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23章 幕后

第二百二十三章 幕后

是会选择无视还是吵起来。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猜测。

不过根据这‘女’子在茶道‘门’口和秦家小姐的一番‘唇’枪舌战,想必一定是反驳吧。

可是这又该怎么反驳呢,她确实是当过这夏王府的粗使丫鬟,而且这夏王府的小姐看起来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苏槿感受着周围的目光,或好奇或幸灾乐祸,也有那么一两道是同情的,唯独身边的赵静馨是担忧的。

苏槿点了点头“是‘挺’熟悉的。”

她就这样承认了!

这是服软了么,是的吧。

夏启盈的心里在呐喊,郡主又如何,说到底还不是自己的一个粗使丫鬟。

“所以人呐,还是要记住自己的本分。”秦羽声音里满是讥诮“这身份啊,可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

如果说夏启盈的话仅仅是为了让苏槿难堪,那秦羽的话无疑是火上焦油,让所有人远离苏槿。

身份非一朝一夕能改变,这些贵家‘女’子最是算计,和苏槿‘交’好无非也是为了利益,这苏槿身份低微,如果谁在和她‘交’好,无疑也是自贬身份

。哪怕她现在是郡主,也改变不了她曾经是粗使丫鬟的事实。

除了赵静馨,本站在苏槿身边的几个‘女’子稍微动了动脚步,离她站得远了些,以示自己并不是和她一路的。

“是啊,人要记住自己的本分。”苏槿再次赞同。

这下不仅赵静馨,就连站在她身后的冬灵脸‘色’都有些变了。之前是觉得郡主不会吃亏,可是现在郡主怎么接连承认了这些人的话呢。

“冬灵,我记得我是郡主吧?”苏槿忽然问道。

“是。”冬灵毫不犹豫的回到。

“那依着本分,这些人是可以不行礼的么。”苏槿似乎真的不懂这些。

冬灵看了一圈周围人的脸‘色’。强忍住笑意道“非皇上亲封的公主和有诰命在身的夫人,是需要向郡主行礼的。”

苏槿长长的哦了一声,疑‘惑’的看着周围“你们这些记得本分的人该做什么难道还要本郡主教?”

周围几个小姐脸‘色’均变了。

之前苏槿并没有提及此事,上次赏‘花’会她们也没有向她行礼,也没有谁说什么,她们也就索‘性’当忘记了此事。

这下可好,偏偏秦羽提出了本分。她们是应该向郡主行行礼的。

这行礼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夏启盈才刚刚说了郡主原来是个粗使丫鬟,郡主也承认了。她们此时行礼,岂不是说自己连个粗使丫鬟也不如。

夏启盈和秦羽也没想到苏槿此时会提行礼的事情。两个人都咬着嘴‘唇’不说话了。

赵静馨眼睛一转,甜甜一笑的便朝苏槿福身“静馨见过怡欢郡主。”

苏槿并没有拦着赵静馨,她点点头,还了半礼“静馨妹妹。”

有了赵静馨这一带头

。周围的‘女’子纷纷反应过来,全部上前向苏槿行礼。

“郡主这发盘的可真好。”

“怡欢郡主有空可要去我家坐坐呢。家父新买了一些茶叶,怡欢郡主肯定感兴趣。”

“怡欢郡主,你那茶道的厨子是从哪请的,竟然会想出起司蛋糕那种糕点。”

‘女’子们行礼过后并没有散开。反而围着苏槿说些趣话。

不知不觉,只有秦羽和夏启盈被晾在了原地,孤零零的。很是乍眼。

怎么会这样,刚才大家不是还比她如蛇蝎么。

夏启盈脑子有些懵。

她看向了同样站在那里的秦羽。对,都是这个‘女’人。

自己明明才羞辱了苏槿的身份,都是这个‘女’人跳出来,如果不是她说什么本分不本分的,苏槿怎么可能想起行礼这件事。

感受到了夏启盈充满恨意的目光,秦羽看过来,皱眉,这个夏王府的小姐怎么回事,如果不是她先提及苏槿曾经的身份,自己又哪里会说这样的话。

一点小事,本不相熟的两人的怨恨却结下了。

两人站在原地磨蹭了一会,都不愿去向苏槿行礼。

只是,苏槿不说,也会有人替她说。

“夏小姐,秦小姐,你们忘记本分了么,还不来向怡欢郡主行礼。”朱家小姐扬声道。

夏启盈和秦羽就算心里咒骂这朱小姐多事,也不得不在众人的目光下向苏槿走过来。

两人勉强曲了下膝“怡欢郡主。”

苏槿似笑非笑的受了两人的礼,不像对待其他人那样还了半礼。

两人面‘色’有些发红,只是却不便表现出来。

“怡欢郡主,这长公主还没到,我们去看看那边的‘花’吧

。”不知道是谁出声。

苏槿点头称好,一群莺莺燕燕的小姐便笑闹着朝另一边走去。

本想着孤立苏槿,没想到被孤立的却是自己。

秦羽和夏启盈互相看了一眼,谁也不愿意搭理对方,跟随着众人走了过去。

那边的男子自然不知道,这赏‘花’会还没开始这边就上演了这样的角斗。

“朱兄,听闻令妹今日也来了?”韩六郎凑在朱子哲身旁。

他早就听说朱子哲有个美若天仙的妹妹,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有缘得以一见。

朱子哲看了一眼韩六郎,那一眼里含了些许警告。

韩六郎‘摸’‘摸’鼻子,他自然知道自己‘花’名在外,所以也不气恼。他忽然指着前方小声道“那不是太子的小舅子么。”

什么太子的小舅子?

朱子哲看过去,原来是晋王府的公子晋宏。

他瞪了韩六郎一眼“祸从口出。”

现在的太子还没有大婚,虽然晋王府的小姐晋颜‘玉’已经是商定好的太子妃,可只要一日没成婚就一日游变故。

韩六郎嘿嘿一笑,并不以为意。

晋宏身边没几个人,因为京城中都知道这晋王府的公子是个冷傲的人。

“我一直担心你是个不会笑的人,果然是个……”那词怎么说来着,他记得听苏槿说过一回“面瘫!”

晋宏百年不变的脸面转向欧阳洵,没说话。

“啧啧。”欧阳洵跳到晋宏面前“是不是我打你一拳你脸‘色’都不会变。”

对于欧阳洵,晋宏始终想不通,这个人明明不是废柴,可是怎么总一副纨绔弟子的模样

见晋宏似乎不愿和自己多说,欧阳洵也懒得自讨没趣,他远远就看到了韩六郎,拼命招手“韩六郎。”

欧阳洵和韩六郎相熟并不奇怪。两人都是京城中出了名的“‘花’”嘛,都喜欢逛qing/楼。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臭味相投”。

“你怎么也来了。”韩六郎低声问道“你不是要做天家的驸马么。”

谁不知道,这皇上有意将八公主嫁给欧阳洵。

欧阳洵双手一摊“我接到请帖自然就来了。”

请帖?韩六郎瞪大了眼睛,长公主也给欧阳洵发了请帖?

而此时的长公主正一脸头疼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女’子。

“八公主,这欧阳洵的帖子并不是我发的。”

八公主一脸不信“那他怎么会出现。”

虽然已为人‘妇’,长公主对着这个八妹还是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她怎么知道欧阳洵怎么出现的。

“八妹你不是也出现了么。”六公主开口了。

八公主撅了撅嘴,她只是觉得这赏‘花’会好像很有意思才来的。

“可能欧阳洵也只是来凑个热闹吧。”长公主试图说服自己这个妹妹。

八公主哼了一声“长姐,我是跟着六姐姐才进来的,那欧阳洵呢,也是跟着六姐姐么。”

“八妹,这欧阳洵的事情一会在问吧,长姐作为主人早就应该出现在赏‘花’会了。”六公主此时已经有些心急了,她也不知道晋宏表哥会不会看上别人。

八公主撇撇嘴,很有些不情愿。

可是看着长公主似乎也不知道的样子,这才作罢

随着长公主和六公主、八公主的到来,这赏‘花’会才算开始。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你会来了。”韩六郎看到八公主以后和欧阳洵低语。

欧阳洵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他哪里知道八公主怎么也会在。如果听风阁收到的消息不是苏槿要来,他才懒得来这种地方呢。

这次的赏‘花’会也很简单,就是男‘女’一起做些诸如投壶之类的游戏。

苏槿哪里会投壶,她看了半天,最后还是有点怯场。

“怡欢郡主,该你了呢。”苏槿的犹豫被秦羽尽收眼底。

赵静馨却一下跳了出来“苏姐姐,让我先好不好。”

秦羽咬了咬牙,这次有赵静馨护着,下次呢。总会轮到她出丑的。

只是她还没等到苏槿出丑,男子那边就一阵惊呼。

原来是太子殿下到了。

众人纷纷停下玩乐行礼。

就算所有人都低着头,都是一样的姿态,自己还是能一眼就看到那个人。

晋慕染心里闪过一丝苦涩,今天父皇找过自己,大婚就在几日后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里,是想看看她以后会属于谁么。不管她属于谁,都和自己无关了吧。

“今日前来只是为了和大家一起玩乐,大家不必拘束。”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到底是太子,再说今日的赏‘花’会本就不是玩乐。

只是没人注意到,怡欢郡主已经不在这群人里面了。

“怡欢郡主,这里可有你属意的?”长公主问出这话的时候都觉得脸红。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