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257章 跟定你了!

第二百五十七章 跟定你了!

戾气蔓延上来了?

听到李嫣然慌乱的尖叫声,大殿之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剩下的魔宗精锐想尽快通过传送法阵逃出生天,却不知他们已被自己的圣君大人给当成了弃子。

“走!”

随着冷无情陡然一声暴喝,东方玉等三大道君将阵旗一收身形如电般向着传送法阵冲去,眨眼间东方玉和西门浩天已经先后没入了其中消失不见,只留下诸葛胜正在填充灵石重新启动传送法阵。

大厅之内的其他结丹期魔宗修士脸上均是露出了愤慨的神色,三大道君这是在跟他们抢夺逃生的机会啊!可心中不忿归不忿,却是无人敢出声质疑,只能乖乖地等在一边。

“想逃?给我留下!”

察觉到东方玉三人逃跑的意图,林旭身形一动就想追击,却被冷无情给拦住了去路,眼看着东方玉和西门浩天进入传送法阵消失不见,林旭顿时明白过来冷无情这是要弃车保帅了!

“想走,哪那么容易?”

林旭一声冷笑,四十九把五行灵剑从丹田飞出组成【大衍五行剑阵】向着冷无情绞杀了过去,同时全身上下一阵煞气翻腾凝聚出了战甲,朝着冷无情的后背就是一拳轰了上去。

【大衍五行剑阵】的威力冷无情见识过,哪里敢大意,撑起护身气罩再召唤出护身灵甲,取出一把黑漆漆的大刀向着剑阵迎了上去,虽然有些吃力但还是把剑阵给挡了下来。

只是冷无情忙着抵挡【大衍五行剑阵】,却没想到林旭还有余力同时挥拳进攻,等反应过来之时林旭的拳头已经重重地轰在了后背之上。

护身气罩轰然破碎。林旭的拳头只是稍微顿了顿便结结实实地轰在了护身灵甲之上。

“噗!”

尽管有灵器战甲护体,冷无情还是感到一股巨大的破坏力量从中拳之处向着体内经脉之中钻来,忍不住一口热血喷了出来,同时心下大骇。

这小子之前在藏拙!

【大衍五行剑阵】的威力并没有丝毫的减弱,在这样的情况下林旭竟然还能分心出拳进攻。这说明对方的实力并非和自己相当而是远高于自己,感情刚才对方根本就没动用全力啊!

“圣君大人!魔血箭!”

眼见魔君冷无情被林旭一拳打得口吐鲜血,诸葛胜一声惊叫,一咬牙喷出了一大口精血化为一道血箭向着林旭眉心射来。

血箭甫一射出,林旭便仿佛置身在无边血海之中一般,无尽的凶煞之气汹涌而来。

这招厉害!

出于本能地。林旭感觉这道血箭不简单,身形一闪使出了【移形换影】想要躲闪过去,却没想到血箭竟然像附骨之疽一般跟了上来,这血箭有追踪锁定的能力!

“大衍五行剑阵,土御!”

林旭可不敢让血箭射到自己身上。没见那诸葛胜放出这道血箭之后整个人就像大病虚脱一般脸上瞬间毫无血色连站都快站不稳了吗?这样发出来的招数怎么可能简单?

林旭当然很想拦下冷无情,但与之相比还是自己的安危更重要一些,当下毫不犹豫地将剑阵招了回来变为守阵,只见一层土黄色的护盾从剑阵之上冒出将林旭护在了其中。

“呲~!”

血箭射在剑阵形成的土行护盾之上,护盾顿时迅速被腐蚀出了一个大洞,但血箭也缩小了大半,余下的一小半还是撞击在了剑阵之上。

“唔!”

林旭只觉得一股极端阴寒的血煞之气侵入到了组成剑阵的五行灵剑之中,忍不住一声闷哼。踉跄后退了两步方才稳住身形,心下不由得大骇。

【大衍五行剑阵】一出,向来是无往而不利。攻则无有不克,守则固若金汤,这还是第一次被他人的攻击攻破防御,甚至透过组成剑阵的五行灵剑伤到了林旭!

那阴寒的血煞之气和林旭凝煞成甲的煞气有些类似,但却又不甚相同,极为的阴寒。有着很强的腐蚀性,若非林旭本就身具煞气。抵抗能力极强的话,这一下恐怕就要吃大亏!

幸好!幸好刚才没有大意地硬接。否则真要被血箭直接射在身上,谁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

林旭被血箭击退的同时,魔君冷无情一把抓住虚弱的诸葛胜闪身窜进了传送法阵之中,林旭连忙抖手打出一掌打向传送法阵,但还是慢了一步,虽然轰碎了传送法阵,冷无情和诸葛胜的身影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传送法阵毁了,我们死定了!”

“他毁掉了传送法阵,他毁掉了传送法阵啊!死定了,我们死定了!”

“都是他!都是这家伙害的!杀了他让他偿命!”

传送阵一被毁,大殿之内剩余的两百多魔宗精锐顿时大乱,传送阵被毁意味着他们再也无法离开日月峰了,血浮屠大阵的戾气已经弥散到了平台之上,很快就要透入大殿之中。

身为魔宗精锐,他们很清楚血浮屠大阵的厉害,那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抵抗得了的,哀嚎者有之,不知所措者有之,更有一些人把怨气撒到了林旭身上,叫嚣着要林旭陪葬,向着林旭疯狂地扑了上去。

只不过,绵羊再什么凶猛也依然是绵羊,想要踹翻雄狮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在林旭看来这些陷入癫狂状态的魔宗修士就是绵羊,不过是随手一挥,扑向林旭的数十个魔宗精锐便纷纷倒飞了回去,撞在了大殿的墙壁之上没了声息。

“哎呀,你怎么把传送法阵给毁了啊?这下惨了,死定了死定了!”

一个带着哭腔的身影向着林旭扑了过来,正是哭丧着脸的李嫣然,若非林旭眼力好认出了她硬生生地把轰出去的拳头给收回来的话,她恐怕也和那些陷入癫狂之中向林旭出手的魔宗修士那样躺墙角去了。

“毁了就毁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林旭不以为意地说道,他进入这大殿之中本就是为了毁掉传送法阵,让魔宗精锐葬身在血浮屠大阵之中的。

“我的祖宗!您老人家不怕我怕啊!这传送法阵毁了我们怎么离开日月峰啊?”

李嫣然气得快吐血了,她怎么就那么蠢竟然相信了林旭的话呢?早知道就趁着林旭和圣君大人他们打得难分难解的时候溜进传送法阵逃命了,现在可好,什么都完了!

“骗子!要被你给害死了,哇~!人家不想死啊~!”

血红色的雾气开始向着大殿之内涌入进来,李嫣然竟然一把抓住林旭的手臂“哇”地哭了起来。

“……”林旭无语地看着抱着自己手臂大哭的李嫣然,这还是魔宗修士么?完全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女孩嘛!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加入魔宗的,还修炼到了筑基后期这样的程度?

血色戾气已经弥散到了大厅之内,被戾气笼罩的魔宗精锐们纷纷催动真元抵抗,不过林旭看得出来他们坚持不了多久,恐怕很快就会真元耗尽像魔灵台上的那些低阶修士一样被腐蚀掉血肉魂魄。

“别哭了!哪有修仙者像你这么哭哭啼啼的,再哭我就扔下你自己走了!”催动龙元撑起护罩将自己连同李嫣然一起护住,看了一眼还在哭嚎的李嫣然,林旭有些郁闷地呵斥道。

“你有办法离开?”

原本正在大哭的李嫣然一下子停住了哭声,“唰”地抬起了头看着林旭,眼里充满了希冀之色。

“废话!”

林旭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我又不是傻子,没把握离开的话我怎么可能会毁掉传送法阵?”

一边说着林旭伸手搂住李嫣然的纤腰,脚下一蹬窜出了大殿,向着山崖边直冲而去。

“你想干什么?你不是想跳崖吧?会摔死的!不要啊~!”

在李嫣然惊恐的大叫之中,林旭已经带着她调笑了山崖,小丫头吓得紧紧闭上了眼睛呲哇乱叫,浑然没注意林旭已经恢复了蛟龙之身将她驮在背上。

“行了,睁开眼睛别叫了,不然我就把你扔下去!”

实在是受不了这小丫头的魔音灌耳,林旭呵斥了起来。

“咦?我们没摔下去啊!哎呀,你,你怎么变成蛟龙了?”

听到林旭的呵斥,李嫣然顿时停住了叫喊,怯生生地睁开了眼睛,先是惊喜地欢呼了一声,继而又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差点从林旭背上掉下去,吓得其赶紧紧紧地抱住了林旭的龙身。

“这是我的一门功法……反正说了你也不懂,别瞎问了!”

说话间林旭已经飞出了日月峰的禁空领域,降落在了地面之上变回了人形。

“行了小丫头,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你走吧!记住了别再回魔宗了,那不是你待的地儿!”

扔下一句话,林旭就想要离开,却被李嫣然死死地抓住了胳膊:“不行,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小丫头,我已经兑现承诺救了你一命,你还想怎么样?”

“你救了我是没错,可是你也害得我无家可归了!既然你不让我再回魔宗,那你就得对我负责!我不管,从今天开始我就跟定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