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40章 解毒(二)

第二百四十章 解毒(二)

一秒记住,

批零乓啷。

一阵嘈杂的声音从夏启正的书房传来。

下人们面面相觑了一下,立刻低下头默不作声。

自从夏王爷和王妃被流放,这夏王府是一如不如一日。

二少爷的官职也被免了,大少爷和少夫人现在又成日争吵,大少爷书房的物件已经被砸毁了一半。

老王爷对此也是不闻不问,老王妃住持中馈按理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老王妃毕竟上了年龄,精力有限,这大少夫人也不管事,夏王府早已没有了当年的荣耀,处处可见衰败之色。

“少爷。”绀青犹豫了一下,还是叩响了书房门。

回应他的是瓷器落地的声音。

绀青叹了口气,这大少夫人入门之时可不是这般模样,好歹是德王府的小姐,怎么如今成了泼妇一般。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似乎是老王妃与怡欢郡主断绝了关系之后?不对不对,老王妃同怡欢郡主的事情与大少夫人有什么干系。应该是从大少夫人归还了茶道开始?

德王府都不存在了,这大少夫人有什么可倚仗的呢。绀青皱着眉头思考,终于想起,太子的母亲可是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虽然“疯了”,但还是属于德王府的,德王府虽然人没了,可这太子和德王府的关系还在。

换而言之,太子可是大少夫人的子侄。

书房的门忽然开了,打断了绀青的分析。

一脸冷意的周玉蝉走出来,绀青低头行礼,周玉蝉只做没看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咳咳咳……”一串咳嗽声响起。绀青急急的走进书房,夏启正面色苍白的坐在那里。

“少爷。”绀青张开口,想问,却知道自己不应该问,想宽慰,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什么事,说吧。”夏启正随手拿起茶盏喝了口。

“咳咳咳咳……”绀青没来得及说话。夏启正又是一连串的咳嗽声。吓得绀青赶忙上前拍着夏启正的背帮助其顺气。

自己这身体是越来越不济了,每月的生生不息折腾的自己死去活来。

已经许久未见过那丫头了,现在想来。到不知自己下那生生不息值得与否了。

“少爷,皓月的容亲王来了。”见夏启正的呼吸慢慢顺畅,绀青缓缓道。

夏王爷被流放,但老王爷却迟迟没有上书让大少爷继承王位。二少爷依旧虎视眈眈。这个时候皓月的容亲王来访也不知是好是坏。

容泽打量着夏启正,果然如传言一般是个病秧子。真不知道这样的身子怎么还敢给自己和苏槿下那生生不息。真是想一同去赴死么。

“不知容亲王前来所为何事。”夏启正也打量着这个传闻中皓月最厉害的王爷,一直只是远远看到过他,这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

容泽没说话,朝下人们点点头。

夏启正微微一怔。挥挥手,下人们都退下了。

“夏公子,本王此次前来是为了公子身上的生生不息。”容泽不耐与他多说。直接道明了来意。

生生不息,夏启正联想起最近的传言。看来这容亲王是真的打算娶苏槿了。

“看来容亲王都知道了。”夏启正的声音很轻“不过既然我将这生生不息下到我们两人身上,就没打算解除。”

容泽点点头“夏公子,这怡欢郡主对公子无意,不知这生生不息有何意义。”

夏启正哈哈一笑,笑的有些凄凉“不能同生,我愿与她同死。奈何桥上我将与她一同喝下那孟婆汤。至少下辈子还有机会。”

这是夏启正第一次对外人吐露出自己的心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简单的告诉容泽,也许是压抑了太久。

容泽眼神闪了闪,自从知道苏槿身上的生生不息正是这夏启正所下,就明白了这夏启正对苏槿的那种bian/态一般的情感。

他真的不知道应该评价夏启正是痴情还是疯癫了。

应该是疯癫吧。

“可是怡欢郡主似乎并不想与夏公子同生共死呢。”

夏启正的笑意不见了,变得冷凝“由不得她。”

容泽摇摇头,看来今天不得不用强了。

容泽的身手极快,夏启正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点了穴道,浑身动弹不得。

“夏公子,本王也是受人之托,多有得罪,还望海涵。”容泽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慢慢逼近了夏启正的脖颈。

夏启正眼里并没有惊恐,他只是闭上了眼睛。

当冰凉的匕首接触到皮肤,那一点疼痛感传来,夏启正甚至感觉自己内心是平静的。他已经病了太久了。

“好了。”预想而来的痛并没有到来,夏启正睁开眼,看到了容泽的笑容。

容泽手里拿着一个玻璃瓶,里面是从夏启正脖颈处放出的鲜血,暗红色的血液在玻璃瓶中晃动着。

“夏公子的穴道半个时辰以后会自动解开。”容泽说着转身,走到一半忽然回头道“对了,夏公子放心,你身上中的生生不息并不会解。”

生生不息不会解?那他取自己的鲜血干什么。夏启正困惑不解。

“本王会替怡欢郡主解掉生生不息,至于夏公子身上的,自然是保留了。”容泽“好心”的解释。

也就是说,自己每个月仍旧会忍受生生不息的痛苦,可再也没有人会和自己“共死”了。

容泽带着那一玻璃瓶的鲜血哼着小曲离开了。

他的心情非常好。

其实,解苏槿身上的生生不息是需要夏启正的鲜血,可是并不需要从夏启正的脖颈那里放血,从手指就可以了。

“让你家郡主去沐浴,把这些药材放进去。泡三个时辰。”曹管家把药递给冬灵。

冬灵接过药材,迟疑了一下“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不是要把皮都要泡掉了……

曹管家瞪了一眼冬灵“这是当然,还想不想给你家郡主解毒了。”

冬灵小声嘟囔了一声,这个曹管家真凶。

“我们家少……王爷去取另外种药,你们还不配合点。”对于容泽去夏王府的事情,苏槿他们并不知晓。

要泡三个时辰的澡?

苏槿一脸菜色,她总算明白为什么冬灵过来的时候一脸想笑不敢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