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174章 临危

第一百七十四章临危

皇上突然决定要去行宫休养几日,朝中大小事务由四皇子处理。

换句话说,四皇子要监国了。

苏槿很是有些不解,这也不是寒冷的冬季,更并非炎炎夏日,好好的皇上怎么突然要去行宫休养?

这就是所谓的休年假么,苏槿挠头,这古代似乎没有年假这个说法吧,况且皇上可是一国之君,哪有休假之礼,纵然去行宫,也是带着奏章的。

可是皇上是谁,他说的又有谁敢不从。虽然有大臣反对,但是很快就被另一种声音淹没,敢反对?四皇子以后肯定是太子,再往后可就是皇上了,得罪了未来皇上能有好果子吃么。

不过很快就有太医院的出来澄清,皇上并非贪玩享乐,只是最近身体不太好,是长年积劳所致,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不宜操劳国事。那些本来有些反对的大臣也只好默默不语了,难道让皇上为了江山社稷就累死么。

随行的人员很快就拟定出来了。

皇上宠爱的两个妃子自然在其中,荷妃,柔妃和王贵妃,皇子只带了年龄尚小的九皇子和八公主。

去行宫通常也会有大臣跟随,只是皇上此去纯为休养,大臣们还得留在宫中任职,这些大臣的儿子便代替了自己的老子陪着皇上去行宫。这种好事当然人人都想去,又不用读书而且万一得了皇上的青睐,那以后可是前途无量的。

看着一长串名单。苏槿只认识其中的几个,晋王府的晋宏,夏王府去的是夏启晨。一般人家都是派的嫡长子,苏槿勾了下唇角,看来卢氏还没有放弃呢。

看到丞相府的时候她愣了“怎么丞相府的二公子也要随行么。”

丞相府大约是这名单里最特殊的了,因为欧阳旭和欧阳洵的名字都在其中。每个大臣家里都是一个人随行,只有丞相府是两个。

只是欧阳洵不是腿伤都还没好么,怎么还要跟着去行宫。

古和笑着解释道“本来确实只能一人随行,丞相府随行的是大公子。只是这二公子身上有伤,离不开黎太医。皇上去行宫又把黎太医带上了,所以二公子也就跟着一起了。”

苏槿眨眨眼。这皇上待丞相可不是一般的好,只是不知道这其他大臣知道了会不会眼红呢,她可是听说不少大臣家里为了这一个随行名额争得焦头烂额。

“苏御侍,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准备的。”古和递给苏槿一张清单。上面罗列着各种茶具。

苏槿细细看了一遍。摇摇头“古公公想的太周到了,很多东西我都没想到呢。”

古和呵呵一笑“苏御侍太过谦了,这些东西也不过是你平日里常用到的。”

此次去行宫休养所定的行宫离京城并不算太远,车马走的快些也就五日的时间。

只是皇家出行通常面子排场都是极大的,这次足足走了八日才到。一路上不是荷妃不满住宿便是八公主闹着要多玩一会,途中耽搁了不少时间。

正是深秋,一路可赏的景致倒也不错,苏槿坐在马车里。看着窗外发呆。

“苏御侍这连续两日都在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呢。”和她同车的女官笑着调侃“莫不是突然离开皇宫有些不习惯么。”

苏槿没有答话。依旧望着窗外,马车中其他女官都觉得无趣,又自顾自的聊起天来。

苏槿总觉得那哪里有些不太对,但是哪里她又说不出来。

再一次停车休息的时候,苏槿刚刚下马车便听到八公主欢悦的声音“那边有条溪水,父皇,我能过去玩玩么。”

王贵妃皱眉“八公主,天气已经凉了。”

八公主没有理会自己的母妃,扭着皇上的胳膊撒娇“父皇,我真的很想去嘛。”

荷妃撇了撇嘴,这小丫头还是记不住教训么,上次在玉佛寺不就是因为她想玩水才会被皇后身边的宫女趁机呛水么。

皇上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没有立刻答应,但是架不住八公主的苦苦哀求,便点头答应了,并让几个侍卫跟着。

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他扭头刚好看到了苏槿“苏槿,你去陪八公主一起吧。”

要陪八公主那样的小孩玩水,苏槿忽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可是皇命难违啊,她只有硬着头皮的跟了过去。

“你说,你要不是腿现在有问题,皇上是不是会让你去陪八公主戏水了。”黎青这一路都跟欧阳洵乘同一辆马车。

看着那个似乎有些不情不愿的身影,欧阳洵嘴角染上一抹温柔。

见欧阳洵只是盯着苏槿的背影而没有理会自己的话,黎青哼了一声,他喜欢苏槿又有什么用,两人身份根本不配,况且皇上早就说过要将八公主许配给欧阳洵。

身份,黎青忽然想起苏槿也是皇上的女儿,不过是民间的罢了。唉,不知道苏槿这辈子有没有希望被承认了,不过看皇上对她那不一般的态度也知道,皇上对苏槿的娘肯定是爱到骨子里的了。

爱到骨子里为什么又没有把苏槿的娘接进皇宫呢。这是黎青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疑问,就算苏槿的娘身份低微,但是弄进宫做个才人之类的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再说自有那巴结皇上的会将苏槿的娘认为义女,那样不就行了。

好奇归好奇,黎青是不会打听这些无聊的事情的。

“你怎么过来了?”八公主看到跟过来的苏槿嘟了嘟嘴“是父皇让你来看着我的么?”她伸手指了指离她不过几步的侍卫“有他们还不够么。”

苏槿嘴角抽了抽,我才不想和你玩什么水。这么冷的天,溪水的温度明显不是凉爽而是冻人。

只是人家是八公主,自己怎么能直接说出来呢。她笑的很温婉“八公主。皇上是让我来陪你的。”

八公主眼睛转了转,指着溪水“那这里面有鱼,你帮我捉来,我想吃烤鱼了。”

苏槿低下头,溪水中还真有几条不大的黑色鲤鱼,只是……让她捉鱼?这个难度似乎大了点。

她想了想,正待喊侍卫来帮忙。八公主却看穿了她的想法“要你捉的才算哦。”

她有些想不明白,这好好的八公主怎么又开始刁难自己了。

苏槿撸起袖子,不就是捉鱼么。自己随便捉两下,捉到了算是碰运气,捉不到也没什,自己是女官。这又不是野外生存训练。

她四处看了看。捡起一根长长的木棍,电视剧里好像都是这么演的吧。

嗯,只是这木棍的头不尖,她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找侍卫借把刀把这木头削尖点?脑海中才闪过这个想法自己便笑了,又不是当真要捉鱼,不过是哄这个小孩高兴而已。

八公主站在一边,有些好奇的盯着苏槿。她本来只是随便说说。谁让他们都说欧阳洵喜欢的是苏槿的,她就是想捉弄她一下。哪曾想她还真的会捉鱼么。

八公主的好奇心全部被调动起来,眼睛一眨不值的看着苏槿。

好在那些侍卫都离得远,不知什么原因,八公主身边除了自己连个婢女也没有跟过来。

她脱了鞋袜,脚刚碰到溪水便想缩回来,这个八公主难道真的不怕冷么。这种天要戏水捉鱼,苏槿真的感觉到什么是欲哭无泪了。

感觉到外来入侵者,本来聚在一起的几条鱼很快到处乱窜,苏槿也只好跟着到处追赶,不一会便累的气喘吁吁。

一开始八公主还觉得有意思,不多时便觉得无趣“苏御侍,你怎么那么笨。”

苏槿在心里告诫,八公主很有可能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又是个小孩子,不要和她计较方才能显现出大度。

她又和鱼群你追我赶了一会,最后终于放弃的坐在一边,这群该死的鱼,她看电视上别人插鱼明明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怎么到她这便变得那么难。

其他人自然也是看到了苏槿拿着一根棍子在溪水里跑来跑去的样子都忍不住想笑,可是他们不敢,因为苏槿是皇上身边的女官,哪怕自己职位比她高也不敢随意嘲笑。

御侍,那是服侍在皇上身边的,万一她恼了他们,和皇上随便说两句皇上听信了可就麻烦了。

“你说,她拿根木棍和溪水较什么劲。”黎青不太会武,看不清苏槿到底在干嘛。

“她嘛,在捉鱼。”欧阳洵也是一副忍笑出内伤的样子。

自从他的腿不好了以后,便将马车做了修改,他随时可以自己滑下马车。

“捉鱼,她那样子哪里像……”黎青的表情像刚刚让他生吞了个柠檬一样,只是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破空而来的箭羽的声音。

“刺客,有刺客!保护皇上。”侍卫的声音很快想起,可是他们现在是在一片空地上,周围又全是树,四面八方都有箭羽射过来,他们根本无从防备。

这边乱糟糟的喊成一片,荷妃他们早就吓得躲进了马车。宫女们则是不停的尖叫,场面极其混乱。

苏槿他们也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她正欲往那边走,就看到了站在那里一脸焦色却岿然不动的侍卫们。

他们是为了保护已经吓到了的八公主,她现在过去只会添乱。

苏槿握紧拳头,到底是谁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行刺皇上。

皇上这次带出来的侍卫虽然不多,但都是个顶个的高手,箭羽虽然多,但是暂时还没能伤到皇上。

忽然,又有不少箭羽朝溪水这个方向飞过来。苏槿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有人,存心要和自己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