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7章 杀伐果断

第七章 杀伐果断

用力踢了尖刺豪猪几脚,没有反应,看来是真的死透了,林旭把目光投向了昏死在李婉儿怀里的柳若离“她怎么样了?”

“没有生命危险,我刚才简单救治过了,但是肯定要回城养伤了。

李婉儿说着说着,脸上又泛起了一股杀意“庄闲那个人渣,我绝对饶不了他!”

柳若离身上的尖刺已经被拔下来了,血也已经止住了,还好尖刺豪猪一开始只是用普通尖刺攻击,而不是后来的金色粗大尖刺,否则柳梦璃恐怕早就魂归地府了。

“水疗术!”

对着柳若离施放了一遍【水疗术】,将其伤势进一步控制住,林旭用断掉的法刀刨开了尖刺豪猪的后背,反正这家伙的皮毛已经被破坏得不成样了,也值不了几块灵石。

林旭想把尖刺豪猪背上的金色尖刺取下来,之前射出的尖刺都是一击之后就变成灵力消失不见,真正的实体就在尖刺豪猪的背上,不用想也知道这东西绝对是炼器的好材料,应该会很值钱。

“这是……妖核?”

拔取了金色尖刺之后,林旭发现背部开出的空洞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光,取出一看,竟然是一颗金系妖核!

“这下发了!”

一颗二级妖兽的妖核意味着什么,林旭和李婉儿心里都很清楚,这可是至少上千块下品灵石的好东西,足以抵得上他们这次所有的收获。

“看样子我们可以提前回城了,正好可以送柳姑娘去疗伤。”

林旭晃了晃手中的晶核“我四成,剩下六成是你和柳姑娘的。”

“不,李大哥,这次我们根本就没出什么力,这些收获都是你的!”

“这样吧,我六成,剩下四成是你们的!别再拒绝,我们是一个团队!而且柳姑娘受了重伤,算是一点补偿!”

林旭的表情很坚定,李婉儿便没有再坚持,道了一声谢后,带着柳若离向约定好的集合地点赶去。

……

“你的意思是你们遇到了二级一品的尖刺豪猪,其他人都死了,只有你一个人侥幸逃脱?”

集合地的篝火旁,庄闲向众人述说了他们的遭遇,当然,在他的述说中,他成了四人之中最睿智、出力最多的人,最后遇到尖刺豪猪之时也是他带领大家奋力抵抗,最终不敌才选择逃走的。

“都怪那个叫林旭的家伙,若不是他帮倒忙,我至少可以救下李婉儿或者柳若离中的一人……”

“不得不说你已经无耻到了让我惊讶的程度!”

林旭充满讥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庄闲吃惊地回过了头,林旭抱着柳若离,和李婉儿一起冷笑着从草丛之中走了出来。

“林旭,婉儿……你们!”

“很惊讶我们还活着对吧?”

李婉儿冷笑起来“婉儿不是你这种无耻小人有资格叫的!把队友当作挡箭牌,临阵脱逃,再加上恶意中伤、推卸责任,我之前真是瞎了眼了,居然会和你这种人为友!”

庄闲脸色数变,最终一句话也没说,猛地抬手给自己加持了【御风术】,转身向着黑暗中逃去。

“卡擦!”

一道雷霆毫无征兆地在虚空中生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了庄闲,毫无防备的庄闲一声惨叫向前扑倒在地,前冲之势让其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浑身上下冒出一股黑烟,一股烤肉的香味弥散开来。

“嘶~!”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纷纷顺着法力波动将目光投向了林旭,刚才那道【雷击术】出现得毫无预兆,又急又快,威力也很是惊人,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只有一个可能,林旭拥有雷灵根!

“想逃,你觉得你能逃得了吗?既然敢做,那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林旭的声音不大,但其中的杀意却是显露无遗,说话间,两根水箭已经在其身前成形。

“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我叔叔定然饶不了你!”

庄闲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挣扎着爬了起来,就要继续逃窜。

“林旭,住手!”

一旁的罗晋也出声阻止,林旭却是不管不顾,手指轻轻一晃,两根水箭飙射而出,瞬间洞穿了庄闲的心脏和丹田。

“林旭,你敢抗令?!”

林旭不顾罗晋阻拦,悍然击杀庄闲,冷厉的手段让众人为之心悸,罗晋则是勃然大怒,并指指向林旭大声呵斥起来。

“抗令?哼!姓罗的,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就凭你也有资格命令我?庄闲贪生怕死,用柳若离挡箭险些害死她,又颠倒是非黑白恶意中伤于我,我取其性命有何不可?你若是想为他复仇,尽管划下道来!”

林旭一声冷笑,毫不示弱地迎上了罗晋的目光。

“好!很好!林旭,你给我记住了,这事儿没完!”

“随时奉陪!”

罗晋脸上青筋暴跳,目光怨毒地盯着林旭看了半天,还是没敢轻易出手,只是语气森然地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转回到篝火旁坐了下来。

罗晋虽然自傲,但心机却颇为深沉,在他看来,林旭能够从二级一品的尖刺豪猪手下带着李婉儿两女安然逃脱,定有不凡之处,贸然出手殊为不智。

只不过他还是小视了林旭,若是他知道林旭并非逃走,而是以一人之力击杀了尖刺豪猪的话,恐怕就不会出手阻拦了。

罗晋心有顾忌没有出手,林旭也就懒得理他,信步走到庄闲的尸身旁,将其身上的储物袋取了下来,随手弹出一道火苗将其尸身化为了灰烬,转回到李婉儿身旁坐了下来。

“李大哥,你刚才不应该当着众人击杀庄闲的,太鲁莽了!”

李婉儿欲言又止地看着林旭,踌躇了半晌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你觉得庄闲不该死?”

“他确实该死,只是不应该死在你手上,至少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死在你手上!”

李婉儿话音之中透着一股子担心“庄闲有一个筑基期的叔叔叫庄风,是五大仙门之中五行宗的弟子,我担心庄闲的死讯被他知道后找你麻烦!”

“五行宗的筑基期弟子?”

林旭眉头皱了起来“的确是有些麻烦!城里不允许私斗,我尽量少出城就行了!”

望天仙城之中禁止私斗,就算那庄风知道了也不敢在城里向林旭动手,只要小心一些,尽量少离开望天仙城就行了。

“可是……”

李婉儿还是有些不放心,林旭挥手打断了她的话“婉儿,别说了,就算早就知道庄闲有这么一个后台,我也一样不会放过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万事小心即可!”

说完不再多言,闭上了眼睛运功调息,李婉儿叹了口气,看了看躺在一旁处于昏迷之中的柳若离,摇了摇头也闭目打坐起来。

夜色渐浓,正在闭目调息之中的林旭心头忽然涌过一丝不安,猛然睁眼站了起来,拍了拍李婉儿的肩膀“不对,有情况!”

李婉儿睁开了双眼,有些迷惑地看着如临大敌的林旭,正要询问,一声惨叫在身旁响了起来“有妖兽,救命!啊~!”

人群顿时**起来,三五成团地聚集在了一起,或许是林旭之前的表现很是强势的原因,有两个练气期五层的修士也靠到了林旭身边。

“是一级二品妖兽疾风妖鼠!”

最初的慌乱之后,众人稳住了阵脚,也看清楚了来袭的妖兽的身份。

疾风妖鼠个体实力并不强,最多相当于炼气期二层的修士,但这是一种群居的妖兽,向来都是群体出动,俗话说的好,蚁多咬死象,众人这次是遇到麻烦了。

“我的护身气罩快破了!”

粗略用神识扫了一下,来袭的疾风妖鼠怕不是有上万只,练气期修仙者的护身气罩防御能力有限,在疾风妖鼠的不断攻击下根本撑不了多久。

“奔雷刀法!”

低阶法术大多都是单体法术,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施法再快也挡不出成片扑来的疾风妖鼠,林旭很果断地只给自己加持了【御风术】和【藤甲术】,从储物袋中掏出仅剩的一把法器宝剑,全凭武技斩杀妖鼠。

要论这近身群战,还是武技更为实用,林旭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对武技的修炼,这大半年来修炼法术之余一直勤练【奔雷刀法】,将一丝丝雷系真元附着在宝剑之上,舞动起来快若闪电,一剑扫出就能斩杀十数只疾风妖鼠,偶尔漏过的一两只妖鼠也被【藤甲术】挡了下来,连护身气罩都碰不到。

一时之间,李婉儿和靠拢过来的两个修士反倒有些无所事事,瞪大了眼睛看着林旭表演,只是时不时地出手击杀几只漏网之鱼。

“林大哥太厉害了!这份战力,比罗大哥还要厉害得多,难怪能从二级一品的尖刺豪猪手下逃脱!”

“能将武技运用到这种程度,真是太强了!”

两个修士啧啧赞叹起来,李婉儿闻言嗤笑了一声“什么逃脱啊,那头尖刺豪猪早就被林大哥给斩杀了,那可是林大哥一人独自击杀的!”

“什么?独自击杀相当于练气期十层修士的二级一品妖兽,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