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242章 剑神宗的危机

第二百四十二章 剑神宗的危机

就在林旭万里兼程拼了命地往剑神宗赶的时候,万里之外的剑神宗也已经到了危急存亡之时。

自从百年之前魔宗复出,和五大仙门彻底拉开了战幕之后,这些年来双方你来我往也算得上是势均力敌,五大仙门单独实力比不上魔宗,但联合起来的力量却不容小觑,总之一句话,双方互有胜负谁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如果情况一直这么继续下去的话,那就不会出现魔宗围攻丹鼎门,差点将丹鼎门从上到下连同太上老祖丹元子在内一锅端了的场景了。

双方实力被拉开说起来只是因为一个人,就是魔宗的宗主,自号“圣君”的魔君冷无情。

原本冷无情和紫阳老祖一样都是元婴中期的修为,双方几十年来大小交过几次手都是半斤八两不分胜负,谁曾想十年之前冷无情忽然闭关,魔宗势力也一度萎缩,却在十年之后随着冷无情破关而出猛然爆发开来。

原因很简单,冷无情突破了,从元婴中期晋升到了元婴后期!

别小看这一层修为的提升,实力绝对是天差地别!原本势均力敌的场面顿时被打破,不但紫阳老祖不是对手,就连五大仙门太上老祖齐上也奈何不了魔君冷无情。

几场大战,五大仙门都是惨败,损兵折将之下战线不断回缩,最后全都被魔宗压回了各自的宗门之中,根本无法做到一方有难、四方支援。

五大仙门之中,以丹鼎门的实力最差,剑神宗最强,丹元子对于魔宗想要覆灭丹鼎门并不意外,但却没想到魔宗的胃口这么大,竟然在围攻丹鼎门的时候还想同时灭了剑神宗,而且还是魔君冷无情亲自出手,至于其他三大仙门只是象征性地派了一些杂兵去围困,让其投鼠忌器没办法来救援。

魔君冷无情一开始并没有现身,只是由魔宗的第二道君南宫一方率队攻打剑神宗。而且故意示敌以弱将剑神宗的精英们都吸引到了宗门之外。

双方鏖战了一天之后正在难解难分之时魔君冷无情忽然现身,数招击伤紫阳老祖,打得剑神宗大败亏输,慌忙退回剑神宗内全力发动护宗大阵进行抵抗。

和丹鼎门不同。剑神宗的护宗大阵以杀伐为主,再加上又是由紫阳老祖催动,威力极为强悍,纵然魔君冷无情魔威滔天,一时半会儿也攻不破。

眼看已经僵持了三天时间。冷无情彻底失去了耐心,不打算再跟紫阳老祖耗下去了。

剑神宗的山门之前,一座金碧辉煌的巨大战船之上,魔君冷无情负手而立站在船头,冷眼斜视着护宗结界之中的剑神宗弟子,目光更多是集中在那漂浮在五座剑峰之间、手持一把半透明灵剑催动护宗大阵的紫阳老祖身上。

“把人带上来!”

随着冷无情淡淡的命令,十多个剑神宗的修士被押到了船头,这些都是之前激战之中被俘虏的剑神宗修士,此刻修为被封无力反抗,只能一个个对着魔宗之人怒目而视。

“紫阳。本君劝你还是别再负隅顽抗了!只要剑神宗愿意投降归顺我圣宗,本君保证既往不咎!否则等本君攻破你剑神宗之日,定叫你全宗上下鸡犬不留!”

冷无情的声音回荡在云天之间,其中蕴含的杀意却让人不寒而栗,没有人怀疑他的决心,真要是攻破了剑神宗的话,他绝对能做得出屠宗的事!

“冷无情,你别做梦了!我剑神宗就算战至最后一人,也绝不会向你这种魔头投降!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

紫阳老祖继续催动着护宗大阵,只是冷冷地看了冷无情一眼。不为所动。

“哼!冥顽不灵!既然如此,就别怪本君心狠手辣了!押上来!”

冷无情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随着他的一声冷喝,被俘的十多个剑神宗修士被押到了冷无情身旁。这其中,赫然就有紫阳老祖的独生爱女、林旭心心念念的妻子“冷玉仙子”紫坠儿。

紫坠儿依然还是如同过去那样喜欢穿着一身紫色衣裙,只是此刻衣裙之上沾染上了丝丝点点的血迹,这是在之前的战斗之中染上的,有魔宗修士的,也有紫坠儿自己的。

因为修为被封。没办法运功疗伤,紫坠儿此刻的脸色颇有些苍白,她并没有像剑神宗的其他弟子一样破口大骂,只是静静地看着结界之中的紫阳老祖,脸上的表情竟然极为平静,甚至隐隐还有几分解脱的感觉。

紫阳老祖一看到女儿紫坠儿赫然也在被俘弟子之中,顿时脸色剧变,再看女儿那副淡然解脱的神情,忍不住一阵悲从中来长叹了一声。

知女莫若父,紫坠儿心中所想,紫阳老祖又怎么会不知道?自从林旭“陨落”之后,紫坠儿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复天真烂漫,整个人变成了一座冰山美人,脸上永远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这百多年来紫阳老祖就没见紫坠儿展颜笑过。

紫阳老祖甚至感觉,若非是心中存了为林旭报仇的念头,加上这些年来一直和魔宗争斗不休分散了注意力,紫坠儿甚至都有自尽和林旭共赴黄泉的念头。

就拿现在来说吧,以紫坠儿的本事,除非是魔君冷无情亲自出手,其他魔宗之人绝对拦不住她,可是她却偏偏被俘虏了,这说明什么?说明紫坠儿已经存了死志,所以才会死战不退、力尽被俘,也正因为如此,她现在才会表现得如此淡然,浑然不把生死放在眼中。

可是,紫坠儿心存死志,紫阳老祖又怎么舍得让这独生爱女就此陨落?修仙之人练精化气、炼气化神,能够诞下血脉极为不易,更何况紫坠儿仙姿卓越更甚乃父,让紫阳老祖如何割舍得下?

只是现在的情况,难道要他为了爱女一人的性命而断送剑神宗数千年基业?

“紫阳,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这些可都是你剑神宗的精英!本君现在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降不降?你若是不降,本君就让他们一个个死在你面前!”

冷无情一伸手,剑神宗被俘的修士之中最靠前的一人犹如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抓住一般凭空飞了起来,飞到了剑神宗的护宗结界之前,只见冷无情手掌轻轻一握,这名剑神宗弟子瞬间膨胀炸裂成了漫天的血雾。

“冷无情你个老杂碎!你竟然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威逼本祖,简直妄称魔君!”

剑神宗众人目眦欲裂,紫阳老祖更是气得须发贲张,自己门下的弟子在面前被眼睁睁地打得骨肉成灰、神魂俱灭,若不是知道敌不过冷无情,他真想冲上去和其决一死战!

“成者王侯败者寇!紫阳你也是一宗之祖,怎会如此幼稚?”

冷无情冷笑道,“从现在开始,每过一炷香本君就诛杀一人,本君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随着冷无情一声令下,魔宗的弟子在剑神宗护宗结界之前的半空之中搭起了一座祭坛,将包括紫坠儿在内的十二个剑神宗弟子押到了祭坛之上,点起了香炉。

一炷香过去,冷无情出手将一名剑神宗弟子打得粉身碎骨……

又是一炷香后,另一名弟子身死道消……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又一个剑神宗弟子死在了祭坛之上,尸骨无存,紫阳老祖的眼睛已经变得一片血红,几欲喷火,如果眼光能杀人的话,魔君冷无情怕是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冷无情,本祖对天发誓,有生之年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又是一个剑神宗的弟子在祭坛之上爆成了血雾,现在只剩下了紫坠儿一人了,剑神宗的弟子一个个目眦欲裂,紫阳老祖更是仰天狂吼悲愤莫名。

“将本君挫骨扬灰?好啊!本君就在这里,老匹夫你倒是出来啊!本君倒要看看你怎么把本君挫骨扬灰!”

冷无情哈哈大笑,笑声之中满是嘲讽之意,“紫阳老匹夫,现在可是只剩下了你的宝贝女儿了!啧啧,如此仙资卓越的美人儿,真是我见犹怜啊!要是就这么死了岂不可惜?小美人,要不你开口劝劝你那顽固的老爹,只要他现在投降,本君就饶你一命,如何?”

“痴人说梦!”

紫坠儿冷冷地瞥了魔君冷无情一眼,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转头看向的紫阳老祖,轻声道,“爹爹,女儿不孝,恐怕无法再侍奉您老了!不过这样也好,我可以去和小林子团聚了!这么多年了,他一定等我等得很心急了!”

“痴儿!你这又是何苦啊!”

紫阳老祖蔚然一声长叹,咬牙切齿地看向魔君冷无情道,“冷无情,你要真敢伤我女儿,本祖舍掉这身修为不要,也要与你拼个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恐怕你还没那个资格!”

冷无情一声冷笑,手掌之中涌出一片黑气,形成了无数密密麻麻的黑色箭矢对准了祭坛之上的紫坠儿,“紫阳老头,别怪本君没给你机会,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本君要让你的女儿受万箭穿心之刑,让你天下人看看和我魔宗作对是什么下场!”(。) 88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