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285章 全面反攻

第二百八十五章 全面反攻

情况并不像林旭想的那么简单,之前那个虚天殿小队长说的只有几处阎罗殿分堂被虚天殿摧毁的话绝对不是实情,不过也没有林旭他们想的那么糟糕,在连续十多座城市的阎罗殿分堂都发现被毁之后,林旭几人总算在飘雪城得到了好消息,这里的分堂依然完好无损。

林旭的突然出现让阎罗殿的人颇为惊讶,继而大喜,消失四百五十多年的林旭林大长老重新出现,这对阎罗殿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喜讯啊!

当下,飘雪城分堂的人就开启了传送法阵将林旭几人送到了阎罗城的总部,整个阎罗城的人听到林旭归来的消息都快乐疯了!

林旭林大长老在阎罗殿是一个富有绝对传奇色彩的人物,以最短的时间成为阎罗殿第五修罗,神魔秘境之中表现最为突出的弟子,在结丹期时就能越级挑战将虚天殿副殿主打得跟狗一样,跟随阎罗天子进入天灵界之后成功找到了通往灵界的空间通道并将这一消息带回,而且修为突破到元婴期力压虚天殿殿主虚苍穹。

不仅仅如此,在林旭离开的两百年时间里,就是因为忌惮他的存在,虚天殿一直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也是在确定林旭不会再回来之后,虚天殿才对阎罗殿发动的进攻。

事实证明,没有林旭这样的绝顶强者坐镇,阎罗殿根本就无法和虚天殿对抗,就算是联合了灵兽岛也不行。

好在阎罗城足够隐秘,除了传送法阵之外就连灵兽岛内部高层也不知道如何从其他途径抵达阎罗城,在付出了几处分堂被毁的代价之后。总算是成功将灵兽岛的核心弟子们救出转移到了阎罗城之中。

之后更是极为低调,一但某个分堂有暴露的危险便果断放弃将人员转回阎罗城,同时将传送法阵毁去,这也就是为什么林旭他们接连在十多座城市的阎罗殿分堂都只看到人去楼空的场景,并不是被虚天殿给攻破了。而是大多主动放弃而已。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阎罗殿虽然因为虚天殿的步步紧逼彻底低调起来,在乱星海的活动大大减少,但这百多年的修生养息也让他们的实力提升了不少,尤其是灵兽岛核心力量进入阎罗城之后。

两大势力彻底联合了起来,共享功法、资源和修炼心得。整体实力大幅度提升,光头男天元突破到了元婴中期,元婴初期的修士也出现了好几人,若非顶尖力量比不上虚天殿,无人能够克制得了虚苍穹和虚乾坤的话。阎罗殿和灵兽岛早就打响反攻的号角了。

现在林旭的回归,将阎罗殿和灵兽岛弟子们的**彻底点燃了,有了林旭这样的绝顶高手回归,虚苍穹和虚乾坤算什么,彻底反攻虚天殿的时机终于来了!

“林子!你这混蛋一去就是四百多年,我还以为你一去不复返了呢!”担任阎罗殿殿主四百多年,光头男天元比起原来成熟了太多,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见到林旭的时候却一反常态,一把将林旭保住狠狠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旁边的阎罗殿弟子们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相较于林旭这个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太上长老。他们可太熟悉光头男天元这个殿主了!殿主大人平时都是一副冷酷的样子,什么时候有过这种豪迈的表现?看来殿主大人和林大长老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关系极为亲密的传说还真是不假啊!

“谁说我不回来的,我说过么?”

林旭翻了翻白眼,这混蛋绝对是故意的,拍后背竟然还用上了真元之力。也幸亏自己的肉身强悍,换一个人绝对被他给拍出内伤来。

“天翔叔!”

叶萍儿看着从大门匆匆走进的一群人。眼睛陡然红了起来,这几人正是灵兽岛的修士。为首一人是现任的灵兽岛岛主叶天翔,也是叶萍儿从小到大除了爹爹叶无忌之外最亲近的人。

“大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轻轻拍了拍扑入自己怀中的叶萍儿的后背,叶天翔的声音因为激动也有些颤抖,抬头又看见了站在光头男天元旁边的林旭,叶天翔的眼中亮芒闪过,脸上的喜色更浓了,“姑爷也回来了!好,真是太好了!这下我们灵兽岛复仇有望了!”

虽然早已接任灵兽岛岛主,但叶天翔还是习惯地称呼叶萍儿为大小姐,称林旭为姑爷。

“天翔叔!”林旭冲着叶天翔点了点头,嘴角漾起一丝笑意,他已经看出来了,叶天翔的修为也和光头男天元一样提升到了元婴中期,看来这些年来他们的进步也不小。

只是不管是光头男还是叶天翔,距离元婴后期都还有不小的差距,更别说和元婴后期大圆满的虚苍穹相比了,虽然光头男天元也是战力超绝的天才,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林旭那样有一头妖王级别的仙熊可以借到力量,自然也就不是虚苍穹的对手。

“林子,你不是回修仙界了么?怎么忽然又出现了?”四百五十年过去,光头男天元早就不对林旭归来抱什么希望了,虽然心里很想豁出一切和虚天殿拼了,但他也知道这是逞匹夫之勇,只能强忍着待在阎罗城之中,等待修为突破到元婴后期的那天再反攻。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林旭回来了,他们终于可以不用再忍了!

“什么叫忽然出现?我可没说我不回来了!”林旭翻了翻白眼,“天元你难道忘了天灵界就快要重新降临人界了么?还是说你对去灵界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里是城主府,在场的人都是阎罗殿和灵兽岛的核心人物,对于天灵界的事情早已之情,林旭也就没有藏着掖着。

“对啊!还有几十年就到五百年之期了。天灵界随时可能降临!唉,这些年来一直忙着修炼,都把这事儿给忘了!”光头男天元一拍额头。

“林子,你不是说只有达到元婴后期才能去灵界么?怎么,听你的意思想让我跟你一起去?这行吗?”光头男传音的声音悄悄地在林旭耳中响起。林旭有些意外地看了光头男一眼,行啊这小子,变奸诈了不少啊,知道暗地里悄悄问了,这些年的殿主没白当!

“谁规定一定要元婴后期才能去灵界的?我记得这是我说的对吧?我们可是好兄弟,这规矩能用在别人身上。能用在你身上么?你可别忘了天灵界每次可是至少相隔五百年才能降临人界,难道你还想再等上五百多年?”林旭传音回道。

“再待五百年?”光头男顿时就是一个冷颤,他这个殿主完全就是赶鸭子上架,这四百五十多年来他已经当够了,若非是为了对抗虚天殿。他早就想撂挑子了!

“我当然是想去灵界了!可是我要是就这么走了,那阎罗殿怎么办?虽然血刀和陈天也到了元婴初期,但根本就不是虚天殿的对手啊!”光头男心动了,悄悄传音。

“虚天殿?哼!天元,你觉得虚天殿还有存在的必要么?”这句话林旭没有传音,而是直接说了出来,众人虽然对林旭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有些奇怪,但却被林旭话里的内容给吸引了。一个个眼睛全都亮了起来。

“林子,你是说我们要反攻虚天殿了?”光头男天元语气之中有着一丝难掩的激动。

“不是反攻!是让虚天殿在乱星海彻底消失!”

林旭眼中闪过一道冷厉的寒芒,“虚天殿对灵兽岛和阎罗殿犯下的血债也到了该清算的时候了!”

“好!哈哈哈!好啊!老夫总算是等到这天了!”最为兴奋的不是光头男天元。也不是叶萍儿,而是以叶天翔为首的灵兽岛修士,自从灵兽岛被虚天殿攻陷以来,叶天翔一刻都没有忘记过向虚天殿复仇。

“大长老,我们什么时候反攻?是不是先把灵兽岛夺回来?”因为虚天殿的打压,阎罗殿的消息闭塞了许多。灵兽岛的虚天殿修士全军覆没的消息到现在都还没传到阎罗城,当然这也跟虚天殿有意封锁消息有关。

“夺回灵兽岛?不用了!”林旭眉头一挑。

“为什么?以大长老您的实力。我们肯定能够夺回灵兽岛的!已经三百年了,我们没有一天不想夺回灵兽岛的!”提出夺回灵兽岛的弟子一听就嚷了起来。

“是啊姑爷。现在您和大小姐已经回来了,我们绝对可以夺回灵兽岛的!”叶天翔也很是不解。

林旭几人并没有隐藏自己的修为,林旭明显已经到了元婴后期顶峰,叶萍儿也到了元婴初期顶峰,有他们俩加入,加上灵兽岛存留下来的核心力量,能否将虚天殿彻底覆灭叶天翔不敢保证,但夺回灵兽岛绝对没有问题,为什么林旭要反对?

叶萍儿回答了众人心中的这一疑问:“夫君你就别卖关子了,我们不是已经将灵兽岛夺回来了么?”

“夺回来了?真的假的?”灵兽岛的修士们全都瞪大了眼睛,一双双盯着林旭等着他公布事实的真相。

林旭没开口,姜云帆却忍不住了,他本就是个自来熟的性格,之前一直没说话,忍到现在实在是忍不住了:“没错,不单单是夺了回来,虚天殿驻守在灵兽岛的所有修士都已经被我们歼灭,只可惜让虚乾坤那老杂碎给跑了!”

“到底怎么回事,这位前辈……”

“我叫姜云帆!”

“额,姜前辈,您给我们说说吧!”

看着众人那一双双渴望的眼光,姜云帆笑了,既然林旭不想出这风头,他可就不客气了,当下绘声绘色地叙述起来。

林旭看着口若悬河、眉飞色舞的姜云帆,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这是他有意为之的,姜云帆是他的好兄弟,又是个闲不住的人,正好将这个出风头的机会让给他,也好让他跟灵兽岛、阎罗殿的人尽快熟络起来。

“杀得好!对那些该死的混蛋就该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

“可惜了我不在,没能亲手砍下那些狗贼的头颅!”

听了姜云帆的详细叙述,灵兽岛众人一个个热血沸腾,恨不得当时自己就在场,能够参与那酣畅淋漓的复仇之战。

“大家别急,虚天殿欠灵兽岛和阎罗殿的债,我们会让他们加倍偿还的!”

看了看众人的情绪已经调动得差不多了,林旭轻咳了一声,开口道,“夺回灵兽岛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是全面出击,将虚天殿在各处的据点全部拔除,将他们逼回总殿,让他们也尝尝穷途末路的滋味!”

“穷途末路怎么够?等把他们逼回总殿,就是大举进攻之日,要让虚天殿彻底消失在乱星海之中!”姜云帆补充了一句,顿时引起了一片叫好之声,一个个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敬佩和同仇敌忾。

反攻的基调就这么定了下来,就如林旭提出的那样,灵兽岛和阎罗殿不再龟缩在阎罗城,开始四面出击将虚天殿在乱星海的据点一个一个地覆灭。

数百年的仇恨一经爆发开来,那是相当的恐怖,根本就没用林旭出手,虚天殿在乱星海的各个分殿就被满腔怒火的两大势力联军给接连覆灭,在虚苍穹和虚乾坤没有出手的情况之下,这些分殿的虚天殿修士根本就挡不住杀气冲霄的两大势力联军。

不过短短的半年时间,虚天殿在灵兽岛的分殿全部被攻破,所有身在其中的虚天殿修士全部被屠,被仇恨和怒火充满着的两大势力修士们下手毫不留情。

对这种疯狂的报复和屠戮林旭并没有组织,因为这本就是他的意思,血债终须血来偿,以德报怨,那何以报德?

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如果今天他们对虚天殿的修士手下留情了,那明天他们的朋友亲人说不定就会惨死在对方的手中,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早已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战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