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20章 查探(一)

第二百二十章 查探(一)

夏王府里,老王妃正一脸不解的看着老王爷“你为什么要去皇上那里说我要和怡欢郡主断绝母女关系。”

不等老王爷回答,她又摇摇头“皇上怎么会同意了呢。”

老王爷放下书卷“反正你也不是真的喜欢她,断绝了关系有什么不好。”

道理似乎没有错,老王妃思考着,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呢。

“我和皇上说了,怡欢郡主不尊我们为父母,我们也不愿让怡欢郡主背负不孝的名声,还不如就此作罢。”老王爷解释道。

老王妃刚想点头,旋即反应过来“可是,可是怡欢郡主不是……”

“不是什么,”老王爷截断她的话“你都活了大半辈子,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还不清楚么。”

只要皇上一没有给苏槿正名,那她就不是什么公主。

老王妃被说的有些讪讪,皇家的事最是难以捉摸。不过皇上能封那丫头为郡主,也算是对她的补偿了。毕竟皇上年少时做的荒唐事不太可能公布于众的。

“对了,既然我们已经不是她义父母了,把她那茶道还给她吧。”老王爷叮嘱道。

老王妃哼了一声“反正她那茶道也不是什么赚钱的,现在又欠债,还了便还了。”

周玉蝉的子已经大好了,只是听到绿意的话却还是拼命咳嗽起来。

“大少夫人,你怎么了,是不是子还没恢复?”绿意关心的说道“老王妃都叮咛了,子不好就在休息些子,这夏王府有老王妃呢,您不必费心。”

周玉蝉苦笑,说是自己不用费心,实际上是不想把掌管这王府后院的事交给自己吧。

“那就劳烦绿意姐姐将这官府的文书交给老王妃吧。”周玉蝉边的丫鬟在周玉蝉的示意下将那薄薄的纸交到了绿意手中。

绿意也不推辞,拿了文书说了几句让大少夫人好好将养的话便离开了。

“大少夫人……”看着发呆的周玉蝉,丫鬟小心的唤道。

大少夫人的陪嫁丫鬟凝萃在得知德王府灭门惨祸的时候便一头撞死了,当时老王妃担心大少夫人也想不开,让自己陪着大少夫人,大少夫人倒是坚强的从悲痛中走出来了,只是脾气变得捉摸不定、

“你说,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那茶楼为什么又回到了她手上呢。”周玉蝉有些想不通。

茶道还是苏槿的,而自己现在却坐在这上养病。

“大少夫人,怡欢郡主以后便没了夏王府的支持。”丫鬟小声道“而且那茶道不过是个亏损的还欠着债的茶楼。”

夏王府的支持?那个女人真的在乎么。

如果她在乎,又怎么会若此不给夏老王妃脸面呢。

“郡主,这是那茶道的文书,已经去官府改回来了,现在物归原主了。”绿意将文书递了过去。

她以为自己肯定会受一番刁难才能进郡主府,最好的况也是和大少夫人一样,来拜访很多次还要受人冷眼,没想到自己那么轻易就进来了。

冬灵接过文书,上下扫了一遍,点点头“没错的。”

她并没有将文书递给苏槿看,反而自己收了起来,绿意诧异的看着这一幕,只是苏槿没说话,她自然也不会多嘴。

“老王妃说,到底母女一场,她让我将这些送与郡主。”绿意推过来一个首饰盒。

夏老王妃说不能让人拿了把柄,既然老王爷和皇上说断绝关系的原因是苏槿不孝,那自己这边自然要对她好些才能让人信服确实是苏槿的不是。

苏槿没有打开首饰盒,她只是看了一眼。

就在冬灵和绿意都以为她会把首饰盒推回来亦或者冷嘲的时候,她说道“谢谢。”

谢谢?

她收下了?

绿意有些惊讶,不过马上联想到那茶道不是还欠了三千两的债嘛,这郡主又没什么银钱,想必是急缺的。

“冬灵,将新茶拿出来,让绿意姑娘带回去,也算回礼了。”

绿意忙摆手“郡主,不用了,老王妃说了,不用客气的礼尚往来了。”

在夏老王妃看来,以后两府都不会有什么交集,她也不想和这怡欢郡主再有任何牵扯,自然不用顾着人面子,送来送去。

只是当着郡主的面,话不能那么说罢了。

“好,那就不送。”苏槿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绿意猜不透这郡主的想法,不过她也不用猜,既然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自己就可以走了。

“绿意姐姐,慢走。”冬灵亲自把绿意送到门口,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只是那笑容,在绿意看来,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冬灵,你拿些钱,把之前拖欠的茶师的钱和买原料的钱都还了吧。”苏槿说着便起,既然这茶道回来了,那还是不能荒废的。

冬灵点头,接着有些好奇“郡主为什么会接了这文书呢。”

“本来就是我的,我为什么不接呢?”

冬灵想了一下,好像就是这个道理,这茶道本来就是郡主的,不过是去夏王府打了一转而已。

黎青来的时候苏槿正在茶室研究新茶,因为茶道要重新运营,苏槿打算再添几种混合类型的新茶。

“前几我有事出去了。”黎青话刚一出口就后悔了,自己为什么要和苏槿解释呢,自己解释的这话想必那太医院也告诉她了。

为了方便,苏槿将头发随意的挽了起来,穿着襦衫和长裤,看上去很是自在。

见黎青来了,苏槿放下手中的茶具,责备的看了一眼冬灵“怎么不来叫我。”

冬灵吐吐舌头“黎太医说看看郡主平的生活有助于诊治。”

这种鬼话他也说的出口,苏槿翻了个白眼,引得黎青噗嗤笑了。

“没想到多未见,郡主还是这样……”他顿了顿,似乎在思考措词“不拘小节。”

“黎太医倒是一如既往的油嘴滑舌呢。”苏槿反驳道。

油嘴滑舌?黎青嘴角抽了一下,自己什么时候油嘴滑舌过,这词不是形容那些登徒子的么。

“经常发呆。”黎青将手搭在苏槿的手腕处“有多久了?”

“一个月……”冬灵在旁边回忆着“不对,好像是两个月,不对,应该是三个月……”

“到底几个月?”黎青有些不耐烦。

冬灵皱着眉,这个怎么记。

“好了,你就不要为难她了。”苏槿开口道“我到底如何了。”

上次黎青替自己诊治以后昏睡了几天,她以为自己上的生生不息已经解了,现在看来,只是症状变了而已。

“没有生命危险。”黎青一本正经道。

冬灵有些哭笑不得,这就是黎太医诊治的结果?

苏槿收回手臂,点点头“没有生命危险就好。”

这下轮到黎青惊讶了“你真是那么想的?”

苏槿有些奇怪的看着他“自然是那么想的。”

能活着已经很好了,既然没有生命危险,这种毒从目前来看似乎也没什么解决办法,那只能顺其自然了,也没什么其他的需要想的。

“听说你的茶道回来了?你也变成了自由?”黎青收拾自己诊箱。

“嗯。”

见苏槿反应平淡,黎青脱口而出“需要我帮你么?”

话刚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自己什么时候关心起这些东西,平白给自己找麻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有点期盼那个答案。

“不用。”苏槿毫不迟疑的拒绝了,干脆利落,没有一丝犹豫。

忽略掉心中莫名的失落,黎青故作轻松道“看来郡主是有成竹啊。”

苏槿却摇摇头“不是。”

“嗯?”

“那茶道本就是我的,开成什么样也是我的事。”

也是我的事,也就是说,与他人无关,是么。

黎青明白了苏槿的话,只是他突然觉得有些压抑“郡主,以后我每个月会来替你施针一次。”说完他便起告辞了。

“不是说每个月都要施针么,这个月还没施针这黎太医怎么就跑了?”冬灵纳闷的看着黎青的背影,难道郡主很吓人?

“大概是今天不适合吧。”苏槿并未多想,“你让墨竹和米粒继续回茶道去接手吧,按照原来的就行了。”

“郡主,隔壁的那个管家送来请帖。”雪芽手中拿着一个食盒。

冬灵不解“食盒是请帖?”

雪芽点点头,那管家就是这样说的,自己也没有打开食盒看,直接就拿过来了。

苏槿打开食盒,里面是精巧的……

起司蛋糕?

那个会做起司蛋糕的厨子并没有被周玉蝉辞退,因为那是茶道的一个特色,就算工钱比其他人多,也没有被辞退。

那厨子收了徒弟?这是苏槿第一个想法,接着她又摇摇头,这起司蛋糕明显比茶道的厨子做的还要好些。

除了蛋糕里面还有一张纸条,龙飞凤舞的四个字,明午膳。

哪有这样请人呢,苏槿将纸条放回去。

“雪芽,你把这蛋糕拿出来,食盒还回去吧。告诉他们管家,我明会去的。”她心里总有种猜测,难道,遇到穿越的同乡了?

曹管家将雪芽的话转达给容泽的时候心里不停嘀咕,这少爷不是个按常理出牌的人,这郡主也不一般啊。

哪家闺秀会应这种约。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