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244章 凝煞成甲

第二百四十四章凝煞成甲

紫阳老祖虽然放开了剑神宗的护宗大阵,但魔君冷无情被林旭的忽然出现所震慑,并没有下令进攻,林旭这百年以来都没在修仙界露过面,这忽然一下子冒出来,又是元婴中期的修为,让冷无情隐隐有些忌惮。

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林旭和紫坠儿之间关系很是亲密,但除了紫阳老祖等剑神宗的寥寥数人,其他人还真不知道林旭的真实身份,毕竟谁也不会去关注一个已经“死了”近百年的家伙。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管我圣宗的闲事?”

见林旭满脸杀气地飞到自己身前,冷无情忍不住皱了皱眉问道,虽然林旭的修为也只是元婴中期,但给冷无情的感觉却和紫阳老祖不同,竟然隐隐有着一种压迫感。

一个元婴中期的小子竟然会让元婴后期的自己产生压迫感,这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由不得冷无情不忌惮。

“圣宗?你到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林旭冷哼了一声,眼中寒芒爆闪,“你就是魔君冷无情吧?刚才就是你对我的坠儿下的杀手?”

“你的坠儿?”

冷凌月眉头一挑,自己猜的果然没错,这小子和紫坠儿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啊!只是“冷玉仙子”紫坠儿不是一向对男人不假辞色的么?什么时候竟然勾搭上了这么一个结丹中期的高手了?

心中虽然疑惑,但面对林旭冷无情却不能失了自己“圣君”的威严,针锋相对地冷声道:“是本君下的手,那又如何?”

“呵呵呵呵!”

一阵沉默之后。林旭忽然诡异地笑了起来,笑声并不大,但听在魔宗众修士耳中却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就连魔君冷无情都皱起了眉头。

冷无情正要开口说点什么,瞳孔却是猛然一缩。只见林旭笑声刚停,身上却冒出了一丝丝黑红色的气体。

煞气!这是凝结成实质的煞气!

冷无情倒吸一口凉气,重新审视起林旭来。能够身具煞气之人无不是从尸山血海之中闯出来的绝世强人,就连冷无情身为魔宗第一人的魔君,也只是堪堪摸索到凝杀成煞的境界,更别说拥有林旭这样犹如实质的煞气了!

这小子不是一般人!

冷无情的脸色凝重起来。拥有煞气的修仙者绝不能等闲看待,从一开始的惊奇到后来的略有忌惮,再到现在的凝重,林旭在冷无情心里已经从一个小辈上升到了同等分量的存在。

今天这剑神宗恐怕是攻不下来了!

煞气越来越浓,但却诡异的没有扩散开来。而是在林旭体表不断地凝实、压缩,数息之后竟然形成了一副黑红色的战甲,战甲的表面极为光滑,一眼看去却仿佛灵魂都会被吸入其中,两肩之处是两个狰狞的龙头宛如活物一般,护臂一直延伸到拳头处,连带拳套之上都布满了一根根锋利的黑刺。

“嘶~!凝煞成甲!这家伙……!”

魔君冷无情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林旭的眼神跟见了鬼似的。身为魔宗之主,他太明白这代表什么了,这可是煞气运用的最高境界——凝煞成甲啊!

这种煞气凝结而成的战甲。可比什么灵器战甲好用多了!

其他的战甲损坏了需要各种天材地宝来修补,甚至还可能因为受损严重而修无可修,煞气战甲就不同了,只要有煞气就能不断修复,就算是被击溃了也可以重新凝结而出。

更何况,煞气战甲的坚固程度可是丝毫不弱于上品灵器的战甲啊!这林旭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够凝煞成甲?

冷无情心中已经萌生了退意,有这样一个能够凝煞成甲的变态小子在。今天这剑神宗是绝对打不下来了!别忘了,那边还有一个结丹中期的紫阳老祖呢!虽然紫阳老祖受了伤。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自己被这姓林的小子拖住,紫阳老祖就足以横扫剩下的魔宗修士!

有眼力的不只是冷无情,紫阳老祖和南宫一方也都看出来了,紫阳老祖刚刚闭上的嘴巴再次张得老大,心中犹如无数惊雷闪电一般疯狂肆虐,林旭这小子到底这些年来去了哪里,经历了些什么?怎么会成长到这么恐怖的地步?简直就是个变态啊!

“阁下真要和我圣宗作对?只要阁下愿意旁观不插手,我圣宗攻破剑神宗之后所得可以分阁下三成!本君还可以保证放过紫阳父女,如何?”

冷无情有些不甘心地问了一句,林旭这样子已经摆明了是要开打了,可是真要打起来自己恐怕占不了什么便宜,就此退去又实在是不甘心,因为林旭并没有表明身份,所以在冷无情看来他应该只是因为和紫坠儿有私情才会插手剑神宗的事情,只要给出足够的好处的话应该不难说动林旭罢手。

只可惜,冷无情虽然猜对了林旭和紫坠儿的关系,但却没想到林旭原本就算是剑神宗的弟子,在这剑神宗危急存亡之际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三成所得?呵呵呵呵!”

林旭又笑了起来,眼眸之中除了冷意之外又闪过一丝嘲讽之色,“魔君倒真是够大方的!只不过本座本就是剑神宗弟子,若是真答应了你的条件袖手旁观,岂非成了无耻反复的小人,让天下仙门耻笑?”

“什么,你是剑神宗弟子?怎么可能?”

冷无情大惊,以林旭的修为实力若真是剑神宗弟子的话,怎么可能如此默默无闻?要知道就连剑神宗的紫阳老祖也仅只是元婴中期的修为,抡起实力恐怕还不如林旭呢!

“这位林前辈是我们剑神宗的人?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是啊!我们剑神宗不是只有紫阳老祖一位元婴期老祖么?”

不仅仅是冷无情不敢置信,剑神宗的一众弟子也是面面相觑、震惊不已。

“你们知道个屁啊!他是林旭,是我的兄弟林旭啊!”

忽然一个激动的声音如同炸雷一般响了起来,便见一道金光“唰”地从剑神宗弟子之中射出来到了山门之前,不是姜云帆又是何人?

只是此刻的姜云帆看上去实在是有些凄惨,全身血迹斑斑不说,左手竟然空空荡荡的很明显是被人齐肩斩断了,脸色苍白之中带着病态的血红之色激动地看着林旭。

“林子,真的是你么?你没死?你回来了?”

颤抖的声音之中,一行虎泪从姜云帆眼中顺着脸庞留了出来,一个剑神宗的矮胖筑基期修士御剑飞起追到了姜云帆身旁,焦声道:“姜师叔,你受伤太重不能妄动真元啊!快跟弟子回去疗伤!”

“唰!”

矮胖修士的话音刚落,便见一道人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姜云帆身旁,一把扶住了姜云帆,正是林旭。

“谁干的?”

林旭此刻的双眼已经彻底成了血红之色,看着好兄弟尚未完全止住血迹的断臂,林旭只觉得心如刀绞,以他的实力自然一眼就看出姜云帆此刻伤势有多严重,不仅仅是断了左臂而已,浑身经脉之中还有一股类似暗黑魔气的破坏力量在不断摧毁着姜云帆的生机,可以说姜云帆能够飞到山门之间完全就是靠一口气在支撑着。

“是南宫一方!是魔宗的道君南宫一方出手伤的姜师叔!”

姜云帆嘴唇哆嗦地看着林旭,激动得一个劲儿流泪,矮胖修士忽然伸手一指魔君冷无情身后两丈外的南宫一方,恨声道。

“南宫一方!”

林旭冷冷地看了南宫一方一眼,扶着姜云帆瞬间消失不见,下一瞬间已经重新回到了剑神宗的平台之上,掏出一瓶疗伤灵丹喂给了姜云帆,同时伸手在姜云帆断臂之处屈指成爪一抓,顿时一道黑烟从姜云帆断臂之处被抓了出来,正是南宫一方留在姜云帆体内破坏的魔气。

“云帆,按照这篇功法运功疗伤!”

祛除了在姜云帆体内破坏的魔气之后,林旭伸手一弹,一道绿芒从其指尖飞出没入了姜云帆的眉心之中,顿时姜云帆脑中浮现出了一篇玄奥的功法,正是【不灭莲心诀】。

“林子,这,这是……”

【不灭莲心诀】乃是生命主宰的不世绝学,虽然说没有不灭莲心印在身效果会大打折扣,但和其他的疗伤功法相比无异于云泥之别,姜云帆如今已是结丹后期的高手,这百年的光阴也不是白混的,只是默念了一遍便看出了这篇功法的价值,毫不客气的说这篇功法若是流落出去,绝对可以掀起修仙界的腥风血雨!

这样的绝世神功,林旭竟然眼睛都不眨地就这么传给了自己,姜云帆再次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就是兄弟啊!

“咱们兄弟之间不来虚的,赶紧疗伤!”

林旭拍了拍好兄弟的另一边肩膀安慰道,接着转头看向了冷无情身后的魔宗道君南宫一方,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你的仇,哥哥我帮你报!”

身形一动,林旭已经从原地消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魔君冷无情身旁,视冷无情如无物一般逼视着魔宗第二道君南宫一方,冷声道:“自断双臂向我兄弟赔罪,我就饶你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