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288章 大阵启动

第二百八十八章 大阵启动

打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虚苍穹的脸色渐渐地有些苍白起来,启动血祭本就耗费了他不少的真元,现在全力催动虚天鼎防御,真元消耗十分巨大,已经隐隐有有一种无以为继的感觉。

“圣龙爪!”

林旭也感觉出了虚天鼎的防御力量有减弱的感觉,当下精神一振,直接用出了【玄天九式】的第三式——【圣龙爪】,这是他化蛟成龙成就五爪金龙之身之后才出现的新绝招,虽然在灵田空间之中练习了多次,但真正使用还是第一次。

金色的爪风从指尖升起,划过数道玄奥的痕迹,在一声嘹亮的龙吟之中狠狠地抓在了虚天鼎的防御光罩之上,之前无比坚韧连【大衍五行剑阵】的不断劈斩和林旭拳头的持续轰击都没能打出一丝裂纹的光罩仿佛变成了纸糊的一般,无声无息地碎裂开来,就连虚天鼎之上都隐隐有了裂纹。

“噗哧!”

防御光罩破碎,虚天鼎一声哀鸣化作一道流光钻进了虚苍穹的体内,虚苍穹也是身形暴退,刚刚稳住便一口老血喷了出来,看向林旭的目光惊骇之中带着一丝难掩的恐惧。

“怎么会……这么强?”

虚苍穹的确是有些后力不济,但按照他的估计再将林旭挡住一炷香的时间还是绰绰有余的,到时候虚天殿大阵吸收的血祭力量就能够充分发挥出来,纵然只有全盛时期的八成,也足以将林旭和姜云帆两人碾成齑粉了,可是没想到林旭忽然一下子攻击力暴增,那凛冽的爪风宛如从天而降的金色龙爪一般一下子就将他的防御尽皆粉碎。连本命法宝虚天鼎就受到了损伤,既然他有这样厉害的绝招,为什么不一开始就用出来?

其实这倒不是林旭故意藏拙,实在是这【圣龙爪】不是一般的招数,轻易动用不得!

【玄天九式】的确是妙不可言。每一式的威力都是惊天动地、妙用无穷,可是相对的这消耗也是大得惊人。以林旭现在的修为实力,【玄天指】可以打出三指,【玄天血遁】也可以支撑一段时间,但这【圣龙爪】在短时间内仅能打出一记,而且还会消耗掉全身大半的龙元。

这也就是林旭为什么一开始没有使出【圣龙爪】的原因。一来他并不清楚【圣龙爪】的真正威力,二来一旦出手无效,自身战力就会陡降,到时候胜负之势可就要逆转了。

后来在察觉到虚苍穹已经后力不济,林旭这才果断用处了【圣龙爪】。就算一击无效以虚苍穹现下的状态也不怕对方翻盘。

好在【圣龙爪】虽然是第一次用出,但威力却是相当惊人,一下子就将虚苍穹的防御尽数破碎,连他的“乌龟鼎”都出现了破损,短时间之内是肯定没法使用了。

没了虚天鼎的虚苍穹相当于一身本事去了一大半,更何况本命法宝受损,气机牵引之下虚苍穹已然受了伤,本就处于下风的他现在就更不是林旭的对手了。

“殿主!啊~!”

正在和姜云帆激战之中的虚乾坤眼角余光瞅到虚苍穹被林旭一爪轰得虚天鼎受损、整个人吐血抛飞的场景。心下大骇,慌乱之下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破绽,姜云帆哪里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当下手中灵剑光芒大盛,一瞬间数十道剑芒连刺,打得虚乾坤中门大开,硬生生挨了十多剑,一只手臂都差点被削下来,重伤而退显然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

“虚苍穹。虚乾坤,今日就是你们这两条老狗的死期!”林旭冷冷一笑。话音还没落下人已经扑了上去,只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他心头的那股不详之感并没有随着虚苍穹两人的落败而消减,反而更加浓烈了几分,迟则生变,速战速决为妙!

“不等了,现在就发动!”

勉强挡住林旭几下攻击,虚苍穹忍不住又是一口老血喷出,一旁的虚乾坤更是不济,被姜云帆在身上不断制造出伤痕,这再等下去,恐怕等不到大阵完全吸收血祭之力,自己两人就要死在林旭两人手中了,虚苍穹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之色,狠狠地咬了咬牙发出一声暴喝,也不去管林旭轰过来的拳头,双手猛然结出了一个法印。

同一时刻,虚乾坤也结出了一个相同的法印,顿时诡异的现象发生了,林旭已经轰到虚苍穹面前的拳头和姜云帆已经斩向虚乾坤头顶的灵剑被一层忽然出现的血色光膜给挡住了,无法前进半寸,而虚苍穹和虚乾坤两人的身形仿佛水波一样扭动起来,继而消失不见在距离虚天殿百丈之外的高空之中重新显露。

“血祭之力,虚天大阵,发动!”

虚苍穹满含恨意的声音如同闷雷一般在虚天殿之中响起,汹涌的血气从虚天殿地面迅速冒出,转眼之间整个虚天殿之内已经成了一个血雾弥漫的世界。

“云帆,这血雾有古怪,别让它近身!”

血雾一沾到皮肤,立马如同附骨之疽般由毛孔向着体内钻去,触碰到经脉之内流动的龙元后便水火不容地交锋起来,虽然很快被龙元磨灭但龙元也出现了不小的损耗,林旭心头大惊之下赶忙撑起了护罩同时出声提醒姜云帆。

“哈哈哈!林旭小贼,见识到厉害了吧?这是本座送给你的大礼,付出了我虚天殿八成弟子的性命才启动的虚天大阵,身在其中别说你只是元婴期的修为,就算你达到了化神期、合体期,也依然是被化为虚无的下场!哈哈哈……”

虚苍穹张狂的大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林旭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难怪他心头一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原来这就是虚苍穹的后手!

以八成虚天殿弟子性命为祭才启动的虚天大阵,虚苍穹真是好大的手笔,好狠毒的心肠!这完全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对,应该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方法!这老东西真是疯了,为了对付自己不惜把整个虚天殿都赔进去!

“虚苍穹,你个没人性的老杂毛!你竟然用整个虚天殿所有修士的性命做代价来对付我,丧尽天良的老狗!”

除了被血祭的虚天殿修士之外,整个虚天殿之中还有一些修士,基本上这算是虚天殿最后的家底了,现在这虚天大阵一启动,整个虚天殿都被罩在了其中。

林旭已经试过了,上方有一个血红色的光罩包裹着整个虚天殿,一般的手段根本就破不开,换句话说这些虚天殿的修士都已经被虚苍穹和虚乾坤当作了林旭两人的陪葬,此役过后,不管林旭两人是生是死,虚天殿都算是完了!

“哼!那又如何?只要能够杀了你,些许牺牲根本就不算什么!”虚苍穹冷哼道,其实此刻他的心中正在滴血。

原本按照他的计划,虚天殿的修士虽然绝大部分都会被用作血祭的祭品,但精锐力量还是能够保存下来的,到时候只要把林旭连同灵兽岛、阎罗殿的一干来犯之敌一并歼灭,那他虚苍穹就是绝对的赢家,虚天殿一统乱星海的时代就将到来。

可是谁能想到林旭居然会先一步来查探,将虚苍穹的计划完全打乱,甚至连剩余弟子都来不及撤出就发动了不完全的虚天大阵,就算能把林旭灭杀在这儿,虚天殿也是元气大伤,再无力对付灵兽岛和阎罗殿,毕竟除了林旭和姜云帆,灵兽岛和阎罗殿的其他人可是毫无损失!

“林旭你这天杀的杂碎!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这次本座一定要将你炼化成血水!”虚苍穹双目赤红地看着被血色光罩笼罩的总殿,这次虚天殿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巨大了,几乎与灭门无异,别看虚苍穹嘴上说得不在意,心中痛苦得恨不得将林旭抽筋扒皮、碎尸万段。

虚天殿总殿之中,林旭和姜云帆已经联手轰击了血色光罩半天,依然无法破开,四周的血色雾气更加的浓郁,撑起的护身气罩每时每刻都在消耗着大量的真元,再这么下去可真支撑不住了!

惨叫声从各个方向传来,那是虚天殿的修士们临死前的哀嚎,随着一个个虚天殿修士的死亡,血肉魂魄被血雾侵蚀,化为了大阵的能量,整个大阵散发出的气息愈发的恐怖。

“这个大阵太厉害了,再这样下去我们的真元迟早会被耗光!”

久攻无果,姜云帆已经微微有些气喘,林旭眉头一皱,身形闪到姜云帆身旁,一把拉住了他,“别费力气了,我们先进灵田空间躲一躲再说,别反抗吸力!”

“唰!”

心念一动,林旭和姜云帆的身形消失不见,进入到了灵田空间之中,虚天大阵虽然厉害,但还没法侵入到另一个空间之中,让两人大大地松了口气。

“林子,还好你有这灵田空间,否则的话我们今天说不定真的会栽在这里!”姜云帆长吁了口气,掏出几颗灵丹扔进嘴里,运功恢复真元。

“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