愣是用‘鸡’血瞒天过海,他也不知道周‘玉’蝉心中在想什么。不过这有什么要紧的呢,只要自己的妻子是德王府的小姐就行了。

“‘玉’蝉,听闻四皇子要封为太子,你毕竟是四皇子的小姨,你可知道四皇子喜欢什么,我也好吩咐下人准备下去。”想了想,卢氏又补充道“因为四皇子是贵人,这宫中又什么都不缺,所以才想问问你可有好意见。”

夏启盈在旁边翻了个白眼。周‘玉’蝉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四皇子又生长在宫中,周‘玉’蝉怎么可能知道四皇子的喜好。

只是周‘玉’蝉到底不是夏启盈。她立刻明白了卢氏的话,她看了一眼夏启正,笑道“四皇子会不会封太子还要等圣上下了旨意才行,至于送贺礼,回去我些张清单到时候与母亲商量可好。”

卢氏满意的点头,这个姑娘就是比启盈聪慧。

夏启正哪里不知道卢氏打的什么主意。只是,周‘玉’蝉为什么要帮着卢氏。

心中虽然有几分好奇。但是对于周‘玉’蝉的事情他几乎是不过问的,与其说两个人相敬如宾,不如说两个人根本就是陌生人一般。

“夫君。”从卢氏那里回来,周‘玉’蝉破天荒的喊住了夏启正“你对妾身的事情真的一点也不关心么,我们是夫妻。”

夏启正温柔的转过身,走近周‘玉’蝉,面对夏启正的靠近,周‘玉’蝉很有些不适应,她克制住自己想逃跑的冲动,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身子却有些发僵。

“‘玉’蝉。”夏启正低下头,在周‘玉’蝉耳边亲昵的喊了一声,嘴中吹出的热气让周‘玉’蝉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酥软了。

夏启正伸手将周‘玉’蝉抱进怀里,低下头靠在周‘玉’蝉的肩膀上“‘玉’蝉,我们是不是该圆房了。”

周‘玉’蝉不自觉的抖了一下,她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怎么忽然……”

夏启正手臂微微用了些力,将周‘玉’蝉抱的更紧了“你我本来就是夫妻不是么。”

是啊,自己本来和夏启正就是夫妻,不管因为什么,自己终究是嫁给了这个男人,周‘玉’蝉有一瞬间的恍惚,就是这一瞬间,夏启正已经将她横腰抱起走向了里屋的‘床’榻。

“不……”拒绝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带有‘药’香味的‘唇’便覆了上来,吞噬了她接下来想说的话。

到底是‘女’子,周‘玉’蝉只是闭上眼不敢看,所以她没有看到,夏启正的眼中哪里有半分qing/‘欲’。

“凝萃……”直到晚饭时间周‘玉’蝉才苏醒过来,旁边的位置早已没有了温度。夏启正不停的要她,由于是初次加上体力不支,周‘玉’蝉最后周瑜陷入了昏‘迷’。

凝萃立刻推‘门’进来,看到小姐仅仅用被子裹住身躯,她也忍不住跟着脸红了一下“奴婢这就去准备水。”

周‘玉’蝉无力的点点头,她真的不明白夏启正为什么好好的突然要圆房?

“夏启正圆房了?”夏启晨放下手中的笔,自从周‘玉’蝉嫁进夏王府,他一直密切关注着他们,周‘玉’蝉那点小把戏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他,只是今天怎么……

墨‘玉’点头“消息不会有错的,凝萃傍晚的时候去要的水。”

夏启晨的手指轻轻扣在桌面上,有节‘操’的发出“嗒嗒嗒”的声音。

“想必大哥终于舍不得他这如‘花’美眷的娇妻独守空房了吧。”夏启晨哈哈一笑,只是这笑声怎么听怎么显得古怪。

墨‘玉’叹了口气,二少爷心中还是惦念着那个苏槿,王妃给他说了几‘门’亲事他都不满意,这大少爷已经圆房,说不定什么时候大少‘奶’‘奶’就会有孕,这已经成家有子嗣的大少爷,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继承王位都比二少爷更加名正言顺。

“四皇子这位置,能不能坐上还是个问题呢。”夏启晨止住了笑“大哥未免心急了些。”

“四皇子,该休息了。”竹印有些担忧的看着晋慕染,自从皇后娘娘被关在寝宫里,四皇子每晚都不眠不休的在看书。

晋慕染疲倦的‘揉’了‘揉’眉心,“什么时辰了?”

“已经寅时三刻了。”看了看窗外,竹印叹了口气。

“嗯。”晋慕染只是点头表示知道了,并没有放下书的意思。竹印心中有些难受,四皇子这么拼命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奴婢去给您倒杯参茶来。”也不知道四皇子有没有听到,竹印叹了口气退下了。

见竹印离开,晋慕染放下了书,竹印刚刚提到茶,他就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女’子。

初雪,苏槿。苏槿,初雪。

你若真的只是初雪该有多好。晋慕染闭上眼,他没有办法原谅这样的自己,苏槿是害了舅舅和母后的人,自己怎么能对她有所眷恋呢。

德王府因为接二连三的事情已没有往日的风光了。父皇虽然没有要打压德王府的意思,但是那些迎高踩低的人又怎么会像原来那样对待德王府。

自己必须当上太子,只有这样,才能够解救母妃。

至于苏槿……晋慕染不想去考虑,或者是不敢去考虑。

“竹印?”苏槿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女’子,“这个时间你怎么来这里了。”

巧遇苏槿竹印也很是惊讶,她向苏槿行礼“苏御‘侍’,四皇子让我来端些参茶。”

晋慕染这个点还没有睡么,不过这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苏槿点点头“那‘交’给我吧。”

竹印有些迟疑,她自然知道,苏槿并非这宫中的茶师,这些泡茶的活也不用她来做,除了皇上有些时候想品尝她的茶艺,一般的贵人也是享受不到了。

“你还跟我客气么。”苏槿笑笑“恰巧今日皇上一直在看奏折也没有入睡,让我来泡杯铁观音,我这正准备烧水你便来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嘛。”

竹印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照苏槿这样一说倒是自己有些放不开了。

“我往里面加了点枸杞,口感和功效都会更好。”不一会,苏槿便端了参茶递给竹印。

竹印接过茶盏却没有立刻离开,她站在那里有些踌躇。

“怎么?”苏槿见她没有走有些奇怪“难道是这样泡参茶有什么问题么。”

竹印连忙摇头,‘欲’言又止了半天,终于鼓足勇气道“苏御‘侍’,其实四皇子心里很苦。”她知道四皇子对苏御‘侍’应该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就是这样,四皇子才更加难受。

“四皇子的苦,不是我一个做奴婢的能解决的。”苏槿摇摇头,晋慕染心中的苦她是无能为力的,就像她不觉得设计周七郎有什么错,至于皇后,那完全是咎由自取,自己什么都没有做。

竹印动了动嘴,还想说什么却被苏槿打断了“这参茶一会就冷了,冷了的参茶味道可不怎么样。”

竹印一听连忙匆匆告辞端着茶盏离开了。

看着竹印的背影,苏槿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对晋慕染虽然没有什么情谊,但是晋慕染不是坏人。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和他是现在这样。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