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成长记

第245章 藏人

第二百四十五章 藏人

一秒记住,

是啊,这宫中的马怎么好好的可能发疯。

苏槿眯起眼,看来又有人想要她的命。

只是,这次是谁呢。

“处理干净了么。”晋颜玉坐在马车里,闭着眼。

丫鬟点头,那喂马的小厮已经死了,再也不会有人知道那黑马是怎么疯的了。

晋颜玉吐出一口气,晋慕染竟然为了那贱婢当众羞辱自己,真真该死。只要有那贱婢一天,自己的日子就不顺。

郡主,呵,郡主算个什么东西,尤其是她那种凭借运气成为的无依无靠的郡主,和废物又有什么区别。

马车忽然停了。

晋颜玉皱眉,谁那么大胆竟然拦她的马车。

“晋小姐,可否搭在下一程。”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传来。

晋颜玉还来不及发怒,丫鬟便凑过来低声道“是丞相府的大公子。”见晋颜玉脸上仍旧是疑惑的神色,遂补充道“是欧阳旭公子。”

欧阳旭?

晋颜玉没有掀开帘子,声音很是疏离。

“欧阳公子,这恐怕不太方便吧。”

欧阳旭哈哈一笑“晋小姐身边的丫鬟去马厩的时候在下也没发现有什么不方便。”

晋颜玉稳了稳心神“欧阳公子再说什么,我不明白。”

欧阳旭上前一把掀开帘子,看着面色有些发白的晋颜玉“晋小姐怎么会不明白在下的意思呢。”

不等晋颜玉呵斥,他将手放到晋颜玉眼前。张开,一个腰牌露了出来。

丫鬟紧张的摸了下身侧,那里已是空空如也。

欧阳旭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似笑非笑的看着晋颜玉。

晋颜玉暗骂一声蠢货,却让开了身子,欧阳旭一下就跃了上来。

“驾车,绕城。”

“欧阳旭,你到底想干什么。”晋颜玉气的胸脯剧烈起伏着。

欧阳旭打量着面前的女子,因为生气脸有些微微涨红,到的确有几分姿色。

被欧阳旭的目光激怒的晋颜玉扬手就欲给面前的人一巴掌。从来没有人敢用这种目光看她。

欧阳旭不费吹灰之力就架住了女子的手“太子妃,不要动怒嘛。”

晋颜玉冷哼一声甩开欧阳旭的手,不做声。

“我知道你想对付谁。”欧阳旭故意凑近晋颜玉的耳边。呼出的气息喷在了晋颜玉小巧的耳垂上。

晋颜玉捏紧双拳,拼命克制自己。

“晋小姐觉得我都可以查探到的事情别人就无从知晓么。”他慢慢从晋颜玉耳边移开,盯着晋颜玉的眼睛。

“不过是个腰牌,能说明什么。”晋颜玉不屑的道。只是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大的底气,否则这欧阳旭也不可能此时坐在这里。

“腰牌?”欧阳旭哈哈大笑两声“我那弟弟只要想知道,有什么是他查不到的。”

他用了多少年才知道,那个听风阁幕后的主人居然是欧阳洵。

真没想到啊,竟然是听风阁的主人。

晋颜玉没说话,她知道听风阁的强大,但具体强大到什么地步她的心里也是没有底的。

“我可以帮晋小姐善后,而且……”欧阳旭循循善诱道“我还可以帮晋小姐除掉你最想除掉的那人。”

晋颜玉依然不语。只是眼里充满了质疑。

“晋小姐不用怀疑,我这样帮晋小姐自然是有所求的。”

“求什么。”

听到晋颜玉问了。欧阳旭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只要她问了,说明她已经动心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想让晋小姐帮我藏一个人罢了。”

藏人?什么人让欧阳旭如此大费周章。

“此人也擅长易容,晋小姐就当收个嬷嬷在身边就是了,对于晋小姐来说,这事不难吧。”

“是谁。”

“晋小姐不必知道此人的身份,知道太多对晋小姐并无益处。”

晋颜玉再次沉默了,显然在思量这件事。

“晋小姐,没有太多的时间让你考虑了。”欧阳旭打了个哈欠“我弟弟的速度一向很快,而我遮掩这件事也需要时间准备。”

“好,我答应你。”晋颜玉咬紧了下唇。“只是,要藏此人多久。”

“不会太久的,放心。”欧阳旭说着便喊车夫停了车,走了。

当夜,晋颜玉身边就多了一个面生的嬷嬷。

只是,这人怎么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此人是个哑巴,除此之外,晋小姐大可把她当一般的下人使唤。”

这是欧阳旭将人送来时说的话。

可是,真的是哑巴么。

晋颜玉打量了一下这个哑巴,此人一路眼观鼻鼻观心的跟在自己身后,自己喊什么她便做什么。

这到底是什么人。

“颜玉,这是什么人。”晋宏拦住了晋颜玉的路。

“哥哥,你怎么了,我身边多个下人你也要过问了么。”嘴里这么说的晋颜玉心里却咯噔了一下,晋宏从来不管,也不会在意这些小事,今天是怎么了。

晋宏犹豫了一下,放下手。

晋颜玉带着哑巴扬长而去。

看着那个哑巴嬷嬷的背影,晋宏陷入了沉思,总感觉那个哑巴有几分不同寻常。

“来人,去把小姐的丫鬟带过来,我有话要问。”

……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

容雪捂住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容泽,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打过她。容泽今天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打自己?

“容泽,你疯了是不是!”容雪尖声叫道“你凭什么打我!我是皓月的公主!”

曹管家也同样震惊了,少爷对容雪公主也曾是宠爱万分的,就算后来因为皇上的缘故和容雪公主有了生疏,可也绝不会对容雪公主动手。

“皓月的公主?”容泽低笑“你也知道自己是皓月的公主?”

容雪扬起头“我是皓月的公主又如何,你凭什么打我。”

“容雪,我倒是不知道你从何处何时学会的这些低三下四的手段。”容泽的声音里带了丝嘲讽“那皓月的皇宫终是把你污染了么。”

曹管家看了一眼身体有些颤抖的容雪,轻咳了一声“少爷……”

少爷这话对容雪公主实在是太重了些,容雪公主毕竟还是个小女孩。

容泽背过身去,叹了口气“曹管家,明日使人将容雪公主送回皓月。”

曹管家怔住,容雪擦了下从眼中掉出的泪水“容泽,本公主的事你管不着。”

说完,容雪便旋风一般冲了出去。

曹管家看看站在原地的容泽,又看了看容雪离开的方向,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