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249章 物是人非

第二百四十九章 物是人非

姜云帆现在是结丹后期的修为,距离合体期那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过这小子是纯阳之体的金系天灵根修士,在修炼速度这方面绝对是得天独厚,若非林旭其余连连的话肯定也比不过他。

只要给姜云帆时间,他迟早能够达到合体期的境界,不过前提条件是他能够去到灵界。

因为灵界早已从人界分离而出,想要去灵界,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天灵界死亡之地的空间通道去,只不过想要扛住空间通道之中的空间撕扯之力,至少也需要元婴中期的修为。

距离天灵界下一次降临人界还有五百多年,只要姜云帆能在这五百年内修炼到元婴中期那就没什么问题了,以姜云帆的资质,这一点倒是不难达到。

其他人也是一样,只有达到元婴中期才有资格去灵界。现在林旭这群人之中,修为最低的几人都是结丹后期境界,要在五百年内修炼到元婴中期对他们来说并不困难。

当然,若是真有人没能达到的话,也可以躲在林旭的灵田空间之内让林旭带着进入灵界,只是众人都是心高气傲之人,若是五百年都无法达到元婴中期的话,那还谈什么仙道大业,趁早死了这份心得了!

当下姜云帆就表示要常驻在灵田空间之中闭关修炼,什么时候达到元婴中期什么时候再出去,说的一脸的信誓旦旦,听得玉罗刹沈碧芸是笑意连连。

看到姜云帆这副样子,紫坠儿也决定在灵田空间之中闭关,争取早日破丹成婴,当然在这之前必须先和林旭把婚事给补办了,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在一起。

紫阳老祖的速度很快,不过几天的时间就把林旭需要的天材地宝准备齐全了,一个劲儿地催促林旭赶紧将灵丹炼出来,甚至威胁说不给炼丹就不让女儿和林旭成亲。

老丈人是这么说的:“旭儿啊!老夫都被困在元婴中期顶峰三百多年了,真是等不及了!你看你这修为都赶上老夫了。到时候成亲的时候面对其他四大仙门和各门各派的仙林同道们,老夫这老脸往哪儿搁啊!”

林旭听出来了,紫阳老祖的意思就是自己不炼制出灵丹让他突破到元婴后期,他就不给自己和紫坠儿举行婚礼。这绝对是**裸的威胁啊!

只是天大地大老丈人最大,老丈人不点头,这美娇妻就娶不到手,对于紫阳老祖这近乎恶霸的强迫方式,林旭很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最终还是只能选择妥协,花了三天时间将“化龙丹”给炼制了出来,这种丹药是林旭自创的,只有加入林旭的精血才能炼制而出,之所以叫“化龙丹”不过是当初用来忽悠火蛟的。

“岳父大人,这化龙丹到底有没有效小婿我可不敢肯定,要是没用的话你可不能怪我!”

将化龙丹交给紫阳老祖之时,林旭特意强调了一句,免得万一化龙丹帮不了紫阳老祖,这老丈人一怒之下不让紫坠儿和自己成亲。

好在霸天熊王的话还是很靠谱的。紫阳老祖服下化龙丹后闭关修炼了一个月后顺利晋升元婴后期破关而出,让林旭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突破之后意气风发的紫阳老祖当即拍板决定,两个月后为林旭和紫坠儿举行大婚,届时邀请其他四大仙门和正道各大门派前来观礼,顺便商讨反攻魔宗的事情。

过去这一年多的时间五大仙门可是被魔宗给打的够呛,若非林旭刚好及时从乱星海回来,恐怕丹鼎门和剑神宗都要被魔宗给灭门了,其他各大仙门也没少在魔宗手中吃亏,现在紫阳老祖突破来,再加上林旭这么个强到变态的家伙。当然要在魔宗身上好好出口气把场子给抢回来,当然如果能够彻底将魔宗给剿灭了那就更好了!

“太上二长老好!”

“太上二长老好!恭喜太上二长老!”

婚礼的日子定了下来,林旭自然不能一直待在灵田空间之中了,虽然紫阳老祖拍着胸脯说他会安排好一切。但这总归是林旭自己的婚礼,虽然不用凡事亲力亲为但必要的了解还是要的。

只是让林旭很奇怪的是他遇到的每个剑神宗弟子都以一副崇敬的阳光看着他向他问好、向他贺喜。

好吧,他救了剑神宗,这些弟子崇拜他也没什么奇怪的,只是为什么都称呼他为“太上二长老”?

“哦,这个啊!因为你现在已经是咱们剑神宗的太上二长老了!”姜云帆答道。

本来姜云帆已经决定要在灵田空间之中直接闭关。不到元婴期绝不出关的,但是好兄弟林旭大婚这么重要的事情,他这做兄弟的怎么能不出面张罗呢?

“我成了太上二长老?什么时候的事情?”林旭很惊讶。

“就在几天之前,老祖亲自宣布的!这是咱们剑神宗的规矩,凡是修为突破到元婴期就自动成为太上长老,其他四大仙门也是同样的规矩,你不知道?”

姜云帆眉头一挑,接着不等林旭回答又一副恍然的样子自言自语道,“对了,你统共就没在宗里待几年,不知道也不奇怪!”

“……”林旭无语,太上二长老就太上二长老吧,至少听起来不错,比做段天殇的便宜弟子好多了。

两人下了葬剑峰,向着主峰天剑峰方向飞去,林旭打算去杂务堂看看婚礼的一干事宜准备得怎么样了,毕竟在剑神宗之中上到弟子分配下到琐碎杂物都是由杂务堂负责的,林旭和紫坠儿的婚礼大小适宜虽然是由紫阳老祖拍板决定的,但具体都是由杂务堂负责准备的。

“嘿,这下有乐子看了!”

天剑峰杂务堂门前,姜云帆脸上神情忽然一怔,紧接着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是他?”

林旭有些奇怪地抬头一看,那从杂务堂之中走出来的不正是剑神宗的宗主,林旭的前便宜师尊段天殇么?

段天殇也看到了林旭,脸色不由得一变,要说现在这剑神宗之中他最不想见的人的话绝对是林旭,这个曾经的便宜徒弟,现在却成了比他地位更高的太上二长老,段天殇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段掌门!”

林旭停住了脚步,段天殇也停住了脚步,两人相互对视了半天之后,林旭淡淡地向着段天殇点了点头,然后越过段天殇向着杂务堂内走去,只留下一脸苦涩之意的段天殇神色复杂地看着他的背影。

“林子,你怎么不好好羞辱羞辱这老家伙,就这么算了?”

姜云帆快走几步赶上了林旭,颇有些奇怪地问道。

“往事已矣!他毕竟曾经是我的师尊,又是小玲姐的爹爹,就当是还小玲姐当年的人情吧!”

林旭叹了口气道,其实还有一句话他没说出来,那就是他忽然有一种无趣的感觉,因为他很清楚,段天殇和他的生命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从今之后对方只能永远用仰视的目光在后面看着他,他和段天殇早已不是同一个层次了!

百年岁月逝去,再相遇已是云泥之别,林旭相信光是心中的悔恨感已经足以让段天殇心魔丛生了,自己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杂务堂的管事早已不是当年的黄胖子了,百年光阴足以改变太多的东西,修为达不到更高境界的黄胖子在十年前寿元耗尽,现在掌管杂务堂的是黄胖子的儿子黄学平,也是个胖子,剑神宗的人都称呼其为黄小胖。

黄小胖从老爹的口中曾经听闻过林旭当年在剑神宗的传奇故事,一月前林旭灭杀魔宗道君南宫一方、打退魔君冷无情的时候他也有目睹,此刻见到林旭站在自己面前,一双眼睛之中顿时满是崇拜和激动,说话都不利索了。

林旭看着黄小胖那和黄胖子有七成相似的胖脸,忽然心中感慨万千,想当年他也算是欠了黄胖子一份人情吧,只是现在斯人已逝,这份人情也只能还在其后人身上了。

“这是一门土系功法,能修炼到什么程度就看你的造化了!”

查看了一下婚礼的准备情况之后,在离开杂务堂时,林旭扔给了黄小胖一门还算不错的土系功法外加一颗筑基丹。

“这,这……多谢,多谢太上二长老恩赐!”

黄小胖呆呆地看着手中的功法玉简和装有筑基丹的玉瓶,等他回过神来,林旭早已离开了,当下“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向着林旭离去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激动地颤声叫喊了起来。

离开了杂务堂之后,林旭两人来到了灵草园,林旭离开剑神宗之后,姜云帆每次想念他之时都回来这灵草园的小木屋之中独坐,和剑灵子的关系日益深厚,和林旭一样,姜云帆和剑灵子之间也是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

这百年以来和魔宗的战争死了很多人,剑灭、剑灵子相继陨落,姜云帆以弟子的名义在灵草园之中给他们立了衣冠冢。

站在两座衣冠冢之前,林旭默然无语,半晌之后掏出一壶酒猛喝了几口,其余全部泼洒在了墓冢之前,跪下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之后大步离开了灵草园。(。)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