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27章 不懂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不懂

古和的面‘色’惨白,他哆嗦的看了一眼还在和容亲王说话的皇上,不知道这消息要怎么说。

他当这太监总管的位置也有几十年了,早就能够做到遇事面不改‘色’了。只是这事实在是非同小可。

皓月国主动示好,献上宝物七香车本是一件值得欢庆的事情。可是现在这七香车丢了,这容亲王可是才献上宝物,一旦解释不清,两国难免再次‘交’战。

他咬咬牙,准备暂且隐瞒下这消息,等宴席结束以后再做禀告。

只是皇上已经注意到了古和的变化,疑‘惑’的看过来“你怎么了。”

古和勉强挤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皇上,老奴似乎有点闹肚子。”

果然,皇上眉头立刻紧锁,这个古和也不是个不看场合‘乱’说话之人,怎么能当着容亲王的面说出如此粗俗的话呢。

他摆了摆手,示意古和退下。

只是古和刚转身,就听到了之前那个小太监的声音。

“皇上,七香车丢了。”

小太监的声音很尖很细,在这热闹的环境中显得很突兀。

但愿皇上没听到,古和心里拼命呐喊。

只是老天似乎没听到古和的呐喊,皇上转过头,看着那小太监“你说什么。”

小太监扑通跪倒在地,整个人抖成了筛子“皇上,七香车被偷了。”

这下,不仅皇上,连容泽都听清了。

皇上一步步走了过来,缓缓问道“你说什么。”

这下小太监抖的更厉害了,声音也哽咽起来“奴才……奴才……奴才无用……那七香车……七香车……丢了。”

皇上面无表情的盯着小太监“你确实无用。”

说完便一脚踢了上去,因为是用足了力气,小太监一声尖叫便倒了。

因为这边的动静实在太大,本来热闹的大殿变成了死一般的寂静。

除了皇上周围的几个人,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能惹得皇上震怒的,一定是发生了了不得的事情。

“今天,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得离开皇宫半步!”

朝臣们心里疑‘惑’,可谁也不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古和。”

“奴才在。”

“朕看你是不是年事已高需要休养了?”皇上已经很多年没有用过如此冷漠的语气和古和说话了,他跟随皇上这么多年,自然明白自己擅作主张惹怒了皇上。

“奴才该死。”

“你确实该死。”皇上看都不看脚下的古和“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说完皇上便大踏步的朝御书房的方向走去。

古和擦了下冷汗,立刻跟了过去。

御书房内和平时一般无二,只是那本该停着七香车的地方空空如也。

“呵呵。”皇上冷笑“朕到不知道朕的皇宫守卫已经如此无用了。”

负责皇宫巡逻的‘侍’卫长头上有冷汗冒出,因为这御书房里有七香车,所以他还特意多调了几队在这附近巡逻,怎么不声不响的那七香车就不见了。

“刚才那个小太监呢。”皇上皱眉,七香车消失的如此诡异,那个小太监又是从何得知的呢。

很快,去寻找小太监的‘侍’卫回来了,只是他面‘色’极为难看。

“死了?”

小太监嘴里有一丝暗红‘色’的血液流出,眼睛挣得大大的。

“服毒。”‘侍’卫长检查了一下。

“这是在哪当差的。”古和厉声问道,只是这小太监出现的似乎蹊跷,根本没有一个人认识。

他的出现仿佛就是为了在所有人面前说出七香车丢了的事情。

皇上的脸‘色’更难看了。

当着容亲王的面告诉自己七香车丢了,这种后果他实在不愿去想。

“让容亲王见笑了。”皇上回到大殿,面对容泽他很想让自己显得轻松一些,只是那僵硬的‘唇’角愣是弯不起来。

容泽则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七香车真的丢了?”

皇上有些不悦,难道自己还会骗他么。

可是他也知道,容泽完全有理由这样怀疑。七香车才送来就丢失了,谁能说的清是不是正元不愿与皓月‘交’好有意藏起来,也可以代表正元并不在意皓月。

“容亲王,千真万确。”自从坐上皇位,他已经许多年没有这样说过话了。

容泽长长的哦了一声,并不说别的。

过了半晌,他才看向皇上“什么时候能找的回来呢。”

皇上把目光投向了‘侍’卫长,‘侍’卫长寒‘毛’都立起来了。

“三天,三天找不到七香车……”皇上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侍’卫长明白如果三天找不到丢失的七香车,那自己的项上人头大概也没了。

容泽被安排在宫里住下。

其余参加宴会的臣子也被安排在宫中,只不过他们可没有容泽的待遇。他们是接受盘问的。

“老夫那么大年龄了,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一个老臣的声音很洪亮,他一生坦‘荡’,实在没法接受老了被当做贼一般被这些‘侍’卫看押。

‘侍’卫们已经解释的口干舌燥却也无可奈何,这皇上下达的命令他们还能违抗不成。

苏槿和长公主因为是‘女’子,所以被安排在了一处宫殿休息。

“也不知那七香车是如何丢失的。”长公主毫无睡意,她们也被宫人看着,只是因为身份高贵,所以并没有‘侍’卫来盘问她们。

苏槿则开始自己动手整理起‘床’铺了,今晚看来是回不了郡主府了。

“怡欢,你还睡的着?”对于苏槿的举动长公主很是惊讶。

苏槿头也没抬“不睡的话第二天会没有‘精’神的。”

长公主叹了口气,这个‘女’子总是这样,似乎对什么都不太着急的样子。

整理好‘床’铺,苏槿环顾了一下周围,这个宫殿很小,只摆了一个‘床’榻。大概这些宫人也不觉得她们会睡觉吧。

“来人。”苏槿扬声。

很快便有宫‘女’进来“怡欢郡主有何吩咐?”

“准备水,本郡主要沐浴。”

宫‘女’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苏槿的眉头皱了起来“本郡主要沐浴。”

宫‘女’这下听明白了,她踌躇了一下“郡主,这宫中上下……”

话还没说完便被苏槿打断了“宫中上下如何?本郡主又不是被囚禁在这里。”

宫‘女’讪讪的说不出话,只好退下去准备水。

长公主很是不解“怡欢,你一点不担心么。”

一直以来长公主待自己也还算友善,苏槿走过来,看着长公主面前文丝未动的茶水道“担心,可是除了担心我们能做什么呢。”

见长公主仍旧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她在长公主的对面坐了下来“我不是那窃贼,我也不是‘侍’卫长,我更不是皇上。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女’子。”

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女’子,是这样么?

长公主有些失神,但她坚持道“可是,我是这正元的公主,是父皇的‘女’儿!”

“所以呢?”苏槿给自己倒了杯茶“不睡觉就能解决问题么?”

长公主被问的怔愣了,她总觉得苏槿说的不太正确,可自己却又找不出言语反驳。

这一夜,除了苏槿,皇宫中大概没人能睡个安稳觉了吧。

“皇上,黎太医不见了。”古和小声的禀报昨天‘侍’卫排查的情况。

“不见了?什么叫不见了?”皇上盯着‘侍’卫长。

‘侍’卫长不由暗暗叫屈,这黎青行踪一向自由,偏在这个时候找不到他人,又没有任何出宫记录,实在是让人觉得可疑。

偏偏皇上对黎青一直信赖有加。

“皇上,昨日宫中进行搜查,除了那个莫名死掉的小太监查不出是哪个地方当差的,就是黎太医不在太医院了。”‘侍’卫长硬着头皮道。

“你难道是想告诉朕,是黎太医偷了那七香车?”皇上嗤笑一声“那么大个东西,还有人看守,平白消失,黎太医是怎么做到的。”

‘侍’卫长低着头,他哪里知道那七香车是怎么被偷的。

“皇上,那黎青是皓月人士。”高永安忽然出声。

因为七香车被盗一事关系重大,一些位高的臣子也在御书房。

经高永安这么一说,很多臣子也想起来了,这黎青来路不明,原来竟然是皓月国的人么。

“皇上,这黎青极有可能是皓月派来的细作。”另一个大臣附和道“这很可能是皓月国的一场‘阴’谋。”

细作,‘阴’谋。

此言一出,大臣们纷纷猜测,难道是皓月自己又将这车盗回,然后就有了和正元开战的理由?

高永安的结论得到了绝大多数大臣的赞同。温国安瞟了一眼这些人,高党如此轻易就呈现在皇上面前了么。

皇上‘阴’沉着脸不说话。

他不是不信任黎青,只是目前的局势对他很不利。

太医院的黎太医是皓月国派来的细作的消息在宫中慢慢传开了。

“那黎太医竟然是皓月国的细作么?” 长公主的宫‘女’打听消息回来,长公主很是惊讶。

苏槿此时正心平气和的在用午膳,她原来也在宫中吃过,只是身份不同,吃的也不同,这宫中御膳房的手艺还是‘挺’不错的。

长公主可没心情吃饭,对于苏槿这种“没心没肺”的举动,长公主虽然没有出言指责,但也绝不会附和。

细作?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