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179章 来者不善

第一百七十九章 来者不善

“阴阳兄,林旭这臭小子竟然真的成了叶无忌的女婿,这下子咱们要对付他可就不容易了!”

婚礼平台的贵宾台之上,虚天殿的两位副殿主正在低声交谈着。

“早知道就在他闯关的时候出手了,现在这样实在是让人有些头疼!”

虚天地眼神阴鹜地看着不远处意气风发的林旭,冷声道。

“再头疼也要上,叶老鬼亲手布下的三大绝阵都被这小子一炷香时间破个干干净净,假以时日等这小子突破到元婴期,谁还治得了他?”

虚阴阳脸色阴沉,他们这次前来本意是借对付林旭来打击虚苍穹的威信,为自己将来争夺殿主之位奠定基础的,没想到林旭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厉害得多了!

林旭虽然只是结丹初期顶峰,不,现在是结丹中期了,但其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一般的结丹后期高手,虚阴阳自忖自己在结丹期的时候也绝对做不到在一炷香的时间之内连破三大绝阵。

没错,虚阴阳的确是想从虚苍穹手中争夺殿主之位,他和虚苍穹也向来不对付,但这属于内部争斗,而对付林旭,已经上升到了外敌的高度。

没错,就是外敌!虚阴阳现在已经丝毫不敢小看林旭了,难怪虚天殿进入神魔秘境之中的修士损失惨重,之前虚阴阳还认为是林旭动用了阴谋诡计,抑或是唯一生还的虚天殿修士夸大其词,现在看来恐怕未必。

以林旭表现出来的天资和实力,若是给对方成长的空间,将来绝对是虚天殿的劲敌。说不定又是第二个阎罗天子,这是虚阴阳绝对不允许的。

乱星海多出一个阎罗天子,多出一个阎罗殿已经足够了,绝不能再多一个!

所以虚阴阳已经决定了,就在今天。就在这婚礼之上,一定要灭了林旭,将这个祸害掐灭在摇篮之中,就算因此激怒叶无忌和阎罗天子也在所不惜!

因为错过今天,虚天殿的修士很难找到直面林旭的机会,人数少了、修为低了那是给对方送菜。人数多了、修为高了,林旭肯定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对方可是阎罗殿的第五修罗,以对方的隐身藏匿能力,如果一心想走的话,恐怕只有元婴中期以上的修士能够留得住他。

可是元婴中期以上的修士不是大白菜。在虚天殿之中也只有殿主虚苍穹和他们三大副殿主,可是他们不可能随时去追堵林旭吧,传出去还要不要脸?

所以只有在今天,在林旭的婚礼之上出手,才有可能将这小子逼入死局,也只有在婚礼之上,这小子才不会选择隐身逃匿。

不过有一个问题。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不单单是林旭的婚礼,也是叶无忌的爱女的婚礼,叶无忌不太可能看着虚天殿的修士出手对付林旭而无动于衷,更何况旁边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阎罗天子。

阎罗天子为了给林旭求亲撑场面的时候动用了阎罗殿的战船舰队,又是以林旭长辈的身份参加婚礼的,以这阎疯子的性格绝不会坐视不理,虚天地说的对,的确是很让人头疼啊!

虚阴阳看了看身旁的虚天地还有几个虚天殿的修士,皱起了眉头。这次随他和虚天地前来的虚天殿修士修为最高只到结丹后期,恐怕不是林旭的对手,若是他和虚天地出手的话,叶无忌和阎罗天子定然会出手阻拦。

这样子完全没有机会啊!

虚阴阳眉头越皱越紧,不行。必须要想办法牵制住叶无忌和阎罗天子,不然根本就腾不出手来对付林旭。

“天地,你去给殿主发消息请他来灵兽岛,今天必须要除了这小子,否则他日必成大患!”

虚天殿之中,做事最为果决的人就是虚阴阳,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不甘屈居虚苍穹之下,一直不忘争夺殿主之位,所以他宁可同时得罪叶无忌和阎罗天子,也要想办法将林旭这个心腹大患给扼杀掉!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林旭并不知道自己半月之前那番高调的表现已经让虚阴阳将他视为了心腹大患,不惜一切代价要将他除去,此时的他正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之中。

看着一左一右宛如仙女一般的叶萍儿和冷凌月,林旭只觉得全身上下一阵舒爽,不过这成亲也实在是太麻烦了,竟然这么多的礼仪!

本来还以为修仙之人对这些繁文缛节应该不会很在乎,成亲就是走个过场而已,顶多盛大一些、隆重一些,没想到这么麻烦!

听着充当司仪的灵兽岛弟子在那儿絮絮叨叨的,林旭恨不得把那家伙的嘴给缝上,好不容易终于等到其罗嗦完,终于牵上了叶萍儿和冷凌月的手了,林旭总算是大大地松了口气。

从现在开始,他和叶萍儿、冷凌月两女就是正式的夫妻了,按照修仙者的说法也可以称为道侣,宴席结束以后就可以送入洞房,然后嘛,嘿嘿嘿!

林旭正想得高兴,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叶兄,本尊来迟一步,万望见谅!”

这声音是,虚苍穹?!

林旭抬头一看,两道流光落在了平台之上,为首一人正是虚天殿的殿主虚苍穹,而身旁落后半步之人则是副殿主虚乾坤。

虚天殿本就已经来了虚阴阳和虚天地两个副殿主,现在竟然连虚苍穹和虚乾坤也来了,这下子虚天殿的四大巨头全都到齐了。

林旭可不会觉得虚天殿的人是来恭贺他的,要恭贺的话两个副殿主已经很够资格了,没必要四巨头齐致。

更何况,自己之前将虚苍穹胖揍一顿,这老鬼会有这么好心来恭贺自己成亲?十有八九是来找茬的!

“原来是虚兄!虚兄大家光临,本尊欢迎还来不及,怎么会见外呢?”

叶无忌身为一方巨头,灵兽岛的岛主,虽然也看出虚苍穹来者不善,但却不能不起身想迎,对方毕竟是元婴后期的大能修士,和自己一个等级的高手,又是虚天殿的殿主,不能失了礼节。

“殿主!”

客套了两句之后,虚苍穹两人向着贵宾台走去,虚阴阳和虚天地朝着虚苍穹拱手行了一礼。

“现在是什么情况?”

虚苍穹点了点头算是回应,淡淡地问道,眼光却盯在了林旭身上。

虚阴阳将林旭一炷香之内连破三大绝阵的事情以及自己对林旭的看法简单叙述了一下。

“殿主,本座觉得今天是对付这林旭的最佳时机,错过今日恐怕就很难找到机会了!”

虚苍穹眼里闪过一道阴鹜的光芒,虚阴阳的话让他想起了不久前在林旭手中吃过的那次大亏,他对林旭的看法和虚阴阳如出一辙,这林旭绝对是虚天殿的大敌,恐怕更甚于阎罗天子。

而且因为在林旭手上吃过一次亏,虚苍穹对林旭有着比虚阴阳更直观的认识,也正因为这样他才会在接到传讯之后带着虚乾坤赶过来。

虚阴阳说的没错,以林旭这小子的实力和诡异能力,错过今日,恐怕是很难,不,应该就基本没有什么机会再对付他了!

别的不说,单独追堵的话,就算是自己都拿这小子没办法,何况虚天殿的其他人!

“本尊可以牵制住叶无忌,阎罗天子由乾坤和天地牵制,阴阳,由你对付林旭那小子没问题吧?”

虚苍穹这样的安排让虚阴阳感觉有些奇怪,总觉得哪儿不对劲,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出来,只能点了点头:“当然没问题,只要殿主你们能拖住叶无忌和阎罗天子,林旭就死定了!”

听虚阴阳答应下来,虚苍穹脸上露出了一丝诡谲的笑容,他之所以这么安排,为的就是让虚阴阳和林旭对上。

虚苍穹上次在林旭手里吃过大亏,知道这小子不但战力超群,关键是手段太过诡异,明明是结丹期的修为,忽然之间力量大幅度提升,连他这个元婴后期的大能修士都被暴打,更何况是虚阴阳?

虚苍穹也不知道林旭这种手段只是昙花一现呢还是随时可以发动,若只是昙花一现,那借虚阴阳的手除了这小子正好,叶无忌和阎罗天子要报仇也会最先盯上虚阴阳。

若是林旭再次爆发,那就更好了,虚阴阳只是元婴中期修为,只要林旭能够爆发出那天的那种力量,很有可能将虚阴阳打成重伤甚至伤及根基,这样这家伙就再也没机会来争夺自己的殿主之位了。

而林旭这样的爆发肯定是有时间限制的,只要时间一过,这小子就是待宰的羔羊,有虚乾坤和虚天地暂时拦住叶无忌和阎罗天子,自己要对付林旭那就是易如反掌。

“时间差不多了,上吧!”

婚礼已经进行到了尾声,接下来就是酬谢宾客,送入洞房了,再不下手机会就没了,虚苍穹站起生来,一声冷哼之后开了口。

“叶兄,本尊有几句话想要问问你这乘龙快婿,可以吗?”

“来了!这老鬼果然忍不住了!”

从虚苍穹到达之时起,林旭就知道这老鬼没安好心,分出了一份神识留意着对方的动静,现在看来对方是等不及要发难了。

“虚兄,有什么话不能改日再问吗?”

叶无忌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这虚苍穹想干什么,当众找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