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23章 古怪师祖

第二十三章 古怪师祖

根据玄天宝鉴上的记载,有几种灵根就会形成几个丹田,这是将原来的丹田一起算在内的。

可是林旭现在明明只有八种灵根属性,却形成了九个丹田,其中原有的丹田完全没有任何的灵根属性。

“难道是因为灵田空间的原因?”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种解释了。

灵田空间依旧待在原来的丹田之内,除了青色幼苗之上缠绕的光晕消失不见外,其他和之前并无不同,修为也并没有降低太多,只是从炼气期十层顶峰降到了炼气期十层初期。

新生成的丹田和原有的丹田比起来,除了修为仅仅是炼气期一层之外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林旭还是感到一种很虚弱的感觉。

当然,并不是林旭真的很虚弱,而是新生的八个丹田和原有丹田的修为差距太大,给了林旭一种虚弱的错觉。

“原本还想着早日突破筑基期的,现在看来这个日子恐怕又要大大延后了!”

神识在体内查探了一番之后,林旭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原本只需要喂饱一张嘴,现在需要同时喂饱九张,而且有八张是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

“遭了,时间!”

玄天宝鉴第一步已经修炼完成,接下来只要不断运行功法将所有的丹田修为都提升到炼气期十层顶峰就行了。

林旭这才忽然想起黄胖子说的第二天一早去杂务堂分配任务的事,他这一修炼起来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该不会把时间错过了吧?

赶忙推开屋门走了出去,屋外此时已经大亮,就是不知道是只过了一个晚上还是已经过了几天。

看了看隔壁,李浩和韩雪都不在,林旭不敢怠慢,展开身形向着杂务堂所在的天剑峰赶去。

“林师兄,你总算是来了,我们还以为你忙于修炼,把分配任务的事给忘了!”

经过铁索桥来到天剑峰,刚走到阶梯之前,就看到李浩和韩雪从阶梯之上走了下来。

“确实是修炼忘了时间了,你们都分配到任务了么?”

林旭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嗯,这个黄胖子挺会做人的,给我们俩分配的任务都挺好的,我去给结丹期的师祖炼器打下手,韩师妹去丹房帮忙,都是肥差啊!”

李浩满脸的喜色,给结丹期的修士炼器打下手,那可是难得的美差,对于提升炼器能力有极大的助益,韩雪到炼丹房帮忙也是美差一件,可以得到不少修炼的丹药。

“确实是不错的差事!”

林旭微微有些惊讶,无论是给结丹期修士炼丹当助手还是在炼丹房当差都是很多人抢破头的肥差,那个黄胖子竟然就这么分给了李浩和韩雪,实在是有些古怪。

李浩和韩雪要去报道,林旭也忙着去杂务堂分配任务,寒暄了几句,三人就分道扬镳了。

林旭来到杂务堂,黄胖子依然还是如同昨天一般半躺在竹椅之上,一个炼气期四层的青衣弟子站在其身后为其扇着凉扇。与昨天不同的是,见到林旭进来,黄胖子完全没有像昨天一边起身笑脸相迎,态度极为冷淡。

“黄师兄,我是来领取任务的!”

“是林师弟啊,你的任务已经分派好了,去帮灵药园的剑灵子师祖管理灵草。”

瞥了林旭一眼,黄胖子伸手往一旁的桌子上指了指:“任务牌在桌子上,自己拿了去灵草园报道就行了!”

灵草园管理灵草?

这差事听起来倒也不错,只是为何在其身后扇凉扇的青衣弟子听到剑灵子的名字时脸色那么奇怪,看着他的眼神之中竟然有着一丝的……怜悯?

“你怎么还不去,剑灵子师祖还在等着你呢!”

见林旭面露异色,黄胖子脸色一沉不悦道。

“那黄师兄,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将桌子上的任务牌拿起,林旭向着黄胖子拱了拱手,向着杂务堂外走去。

“哼!一个没什么背景的散修而已,又不知道人情世故,还想得到好的差事,简直是做梦!”

看着林旭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黄胖子不屑地轻哼道,林旭三人的身份他已经派人打探清楚了,和李浩、韩雪出身显贵不同,林旭根本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散修,又不像李浩和韩雪那般会做人给黄胖子送去不少灵石,黄胖子自然没有好脸色了。

“这黄胖子前后态度相差这么大,恐怕是知道了我是散修出身的事了,难怪要让我们今天再来领差事!”

一走出杂务堂的大门,林旭的脸色就沉了下来,他倒不是没想过给黄胖子送点灵石贿赂一下,只不过现在多了八个丹田,他那点灵石自己都不够用,哪儿还有多余的送给黄胖子。

更何况黄胖子一看就是那种贪得无厌的老油条,就算林旭送了他灵石,恐怕也得不到什么好的差事。

灵草园在天剑峰东南面的灵剑峰上,林旭带着任务牌来到灵草园外,看守灵草园的弟子见到任务牌后,看向林旭的目光顿时充满了同情之色,拍了拍林旭的肩膀叹道:“林师弟是吧?小命要紧,受不了的话就赶紧出来,千万别硬撑!”

奇怪,为什么一提到剑灵子所有的人都是这种反应,之前杂务堂的青衣弟子是这样,现在的守卫弟子还是这样,难道这剑灵子是吃人的鬼怪不成?

心中想着,林旭忍不住问了出来。

“这位师弟,你应该是刚到剑神宗的吧?”

见林旭点了点头,守卫的弟子叹了口气道:“这就难怪了!剑灵子师祖可以算是整个剑神宗最难伺候的人了!我们剑神宗以修习剑术为主,剑灵子师祖偏偏对剑术没兴趣,只喜欢种植灵草灵药,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到结丹后期这样的境界的!”

“就这些?”

“当然不止了!如果仅是这样,剑灵子师祖也不至于让大家这么惧怕了!”

守卫的弟子往灵草园中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剑灵子师祖把他的那些灵草灵药看得比他自己还要重要,对助手的要求极为严格甚至可以称为严苛,历来帮他照顾灵草灵药的弟子从没有一个能够撑够三个月的,不是因为没有达到他的要求被罚去矿山受苦就是被他盛怒之下打得非死即伤。”

“整个剑神宗的弟子最不愿意接的差事就是来灵草园帮剑灵子师祖照顾灵草灵药,林师弟你想必是得罪了黄师兄了,不然他也不会把这烫手山芋交给你!”

原来如此!

林旭心下恍然,难怪听说他被安排来灵草园帮剑灵子照顾灵草灵药时,别人会是一副怜悯的表情,感情都以为他铁定倒霉了。

“林师弟,现在你清楚这是多糟糕的苦差事了吧?听师兄一句劝,不行的话就赶紧放弃,去给黄胖子送点礼物让他重新给你安排个差事,小命重要啊!”

“多谢师兄告诉我实情,师弟记住了!”

对于守卫的弟子的忠告林旭颇为感激,躬身行了一礼后迈步走入了灵草园中。

甫一进入灵草园,一股属于灵草灵药的芳香之气便扑鼻而来,放眼望去,满园的珍惜草药,看得林旭眼花缭乱。

“小子,你就是新来的弟子么?既然来了还在外面瞎晃悠什么,难道要老夫亲自请你进来?”

林旭正自惊叹,忽然从灵草园深处传来一声不耐烦的呵斥声。

“是剑灵子师祖!”

林旭一惊,闻声识人,看来这个剑灵子师祖确实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

“弟子林旭,是……”

林旭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躬身一礼,话还没说完一股巨大的吸力猛然传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向着灵草园深处飞去,等反应过来之时已经站在了一间木屋之中,在其眼前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一身白衣中年男子。

“弟子林旭,见过剑灵子师祖!”

白衣中年人全身上下没有丝毫修仙者的气息波动,看上去就如同一个世俗凡人一般,但林旭却知道眼前之人定然就是传闻之中最难伺候的结丹后期高手剑灵子。

“前院的三棵培元果交给你照顾,种植方法这枚玉简之中有记载!”

白衣中年人,也就是剑灵子身形不动,一道流光从其怀中飞出落在了林旭手中,是一枚青玉简。

“师祖,您这是……”

林旭愣住了,这几个意思,直接就丢给他么一个任务。

“照顾得好有赏,要是种死了,哼!”

面无表情地冷哼了一声,剑灵子大袖一挥,林旭只觉得一阵狂风迎面扑来,整个人已经被吹出了小屋,再次恢复视线之时,已经站在了前院的药圃前,而在他面前,正是剑灵子要他照顾的三棵培元果的幼苗。

“真是个怪人!”

林旭晃了晃头小声嘀咕了一句,查看起剑灵子给了玉简来,既然已经给了他任务,那说什么也要尽力去完成。

“原来培元果是炼制筑基丹的主药之一,真是太好了!”

看完了玉简中记载的内容,林旭不由得大喜,原来玉简中不但记载了培元果的种植方法,还特别注明了培元果是炼制筑基丹的两种主药之一。