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25章 锋芒

第二百二十五章 锋芒

皓月国的容亲王是来献宝的!

献的宝物还是轩辕黄帝时期遗留下来的七香车。

有关这七香车的消息已经流传了多个版本出来。

有的说这七香车会散发香味,是类似牛车形状的,有的则说明明前面是匹马在拉动,不过是有香味,更有甚者说这七香车只要操作得当可以飞天。

雪芽绘声绘色的和苏槿说着从街上听来的各种消息,那样子似乎她也亲自看了一般。

冬灵撇了撇嘴,不以为意道“怎么可能飞天呢,难道那七香车还自带了鸟的翅膀不成。”

一听冬灵不信,雪芽忙辩解道“那七香车可是宝物,会飞也不稀奇的。”

七香车,苏槿撑着头想了想,她就记得小时候听封神榜的故事里,伯邑考为了救出周文王,献了三件宝物给这纣王,其中一样便是这七香车。

这封神榜本就是个神话故事,没想到真的会有七香车的存在。

“郡主,你觉得这车可能飞上天么。”冬灵问道。

雪芽也一脸希冀的看过来,好像她说的便是真理了。

苏槿摇摇头,雪芽立刻满脸失望。

“我也不知道,毕竟我也没能亲眼见过。”对于这传说中的宝物她还真没什么了解。

雪芽高兴起来“郡主,这七香车真的会飞呢。”

“说的你好像见过一样。”冬灵依然不服气。

两个丫鬟又开始斗嘴了,苏槿有些头疼,她原来怎么没发现自己的这两个丫鬟的口才如此好呢。

“好了,好了。”苏槿打圆场“皇上得了这宝物肯定会找机会炫……”耀字差点脱口而出,好在她及时改口“展示的,到时候便知道了。”

两个丫鬟这才消停。

不过,苏槿对这七香车确实也充满了好奇。

宝物,自然是引人关注的。

那让人争论不休的七香车此刻正静静的放在御书房里。

因为这七香车,御书房里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据传这七香车是用七种香木造的,所以一直有一种香味,至于为什么现在呈现出檀香,我也不太清楚。”容泽看着皇上解释道。

皇上正抚摸这七香车。

七香车仅有两个轱辘,却能够稳稳的立在那里,整体看上去有点像马车,只是前面并没有栓马匹的缰绳。

之前在容泽说这七香车不宜在大殿展示,因为朝廷上人多口杂,会影响七香车接受指令。

尽管对于他的这个说法皇上也是将信将疑,不过他还是允了容泽的请求,这指令单独教给自己。

毕竟这七香车是宝物,若是人人都学会了指令,确实也不太安稳。

“皇上,请上车一试。”见皇上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容泽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御书房可以么。”皇上刚想上车,又有些担忧。

这七香车虽然不是很大,御书房也不小,可他还是担心,万一这七香车不听指令,横冲直撞,这御书房可不就毁了。

“皇上请放心。”

容泽说完便先跳了上去,皇上这才由古和扶着登上了这七香车。

只见容泽从怀里掏出面精致的小旗,嘴里小声念叨了几句,这七香车竟然缓缓的动了起来。

“动了,动了,皇上动了!”古和激动的喊道。

皇上不满道“大惊小怪,这七香车本就可以动。”

古和有些讪讪的闭上了嘴。

其实皇上嘴上如此说,心里同样是震惊的。他坐在车上,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七香车的移动,速度虽然不快,但是很平稳。

七香车一路直行,眼看就要撞上前面的书架,容泽一挥旗子,七香车便调转了方向向左行驶。

转弯灵活且平稳,比马车不知道要好上多少。

皇上眼里闪过惊奇,更别说那些围观的小太监了。

因着怕这七香车失控,古和召了几个小太监过来,以防不测,只是目前来看,这完全是多余的。

带着皇上在这御书房兜了几圈,容泽手快速的挥动两下旗子,七香车缓慢的停下了,还是之前的位置,分毫不差。

“容亲王,这,这旗子……”皇上看着容泽手中的旗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在容泽明白皇上的意思,但凡第一次见这七香车的,都被惊得话都说不出来。这皇上还能问出个旗子,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回禀皇上,这乃五玄旗,是我皓月国专门为七香车所制,世间也仅此一面罢了。”容泽将五玄旗交到皇上手中。

五玄旗上是黄色绸缎所制,上面绘着白橙青紫黑五种颜色的龙,五条龙围成了一个圆,圆的中心是一个奇怪的朱红色的符号。

“这五玄旗是何人所做?”皇上有些好奇。

容泽摇摇头“我也不知,这五玄旗的制作者一直是蒙面的,制出五玄旗后便消失了。”

皇上叹息了一声,从七香车上下来。

这皓月真是不懂珍惜人才,能做出这五玄旗的人一定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怎么就这样错过了呢。

不过他心里更加庆幸,这样的奇才幸亏没有留下为皓月效力,否则说不定正元早就被皓月吞并了也说不定。

“这五玄旗能指挥七香车也是他做到的?”

“是。”容泽并没有隐瞒“皓月得到这七香车已数年,只是这七香车当时并不能随人愿而动,我国陛下张贴告示多年,才有这奇人出现。”

“皓月真是藏龙卧虎之地。”皇上感叹了一句,只是听不出他的情绪。

“那容亲王可否教朕如何驾驭这七香车?”之前看着容泽可以自由驾驭他便有些眼热了。

“这是自然的。”容泽环顾了一下御书房“只是这场地有些小,不适宜学习。”

皇上点点头“来人,将这七香车抬到御花园去,后宫嫔妃皆可来观看。”

这日的御花园尤为热闹,那些妃子不论品级都跑了过来,宫女太监也是里三层外三层的站着。只是他们不能像那些贵人一般凑近了看,只能远远观望着。

“快快快,拦住,拦住!”几个太监一起冲过去作为人肉柱子挡那七香车,只是这七香车似乎有灵性,临时又变了方向,朝这旁边围观的后妃冲去。

“快接住皇上!”

“咚——”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皇上不知道是第几次被甩出了这七香车,他也年事已高,揉着酸疼的腰慢慢站起来。

之前看着容泽操作似乎很是简单,不过是挥动了下旗子,说了几句莫名的咒语,轮到自己怎么就不灵验了呢。

容泽勉强忍着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点。

“皇上,这旗子抖动幅度要再高一点。”

“左一点。”

“右一点。”

“啊——”在七香车又一次冲到后妃那边时,王贵妃看着那车子朝自己冲来,两眼一闭,吓昏过去。

“今日到此吧。”皇上的声音很有些阴郁。

太监们连大气也不敢出,任谁都知道,皇上现在非常不爽。

也是,任谁被那车子甩出去几次能高兴的了,偏偏那车子在容亲王手里乖顺的如同兔子一般。

“容亲王,你这五玄旗难道是下了咒么。”皇上有些狐疑的看向容泽。

容泽忙摆手“皇上,你这可就冤枉我了。我代表皓月来献礼,自然是诚心诚意的。”

皇上思索了一下,感觉容泽说的也有道理。本来皓月和正元实力相当,皓月现在愿意交好献上宝物,没道理是故意捉弄自己。

虽然被摔的有了些皮肉伤,不过皇上也并非那种不讲理之人,仍旧下令宴请容泽,朝臣作陪。

“郡主,这个步摇是一定要带的。”

雪芽正和苏槿大眼瞪小眼,今天可是皇上宴请皓月国容亲王的重要场合,郡主怎么能够打扮那么随意呢。

“我又不是主角,没人会注意我的。”苏槿还在据理力争,她真的不想带那么重的东西。

雪芽把头摇的像拨浪鼓“郡主,这是礼仪。”

冬灵这次也没有和雪芽作对,她是站在雪芽这一边的“郡主,这进宫不比上街,您在宫中待过,这规矩……”

苏槿任命的低下头,她自然知道那皇宫规矩比什么都重要,别说是一根小小的步摇,如果需要,就算是铁钳她也得往头上顶。

脑补了一下自己带铁钳的模样,苏槿一下就乐了。

雪芽不明白刚刚还一脸不情愿的郡主为什么忽然笑了,不过郡主能想通自然是最好的。

这是苏槿第一次以怡欢郡主的身份参加这种宴会。

上一次,上一次自己好像还只是一个丫鬟,有些出众的茶艺罢了。

望着面前的场景,恍若隔世。

身着郡主服盛装打扮的苏槿自然是极美的,只是这宴会人数众多,她也没打算吸引任何人的目光,所以坐在人群中并不显眼。

只是,坐在皇上下方的容泽还是一眼看到了她,唇角上扬。

容泽的目光自然没有逃过一直在观察他的晋慕染,晋慕染的眼睛眯了一下,这皓月国的容亲王难道和苏槿认识?

七香车此刻正静静的放在御书房,重兵把守。

歌舞升平,大概就是这样的吧。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