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12章 议亲

第二百一十二章 议亲

夏老王妃的话说的很巧妙,如果是周‘玉’蝉的错,她愿意替她向自己赔礼,一个王妃尚且能放下身份,那如果是自己的错么,是不是也应该向他们道歉。。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而且问的又是周‘玉’蝉的丫鬟,难道指望从她嘴里听到什么“真相”。

“说,大少夫人到底如何对郡主不敬了!”夏老王妃呵斥道“胆敢有半句假话,直接动刑。”

丫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奴婢不敢,奴婢不敢说谎。”

夏老王妃看了一眼苏槿,见她没有任何反应,心里舒了口气,面上仍旧严肃“还不快说。”

丫鬟低着头“大少夫人就喊了郡主的名讳,郡主便说她不敬,让婢‘女’掌嘴。”

夏老王妃看了一眼依旧沉默的苏槿,皱眉“那大少夫人为什么会一直在雨里淋着。”

“因为,因为,因为……”丫鬟吞吞吐吐道“因为郡主不让大少夫人进屋。”

“你胡说!”刚刚送走了郎中的冬灵一进屋就听到这话,“郡主明明让你们家大少夫人换衣进屋,是你们家大少夫人自己不肯,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就晕倒了,少赖在我们家郡主身上。”

丫鬟不说话了,只是她抬头盯着冬灵,那样子不像是因为说不出话,更像是不敢说话了。

迫于压力而不敢说话。

夏老王妃摆摆手,示意丫鬟不必说了。

“郡主,我知道,茶道归了夏王府你心里有怨气。”夏老王妃叹了口气“可是这当初也是你同意的。”

冬灵瞠目,这夏老王妃怎们能这样说。

苏槿笑了一下“是的,我同意的。”

“我本意也是为了郡主好,既然郡主不愿领情,那茶道在归还给郡主也就是了。”夏老王妃很和蔼的样子。

只是这副样子,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虚伪恶心。

“夏老王妃,话不是这样,明明是……”冬灵还想继续争辩,却被苏槿抬手制止了。

“夏老王妃,既然大少夫人没什么大碍,你们时候将她带回去?”

夏老王妃愣了一下,本以为苏槿制止了那个丫头是妥协了,怎么现在就要赶人了?

“既然郡主不愿留我们,我们也就不叨扰了。”夏启正抢在夏老王妃开口前说道。

苏槿点了点头,带着冬灵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叫什么事!”夏老王妃坐在自己的屋子里,气的将手中的佛珠重重拍在桌上“启正,你为什么要顺了她的意!”

那么多年来,自己何曾受过这等气,被一个黄‘毛’丫头请出了府。

说的好听是请,其实那分明就是赶!

夏启正笑道“祖母何须那么生气,仔细身子才是要紧的。”

“你啊你。”夏老王妃有点恨铁不成钢,她知道这个孙子对苏槿有其他的感情,可他现在都已经成婚,苏槿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夏王府的丫鬟了。

“祖母,那毕竟是她的府邸,主人都已经转身离开了,我们在那里闹将起来又有什么用呢。”夏启正还是不温不火的样子“况且,祖母难道忘记了,她是什么身份。”

身份?什么身份?一个毫无背景的郡主罢了,他们夏王府虽不比从前了,可也不会畏惧一个郡主。

夏启正指了指皇宫的方向。

夏老王妃一个‘激’灵,这才想起,那‘女’人可是极有可能是公主。

只是公主又如何,难道他们夏王府就怕公主了么。

夏启正看着夏老王妃依旧气难平的样子,摇摇头“祖母,这件本就是小事,如果真的闹起来,只会让人觉得我们欺负了她。”

夏老王妃哼了一声,却不再说话。

“祖母,你可是郡主的义母啊……”夏启正意味深长的说道。

是啊,她就是这么把自己的母亲赶出府的。夏老王妃正准备开口,忽然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的拿起了那串佛珠。

“听说了么,那个怡欢郡主因为茶楼把夏王府的老王妃赶出了郡主府。”

“何止老王妃啊,那夏大少夫人不也被她掌掴了,现在还卧病在‘床’呢。”

“那夏王府的老王妃不是她义母么……”

嚣张跋扈,贪财,见利忘义,这便是京城中百姓对怡欢郡主的评价。不再是那个传奇的‘女’子,只是一个小人。

“早就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书生又开始拽文了。

冬灵愤愤的放下帘子,坐在马车里生闷气。

“冬灵,你觉得他们说的是真的么。”苏槿看着生气的冬灵,笑着问道。

冬灵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郡主怎么会是他们嘴里的那种人,明明是他们不了解情况,旁听偏信。”

“既然不是真的,你又何苦往心里去呢。”

“我知道了,郡主又会说其他人怎么看,与我何干呢。”冬灵想起上次郡主被非议,郡主便是这么说的,学完以后,冬灵自己也笑了。

见到冬灵笑,苏槿也笑了,这丫头,学的还真有那么点像。

“我只是气不过他们不了解情况就在议论。”尽管不那么郁闷了,可冬灵到底还是不高兴的。

“世人皆是如此。”苏槿闭上眼睛。

冬灵摇了摇苏槿的胳膊,相处的时间长了,这丫头越发大胆没规矩了。

“郡主。”

苏槿睁开眼睛,疑‘惑’的看着她。

冬灵一脸担忧“郡主不会是想看破红尘了吧。”联想起她们此行的目的地是‘玉’佛寺,虽然‘玉’佛寺都是和尚没有尼姑,但是万一郡主听了佛经直接落发为尼了可怎么是好。

冬灵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那神‘色’变幻的各种纠结。

看着认真的冬灵,苏槿笑出了声“冬灵,我怎么原来没发现,你还有点写小说的天赋。”

小说?什么是小说?

冬灵‘摸’不着头脑的看着郡主。

“嗯,就是说书先生编写的那种。”苏槿想了想“戏子演的话本那种。”

冬灵听明白了,郡主这是笑自己想太多了,她红了脸,低下头嘟囔了几句。

这丫头,苏槿摇摇头,又重新闭上眼睛养神。

“你让我去和荷妃说,说……”夏老王妃瞪着老王爷,剩下的话愣是说不出口。

夏老王爷点点头“断了吧。”

夏老王妃摇头“这怎么可以。”

不仅仅是不可以,是根本不可能。

苏槿是郡主,当初认她做义母的事情也是她主动提出来的,皇上那边也是同意了的,自己现在去和荷妃说要和苏槿断绝母‘女’关系?天下哪有这么荒唐的事情。

“荒唐?”夏老王爷怒极反笑“你也知道荒唐,你去找她要茶楼的时候不觉得荒唐么。你让人散播那些个谣言不荒唐么,现在和我说荒唐?”

夏老王妃脸涨的通红,夏老王爷和她很少红脸,从年少嫁给他到现在老来为伴,他都没有这样发脾气过。

“我找她要茶楼还不是为了她好,省的她受外面人非议。”夏老王妃哼了一声“况且父子无异财,她如此做也不会被人诟病。”

夏老王爷气的吹了下胡子“为她好?那现在京城中的那些流言呢?”

“那流言又不是我让人传的。”夏老王妃不服气的反驳“再说,那些流言难道说的不是事实么。”

夏老王爷摇头“你好糊涂。”

夏老王妃也来了脾气“我怎么了,她不过就是个外人,值得你这样维护。启正才是我们的亲孙子,‘玉’蝉是我们的孙媳‘妇’,岂能容她这样欺辱。”

“你觉得‘玉’蝉是被她欺辱了么。”

“怎么不是。‘玉’蝉的丫鬟说的清清楚楚,不过是唤了她声名字就让下人掌掴‘玉’蝉,她把我们夏王府置于何地!”夏老王妃越说越气愤。

夏老王爷瞥了夏老王妃一眼“说到底,你还是没有把她当亲生闺‘女’来看待。”

夏老王妃嗤笑一声“亲闺‘女’?我年龄都可以当她祖母了。况且,当时认她为义‘女’也不过是权宜之计。”

要说后来,她对苏槿确实有过一段时间的真感情。不过也就那一段时间而已,日子久了,有些东西,难免会忘记。

夏老王爷摇头“既然你不把她当闺‘女’,那按我说的断了不是更好。”

夏老王妃仿佛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夏老王爷“你怎么了,她是郡主,我们的母‘女’关系也不是我说断就能断的。”

夏老王爷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他为这个夏王府能做的都已经做了。

“断绝关系?”皇上放下手中的书卷“你今天进宫就是为了和朕说这个?”

夏老王爷已经许久不进宫了,就连上次夏王府差点离京他也不曾出现向自己求情,怎么好不容易进宫一次竟然是为了说这事。

“老臣自知不配做怡欢郡主的长辈,还请皇上明察。”夏老王爷低着头。

因为年岁已高又是功臣,皇上特许他不用跪着。

“是因为怡欢她太不懂事了么。”皇上笑道“朕改日就召她进宫好好说说她。”

“不不不,不是怡欢郡主的事,确实是老臣……”

“哈哈……”皇帝又笑了“那就今日召见,让怡欢亲自给你这个做父亲的赔不是。”

夏老王爷还是摇头“皇上,老臣是认真的。”

皇上收敛了笑意,“认真的?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