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09章 在意

第二百零九章 在意

“,你看,好多人呢。”冬灵从马车上直接蹦了下来,哪有平日里稳重的样子。

作为寺庙的玉佛寺不论是不是礼佛日都是香客云集,这里不但有那令人称奇的无梁殿,更重要的是这里的方丈讲佛法讲的极好。

苏槿幂篱下了马车,她上一次来这里是什么时候,好像那时候自己还是夏王府的丫鬟。

“郡主,听说这玉佛寺的素斋很有名呢。”冬灵眼睛闪着光芒。

“原来冬灵还是个吃货呢。”苏槿看着前来上香的人心情也很好。

吃货?那是什么?

见冬灵似乎不明白自己的意思,苏槿笑的更开心了“就是说你很能吃呀。”

冬灵有些发窘,郡主现在总喜欢调侃自己。

不过郡主似乎也没说错。雪芽和露珠今天没能跟着来可是遗憾了好久,不过自己答应了她们,要帮她们带些玉佛寺的点心回去,也不知道这玉佛寺的点心味道如何。

苏槿摇摇头,自己这次来可是有些问题想问这方丈的,这里是寺庙又不是餐馆。

“施主是来求签的么。”一个小沙弥见苏槿和冬灵进殿,忙迎了上去。

“我有些事情想请教你们方丈。”

“每日前来找师傅的人很多,只是师傅。”小沙弥有些局促“施主,我也会解签的。”

来玉佛寺的不少人都是冲着师傅来的,他们求签解签都想让师傅帮着相看,师傅总说忙不过来,让自己来看,可是那些香客根本不信任自己呢。

苏槿有些失笑“我不是来求签的。是真的有事情想向方丈讨教。”

她本不是个信佛之人,只是之事实在太过离奇。她也没遇到过什么瞎眼神算之类的人物,只好寄希望于这方外之人。

“可是,师傅现在还在授课。”小沙弥有些为难“而且师傅不一定会见施主。”

想和师傅讨论的人很多,师傅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时间每个都见呢。

苏槿不以为意“我等等吧,看方丈什么时候有空。”

说完她便带着冬灵打算在这玉佛寺走走,上次己也四处走动了。可到底心情有些不同。

两人走了不到半个时辰。之前那个小沙弥便出现了,他走的有些快。

“施主,施主。”小沙弥喘着气站到了苏槿面前“师傅让我问问。施主可是怡欢郡主。”

冬灵眼中闪过一抹惊讶,郡主带着幂篱,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被认出来的。

苏槿倒是一副意料之中的神色,她点点头“正是。”

小沙弥双手合十“请施主随我来吧。”

方丈看着苏槿。审视了片刻“施主,似乎不是我们这里的人。”

冬灵有种想翻白眼的冲动。亏她之前还觉得这方丈一定是个高人,否则怎么能够认出郡主呢,现在她只觉得这方丈根本就是徒有其名,哪有一张口就是废话的。

郡主当然不是这里的人。这里可是寺庙,郡主要是这里的人,岂不是也成了出家人。

冬灵打了个哆嗦。还好之前自己和郡主反复确认过,郡主没有一丝一毫想出家的意思。她这才放宽了心。

只是看郡主,怎么有些激动的样子。

苏槿按捺住心中的波澜“是,我的确并非此地中人。”

方丈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苏槿看了一眼旁边的冬灵,示意她先离开。

“方丈,我……”冬灵刚离开,苏槿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

“老衲也不知道施主是如何到这里的。”方丈双手合十。

苏槿调整了下自己激动的心情,可是声音仍旧有些颤抖“那大师到底是什么意思。”

方丈看着苏槿“施主,一切皆缘分。”

缘分?自己来这里是什么缘分,经历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事,有几次还显些送命。虽然继承了这古代的记忆,但是现实中的记忆还是告诉提醒着自己,她还有另一个身份,苏凉。

“施主,你可在意?”

苏槿有些不明白,在意?自己当然是在意的。就算穿越过来已经两年多了,对这个事情她还是在意的。

方丈摇摇头“施主,你的缘在此。”

“可是……”苏槿想反驳,但是她不能。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她怎么可能忘记那个人。

“敢问方丈是如何得知的。”苏槿镇定下来,恢复了往日的平和。

方丈抬头,没有说话。

这就是所谓的天机不可泄露?苏槿有点想笑,就在她以为方丈不会说的时候,他开口了。

“面由心生,次见施主的时候,老衲便知道,施主不是我们这里的人。”顿了顿,他接着道“至于施主从何而来,以后的命,老衲并不知晓。”

苏槿感觉自己的嘴角抽了一下,说了半天,这个老和尚就只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也算是世外高人了吧,毕竟还能看出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

欧阳洵之前让橙影给自己带了口信,让自己来见见玉佛寺的方丈,她以为就像里写的那样,会有人告诉她谜题,她这几日也想了很多种可能,前世今生,复仇大计,各种版本的,可就是没想到答案会是如此。

也许,这都算不得答案吧。

“施主,切莫忘记了,你是谁,你在意么。”方丈想了想,接着道“老衲也是受人之托。”

苏槿还在思考方丈的话,你是谁,你在意么这两句话的含义,就被后面那句话呛了口水,受人之托?

方丈显得也有些尴尬,这种表情在一个风轻云淡的老和尚脸上出现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是谁。”苏槿直视着方丈,尽管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果然。

其实想想也能明白。除了那个人,谁还能轻而易举说服这玉佛寺的方丈呢。

“是他告诉你我不是这里人么?”苏槿的语气有些复杂。

她自然知道,如果身份暴露将面临着什么,不会有人接受的,只会认为她是孤魂野鬼,是异类,弄不好就会有被烧死的危险。

自己还是太大意了。听到玉佛寺的方丈找她就放松了警惕。甚至就那样轻而易举的承认了。

方丈摇头“欧阳施主只是让老衲开解下郡主。至于其他的,老衲并没有告诉任何人。”

“为什么告诉我是他安排的。”

“欧阳施主让老衲问施主,在意么。老衲觉得。欧阳施主想知道的和老衲说出口的有些不同。”

在意么。

从方丈嘴里问出,苏槿联想到的便是对穿越这件事,对这其中的因果原因是否在意,而欧阳洵问的话。只是单纯的问最近发生的事情她在意么。

苏槿失笑的摇摇头,什么时候他想问自己要通过这样迂回的方式了。

“施主。”方丈朝苏槿行礼“老衲要说的也说完了。”

苏槿朝方丈回礼“恭送大师。”

冬灵见方丈并没有待多久就出来了。急急的跑进去,见苏槿有些呆呆的坐在蒲团上。

“郡主,郡主,你可不要吓冬灵啊。”冬灵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焦急。

苏槿纳闷的看着一副快哭了模样的冬灵“你怎么了。”

“我……”冬灵小心的看了一眼苏槿“我以为郡主要出家了。郡主最近总是发呆,今天还要来玉佛寺……”

原来是这样么,自己最近总是发呆么?

其实苏槿并没有想太多。没想到身边的人都以为自己因为茶道和夏王府的事情心情受了影响。

“冬灵,你说我最近常发呆?”

“是啊。很多时候要唤几次郡主才能反应过来呢。”郡主总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

苏槿的脸色却有些不好了,难道是那生生不息加重了?自己从嗜睡要变成老年痴呆了?

“回府,去将黎青请来。”

马车刚刚到郡主府门口,就看到哭丧着脸的米粒站在那里。

“米粒,发生什么了?”冬灵将苏槿扶下马车,郡主始终没有买自己的马车,平日里出门都是租的。

“郡主。”米粒看着苏槿,半晌不说话。

苏槿也不说话,就那样看着,最后米粒扑通跪了下去“米粒无能。”

“到底发生了什么。”冬灵着急的上前拉了一把米粒“你先把话说清。”

米粒呜咽了一声,把头埋进双手“之前皇宫来人了。”

皇宫来人?

“皇宫来人郡主又不在,你也做不得主呀。”冬灵还是不解。

米粒摇摇头“是夏王府来人。”

“到底是皇宫来人还是夏王府?”冬灵更着急了,这米粒说话怎么说不清了呢。不是个伶牙俐齿的么,怎么现在传达不清了,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进去说吧。”说完苏槿便迈了进去。

在喝了两杯茶以后,米粒终于缓了过来,他整理了一下思路。

原来在苏槿去玉佛寺后不久,夏启正便来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个公公。

“怡欢郡主可在?夏老要同她断绝关系。皇上遣了咱家来问问情况。”公公率先开口了。

听闻怡欢郡主并不在,公公只是随口道“你告诉她一声便是了,皇上也就是让她有个准备。”

准备,这种事情有什么准备。

米粒看着从头到尾也没说过话的夏启正陪同公公离开,有些反应不过来。

夏王府,竟然敢,不,这不重要,是皇上居然同意了!

“郡主,这可怎么办。”米粒说完哭丧着脸。

在意,你在意么。

苏槿满脑子里都是这句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