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259章 修为停滞

第二百五十九章 修为停滞

想不明白,实在是想不明白!

时间一天天过去,林旭的修为还是未有寸进,有的只不过是龙元总量的增长和肉身的增强。

只是龙元总量再怎么增强,也仅只是量的提升而已,在质上没有丝毫的改变,战力虽然有提升,但顶多也就相当于从原本的总值一百提升到一百一十、一百二十,最多到一百五十,这和修为突破到元婴后期战力呈十倍、数十倍的提升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你这情况熊爷爷我也从来没见过,毕竟你元神虽然是人族,但肉身却是龙族!”

对林旭这样的情况,霸天熊王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巨大的熊掌摩挲了一阵下颚之后给了林旭一个建议,“既然闭关潜修没有进展,你不妨出去走走,看看名山大川,历练一番,说不定一朝顿悟就突破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

对于霸天熊王这很没营养的建议林旭表示很无语,不过他最终还是采纳了霸天熊王的建议,决定出去走走,就当是散散心、放松放松心情好了。

林旭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紫坠儿几女和姜云帆,几人都表示赞同,但同时也表示不能陪林旭去游历,他们和林旭不一样,现在处在积累真元的阶段,还没有遇到瓶颈,静心潜修才是正道。

“云帆你不是一直希望重回凡尘俗世游览么?怎么也要潜修?”

姜云帆身为天灵根纯阳之体,就算是不修炼真元都会自动增长,这家伙一向是个闲不住的人,林旭还以为在灵田空间之中闭关修炼了三百年之久的他会忍耐不住想跟自己一起外出游历呢!

“反正我们现在都在灵田空间里面,遇到有意思的事情林子你随时可以让我出去的嘛!”

姜云帆嘿嘿笑着眨了眨眼睛道,“再说了我现在才元婴初期顶峰,比起林子你都差了一大截,不努力一点那不是被你越拉越远了?”

说到这姜云帆向着不远处的玉罗刹沈碧芸瞄了一眼,“我家碧云说了,什么时候我修为达到合体期她什么时候答应跟我双修。你说我能不努力一点么?”

“这最后一点才是你真正的理由吧?”林旭鄙夷地看着姜云帆,这家伙竟然是为了和女人双修才勤奋修炼的,真没出息!

“是又如何?”

姜云帆一脸理直气壮的样子,“哥哥我到现在为止可还是独身一人呢。这好不容易碰到个中意的人当然要努力了!林子,你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

林旭败退,姜云帆这个理由很强大,事实如此,林旭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反驳的。

林旭将自己的打算和紫阳老祖说了。紫阳老祖对林旭的这个打算倒是挺赞成的,这三百年来林旭的情况他都看在眼里,说实话他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按道理来说林旭的积累已经足够了,甚至完全超越他这样的元婴后期修士,其妖灵之体的体质也不存在瓶颈一说,早就应该突破了,可事实却是林旭迟迟无法突破。

既然潜修无用,那按照霸天熊王的建议出去走走也没什么不好,紫阳老祖就见过不少一朝顿悟修为暴增的例子,他自己当年也是一次机缘巧合之下进入天人感应状态这才修为暴涨。在短短时间之内成功突破到结丹期,这才从同辈之中脱颖而出的。

若是没有那次顿悟的话,恐怕也就没有现在的紫阳老祖了!

“旭儿,本祖要坐镇剑神宗,就不陪你去了,你自己小心一些!”

话一出口,紫阳老祖忽然感觉有些怪怪的,自己这似乎有些瞎紧张了,以林旭这小子的变态实力,修仙界之中恐怕还没有能够伤得到他的存在。无所谓什么小心不小心的。

“岳父大人放心,我会注意的!”话说的挺谦虚的,但林旭脸上的自信却是没有丝毫隐匿,紫阳老祖有些腻味地摆了摆手。留下一句话后化为一道流光向着葬剑峰飞去:“照顾好坠儿!”

紫坠儿等人都在灵田空间之中潜修,只要林旭没事他们就不会有事,林旭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架起遁光向着剑神宗山门外飞去。

……

半月之后,凌云宗治下国度腾龙王朝边境大城流光城中。

“听说了没,刘员外家的新姑爷死了!”

“又死了?这已经是今年死掉的第三个了吧?刘大小姐真是个克夫命。一连三个丈夫都是成婚不到三天就暴毙!”

“岂止是克夫啊!我听说这刘素心身带妖邪之气,根本就没有哪户人家愿意和刘府接亲,逼不得已才招上门女婿的!只不过妖邪就是妖邪,接连害死三个丈夫,恐怕是没人敢再上门了!”

“嘘!你小声点,小心传到刘员外耳朵里,到时候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我说的都是事实,刘员外听到又如何?不过就是一个有钱人而已,我又不靠他刘府过活,怕他作甚?”

“小兄弟你是外来人吧?这刘员外在咱们流光城中可是权势滔天的存在,连城主都要让他三分,真要得罪了他,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啊?这刘员外什么来头,这么厉害?”

“听说刘员外家在凌云宗有人,要不然你以为咱们城主会在乎一个小小的员外么?”

流光城最好的酒楼天然居二楼的窗边,林旭正一边喝着美酒品着美食一边观赏窗外的美景,却听旁边一桌传来了一阵议论之声,原本林旭还不甚在意,后来却是起了兴趣。

“三位兄台,在下林旭,刚才听几位提起刘员外家的事情,在下颇感兴趣,不知能否坐下喝几位共饮几杯?”

林旭站起身走了过去,出声道。

见三人抬头打量自己,林旭笑了笑:“三位兄台,在下就是有些好奇而已,这样,三位今天的账记在林某身上,如何?小二,好酒好菜尽管上来!”

喝酒的三人都是流光城之中的百姓,平时手头也不是太富裕,这天然居并不常来,眼见有林旭这么个冤大头愿意请客,那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左右不过是聊点刘员外家的八卦消息而已。

“这位林兄真是客气,这有什么不可以的?请坐请坐!”

三人之中的中年文士招呼林旭坐下后,上下打量林旭一眼之后问道,“本人张就,听林兄的话,似乎不是我们流光城本地人啊?”

“张兄说的没错,我是游历到此!刚才我在旁边听张兄说那刘员外家在凌云宗有人,敢问是五大仙门之一的凌云宗么?”林旭道。

“没错,就是五大仙门之一的凌云宗!据说刘员外的儿子就是凌云宗的弟子,所以刘员外虽然只是个商人,但在这流光城之中地位超然,就连城主大人见到刘员外也要客客气气的!”

上好的酒菜很快地端了上来,看在林旭如此大方的面子上,中年文士三人一点也没有藏着掖着,将自己知道的关于刘员外家的情况全部兜了个底掉。

从三人口中,林旭了解到这刘员外本是流光城的一个普通商人,十年前刘员外的儿子被凌云宗选中收入门墙,刘家也就随之水涨船高,从一个小商贾之家直接进入了流光城的上层阶级,短短几年时间生意越做越大,家产就跟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

只是这家产虽然赚下来了,但却没有人来继承,刘员外的儿子入了凌云宗就成了仙道中人,定然是不会再稀罕这世俗凡尘之中的区区财帛了,而刘员外膝下只有一儿一女,儿子指望不上就只能指望女儿了。

要说刘家小姐刘素心生得极美,从小被刘员外请人精心教导,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算得上是才貌双全,原本是不用操心婚事的。

只可惜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连续三个上门女婿都是在成婚的第三天莫名其妙的暴毙,而且身体找不出一点伤痕,有关刘家小姐的风言风语就在流光城之中兴了起来,有说刘家小姐天生克夫的,有说刘家小姐被妖邪缠身的。

刘员外为此想了不少办法,请名医诊治、找道士驱邪,甚至给自己在凌云宗的儿子带信求助,结果依然是一筹莫展找不到原因。

没办法,刘员外只能重金悬赏,希望能够招来能人异士找出原因,只可惜钱花了不少,事情却没有半分进展,气得刘员外把那些个假冒的高人异士一个个打得半死赶出了流光城。

“克夫?妖邪缠身?有点意思!”

酒足饭饱离开天然居之后,林旭按照中年文士所说来到了城门楼子前,“唰”地将城墙之上贴着的刘家的悬赏榜单给撕了下来。

“嘿,又有不知死活的家伙揭榜了!”

“看上去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不会又是装神弄鬼之辈吧?”

四周的百姓们一见林旭撕下榜文,顿时议论纷纷,一个中年人走到林旭身前,上下打量了林旭一眼后开口道:“就是你揭的榜文?”

中年人是刘府的外院管家,张榜寻找能人异士的事情就是他负责的,只是这些日子以来揭榜的都是些不学无术只知道招摇撞骗的骗子,而林旭看上去只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所以刘管家一眼看到林旭就本能的有些怀疑。(。) 88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