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30章 男装

第二百三十章 男装

因为黎青的消失不见,大臣们反而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样,至少黎青现在有着最大的嫌疑。

只是侍卫长的心里依然沉重,他可记得皇上说过,三之内要找到那七香车。

这黎青不见踪影,那七香车也跟飞天遁地了一般。

京城中开始张贴搜捕黎青的告示。

“这不是,这不是黎太医么!”雪芽惊讶的指着城墙上贴的告示。

冬灵也凑了过来,雪芽识字不多,并不能完全理解告示的内容,可是她却是看懂了。

“这,怎么可能呢。”冬灵喃喃。

“什么怎么可能?”雪芽好奇的看着冬灵“这上面到底说的是什么,黎太医怎么了。”

虽然认字不多,可是这样被张贴出来,雪芽也知道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冬灵拉着雪芽离开人群,小声道“上面说黎太医是盗窃七香车的贼。”

七香车被盗雪芽是知道的,郡主也是因此被留在宫中,可是没想到黎太医竟然会是盗那七香车的贼。

“只是,黎太医要那七香车做什么呢。”雪芽很是不解。

冬灵回头看了眼那被人群围着的城墙,没有说话。

七香车确实是一件难得一遇的宝物,可是对于一个太医来说着实没有什么作用。那也就是说,黎太医的份肯定不止是太医那么简单了。

冬灵并不希望黎青出事,郡主每个月还需要他施针来抵抗生生不息。

“主子,你那没去那宴席实在是太正确了。”橙影看着街上的巡逻的守卫军摇头。

这几京城中的守卫军明显增多了,而且现在是进城容易出城难。

欧阳洵却摇了摇头“我到有些后悔那没去了呢。”

橙影一愣便反应了过来,旋即笑道“主子是再后悔没去凑这闹么。”

欧阳洵打开折扇,随意扇了两下,很是遗憾“也不知道皇上和那些大臣的表。”

不待橙影说话,欧阳洵忽然兴奋道“橙影,你觉得听风阁除了打探消息,再增添个取物的作用怎么样。”

取物?怎么取物?

欧阳洵不满的看了一眼橙影,一副你怎么那么笨的表。

橙影扯了扯嘴角,主子,不会是想专门训练出一批盗贼吧。

……

“长公主,怡欢郡主,皇上命奴婢将二位送出宫。”一个宫女毕恭毕敬的出现在了苏槿和长公主面前。

长公主看着那宫女“黎青抓到了么,七香车找到了么。”

宫女缓缓的摇摇头。长公主脸上闪过失望。

苏槿看了一眼长公主,忍不住道“长公主真的觉得会是黎青做的么。”

长公主点头“这是自然,这种时候不见了踪影,除了是他偷的还能有谁。”顿了顿,她有些同道“我知道他经常为你诊脉看病,只是这个时候不是因为你个人感就可以改变的。”

苏槿没有争辩,从善如流的说了声是,两人便跟着宫女出了宫。

“怡欢,需要我送你一程么。”得知长公主要回府的消息,驸马早就在宫门口候着了。

皇宫到郡主府距离并不算近,苏槿犹豫了一下,还未说话,就听到冬灵的声音“郡主,郡主。”

一辆并不豪华,明显是租来的马车停在了宫门口,在全部都是带有标记的马车中分外显眼。

长公主眼神复杂的看了眼那辆马车“怡欢,你这又是何必。”

一个郡主府难道还养不起几匹马和驯马的小厮与车夫么。

“作用一样,怡欢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便,多谢公主了。”苏槿朝长公主行了个礼。

长公主最后还是放下帘子,离开了。

“郡主,你真的相信是黎太医盗走了那七香车么。”雪芽实在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好奇。

“雪芽,你觉得七香车好么。”苏槿没回答,反而问道。

七香车好么?这还用问么。

雪芽点头“自然是好的,那不是上古留下来的宝物么。”

“那对你可有用?”

有用?雪芽挠了挠头,有些不确定。

冬灵见雪芽苦着张脸,一副真的在认真思考的模样忍不住笑道“郡主,你可别逗雪芽了,她拿来有什么用,整坐着在街上闲逛么。”

雪芽被冬灵说的有些红了脸,却也不得不承认冬灵说的是实话,那七香车虽然是宝物,可于她而言确实没什么大用。

“这七香车尽管珍贵,可是对于很多人来说,它还不如几两银子来的实在。”苏槿淡淡道“黎青是个郎中,他要这华而不实的东西有何用呢。”

雪芽恍然大悟,郡主说了那么多其实就是想说,黎太医是不可能盗走七香车的。

冬灵却没有雪芽想的那样简单,她自然知道告示上不会什么都写。

“郡主,黎太医……”她早就知道黎青的份并不是简单的太医。

“冬灵,你觉得他像是细作么。”苏槿笑着摇头“一个如此张扬的细作?”

冬灵说不出话来了,细作自然是不希望被人发现的,可是黎青处事处处透着怪异,似乎毫不担心被议论探查一般。

“那为什么朝廷要张贴他的画像呢。”郡主能想到的难道皇上就想不到么。

“因为需要一个理由。”

需要一个理由或者是借口,说明这七香车的丢失都是皓月国自己一手设计的。

侍卫长感觉自己的嘴已经有了点要肿的迹象了。

眼看三期限将近,那黎青的下落是半丝消息也无。这可如何是好。

还有那容亲王,依旧和没事人一般待在皇宫,似乎黎青真的不是皓月国的人,是他们搞错了一般。

“少爷,黎青真的重新为我们效力了么。”曹管家小声询问道。

容泽诧异的看过去“你也以为我和黎青串通好了的么。”

难道,不是么……

曹管家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正元,还真的才得到七香车就丢了啊。

七香车虽然不见了,但是那能掌控七香车的五玄旗还在。

至少偷了七香车的人没法驾驭,只是这样一想,那到底为什么要偷七香车呢。

“郡主,这黎太医如果真的不再出现了,这每月的施针可如何是好。”冬灵很担心,眼里离上一次施针快一个月了,也不知道黎青还能不能准时出现。

“自然是能的。”

冬灵下意识的哦了一声,结果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个男声。

而且很是熟悉。

黎青!

“黎……黎……黎太医”冬灵恨不得打自己一下,自己什么时候舌头开始打结了。

苏槿到没什么反应,她也不知道黎青是从哪冒出来的。

黎青从怀里掏出金针,苏槿依然面无表。

“郡主,你相信是我盗取了那七香车么”漂泊了段子,黎青面色有点苍白。

苏槿摇头“自然是不信的。”

黎青手上的动作慢了慢。

“其实我离开,并不是因为盗取什么七香车。”黎青顿了顿“我是想躲避一个人。”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这话说出来了。

苏槿没有问那人是谁,黎青心里闪过的不知是苦涩还是庆幸。

“郡主,容亲王,有可能可以解你上的生生不息的毒。”黎青将最后一针扎下。

如果不是苏槿的眼睫毛颤抖了一下,黎青会以为她没有听见自己的话。

容泽来正元以后就想法搬到了苏槿的旁边,又送了那么重的拜礼,想必是和苏槿有些渊源的吧。

自己也只能帮她到这里了。

黎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将针收了起来。

“郡主,我的施针并不能根治这生生不息。”黎青走之前决定还是再提一遍“你还是要想办法让容亲王帮你看看。”

“好。”苏槿看着他,很平静。

黎青垂下头,声音有些低“我毕竟不能帮你扎一辈子的针。”

苏槿再次道“好。”

一辈子,不能。

不能,一辈子。

真的不能么。

黎青苦笑了一下,自己什么时候这样婆婆妈妈了。

冬灵见黎青重新带上斗笠离开了郡主府才走进来。黎青诊治的时候不喜欢有其他人在场她是知道的。

“郡主,黎太医这冒的风险可真大。”冬灵感叹了一句。

毕竟,现在整个京城都贴着抓他的告示。

苏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黎青是个有责任和担当的医生,否则也不用冒险来为自己施针了。

从认识他到现在,似乎一直是他帮自己。尽管他有个神秘的份,可是那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从未害过自己。

知道这个就足够了。

“冬灵,我想见见欧阳洵。”苏槿转向冬灵。

她相信,冬灵自然有办法找到欧阳洵告诉他的。

这是郡主第一次主动找欧阳主子吧。冬灵笑道“没问题。”那模样,就差像个汉子一样拍脯保证了。

“调查?你想调查七香车丢失的事?”欧阳洵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苏槿不是不会管这些和自己无关的事么。

“是的。”苏槿忽然起,朝欧阳洵认真的行了一礼。

欧阳洵看着她半晌,忽然低头看自己的茶,自己明明让丫鬟上的是普通的茶,怎么愣生生喝出了那什么花果茶的柠檬味。

茶似乎没错?

欧阳洵有些不确定的又端起茶盏饮了一口,感觉就是普通的清茶?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